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娘子:战神王爷心尖宠全文免费试读 白清越萧临风小说全本无弹窗

《神医娘子:战神王爷心尖宠》小说简介

作者七月半最新著作《神医娘子:战神王爷心尖宠》在线阅读,内容精彩绝伦,情节紧凑,非常好看不容错过。小说主要内容是:现代女西医穿成农家女,没爹疼,没娘爱,家徒四壁不说,还要照顾一个包子妹妹。白清越表示这都不是事儿,撸起袖子就是干。自带神秘空间,靠着捡来的男人自立门户,斗极品,种草药,赚银子,做药丸,小日子过的那是风生水起。什么,肚子疼得了阑尾炎,柳叶刀割了割了。中风了?银针通脉立马走人。胆囊息肉,莫慌,动个小手术而已。左手一脉中医传承,右手一把柳叶刀,眼看女神医之名越传越远。可没想到却被那妖孽男人缠上,说好的山里汉子搭伙过日子呢,咋就转身成了人人敬仰的战神?…

《神医娘子:战神王爷心尖宠》 第19章 第一桶金 免费试读

白清越啃着干馒头摇了摇头,“姐姐不爱吃包子,你快吃吧。”

“不爱吃?”

白玉兰嘴角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是不停啃着包子。

她咋不知道姐姐都是为了她,为了她省吃俭用,什么好的都给了她。

白清越哪是不爱吃包子,而是不敢吃,虽然怀里有三两多,可她不能乱花一文,能省一点是一点。

姐妹俩买了锅碗瓢盆,又置办了一些棉被和家里用的东西,这一些东西花了她二两银子,咬了咬牙花了,得想法子再赚回来。

当她们空着背篓回来的时候,村里人看她们的眼神更是怪异。

“奇怪,那两丫头的草去哪了,哟,还买了锅碗瓢盆?哎呀还有新被子,这是发财了?”

李二老婆和李二正在地里干活,李二一听这话也扭头看向不远处,见白清越她们背着背篓朝着这边走来,他咳嗽一声,“瓜婆娘,什么发财了,她们能发什么财,一穷二白的。”

“李二你还不知道,我听村里顾大娘说,这姐妹一大早就去卖草去了,你说那些杂草还能卖钱?”

“啥,卖草?她们真去了?”

“可不是吗,顾大娘说的有鼻子有眼儿的,你说这两丫头搞什么鬼?”

正说着,白清越和白玉兰走到了田坎处,白玉兰喊了一声李二哥,李二嫂,白清越见李二的脸色很尴尬,她也喊了一声,“李二哥,种地呢?”

李二前几天还放下狠话呢,说白清越的那些草会变成宝贝,他就把头砍下来给她当凳子坐,今儿个听说姐妹俩真去卖草了,他这脸有些搁不下了。

白清越自然知道他很尴尬,也不想为难他,“李二哥,你们慢慢忙我们回家了。”

“好,好。”

李二耷拉着脑袋锄草,李二嫂见男人今天这么怂,“我说你怂什么,你咋不问问她们那草卖掉没有,要是卖掉了,也让她们带带我们,我们也去卖啊,赚个盐巴钱也不错。”

“卖什么卖啊,你见过谁要杂草的,别瞎逼逼了,干活。”

李二老婆被他一吼,顿时不得了了,“李二,你今儿个吃豹子胆了?”

这边地里吵吵闹闹,那边田坎上传来一道焦急的喊声。

“白姐姐,白姐姐不好了!”

白玉兰一瞧是胖丫,“姐姐,是胖丫。”

胖丫气喘呼呼跑来,“哎呀,白姐姐你们去哪了,你们家出大事儿了。”

一听说出事儿了,白玉兰还没从賺钱中回神,“胖丫你慢点说啊,啥事儿?”

她们这才赚了银子还没来得及和萧大哥高兴高兴,咋又出事儿了?

