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青瑶君玄澈小说主角 孟青瑶君玄澈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皇叔的心肝:嫡长女她重生了》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皇叔的心肝:嫡长女她重生了》由嫁衣如雪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孟青瑶君玄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世,孟青瑶被渣爹背叛,害死她的至亲,被继妹利用,含恨而终,弥留之际,是他帮她报仇,是他帮她斩下敌人的头颅重生归来,她再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将门嫡女,前世欠她的,她都要双倍讨还,前世她欠的,今生也会回报。七皇爷折扇轻摇:本王不要你的答谢,只要你以身相许。孟青瑶笑颜如花,那皇爷你要想清楚,我这个人,惯爱闯祸作事,不知天高地厚,你当真娶我?七皇爷轻哼:我便是这天,我便是这地,你想知深厚,且过来看看…

《皇叔的心肝:嫡长女她重生了》 第十六章 簪花会 免费试读

你很喜欢耍弄这些小心机吗?那这次我陪你好好玩玩。

所谓簪花会,不过是京中贵女自发组织起来的出游,过去的确是件盛会,不过渐渐的,前去参加的贵女们,兴起了攀比门户之风,甚至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

所以一些不喜凑热闹的贵女,就懒得去了。

尤其蓝景悦这种直肠子贵女,最是懒得参加,所以当她得知孟青瑶去了,还惊讶了一番。

转眼就是三日后了。

“姐姐这是什么?”

孟玉珠第一次随孟青瑶出门,有些紧张,而她刚一坐上马车,发现孟青瑶神神秘秘的拿着一个,用黑布包着的笼子。

其实她心里早就知道,这是什么了,孟青瑶在府里的很多动作,根本不是秘密,只是为了假装天真,才这么问的。

孟青瑶只神秘的笑了笑,“自然是宝贝,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是吗?”

孟玉珠也笑了笑,眼底却是有精芒闪烁:你很快就要被你的宝贝害死了呢。

二人这三日,也算表面的和睦,此刻更是各怀鬼胎,很快他们抵达了簪花会,今年的簪花会,没有举办在谁家的府邸。

而是由德王府的云乐郡主承办,直接办在了京中大明湖上的山海楼。

山海楼是京中第一楼,可见德王府的财力了,而今日前来参加的贵女,多是看在云乐郡主来的。

而云乐郡主其人呢,最是泼辣刁蛮,前世孟青瑶一度与她交恶,不过后来她才知道,云乐郡主虽刁蛮,但心性不坏,是个值得相交的人。

“云乐郡主还没到吗?”

孟青瑶登上山海楼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句里面的侍女,侍女摇头,说也不知,明明德王府包下了山海楼,今日却还没见云乐郡主。

“这样啊,沉香,你将我送给云乐郡主的礼物,先放进天字厢房,待她稍后出现,我在拿出来给她。”

显然她手里提着的宝贝,是准备给云乐郡主的,孟青瑶显得很兴奋。

沉香点头,提着东西就去了。

孟青瑶则带着孟玉珠在楼中转悠,山海楼是南楚京城的第一楼,建筑装修自不用说,往来非富即贵。

孟玉珠还是第一次来,一路走着,感觉眼睛都不够用了,但又强迫自己保持垂手镇定,不然样子会很丢人。

反观孟青瑶步履轻松,游刃有余,只让孟玉珠心生嫉恨,总有一天,她会彻底取代眼前这贱人的,如今的伏低做小,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

“姐姐,这里与你相识的人也不少,你为何也不给我介绍介绍呢?”

孟玉珠见孟青瑶与多人打过招呼,却从未有人来问她,一时有些微微的心急了。

孟青瑶了然一笑,道:“看我,都忘了。”

所以接下来,她几乎逢人都会介绍一下,“这是我妹妹,不是我母亲生的,是我父亲的养女,但是我们情如姐妹哦。”

“这便是将军府嫡女家主的那个养女?”

“一个养女也能来山海楼吗?”

“就是穿的好生寒酸,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青瑶身边的婢女,呵呵……”

“虽是养女,姿色也是不错的,说来也是命好,这般模样,若生在贫寒人家,估计早被换了银钱,另一番行头了呢。”

所谓另一番行头,无非青楼楚馆那一套。

旁人好奇的有之,看戏的有之,不屑挖苦的也有之,不过都与孟青瑶点头之交,私下说话根本没客气。

孟青瑶假装没听到,孟玉珠却给气的眼圈通红。

“玉珠妹妹不用放在心上,你第一次来,她们难免不习惯,以后来的次数多了,就好了,”孟青瑶还安慰呢。

孟玉珠这才红着眼眶道:“姐姐,这山海楼很金贵吗?”

“不金贵。”

“那以后姐姐可以带我常来吗?”孟玉珠一脸向往。

孟青瑶点头,“可以,不过要问过爹爹。”

“爹爹肯定同意的。”

“是啊,一顿饭,也就百十两银子,爹爹一年的俸禄罢了,爹爹这么疼你,肯定是同意的,”孟青瑶嘴上说的傻傻天真,心里却是憋笑。

孟玉珠脸上一僵,才知说错了话。

可惜他们的对话,却是已经被旁人听到,一桌子的人,噗嗤噗嗤,差点没笑死,因为孟少亭的门第,根本是没资格参加簪花会的,孟青瑶能来,也是因着将军府。

她一个孟家养女,还想日日来山海楼,笑掉人家的大牙啊。

“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见多了,不知天高地厚还这般蠢傻却是第一次。”

“哈哈哈……这孟家养女太有意思了。”

孟玉珠弄了个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心里更是恨得牙根痒痒,可就是发作不得,此时,送东西的沉香,回来复命了。

孟玉珠才像是找到了机会,起身道:“姐姐,我忽然不太舒服……”

“人有三急,我知道的,”孟青瑶笑眯眯的道。

这话被人听到,又是一阵大笑,第一次来山海楼吃东西,就拉肚子,还真是天生的贱命。

孟玉珠忍着周围火辣辣的目光,几乎是落荒而逃。

看着孟玉珠走了,如今没有牵制了,孟青瑶立刻起身朝着一个房间走去,刚一推门就听到里面不屑的声音。

“孟青瑶,你到底搞什么鬼?你竟让本郡主等了你一炷香。”

坐在里面的人,正是一直未曾露面的云乐郡主,只因为孟青瑶昨夜给她写了一封书信,说今日要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让她在这个房间等候。

若是不够惊喜,她就将她娘送给她的宝石钗环送给她。

云乐郡主是个好奇的,就答应了,此刻见孟青瑶来的,立刻一蹦一跳的就要跟她去看惊喜。

二人出了房间,快步走过了一个回廊。

一个是故意把脚步放快。

一个是心急。

所以二人很快就走到了天字号房间,只是走到门口,却透过薄薄的窗纱,看到里面有人影晃动,此人正是孟玉珠。

孟青瑶的嘴角,浮出一抹冷笑。

就见孟玉珠正将那用黑布罩着的笼子,缓缓打开,就见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