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白清越萧临风小说免费阅读 白清越萧临风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神医娘子:战神王爷心尖宠》小说简介

甜宠新书《神医娘子:战神王爷心尖宠》由七月半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白清越萧临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现代女西医穿成农家女,没爹疼,没娘爱,家徒四壁不说,还要照顾一个包子妹妹。白清越表示这都不是事儿,撸起袖子就是干。自带神秘空间,靠着捡来的男人自立门户,斗极品,种草药,赚银子,做药丸,小日子过的那是风生水起。什么,肚子疼得了阑尾炎,柳叶刀割了割了。中风了?银针通脉立马走人。胆囊息肉,莫慌,动个小手术而已。左手一脉中医传承,右手一把柳叶刀,眼看女神医之名越传越远。可没想到却被那妖孽男人缠上,说好的山里汉子搭伙过日子呢,咋就转身成了人人敬仰的战神?…

《神医娘子:战神王爷心尖宠》 第18章 精的和猴一样 免费试读

老板忙招手,“来,你们背过来我瞧瞧货先。”

就这样,老板又把姐妹俩喊了回去,待见到里面的草药根茎巨大,一瞧就是上等货,老板很是高兴笑眯眯的,一改刚才的偏见,“姑娘竟然认识如此偏门的草药,小小年纪懂的倒是不少。”

这话自然是夸白清越的,白玉兰一听这果然是草药高兴的合不拢嘴,“老板,那你要这些草药吗?”

“要,当然要了,这样,我看你们姐妹顶着大太阳也不容易,这两种草药给你们二文钱一斤,你们觉得咋样?”

“二文钱?”

白玉兰张大嘴巴,两文钱可以买一个包子吃了,还是有肉的,她不由的吞了吞口水眼睛晶晶的瞧着白清越,“姐姐,两文钱一斤啊……”

没想到这草药能卖两文钱一斤,这可比她去做浣纱女赚的强太多了。

白清越听到这话只是冷冷一笑,而后淡定的收拾好了背篼准备走,老板见她要走忙拦住了她,“哎,姑娘,你这是干啥,不卖了?”

“老板,我们年纪虽小可你也不能框我们啊,我可知道千里光和王不留行都是紧缺的药材,这价格不可能这么便宜,还有,人家药铺里面卖的价格可贵了,这千里光清热解毒,明目,利湿,王不留行用于经闭,痛经,乳汁不下,乳痈肿痛,淋证涩痛,这可是不错的草药,王不留行可是我姐妹好不容易才弄到的几斤,你这价格也太低了,对边不远处的那家给我十文钱一斤,我可都没卖。”

这话她可不是乱吹的,王不留行是颗粒种子状,她和玉兰好不容易才收集了十斤不到,这老板可真是黑心,两文钱就想全部收购她的草药。

没门!

要是玉兰恐怕就卖了,可遇上她白清越,不可能便宜。

老板一听这话有些吃惊的看着她,这丫头看起来就是个村姑咋这么了解行情?

似乎看透了老板的心思,白清越咳嗽一声,“妹子,我们去下一家。”

“等等!”

老板是生意人,这有想要的草药他自然也是想买的,可他也不傻,他希望用最低的价格收购再高价卖出。

白清越见老板果然上套,故作为难,“老板,你也别为难我们了,你那价格真的太低,我们没法卖。”

老板见白清越是个精明的姑娘,瞥了一眼她,把心一横,“姑娘,再怎么也有个价,那你说多少银子你肯卖?我看你们姐妹也不容易,从村里来的吧,这还没吃午饭?”

老板打关切牌,白清越可不上套,她故作为难,“老板,我们也不是漫天要价,你也知道这些草药不好弄,这样,千里光你给我五文钱一斤我就卖给你,王不留行我总共这里没多少,你给十文钱一斤我就卖了。”

“啥,这么贵?”

