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爱成婚》完结版精彩阅读 第2章 第2章

《挚爱成婚》小说简介

有网络作家青衫雨行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挚爱成婚》,小说陈青柠程景丰为主角,主要讲述的是:做梦!他嘴角微勾,噙着一抹冷笑。随即,他松开右手退出电梯时,两指一动,一个手势示意,身后的安保一拥而上,将陈青柠紧紧地按住。…

《挚爱成婚》 第2章 第2章 免费试读

陈青柠被安保押着走,心中堵着一抹无言之火。

不用想也知道,这里是景丰集团。

“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要见程景丰。”陈青柠再好的脾气此时也忍不住地想要发飙。

程景丰闻言,眉眼都不曾抬一下。

这年头,什么人都有。若自己事事亲为,还要这些下属做什么。

苏特助面色一敛,厉声斥道:“请这位小姐会议室坐会。”

他急着想要处理这类事,真怕她又在大BOSS面前胡扯。

“怎么回事?是什么案子?”梁纯正好在边上办事,倒是急急地起来,一路还喘着气。他一见眼前的局势,微微一讶,一脸疑惑地问道。

陈青柠瞥了一眼梁纯,只因视力问题根本没看清楚。她只觉得这抹声音自己似在哪里听过,一时之间她竟有些想不起来。

梁纯看着眼前的女子,只觉得好似在哪见过。突然是在哪?他一手扶额,脑海中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两道浓眉顿时倒竖起来,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梁律师这边请。”苏特助十分有眼色地引着梁纯前面走着,而扣压陈青柠的安保推了推她。

陈青柠见眼前的男子正要抬步,忙暗使巧劲,一阵挣扎,便挣脱了安保的束缚。她脚下一动,快速出手,一把抓住程景丰的衣角,隐忍地说:“请将眼镜还我。”

程景丰闻言一阵侧目,冷冷地斜睨着她那紧攥自己衣角的手,眼底一阵幽深不可测。

陈青柠虽然不能看清楚他的表情,但多少还是能感觉到他身上的这份寒意。

她面上一阵平静,丝毫没有呈现出被抓的弱态,眸中的那一抹不屑,稍纵即逝,却被程景丰逮个正着。

程景丰两片唇瓣轻轻勾起,冷峻地盯着眼前这位敢与自己直视的女人,右手微微抬起。

啊——

一声惨叫声响起。

众人大跌眼睛,满目惊悚!

镜头倒回:程景丰右手一伸出来,陈青柠本能地抬手一扣,反转,倒扣。

“总裁!”众人急忙上前,不安地开口。

程景丰面如青灰,阴鸷的眼神吓得众人一阵止步。

陈青柠听到‘总裁’两字的时候,一阵目瞪口呆。

她明眸睁得大大的,心中一阵咯噔。

不会这么衰吧,一出手便是大BOSS?

坏了坏了,这可怎么办?她心头一阵不知所措。好不容易来到这个城市,凭借着学长的推荐,才能得到景机会,可是……

她后悔莫及,都怪自己手贱!

“总……总裁!”陈青柠面上端起一抹假的不能再假的假笑,脚下自动地退后几步,一脸尴尬地看着他,怯怯地唤了一声。

程景丰闻言俊脸一阵黑沉,将她的动作尽收眼底。

既然唤自己一声‘总裁’那说明是新丰的员工。可她去不认识自己,这样说来大有可能是新员工。

他那冷峻的视线越过众人,直逼陈青柠。

敢在公司使用暴力,而且还是对自己下手。貌似这女人应该会两下子,究竟是什么岗位竟然需要这么一个人?他倒要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

右手腕就这样脱臼了,程景丰隐下丝丝痛意,嘴角扯出一抹别有深意的浅笑,语气犹如冽凛的寒冰:“你叫什么名字?”

“总裁,我是前来报到的陈青柠。”陈青柠将脑袋低得直贴胸口,态度诚恳地说道。

程景丰冷冷地诧笑,道:“陈青柠,很好!我记住了!你等着!”

