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清意战时晏小说免费下载 顾清意战时晏小说全本无弹窗

《战少娇妻心尖宠》小说简介

主角是顾清意战时晏的小说是《战少娇妻心尖宠》,是作者风卷南烟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结婚一年,顾清意从未将战时晏放在心上,直到被渣男贱女卖给人贩她才悔之以晚。重生后的顾清意成了战时晏掌心上的小作精。老公,我想演姐姐那部电影的女主角。那就带资进组。老公,我想拿容家那块天价地皮来种大白菜。没问题。小菇凉趴在床头哼哼唧唧:老公,白夫人说我是只不会生蛋的母鸡。闻听此言的男人抬手将窗帘一拉:乖意宝儿,我们生个足球队亮瞎她的眼。…

《战少娇妻心尖宠》 第10章 没踢坏你吧 免费试读

顾海川当然高兴,他要高兴疯了,以至于喜极而泣,五十岁的中年男人,在商场上呼风唤雨一辈子,因为这幅水墨画而湿了眼眶。

身后的众人都纷纷咂舌,顾海川的妻子,是国内水墨画大师,两人当初从高中认识到大学确认恋情,毕业结婚,顾海川经商,妻子便专心画画,两人是商界里众人艳羡的眷侣,却没想到最后会因为一场车祸而天人永隔。

顾清意看到爸爸湿了眼眶,自己的眼泪也止不住的啪嗒啪嗒掉了下来。

这幅画,是妈妈生前最后的一副作品,之前卖给了一个收藏家,谁也没想到会发生意外,因为妈妈的死亡,妈妈的画作也成了绝笔,收藏价值一下提升了许多倍,那位收藏家便将画作放到了拍卖行拍卖,爸爸因为一直在找回妈咪的作品,导致拍卖这幅《高山流水》时钱不够而没有将妈妈的画作带回家,这一直是他心中的遗憾。

顾清意握住了爸爸颤抖的大掌,哽咽着:

“爸爸,我把妈咪的画买回来了,这是意宝儿给您的生日礼物,您喜欢吗?”

“喜欢,喜欢,爸爸都快喜欢的要疯掉了,意宝儿,我的乖女儿,不哭,你妈咪最不喜欢的就是你哭鼻子了。”

顾海川这么说着,一边帮女儿擦眼泪,可是自己的眼睛却红的吓人。

在场的一幕,让大家都很感动,不止是因为这份礼物贵重,而是因为这份礼物背后的爱情让人动容。

但是只有两个人依旧保持着冷静,那就是顾清雅和成诗琴。

顾清雅暗暗咬牙,一双眸子盯着那副画作的眼神都可以喷出火来了。

明明这两年的相处顾海川都快要忘掉当初的发妻了,今天被顾清意这么一弄,顾海川一定会好长时间都沉浸在往日跟发妻的恩爱回忆里,那她们母女两想正式成为顾家的女主人这个目标又要耽搁好久了。

都是顾清意这个蠢货。

顾海川感动之后想起一个比较重要的事情来:“清意,你买这幅画,花了不少钱吧。”

顾清意自然是要将数字保密的:“爸,你放心,时晏的钱足够我祸祸啦。”

花老公的钱,天经地义。

一般的父亲听到女儿这么大手大脚只怕还要训斥两句,但是对于自己女儿愿意花女婿的钱了,那是打心眼里高兴。

点了点女儿的鼻子,战时晏笑的嘴角都合不拢了:“就你淘气。”

“好了,爸爸,赶紧将妈咪的画挂到家里去吧,挂到哪里好呢,要不,挂书房吧。”

“好,就挂书房。”

HX集团,身长如玉的男人正在对镜整理袖扣,腕上精钢的表盘在镜中折射着他深邃的暗眸。

手机在手边的桌上震动了下。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取过来看了一眼。

刚刚的震动,是进了一条短信:

“战先生,您的XXXX黑卡于20XX年7月3日……消费一百亿整。”

男人深冷的眸中在看到卡号时划过了一道厉色的薄光,特助许城莫名觉得一股寒意从四面八方朝他侵袭过来,冷的渗人。

周身卷涌起暴戾冷酷风暴的男人墨眸紧紧的盯着信息上的那一串卡号,这是他给清意的副卡。

她准备套现跟容哲私奔了吗?

一百亿,他不在乎她花掉,但是养男人,她是打算找死吗。

手机又震动了起来,是管家福伯发来的信息。

呵,这么快就行动了吗。

战时晏懒得去看福伯说了什么,扣袖扣的动作精准而优雅,入电梯前,衿墨的男人凉薄的吩咐了句:“让容家好好长长记性。”

许城恭谨的点点头:“是,总裁。”

顾家,等四个黑衣人将画作挂进书房,夜幕也降临了,用完晚餐,大家都在花园里歇凉聊天,都是自家亲戚,话题聊的也多。

顾清意想着这个时候战时晏要是跟客户吃完饭了过来一趟应该还能来得及,就算再忙,在手机里跟爸爸说一声生日快乐的时间总有吧。

她便走到了安静一点的地方准备给他打个电话,才拿出手机,眼角的余光便看到一个白色人影朝自己走了过来。

是容哲。

上辈子,容哲是韩大的校草,长相不错,是最流行的阳光美少年形象,会打篮球,会玩游戏,学习也是顶呱呱,家里条件非常棒,再加上营造出来的一见钟情人设,让上辈子的她无视人间绝色战时晏,却对这个渣男一往情深,死性不改。

想到就是这个男人辜负自己一片痴心还串通顾清雅谋夺了自己的一切,最后将自己扔到公海里喂鱼,顾清意心里就升起一股滔天的怒意,想暴揍他一顿。

这里是后花园,爸爸严令禁止过不许放容哲进来,容哲一定是顾清雅带进来的。

顾清意心中有了计较,加快了脚步,腰间突然一紧,被一只手臂带着拉到了花丛的阴影处。

“啊……”

顾清意刻意大声的尖叫引起了花园里的人的注意,很快便有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意宝儿,是你吗?”

“谁在那里?”

听到有人过来了,容澈急了:“你喊什么?是我。”

顾清意大声叫道:“流氓,非礼啊,爸爸,救命。”

容哲以为她没认出自己的声音,去捂她的嘴,只觉得手掌一疼,自己的手被人狠狠的咬住了,疼痛入骨。

他惨叫出声,松开了捂住顾清意的手:“嘶……。”

顾清意跳了出来,还冲着阴影里重重的踹着。

上辈子为了跟战时晏离婚,她还特意去学了跆拳道,不过跟战时晏比起来,她那点皮毛就跟挠痒痒似的,但是现在揍起苏哲来,别提多带劲了:

“臭流氓,非礼啊,爸爸,有人非礼我。”

几脚踢的容哲在花丛里哎呀乱叫,顾清意等爸爸他们到了才停了动作,保持自己的淑女形象,似乎才看清了对方是容哲:

“容少?怎么是你啊?我还以为是流氓呢?吓死我了,没踢坏你吧。

你来找姐姐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啊,搞得我还以为家里进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