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爹地太粘人》小说精彩阅读 主角林浅尹墨然的小说名字

《天降爹地太粘人》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天降爹地太粘人》由作妖的小咪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浅尹墨然,内容主要讲述:苏城的两位商界大佬,权势滔天,却看上了同一个单亲妈妈,争着抢着喜当爹!小包子炸了:妈咪是我的,不要后爹!一号总裁冷冷一笑,抱出女萌宝:我是你亲爹!二号总裁邪魅一笑,抱出男萌宝:我才是你亲爹!林浅看着一模一样的三只包子泪目,两个男人都甩甩开,抱紧三小只就跑路!某总裁却带着亲子鉴定穷追不舍:种子证明我带来了,女人,对我负责!…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20章 应该在跟她开玩笑吧 免费试读

今天是林子睿入园报道的第一天。

林浅给小家伙穿上统一的校服,背上小书包,打了辆车送去学校。

因为她工作的特殊性,无法每天都来接小家伙放学,所以必须要小家伙自己认路回家。

一路上,她喋喋不休地给不家伙指着路况信息。

林子睿忍无可忍,“妈咪,安啦!只有你迷路的份,我是不会迷路的啦。”

被自家儿子嫌弃,林浅失笑,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好吧,知道我家宝贝最聪明机灵了。”

小家伙的智商高,从小就独立,确实没让她担心过。

车子很快就到了学校门口。

一水的豪车,跟她乘坐的计程车格格不入。

林浅不以为然,带着林子睿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往园口走。

“妈咪,哥哥。”

身后传来糖果欢快惊喜的声音。

林浅牵着林子睿回头,就见糖果身上背着小书包,放开了尹墨然的手,朝两人冲了过来。

“糖果,早上好。”

林浅朝着小家伙打了声招呼。

巧了,糖果也在这家贵族幼儿园上学呢。

“嘻嘻,妈咪,以后我每天白天都能见到哥哥了,如果晚上还能和你一起回家,那就更棒啦。”

糖果笑眯眯地看着林浅道。

小家伙又在牵红线了。

林浅抿了抿唇,目光扫向逆光而来的矜贵男人,想到他的话,又想到今早的新闻,一时无语。

“妈咪,要迟到了,我在2班对吗?我先进去了。”

林子睿小眉头皱了皱,拉了拉林浅的手,跟她挥了挥手,转身往老师身边跑。

整个过程,没有跟糖果打招呼。

“哥哥,哥哥你等等我,我也在2班呢。”

糖果一愣,急急地转身,“爸比,我跟哥哥先进去喽。”

哥哥好像不开心,他都没理她呢?

这是怎么啦?

糖果又跟林浅打了声招呼,迈着小短腿跟上了林子睿。

林浅目送着两个孩子进去,弯了弯唇角。

转身,就触上了尹墨然深邃的双眸。

脑海里又闪过他昨晚的问话,林浅抿了抿唇,朝着他微一颔首,快步朝路边走去。

他昨晚应该在跟她开玩笑吧。

自动忽略!

看着林浅不打一声招呼地离自己而去,尹墨然微一挑眉,若有所思。

昨晚是他没讲清楚吗?

还是说,她现在是在害羞?

需要他再找她问一次?

手机**响了起来,尹墨然的视线从林浅身上收回,掏出手机看了眼,掐掉了来电大步往车子旁走去。

电话是乔熙雅打来的。

真是个不省心的主。

……

林浅打车直接去了店里。

照例的早会结束,所有人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工作。

陆续有客人进来,林浅忙着整理新到的货品陈列。

“林浅,过来一下。”

沈冰的手放在小腹上,拧着眉看向林浅。

“有事?”

林浅放下手头的工作,走向她。

“我肚子痛,可能大姨妈来了。更衣室里面的客人比较挑剔,你先帮我应付一下,我去趟洗手间就来。”

沈冰不由分说地将手上的衣服一股脑儿都放到林浅手里,捂着小腹转身离开了。

林浅抿了抿唇,扫了眼手上的衣服,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静站在更衣室外,等着客人的召唤。

她是店长,员工有任何问题,她总要帮着解决的。

这是她的职责之一。

“哎,小沈,这个拉链我够不到啊!你进来帮我一下。”

更衣室里响起客人的声音。

林浅连忙回话,“好的,我进来喽。”

进了更衣室的门,里面的女人三十岁左右,妆化得很精致,上下打量着林浅,“怎么不是小沈接待了?”

“你好,是这样的,小沈突然肚子痛,所以拜托我来替你服务,我是这家店的店长林浅。”

林浅笑着跟女人打招呼。

“哦,要店长亲自替我服务啊,那我赚到了。”

女人笑笑,转过身去,“来吧,帮我把拉链拉上去。”

“好嘞。”

林浅帮女人身后的拉链往上拉,等她穿好后,笑着称赞道:“姐,你的身材真好,这件旗袍样式的礼服很挑人的,你穿在身上真的很完美。”

“是嘛?不愧是店长,嘴可真甜。”

女人从更衣室里出来,照着面前的镜子,跟林浅说笑道。

“哪里,我只是实事求是。”

女人的身材确实不错,虽然有恭敬的成份在里面,但她也不算睁着眼说瞎话。

“好,那就拿这件吧。”

女人很爽快,当场拍定了这件衣服,顺带还买了一个包包和一双鞋子。

林浅很高兴,帮着沈冰促成了这一单。

等沈冰回来,女人已经拎着大包小包走了。

她翻了翻销售业绩,扫了眼正在忙碌的林浅,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等着,马上某人就会倒大霉了。

片刻后,刚刚的女人回来了,而且形色匆匆一脸的急色。

“咦,刘姐,你怎么回来了,还有事吗?”

沈冰正等着这一时刻,故作关切地迎了上去。

“小沈,我脖子上的项链不见了,你有没有看到?”

女人左顾右盼,抓着沈冰的手急忙询问道。

“项链不见了?刘姐别急,你好好想想,有可能会落在什么地方?”

沈冰故意将嗓门放大,装得焦急。

林浅听到动静,快步从陈列柜旁下来,走到两人身边。

“沈冰,姐,发生什么事了?”

“林浅,刘姐的项链不见了,你刚刚在为她服务时有没有看到?”

沈冰看向林浅问道。

林浅一愣,仔细地回忆了一下,摇了摇头,“我好像没看到,不过刘姐,我马上去更衣室帮你瞧一瞧。”

顾客丢失东西是大事。

不知怎的,她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是她阴谋论。

毕竟,沈冰前不久刚坑过自己。

而现在,怎么就这么巧?

她在接待的客人,半途却把客人丢给了自己。

偏偏客人的项链丢了。

真的有种被套圈了的不详之感。

林浅心思百转,进了更衣室仔细翻了翻,没有找到什么项链。

更衣室外,沈冰扶着女人站在外面,见林浅出来,急忙问道:“怎样,找到了吗?”

林浅摇摇头,看向女人,“姐,你再好好想一想,有没有可能把项链落在别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