沐皖颍君明颢小说 沐皖颍君明颢小说全本无弹窗

《贵妃总是想合离》小说简介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贵妃总是想合离》的小说,是作者鹿林深创作的穿越架空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沐皖颍打死都想不到自己晾个衣服都能死的,还能赶个潮流来波穿越。虽然只是穿越了个答应,但好在宫里伙食不错,还能凑合。本来想当个小透明过一辈子的,不过宫里的女人戏真多,没事就喜欢蹦跶。贵人,嫔妃就算了,皇后也来插一脚。那不好意思了,不蒸馒头争个宠。谁说帝王最是无情,她偏偏就要逆天而行,成为帝王的心尖宠。…

《贵妃总是想合离》 第十九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免费试读

兰嫔阴恻恻的,“想不到几日不见,妹妹位份涨了没多少,这伶牙俐齿的功夫可是大有长进。”

沐皖颍嘬了一口茶,“不敢当,论这伶牙俐齿的功夫,兰嫔娘娘若是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呢。”

兰嫔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转首望见强忍笑意的春桃,怒意更盛。

大的她治不了,还怕治不了小的?

兰嫔冷笑一声,“来沐贵人宫里好一会儿,连杯茶都不上,沐贵人的奴才可真是懒怠,不如姐姐我代为**一番。”

沐皖颍依然笑盈盈的,“兰嫔惯是用过好东西的人,妹妹的丫鬟们不过想着屋子里满是陈茶,怕污了兰嫔的口,这才没敢上茶。”

这不拐着弯说自己脾气差嘛!

兰嫔脸色铁青“这低门小户家出来的人,就是没教养。”

沐皖颍捂了捂耳朵,“这论家教,自然也比不上兰嫔,这不请自来和厚脸皮的功夫,可是炉火纯青。”

“沐皖颍,你别欺人太甚!”兰嫔气急拍桌。

“瞧瞧兰嫔姐姐这张巧嘴,您站在嫔妾的院子里高声喧哗,说话处处带刺的,这嘴一张就好像嫔妾欺负您一般,这罪过嫔妾可带担不起。”

沐皖颍此时心里也这动了怒意。

本来想着这后宫里都是些可怜女子,天天围着君明颢转,思想被那些三从四德禁锢,自己本来还同情他们,想着不与她们一般见识。

可兰嫔几次三番挑衅,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这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古人诚不欺我,兰嫔可不就是挑着软柿子捏!

可是沐皖颍也有自己的底线,这兰嫔撒泼无礼,自己可不能也跟着如同泼妇一般,于是全程神色淡淡,叫人看不清喜怒。

兰嫔这种人最是欺软怕硬,往日里沐皖颍都是打不还口,骂不还手,任由自己揉圆搓扁。

今日里突然就厉害了起来。

眼见沐皖颍神色如常,兰嫔心里也露了怯,缓缓坐了下来。

“唉,这天干物燥的,就容易脾气躁,妹妹你别见怪啊。”

沐皖颍当然不见怪,反正吃亏的又不是她。

只是还是不给她喝茶。

摆明了不欢迎,想送客。

兰嫔愣是装傻充愣,说得口干舌燥,就自己倒起茶。

终于,江帆领着徒弟小福子走了进来。

兰嫔和沐皖颍的眼睛瞬间都亮了起来。

那如狼似虎的眼神绿油油。

江帆被两个女人看得心里直发毛,但还是恭恭敬敬行了礼,“给兰嫔请安,给沐贵人请安。”

兰嫔看见江帆进来之后,再无人进,神色不仅有些失望,“江公公免礼,皇上没有一起来吗?”

“回兰嫔的话,皇上政事繁忙。”江帆低着头回答。

兰嫔忍不住多嘴一句,“那江公公来这儿有何贵干?”

“回兰嫔,咱家是奉皇上的话,请沐贵人去尚书房,有事相商。沐贵人可要梳洗一番?”后面一句,江公公是对着沐皖颍说的。

“不用不用,现在就过去吧,免得皇上着急。”

天知道和不对付的人说话是有多尬了,沐皖颍只想逃离这里。

“妹妹今日招待不周,还请姐姐见谅,只是现在皇上传唤,妹妹就和江公公先走一步了,姐姐还请自便。”

想着即将解放的双儿,沐皖颍的嘴角忍不住翘得高高。

兰嫔哼了一声,一张俏脸铁青,扶着清芷的手一路小碎步走出了落畔阁。

江帆这才笑眯眯地看向沐皖颍,“没想贵人和兰嫔私下这般交好,兰嫔可是出了名的嘴里不饶人。”

沐皖颍勾了勾唇。

兰嫔打的什么主意,她还看不出来?

皇上后宫佳丽三千,便是翻牌子,都是大老婆中老婆再依次得宠的挨个翻,轮到兰嫔早八百年以后的事了。

这里有个现成的能在皇上面前露脸的机会不多利用利用,不就可惜了。

但她没必要同江帆说这些,只随着他一路来到了尚书房的内殿。

君明颢正批着奏折。

不得不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

尤其还是君明颢这种。

要相貌有相貌,要才情有才情,还超级有钱的钻石王老五。

此时此刻,沐皖颍心里的小九九算的可明白,那些明星虽然长得和君明颢有的一拼,可这从小在四九城里熏陶出来的皇家气质到底不是常人能比得上的。

上辈子那些所谓的顶级流量,不过也是天天有造型师,化妆师,还磨皮美颜滤镜的才那么好看。

但是吧,天天和小女星闹绯闻,有些还传出被富婆包养的传闻。

就算如此,自己这样的穷苦小职员也只能抱着手机对着男明星的照片流口水,省吃俭用好几个月才从黄牛那里抢一张高价山顶票。

想到这里沐皖颍就为过去穷苦的自己默哀了三秒。

现在自己可是光明正大的拥有了一个古装美男!

虽然还是属于多人共用阶段,但好歹能用不是,简直不要太爽,赚大了!

何况,未尝就不能变成私有财产嘛,虽然难度和汪峰上头条有得一拼,可汪峰老师这么大岁数还艰难的和头条抗争,自己二八年华怎么能放弃理想呢!

那个谁不是说的好,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见鬼了呢!

在沐皖颍这样的心里建设之下,越看君明颢越顺眼,君大美男,我的颢颢宝贝准备好了吗,我要来了哦。

大概是沐皖颍眼神过于**,让君明颢不由背脊一凉,抬头才看见沐皖颍花痴一样的神情。

不等沐皖颍反应过来,君明颢便冲着沐皖颍勾勾手,“过来。”

沐皖颍屁颠屁颠地迈着优雅的小碎步走了过去。

君明颢一把搂过沐皖颍的腰,让这个娇小的可人儿坐在自己的腿上。

霎时间,沐皖颍的脸蒙上了一层醉酒一般的红晕,好似御花园迎风招摇的桃花一般。

君明颢脸上的笑容逐渐放大。

这只小猫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刚才那么热情,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现在却又害羞了起来。

“好看吗。”

君明颢富有磁性的声音在沐皖颍耳畔回荡。

沐皖颍的耳朵红得都可以滴出血来了

可能是被美男的美色蛊惑,沐皖颍竟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君明颢继续用一种,撒旦诱惑亚当和夏娃堕落时那般蛊惑的语气轻轻的问:“刚才那么出神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