言毕,他大步朝外而去,众人追着他的脚步走着,而陈青柠不再反抗,被人带到一间会议室。

陈青柠想着这份重金聘用的工作可持性的概率,顿觉得自己损失惨重。

会议室里,梁纯与苏特助一个交流。

“两位可以仔细地看看监控,是我拐了孩子还是帮孩子?事实摆在那里,若没有事的话我先走一步。”陈青柠不想再浪费自己的时间,既然此处不留自己,那还是赶紧重新再找下家。

梁纯眉眼微拧,只觉得这张俏脸有些眼熟,却一时又想不起来。而一旁的苏特助正认真地讲着电话。

陈青柠就当他们默许了,一说完,她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程景丰坐在电脑前,看着陈青柠的简历,特别是大哥的那条评语:不可多得的人才。

不可多得?

他的嘴角闪过一丝冷笑,明明是丑女无盐一枚,竟然是大哥临终前特地交待需挽留的人才。

程景丰身子一动,正要按下内线,见梁纯推门而入,他的身后还跟着苏特助。只见梁纯淡淡叹息声中透着一抹戏谑:“阿丰何时做事这般冲动?”

程景丰面色微凝,抬眼看着梁纯,一阵意味不明。

“总裁,刚才我们查看了监控,欣瑜小姐独自一人走到地下室时遇见陈青柠的,您看。”苏特助打开笔记本中的监控画面,恭敬地说道。

程景丰仔细地看着监控画面,知是自己误会人家。

可即使是误会一场,他的心中就是满满的不爽。

第一次被人顶话,而且还将自己的手弄脱臼。

他是谁?

他是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的,程家与景家是本市的两大豪门,虽然父母早逝,但程景两家的背景势力在此。程景丰本不愿意接受新丰集团的,之前一直是大哥程景新接管,而大哥与大嫂出车祸后,欣瑜还小,他便是唯一的继承人。

L城的集团公司很多,新丰大厦也只有二十八层,虽然不是本市最高的标志性建筑物,但依然能让人仰望得脖子发酸。

而像程景丰这种喜欢掌控一切的人,自然不允许自己的周围出现一丝异象。而陈青柠,却突破了这一丝异象的存在。

“苏,通知杨医生过来。”

苏特助恭敬地应了一声退出。

“你不是挺忙的嘛,我这儿也没什么好招待你的。”程景丰淡冷地看着梁纯,直接赶人。

“整得谁愿意来似的。”梁纯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

这臭小子,就知道天天吆喝自己。

程景丰睨着他,等着他下文。

“说吧,什么事?”果然,没过一分钟梁纯好奇地问道。

程景丰左手使用电脑虽然不是很利索,但还凑合。他将陈青柠的简历打了一份出来,放到梁纯的面前。

“帮我查查她。”他的左手指着简历,一本正色,道。

“查她?大哥,我不是私家侦探。”梁纯闻言一阵跳脚。这是原则性问题。

程景丰赏了他一记白眼,答:“又没说让你查,但你有私家侦探的圈子。”

“搞得好像你不认识凌霄一样。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梁纯拿起A4纸粗略地扫了一下,“咦,这上面信息不是都有嘛,还要查什么?”

程景丰心中一阵鄙视,真替这位表弟的智商捉急。

他嘴上一声冷哼:“查上面没有的。”

这是他第一次找人细查女人,也难怪梁纯会想偏了:“你看中她了?这长相,凡大街都是。不过只要是女人,估计我妈知道了会兴奋地睡不着觉。”

程景丰眉眼微眯,冷冷地笑道:“那就别让姑姑知道,还有收起你的胡思乱想!阿纯呀,瞧着你这些年长高不少,敢情都是光长身高不长智慧的节奏。”

“得,每次来你这儿不损我两句你就难受。”

程景丰淡然地点了点头,眼神示意‘你可以走了’。

梁纯嘴上一阵嘀嘀咕咕地走到门口,突得又转过身来,对他一阵眨眼道:“晚上,你亲爱的姑姑大人有旨,记得准时赴约。”

“滚!”程景丰佯装怒吼一声。

经过医生检查处理后,如今的程景丰右手腕缠着几圈纱布,看着有几分吓人。但他的心情良好,靠着老板椅,转了几下,眸中闪过一丝狡黠。

程景丰用左手拨着陈青柠的手机号,心中隐隐有些期待。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程景丰微微惊讶,既然有胆子说教,怎么此时像只缩头的乌龟?真没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