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清意战时晏小说叫什么名字 战少娇妻心尖宠全文阅读

《战少娇妻心尖宠》小说简介

主角是顾清意战时晏的小说叫《战少娇妻心尖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风卷南烟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结婚一年,顾清意从未将战时晏放在心上,直到被渣男贱女卖给人贩她才悔之以晚。重生后的顾清意成了战时晏掌心上的小作精。老公,我想演姐姐那部电影的女主角。那就带资进组。老公,我想拿容家那块天价地皮来种大白菜。没问题。小菇凉趴在床头哼哼唧唧:老公,白夫人说我是只不会生蛋的母鸡。闻听此言的男人抬手将窗帘一拉:乖意宝儿,我们生个足球队亮瞎她的眼。…

《战少娇妻心尖宠》 第15章 不需要避开谁谁谁 免费试读

枝枝还没踏进娱乐圈,她们也还没走到见面如仇人的地步,她这辈子可以补偿她上辈子犯下的错:

“没……没什么,就是有些想你了。”

“……哦,听你说话的语气就知道你心情不好。”

顾清意急忙撇开心头的那份懊悔。

收了收情绪回答道:

“我跟战时晏吵架了。”

甚至连吵都算不上,只是冷战了。

以前这些话,她只会跟白真真说。

枝枝问道:“为什么吵架?”

“不提了,我跟他之间的事,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枝枝,我们好久没见面了,我们见一面好吗?”

“好啊,可是,战少不是不许你随意外出吗?”

顾清意张了张嘴,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好在枝枝想到了办法:“不出来也没关系,我去你家,明天见。”

“嗯,对了枝枝,明天你要是听到容家破产了的消息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

“清意,你还想着容哲吗?你现在都已经嫁给战少了,战少又对你那么好。”

顾清意听着枝枝劝解的话,心中感动。

“没,我不是关心容家的死活,我巴不得他们被踩进泥里,永远不得翻身才好。”

“你终于想通了?”

“是啊……”

房门外,一道高昂的身影静矗着,房间里小女人絮絮叨叨打电话的声音清晰传来,战时晏眸中升起一抹浮光,一闪而逝。

他扫了下眼前未关紧的房门,以前这道门从来都是关的死死的,还会反锁,就是怕他半夜过来强占她……

意宝儿,我也很想信你,你值得我的信任吗?

回到次卧,男人掏出了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停止对容氏的出手,给他们留口气。”

“是,总裁。”

……

第二天,顾清意早早的就起了床,梳洗打扮后下了楼。

在餐桌上遇到了战时晏,

男人的黑色西装搁在一边,简单的衬衣配着一条深色领带,慢条斯理的咬着三明治。

动作随意却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矜冷优雅,冷冽的眉峰微微拢着。

顾清意看了他一后就垂下了眼帘。

在还没有确切得到容氏破产的消息时,她决定暂时跟他保持距离,以免被他误会自己是要替容哲说情。

按着裙摆坐下,周姨询问她要吃什么,顾清意原本想着跟他一样就好,但是考虑他会怀疑自己,随口说了句

“跟昨天一样。”

战时晏抬了抬眸,今天的她穿了一件杏黄色的小雏菊吊带裙,头上简单的包了一个丸子头,抓松的发苞衬的这张小脸年轻又漂亮,比阳光还灿烂。

见惯了她以前做成鬼一般的模样,此刻看到神清气爽的她,战时晏浑身的冷意在无声无息中消退了很多。

很快,周姨端来了早餐,清粥小笼包,热腾腾的。

身为顾家的大小姐,名门千金的优雅仪态是爸爸从小就专门请老师教过的,顾清意专心的吃着,丝毫没去看对面男人深沉的眸光。

这是跟他第一次好好吃饭,虽然气氛有些冷清,但是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剑拔弩张。

安静的用完早餐,战时晏去接了一个电话,顾清意去了战园门口等枝枝的到来。

说是八点到,也不多一分少一刻的,远远的,顾清意就看到了枝枝踩着一辆黄色共享单车朝这边冲来。

枝枝长的飒气,一头短利落的在风中飞扬,黑色的短袖露着一寸细腰,简单的款式上有一个显眼的书法字体灰白色杀字。

虽然是骑共享单车来的,但是在枝枝的驾驭下,老土的共享单车也有了顶级高配机车的感觉。

眼看就要到了,一辆奔驰迅速超过了枝枝,停在了顾清意的脚边。

车是顾清雅开的,副驾驶坐着白真真,白真真下车后看到顾清意在,高兴的问:

“清意,你是知道我们会来所以特意在这里等我们吗?”

两人关上车门,枝枝的共享单车也正好掠过她们,擦着白真真的裙边停在了顾清意面前。

白真真这才看清是谁,有些惊讶的问道:

“莫南枝?你来这里做什么?”

莫南枝将单车停好,然后才回头看着质问的白真真,没好气的回道

“怎么,这里是你家吗,你能来我就不能来?”

白真真白了她一眼:

“你又来找清意借钱吗?清意我不是跟你说过少跟她莫南枝这样的穷人来往吗?”

上辈子,白真真就时常用这个借口来离间她跟枝枝的关系,总是将枝枝说成跟她玩是想从她这儿捞钱。

其实枝枝虽然条件比不上她和白真真,但是却从来没提过有关钱的事。

相比较枝枝,她白真真才是将自己当成了提款机。

之前那么多战时晏送来的珍贵礼物通通都进了白真真的口袋。

莫南枝听到白真真讽刺自己,开了口:

“我就算穷,也没欠过别人钱,不像某些人,明明不穷,却老是惦记别人的好东西。”

上辈子枝枝就提醒过顾清意,说白真真不要脸,只是顾清意双眼被蒙蔽,一味的相信白真真,反而对枝枝的忠告很反感。

真朋友才会为彼此着想,希望对方过的好别吃亏。

顾清意看到了枝枝面色有些不渝,站到了枝枝面前冲白真真问道:

“你们怎么会来?”

顾清雅也走了过来,看到莫南枝,她直接说道:

“来找你是因为有事,只是这事不太方便让外人听到。”

这个外人,指的就是枝枝。

顾清意心中冷笑,面上不动声色:

“堂姐,枝枝是我闺蜜,不是外人,有什么话大可以跟我们说,不需要避开谁谁谁。”

一个我们,算是摆出了态度。

枝枝脸色好看了很多。

白真真却不高兴了:

“清意,你怎么又跟莫南枝玩在一起了,你不是答应过我,以后都不再跟她联络了吗?”

顾清意冷笑了下:

“朋友自然是越多约好,以前那些不过是发脾气的话,枝枝是我的真心朋友,才不会跟我计较这些,是吧,枝枝。”

莫南枝淡漠的嗯了声。

白真真想到莫南枝老是跟自己对着干,心里就有一百个不爽:

“可是清意,我不喜欢莫南枝,我也不想跟她这种穷人交朋友,你如果非要跟她一起混,那我呢?”

语气里隐隐有你选了莫南枝就别怪她白真真跟你绝交的威胁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