白清越很是冷静,“胖丫,怎么了你慢慢说。”

“还不是你那不要脸的堂妹白海棠啊,她到处散播你和姐夫的谣言,说你和姐夫早就有一腿,还说姐夫来历不明是个强盗,他本就是外乡人没人认识他,这事儿不知咋的就传到我爹耳朵了,我爹现在带人去你家逼问姐夫的来历,你快回去瞧瞧吧,晚了姐夫可就要被赶出村子了。”

“什么?”

一想到萧临风那那冷傲的脾气,不好,可不能让他乱来,不然惹怒了村里人,他被赶走了,那她该怎么办?

“走,回去看看。”

“白姐姐你们小心啊,我就不去了,我怕我爹骂我。”

“行了,你先回家。”

姐妹俩风风火火朝家里赶去,还没走到院子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里正的声音,“萧临风,有人说你是强盗出生来历不明,村里人担心村里的安全,我作为本村里真来找你问一些事,你要老实回答。”

接着,是萧临风淡漠客气的声音,“里正请坐,我家娘子和妹妹出去干活去了,很快就回来。”

里正白得闲大约四十几岁,身子很是硬朗,他满意看萧临风一眼,而后便坐了下来,就像拉家常一样问他一些事儿。

见着架势,身边站着的孔二狗可不干了,“里正,他这啥都没说啊?”

孔二狗纠结了几个村里游手好闲的小混混去找了里正来逼问萧临风的来历,他倒想问问这男人是从哪来的,若他说不出来他就怂恿村里人赶走他。

一想到昨晚的事儿,他把所有的怨恨都加在萧临风身上,他和这瘸子没完没了了!

萧临风站在那屹立如一棵松,他冷冷瞥了一眼孔二狗,孔二狗有些怕他顿时闭了嘴,这男人的眼神带着杀气。

“里正,我叫萧临风,从前是个卖药的药材商人,后来不幸遇到强盗劫了财,我身受重伤被娘子所救,这些事我家娘子可以为我作证。”

里正还没说什么呢,孔二狗忙插嘴,“你家娘子?真是笑话,里真,这小子分明就在说谎,那白清越是他媳妇,他们一个鼻孔出气,他的话可听不得,我可听说这男人身上有很多刀疤,你说这不是强盗是什么?”

“是啊里正,这要是正经的人家,身上哪有那么多刀疤?”

几个混混也附和孔二狗,白得闲一听紧蹙眉头,“刀疤?”

说完看向萧临风,“萧临风,你身上的刀疤怎么解释?”

“刀疤是被强盗所伤。”

“强盗所伤?萧临风,你是哪里的人?”

萧临风正想回答,身后的破门被人一脚踹开,白清越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白大叔,你有什么话就问我,我相公的事我都清楚。”

见白清越回来了,萧临风一瘸一拐走了上前替她拿下背上的背篼,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笑意,“娘子回来了?”

她也假装恩爱夫妻的样子,“嗯,我回来了。”

说完这话,她扭头看向白得闲,“白大叔,你带这几个小混混来我家里,这是啥意思?”

“白清越你咋说话,谁是小混混?”

跟着孔二狗的李四可不干了,这丫头说话咋这么难听?

白清越瞥了李四一眼双手环胸,“咋的,你不是小混混难不成你还有正经事儿干?在我眼里,整日游手好闲的人,他就是小混混。”

“你这臭丫头,你……”

萧临风护了过来,那李四见他人高马大的这才后退几步,“里正,这男人的事儿还没说清楚呢?”

“没错,他要说不清楚自己来历,这村里有一个危险人物在,恐怕村里人会对你这里正失望啊。”

白得闲一听这话,这孔二狗是无法无天了。

他腾的一声站了起来,“闭嘴,你们眼里可还有我这里正?”

这话一落,几个小混混顿时不敢在说话,那孔二狗可不乐意,“里正,这话可不能这样说,我们村里一直治安良好,可自从这个萧临风来了后,张婶家的鸡就被偷了,李寡-妇的贴身衣物也被偷了,你说咋这么巧合,从前这男人没来可没出这些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