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主角名叫孟青瑶君玄澈 孟青瑶君玄澈为主角的小说

《皇叔的心肝:嫡长女她重生了》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孟青瑶君玄澈的书名叫《皇叔的心肝:嫡长女她重生了》,内容情节十分精彩,非常好看不容错过。全文主要讲述的是:前世,孟青瑶被渣爹背叛,害死她的至亲,被继妹利用,含恨而终,弥留之际,是他帮她报仇,是他帮她斩下敌人的头颅重生归来,她再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将门嫡女,前世欠她的,她都要双倍讨还,前世她欠的,今生也会回报。七皇爷折扇轻摇:本王不要你的答谢,只要你以身相许。孟青瑶笑颜如花,那皇爷你要想清楚,我这个人,惯爱闯祸作事,不知天高地厚,你当真娶我?七皇爷轻哼:我便是这天,我便是这地,你想知深厚,且过来看看…

《皇叔的心肝:嫡长女她重生了》 第十一章 误终生 免费试读

孟青瑶都惊呆了有没有,而她做梦也不知道的是,此刻身后不远处的凉亭内,君玄澈正缓步走来,当看到孟青瑶与太子相拥的画面时。

漆黑的眸子,迅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掀起了一股狂风骤雨。

距离他最近的护卫,第一个可以感受到,主子此刻情绪上的翻涌,一时间,脸上也露出了惊恐之色,苍天那大地那。

他居然跟主子一起撞上自己的未婚小妻偷吃的画面,要知道,这小妻可是皇爷的命定之人,而且皇爷明显对其还很满意。

如今,如今……

皇爷估计要杀人了,因为君玄澈周身的气息,开始越来越恐怖。

前夜还与她同床共枕的女人,早膳喂他吃食的女人,如今竟是入了他侄儿的怀中,两厢情悦,好,果真是好的很。

君玄澈之所以生气,不是因为撞破了什么,他恼怒的是,之前与孟青瑶接触,他可以感觉到孟青瑶对他是有些许情意的,如今情意无疑是化作了赤裸裸的欺骗,只是他平生从未品尝过的欺骗,愤怒的就连眸子,也染上了三分嗜血的殷红。

但也就电光火石间的瞬间。

孟青瑶忽然一声尖叫,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就将君逸尘推开了,然后像是身上沾染了脏东西一般,使劲的拍打着,仿佛要去掉这浊气。

“青瑶,你做什么?”太子君逸尘一脸不解,自己肯主动抱她,难道她不应该一脸幸福甜蜜吗?

“这话应该我来问,太子殿下要做什么?你若在无礼我就喊人了,”孟青瑶是真的怒了,因为她没想到,君逸尘居然还要这么无耻的一面。

“你……”

太子君逸尘一时更疑惑了,随即释然道:“青瑶,你可是惧怕七皇叔的威严,才如此避我不及?如果孤说,孤有办法迫使七皇叔放弃你们的婚约,然后求父皇赐婚,将你迎娶入东宫,你可愿意?只要你点头,刀山火海,孤都愿意为你走一次。”

好生动听的情话,却是句句虚言。

只是他二人此刻的对话,也是恰到好处的都落入了君玄澈的耳中,他原本氤氲着的满目漆黑,在孟青瑶推开太子的瞬间,才有所缓和。

此刻又听到太子的问话。

他知道,孟青瑶与太子之前本就有年少情谊,孟青瑶也是对太子动过心的,若她真的是摄于他的威严,才那般,那他……

君玄澈微微握住了袖中的拳掌,他虽然知道孟青瑶是他的命定之人,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手的,但是抉择在此,他又很想知道答案。

只因他不是一个自欺欺人之人。

孟小姐,你可千万要机灵点啊,就连君玄澈身后的护卫,都在默默祈祷了。

而就在太子君逸尘,满心以为,打动了孟青瑶的时候,却在孟青瑶的脸上,发现了几分淡淡的不屑。

“太子殿下说笑了,我何曾与你山盟海誓过?不过是儿时玩耍过罢了,咱们上次见面,还是半年以前,在我外祖父那匆匆一个照面,从未有过什么情谊,至于摄于七皇爷的威严……”

说到此处,孟青瑶顿了一下。

却是急死暗处的护卫了,你顿什么顿,一口气说完不行吗?他们都快急死了。

好在孟青瑶没有拉长音的习惯,马上又继续道:“没见过七皇爷之前,我的确是畏惧的,但是自从见了七皇爷……”

孟青瑶口气又一顿。

暗处,站在君玄澈身后的护卫,齐齐吐血,太特么卡脖子了。

孟青瑶面上一红,仿若难以启齿一般的道:“自从见了七皇爷,我便对七皇爷芳心暗许了,我从未见过如此英俊之人,七皇爷的美貌,简直天上才有,人间难得几回见,一见皇爷误终生都不为过,如何来的胁迫?我做梦都想嫁他呢。”

一番仰慕之词,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从孟青瑶的小嘴里冒了出来,竟是半点不好意思的感觉都没有。

只是说完后。

暗处的人,却是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剧情总算按正常规律进行了。

一见皇爷误终生!

君玄澈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霎时间,他冰冷漆黑的瞳孔,仿若春来三月,冰雪消融般的慢慢散开。

亦如他此刻唇角泛起了一抹悠扬,连带着周身一圈的护卫,似乎都轻松了不少。

“你说什么?”

太子君逸尘逐渐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怎么都没想过,孟青瑶移情别恋的会这么快!

之前他们的相交,虽没有名言,但是一切早在不言中了。

“你这水性杨花的女人,那你送我的定情之物,你又如何解释?”太子眼见蛊惑孟青瑶是不行了,索性勃然大怒。

并拿出了一个珠串,正是之前孟青瑶送给她的。

也是前世,他又转增给孟玉珠,孟玉珠便是拿着此物,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生生将她折磨而死。

此刻想起,都觉的浑身的皮肉都在疼,疼的她浑身发抖。

“这不是定情信物,不过是我遗落在太子殿下那的,如今太子殿下该物归原主了,”孟青瑶几分严肃的道。

“不是定情信物是什么?这么贵重的东西,也能拿来随意送人吗?孤若将此物送到七皇叔的面前,你觉的七皇叔会怎么想?”

太子冷笑道。

卑鄙。

尽管孟青瑶心里是这么骂的,但是此物的确是她的短处,她当初送出去的时候,也的确对君逸尘有情谊的。

如今想想只觉的想吐。

“还给我。”

孟青瑶只知道,这珠子绝不能被太子拿到君玄澈的面前,搬弄事非,情急之下,直接伸手就要抢夺。

但是君逸尘又怎么可能让她轻易得逞,直接将珠玉藏到身后,坏笑道:“不给你。”

“还给我。”

“不给……”

孟青瑶已经追到了君逸尘的面前,看到君逸尘得意洋洋的嘴脸,孟青瑶才意识到自己的冲动,急忙想要收回脚步,但是君逸尘已经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之前是抱她,现在是‘嬉闹抓手’,若是被旁人看到,满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一念至此,孟青瑶面色一白,不过也在此时,她看到君逸尘原本不怀好意的脸上,却忽然变成了惊恐害怕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