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门甜宠:傅总你够了》时初傅言深大结局在线试读

《独门甜宠:傅总你够了》小说简介

《独门甜宠:傅总你够了》小说是竹叶的倾情力作,主人公是时初傅言深,《独门甜宠:傅总你够了》这本小说讲述了:前世,时初错信他人,众叛亲离,和儿子被丈夫设计活活烧死在火海中,生命最后一刻,她才知道自己弃如敝履的前夫有多爱他……重活一世,时初斗父母、斗渣男、斗渣妹,傅言深说:你杀人,我递刀,你放火,我添柴。哪怕所有人都厌弃她,也有他视若珍宝,把她放在心尖供养。…

《独门甜宠:傅总你够了》 第8章 免费试读

第8章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时初揉揉眼睛,一脸歉意。

傅言深垂目看了衣襟,有轻微洁癖的他居然没有反感,他毫不在意的渡步走到衣帽间,重新换了一件白色的衬衫。

安静的空间里,谁也没搭腔,时初坐在床上不自在,不仅是让傅言深看到自己哭,还有一种莫名的尴尬。

由于之前没给过傅言深好脸色,还整出那么多幺蛾子,导致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

倒不是不想和他好好过,只是不敢对他太过亲密,怕吓到他。

看着傅言深的背影,时初纠结许久,结巴的问:“傅言深,你……你什么时候出发?”

傅言深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下午的机票。”

“哦!”时初想了一会儿说:“下午我去送你吧。”

傅言深一言不发,深邃的眸子看得时初浑身不自在。

她默默垂下脑袋,傅言深无声的打量她的表情,他越发看不懂眼前的人。

突然示好,她究竟想做什么?

“傅言深,上次我跟你说的是真的,我们……我们以后好好过吧,我再不胡闹了。”

时初鼓起勇气开口,坚定的语气表达自己的决心。

傅言深眉头微皱。

“时初,你又在打什么主意?”

说到底,傅言深还是不信时初会放弃顾俊泽,对于她说的话,只觉得是时初的缓兵之计。

“我……算了,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我会做给你看的。”

斗志昂扬的时初犹如落败的公鸡,有些丧气,显然傅言深的表现在她意料之外。

“咚咚咚咚……”

敲门声打破房间的氛围,门外传来一个年迈的声音。

“时初,言深啊,该吃早饭了,怎么还不出来啊。”

“老夫人,我们先下去吧,先生刚回来,小别胜新婚,让他和太太多待会儿。”

两人的对话被里面的人听得真真的,时初脸微红,多半是青嫂误会了。

“奶奶,我们马上下来。”

时初朝门口喊,翻身跑进卫生间洗漱。

看着着急忙慌的人从面前跑过,不过一分钟,时初的哀嚎就从里面传出。

“我的天哪,怎么肿得跟核桃一样。”

听到这里,傅言深忍不住嘴角微扬。

十分钟过去,时初从卫生间出来,她的眼睛还是肿的,不过比刚才要好一点。

“走吧。”

懊恼时,傅言深的声音响起,他换了身正装,修长的双腿迈着步子,走在前面。

时初跟在后边,两个人一起下楼。

傅老夫人看到他们,脸上露出一抹笑,当看到时初红肿的眼睛,笑容顷刻间消散。

“孩子,你眼睛怎么肿了,是不是言深欺负你了?”傅老夫人起身,把矛头对准了傅言深,从这句话就能听出傅老夫人是如何在意时初的。

“奶奶,跟言深没关系,是我昨晚喝太多水,眼睛肿了。”她赶紧解释。

傅言深帮她拉开凳子,自己坐在一侧,没说话。

“青嫂,你去煮个鸡蛋,让时初敷敷眼睛。”傅老夫人转身吩咐青嫂,她接到命令,转身进了厨房。

“言深,你也是,才跟时初结婚,一直忙工作,什么时候带时初出去散散心啊。”

傅老夫人一开口,直接把时初弄懵了,她摆手道:“不用,不用,工作要紧,有空了再出去也不迟。”

时初还没想好怎么让傅言深接纳现在的自己,要强行呆一块儿,会很尴尬吧。

“你看看时初,她处处为你着想,你怎么都没一点表示。”

老夫人和蔼的笑挂在脸上,满是沟壑的手搭在时初手上,轻轻拍了拍,接着说:“时初,要是言深欺负你,你就给奶奶打电话,奶奶帮你教训他。”

时初鼻子酸酸的,在她的印象里,除了去世的母亲,再没谁对她如此。

她抿嘴,对自己之前的行为感到羞愧。

“等我忙完这个项目,会带她去到处转转,奶奶放心。”

傅言深开口,不疾不徐的说着,听不出其中情愫。

傅老夫人笑了笑,给时初夹了小菜放碗里。

“好了,不说了,吃饭,吃饭。”

时初吸吸鼻子,点头。

早饭过半,老夫人突然说:“言深,时初,我在这儿也待了两天,是时候回去了,你们两个好好的,有空记得来看看我这个老婆子。”

两人皆是一愣,时初问:“怎么突然要回去啊,奶奶,再多住两天吧,你来的这两天我都没有好好陪你去逛逛。”

她是真舍不得傅老夫人,想多跟她多聊聊傅言深。

“不了,不了。该回去咯,这里奶奶住不惯,我还是喜欢清静点儿的地方,安静。”

傅老夫人脸上始终带笑。

傅言深很了解老夫人,能留两天已经很好了,他说:“待会儿我和时初送您回去。”

这次老夫人没拒绝。

早饭过后,青嫂就帮老夫人收拾好东西,大约十点的样子,车子停在山脚下。

三个人慢悠悠的上去,时初还去上了柱香。

临走时,老夫人将时初拉到一边,轻声说:“时初,奶奶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我们家言深从小没父母,是奶奶一手拉扯大,他是个值得付托的人。”

老夫人攥着她的手,接着道:“言深就是不爱表达,奶奶知道,他心里有你,不然也不会同意这门婚事,所以……”

“奶奶,我知道,以前是我糊涂。”

时初接过老夫人的话,对她笑了笑。

老夫人一愣,也笑了。

“你能明白就好,下次奶奶希望你们再来的时候,多个人。”

时初听出弦外之音,脸颊微红,羞涩的不敢看她。

两人结婚也有几天了,可始终没迈出那一步。

“我们该走了。”

傅言深不知何时跨过门槛过来,神情淡然。

“去吧,去吧。”

老夫人目送他们下山,一直照顾老夫人的佣人拿了件衣服披在她身上。

轻声细语道:“天凉了,老夫人注意身体。”

“你说,我这么做是对的吗?”老夫人问身侧的人。

佣人说:“老夫人,儿孙自有儿孙福,少爷心里跟明镜儿一样,不用担心。”

老夫人微叹,收回目光,转身朝庙里走。

下山的路上,傅言深和时初并肩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