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清意战时晏免费txt 顾清意战时晏战少娇妻心尖宠免费阅读

《战少娇妻心尖宠》小说简介

新书《战少娇妻心尖宠》作者风卷南烟,小说主角是林顾清意战时晏,该小说文笔流畅,细节清晰,情节曲折,引人入胜,强烈推荐,小说主要写了:结婚一年,顾清意从未将战时晏放在心上,直到被渣男贱女卖给人贩她才悔之以晚。重生后的顾清意成了战时晏掌心上的小作精。老公,我想演姐姐那部电影的女主角。那就带资进组。老公,我想拿容家那块天价地皮来种大白菜。没问题。小菇凉趴在床头哼哼唧唧:老公,白夫人说我是只不会生蛋的母鸡。闻听此言的男人抬手将窗帘一拉:乖意宝儿,我们生个足球队亮瞎她的眼。…

《战少娇妻心尖宠》 第7章 我想跟我爸坐一起 免费试读

听到这道声音,上辈子临死前的恨意一下子就翻滚着涌上了心尖。

顾清雅原本不是自己亲姐姐,她是顾清意大伯父的女儿,大伯父当年嗜赌成性,爷爷劝不住他后便决定分家,分家后没几年大伯父就败光了所有资产,还因为赌博欠了一笔巨款被逼债,逃债的时候出了车祸,留下了妻子成诗琴和十八岁的女儿顾清雅。

顾清意爸爸见她们孤儿寡母可怜便将她们接回了家还帮她们还了那些债务,这一照顾,便让顾清雅母女在家里生了根。

上辈子顾清意被那母女两迷惑的团团转,不但支持成诗秦做自己后妈,还把顾清雅真的当成自己姐姐,什么都听之任之,爸爸去世后,哄着让顾清意签下了股权转让合同,两母女拿走了爸爸留给她的所有资产不说,最后还……。

光只是想想,顾清意的眸底就划过一抹厉色,但是她很好的掩盖住了。

这辈子,她不会让她们有机会再害自己。

她走了进去:

“拍照怎么不叫我呢。”

客厅里,坐着三个人,顾清意一眼就看到了爸爸,爸爸虽然五十岁了,但是事业有成,身材也管理的很好,一看就很注重平日里的锻炼和养生,没有啤酒肚,也没有胡子拉碴,岁月的沉淀和打拼后的磨砺让爸爸整个人的气质都很温厚。

依着爸爸身边坐着准备合影的就是大伯母成诗琴。

四十多岁的年纪,保养的极好,一身高开叉旗袍穿在身上风姿绰约的让人一点也看不出这是一位寡妇。

顾清雅也不遑多让,从头到脚无一不是名牌,见爸爸在钱财生活上面对她们的照顾是有多周到。

顾清意的出现让客厅里其乐融融的氛围一僵,顾清雅看了过来,眼眸眯了眯。

今天顾清意穿着一条红色的雪纺裙,吊带的款式露着她好看的锁骨和修长的天鹅颈,精致的小脸上淡施妆感就已经显得比旁人高级了许多,只是,这么漂亮的顾清意难免把长相有些清汤寡水的顾清雅压了下去。

不过,这不喜的情绪也只是在顾清雅眼底一闪而过,很快她就满脸堆起笑容来朝顾清意走了过去:

“清意,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回来呢。”

顾清意看到顾清雅想在自己面前故作亲热,就心头发寒,错开了身子,冷冷说道:

“你以为我不会回来?难道我何时告诉过堂姐我不会回来了吗?”

顾清雅没想到今天顾清意不但穿的美美的出现在家里,一开口就好像带着一点火药味,以前都是叫自己姐姐,现在却称呼自己堂姐:

“清意你别误会,只是以前我经常要你回来看看叔叔,你都说不想回来,所以我才会那么以为的。”

“从前只是比较忙而已,以后我会经常回家探望我爸的。”

顾清意直接跟顾清雅擦肩而过,去到了沙发处,看到成诗琴跟爸爸坐在一起,顾清意直接站到了成诗琴面前:

“伯母,能麻烦你让个位置吗?我想跟我爸坐一起。”

听顾清意叫阿姨叫惯了的成诗琴突然听到一声伯母,满身的不自在,只能尴尬的起身:

“清意回来就好,海川虽然嘴上没说,但心里是巴不得清意常回来玩呢。”

顾清意裙摆微漾,坐在了爸爸身边,顺势搂住了爸爸的胳膊,没理会成诗琴,对着爸爸撒娇道:

“爸爸,今天是您生日快乐,女儿祝您生日快乐,身体健康,开开心心快快乐乐每一天,然后长命百岁。”

说完一长串的祝福语,顾清意还主动在爸爸的脸上亲了一个。

上辈子,因为跟战时晏离婚,爸爸被她气的心脏病发,现在看到爸爸好好的坐在自己身边,顾清意就在心里暗暗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守护好最爱自己的两个男人。

顾清意心里的誓才发完,发现爸爸的手就在颤颤巍巍的往西装口袋里掏着,这熟悉的动作吓了顾清意一跳,急忙动手将爸爸西装口袋的速效救心丸找了出来,倒了一粒喂到了爸爸口里:

“爸,你怎么样?没事吧。”

顾海川将药咽下去后,定定的看着女儿脸上关切担心的模样,双目隐隐泛起泪光来,他按住顾清意帮他顺气的小手:

“爸爸没事,意宝儿不用担心。”

一声久违的意宝儿,让顾清意差点哭了鼻子。

上辈子没出嫁之前爸爸就一直唤她意宝儿,后来逼着她嫁人后,她也想着法的气他,渐渐的,意宝儿就变成了清意,然后是直呼顾清意,后来火冒三丈骂她逆女,最后她跟战时晏离婚的时候,最疼爱自己的爸爸口口声声骂她孽障……

可见上辈子自己是有多让爸爸担心生气。

成诗琴送了一杯水过来:“海川,喝口水吧,看到清意回来,也不用这么激动吧,小心你的心脏。”

顾清雅也说道:“清意,叔叔有心脏病,受不得**。”

顾清意从成诗琴手上接过了水杯,然后喂到了爸爸嘴边,扫了顾清雅一眼:

“我只是祝我爸生日快乐而已,怎么就是**了。”

顾海川笑着握着顾清意的小手,紧紧的:“好了,爸爸没事,爸爸是太高兴了。”

顾清雅:“……”

没一会儿,家里就来了亲戚,顾清意陪在爸爸身边,今天的她清纯漂亮,跟之前一年恍若换了一个人一般,亲戚们都纷纷夸赞起来:

“一段时间没见,清意变的这么漂亮啦。”

“老顾,有这么漂亮的女儿孝顺你,看把你乐的。”

“老顾,可要看紧了,这么漂亮的女儿可别被哪个穷小子给骗了到时候你没地方哭去。”

那边,顾清雅一直没机会插话,只要她一过去,顾清意就会让她去拿东西,不是纸巾就是水,或者是让她带客人进去,跟一个服务生一样。

现在听到亲戚这么说,顾清雅立刻插话道:

“伯父,妹妹她已经嫁人拉。”

“哦,真的吗?老顾,这么漂亮的女儿你舍得嫁人?你女婿呢?怎么没看到人?”

顾海川面上多了一阵尴尬之色,他的意宝儿结婚一年了,从来没跟时晏一起回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