老板盘算了一下直摇头,这也太贵了。

“太贵了太贵了,姑娘,你这就是草药又不是金子,太贵了卖不动。”

白清越见他说贵了,叹了口气,“既然如此,那我还是走吧,妹子,我们去别家。”

“姐姐……”

白玉兰想劝她卖了算了,毕竟这价格已经很高了,她简单算了算,这两背篓得卖好几两银子,这可是好多钱啊。

老板见她果真不卖,把心一横,“哎,你等等,再便宜一点我就收了,你说你们背来背去不累?”

白清越早打听清楚了,这草药不好买,主要认识的人少,而且最近临县那边听说发山火烧毁了很多山头,多数的草药都被烧死了,这使得千里光和王不留行很紧缺。

这市场一紧缺,价格自然就高。

老板殷勤拿下白玉兰的背篓就朝自己铺子走,白清越故作为难,“老板,我也不想为难你,这样我们各退一步,千里光四文钱一斤,王不留行八文钱,不能再少了。”

白玉兰听说这个价格也是兴奋的很,她眼巴巴的看着这老板,老板会同意吗?

老板一听挑眉看着白清越,这丫头咋这么鬼精,咋就知道他的心理价位?

深深叹息,“得了,我瞧你们姐妹也不容易,把背篼背过来。”

“姐姐,卖了?”

白清越得到满意的价格这下点了点头,“那好,就卖给你。”

成交了就开始称重量,千里光一共五十斤,四文钱一斤那就是二两银子,王不留行有二十斤,八文钱,算下来就是一两六。

白玉兰扳着指头随便算了算,这一下子就有三四两银子了,天啊,她们家要发财了?

“姐姐,我们发财了啊。”

乘着老板去柜台拿银子了,白玉兰激动的很,一把拉住白清越的手笑的合不拢嘴,白清越鼻尖一酸,“傻丫头,才这么点银子就把你高兴的,日后我们的收入会越来越多,不过你得保密这事儿不能让别人知道。”

“我保密,我一定保密。”

“姑娘,你可真是做生意的料,这里一共是三两六你拿好了。”

那碎银子拿在白清越手里的时候,她的手也在颤动,这是她来古代赚的第一桶金可得好好利用起来。

“多谢老板,老板,你还需要这两种草药吗?”

老板挑眉,“你们还有?”

“有,这草药最近正在生长,那我过几日就给你送来,这千里光倒是好找,可王不留行还得晒晒。”

“你可记住了,我不要泥巴,要大根一些的,你若质量都能保证,我还按这价格给你收购。”

“行,没问题。”

卖了草药,姐妹俩背着空背篓离开,那老板站在那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突然,他哎呦一声自打了一下嘴巴,懊悔的道,“蠢啊你,这附近哪来的别家铺子?”

不远处,白清越一边走,一边拿着银子来回揉搓,怎么看都喜欢。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话可是一点都没错,有银子在身这胆子也更大了。

“姐姐,刚刚好险啊,你咋知道那老板会同意你的价格?”

白玉兰不懂了,这姐姐咋就知道这些价格?

白清越轻笑一声,“傻妹子,姐姐自然是来调查过市场的,现在千里光和王不留行都很紧缺,我说的价格其实是留了余地的,你日后记住,卖东西自己有个心理价,给他一点还价的余地,如此,他还价的价格就是你满意的价格,就像今天这样。”

白玉兰没想到姐姐竟然还是个做生意的能手,“姐姐,你懂得可真多啊,那我们以后就这个价格卖?”

“这价格我们不亏,不过我们得辛苦一些,乘这段时间千里光和王不留行长势喜人还可以挖一些来卖。”

白玉兰憧憬的看着她,“不辛苦,这挖草药比当浣纱女简单多了,原来姐姐说不去做浣纱女是要卖草药啊,不过,这可比做浣纱女賺钱多了。”

“那是自然,傻丫头,跟着姐姐保管你吃穿不愁,饿了吧,走,我们去买几个包子,再添置一些锅碗瓢盆回家。”

这卖了钱自然得置办一些东西,那破家可什么都没有,她给白玉兰买了两个包子,白玉兰狼吞虎咽,吃了一半这才看她,“姐姐,你咋不吃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