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主角名叫陈青柠程景丰 陈青柠程景丰主角的小说

《挚爱成婚》小说简介

经典小说《挚爱成婚》由青衫雨行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青柠程景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做梦!他嘴角微勾,噙着一抹冷笑。随即,他松开右手退出电梯时,两指一动,一个手势示意,身后的安保一拥而上,将陈青柠紧紧地按住。…

《挚爱成婚》 第1章 误会 免费试读

“啊——”

“啪……”

瞬间,正从星巴克出来的陈青柠,还没走几步全被人撞得转了半圈,身子一阵趔趄,而手机被撞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眼前人影一晃,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罪魁祸首早已离开。

“什么人,一点素质都没有!”陈青柠看着地上屏幕已摔坏的手机,秀眉一阵紧拧,不满地嘀咕一声。

太过分了!太嚣张了!

陈青柠面色一沉,直接朝着商场办公室走去,经过一番交涉,征得同意后翻找着肇事者的画面,最后她用已碎屏的手机勉强录下这一段视频。她盯着视频上的罪魁祸首,截了图,随即点开放大再放大,心中一阵愤愤然:臭男人给我等着,这笔账姑奶奶终有一天会找你算回来的!

她下意识地抬手看了一手表,离自己去新公司报到的时间还有半小时。既然手中有证据,罢了,回头再处理。她急急地坐着地点来到商场的地下停车场,开起借来的那辆菠萝,直往新丰集团的方向而去。

与此同时,新丰大厦的28楼总裁办中,程景丰一脸肃然地接批着文件快一个半小时,好不容易签完。他一手拧了拧眉心,随即放下的笔,起身走向一旁的休息室。

打开房门的那一瞬,他一张脸绷得紧紧的,眸中闪过一丝恐慌!

只见休息室中空无一人,那休息室中的那张沙发上,一条薄被凌乱地铺在那里,一角还落到地板上。

“来人!”

他突然一声大吼。

外间的苏特助闻声飞快地走了进来,一脸诧异地看着他,在他的印象中总裁一直是沉稳的。

他恭敬地等着他的吩咐,轻唤一声:“总裁。”

“有没有看见瑜宝贝?”程景丰的脸色有些难看,语带几分隐忍地说道。

“呃?”苏特助一脸摸不着头脑,十分不解。

瑜小姐不是在他的休息室中睡觉吗?难道是——瑜宝贝不在休息室?那她能去哪?

苏特助一想到这里,连忙反应过来,说:“我这就打电话给监控室那边,让他们看看。”

“带我去监控室!”程景丰闻言,脚下一动,夺门而出。

苏特助见他一脸阴鸷,特别是他深不见底的眼神让人一阵惶恐不安,连忙二话不说地跟上。

这时,新丰集团的地下室,陈青柠正熟练地侧放停车,看着倒车后视镜中的位置一阵满意后,熄了火,解下安全带,一手拿着商务包,随后打开车门。

她一下车,便四下看了看,寻找着指示箭头,随后踩着高跟鞋,‘噔噔噔……’直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安静的停车场冷不防突然响来一道幼童的嘤嘤哭泣声,陈青柠脚下一滞,四下一阵张望。

“妈咪……我要妈咪……呜呜……”

她侧耳一听,寻着声源搜寻着。

突然,她发现前方拐角后面的电梯旁站着有一名三岁左右的小女孩正抱着一只粉粉猪佩琪的布偶,一双无助的眼神满是惊慌与害怕,还有揪人心的哭泣声。

她脚下一滞,下意识地四下望了望,瞧见一角的监控,眉眼微拧,心生不忍。

她略一迟疑地上前,在离小女孩一米之远停了下来。

小姑娘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大人,将怀中的布偶抱得更紧,眸底泛着泪花,一脸惊慌。

陈青柠怕自己吓到她,弯下身子,面带微笑,温和地看着她,亲切地问:“小朋友,你怎么了?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你妈咪呢?”

这是谁家的孩子?这水灵灵的大眼睛都红了一圈,看着十分可怜。

她再次四下看了看,地下室一阵安静。

小宝伙见面,哭泣声再次响起。

“呜呜……妈咪不要我了……呜呜……爹地也不要我了……呜呜……”瑜宝贝嘟囔着,“我要妈咪,我要妈咪……”

一开口便是泣不成声!

这句话里透着无尽的委屈,却似有穿透力一般,让陈青柠一阵心疼。

她忍不住地靠近小家伙,缓缓地蹲下身子,目光一阵温柔。

瞧着她的小脸满是泪痕,让人不由地心生几丝怜惜。

她伸手从包中掏出纸巾,温柔地擦拭着瑜宝贝的眼泪,却发现这孩子越哭越凶。

陈青柠下意识地张开双臂,紧紧地抱着她,试图给她温暖。

她一手轻轻地拍着瑜宝贝的后背,安抚道:“不哭,别怕。你妈咪爹地很快会来找你的,不怕。阿姨会帮你的,不怕不怕……”

许是哭累了,在她的安抚声中,小家伙的脑袋枕在她的肩上竟沉沉地睡了过去。

陈青柠感觉到她那均匀的呼吸声,面上一阵犹豫。

这可怎么办?

她低头看着怀中的孩子,做着一个艰难的决定。

最后,她抱起孩子进了电梯……

监控室中,程景丰盯着监控画面中的女子,俊眉紧拧,狭长凤眼微眯,一脸面无表情。

敢动瑜宝贝,胆子肥了!不管什么人,有什么花招,他绝不放过!

他目光凛凛地盯着画面,突然厉声命令着:“停,放大!调入电梯画面。”

苏特助看着眼前的画面,一阵心惊肉跳。

哪个倒霉催的,敢动瑜宝贝?那可是大BOSS的逆鳞!谁都不可以!

程景丰盯着画面两秒,随后便急急地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去。

他一脸阴沉沉地乘着另一部专乘电梯回到了二十八楼。

同行的苏特助只觉得四周充斥着一抹风雨欲来的危机感,他的手心直冒冷汗。

程景丰快速地来到2号电梯旁,凌厉的眼神死死地盯着电梯门。

电梯楼层到达显示牌正在一层一层地跳动着,他下意识地扯了扯领带。

苏特助看着他吓人的表情,顿觉得事情大条了,早已暗中吩咐几名保安上来。

“咚!”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陈青柠满脸错愕地看着眼前的一群男子,这……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是黑社会吗?

特别是站在最前面的那名男子,面无表情的样子给人一种压迫感。而且他那阴鸷的眼神冷冷地直射着自己,仿佛要将自己吃掉一般。

程景丰阴测测地看着一手抱着程欣瑜的女人,眸中闪过一丝狠绝。

在L城,还没有人敢动他的人,更何况是大哥唯一的遗孤——瑜宝贝!

众人不敢轻举妄动,只等他发话。

程景丰二话不说脚上一动,直冲上前来。

陈青柠本能地往边上一避。眼看着他的手就要伸过来,陈青柠急急地将脑袋偏向另一侧,眼镜却被他打落。

程景丰敏捷地出手,一把扣住她的脖子。

陈青柠满目惊恐,只觉得喉咙一紧,手上一松,怀中一空。

小家伙已落入他之手。

她大惊失色,眸中闪过一抹着急,下意识地两手试图要扒开挟制自己的手。

陈青柠只怕他对孩子小家伙不利,忙艰难地开口:“别伤害孩子。”

顿时,四周升起一股诡异的气氛。

程景丰闻言冷冷地直视她,锐利的眼神让众人一阵心惊胆颤。

而陈青柠却因为眼镜被打落,高度近视的她根本看不清眼前男人的脸,睁着大眼睛直直地与他一阵对视。

她面上波澜不惊,语气平静地说:“这孩子是无辜的。”

“你说什么?”程景丰俊眉紧拧,上前一步逼近她,冷冷地说。

一百八十八公分的身高把仅仅一百五十六公分的陈青柠逼退至电梯一角。

陈青柠眉眼微拧,这厮莫不是耳背?他要干吗?她防备地看着他。

程景丰的眼神中闪过一阵复杂的光芒,似要将她看透一般。

还想在自己面前以弱示人装无辜?

哼——

敢算计瑜宝贝,这么快就想以退进?

做梦!

他嘴角微勾,噙着一抹冷笑。

随即,他松开右手退出电梯时,两指一动,一个手势示意,身后的安保一拥而上,将陈青柠紧紧地按住。

苏特助忙拔着一通电话:“梁律师,这里有案子……”

陈青柠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他们这是将自己当成拐卖儿童的人贩子?

“这位先生,你不可以这样做。”她看不清眼前人的表情,但刚才的那一通电话让她急着要为自己辨解。

程景丰黑眸阴沉,居高临下地睨瞪着她,冷冷地说道:“我就这样做了又如何?”

陈青柠闻言心头一哽,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

“这位先生,我不知道您是哪位?为何要这么对我?如果您对我有意见仅管冲我来,别伤害孩子。”陈青柠明眸睁得大大的,一脸严肃地说道。

“别伤害孩子?你以为你是谁?苏,去查下,是谁放她进来的?”程景丰的脸色十分难堪,一个不相干的人竟然冲自己说教,打小至今,还没有人敢这么与他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