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王在都市小说 狼王在都市胖茄子

《狼王在都市》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皇甫君骁苏安晴的小说是《狼王在都市》,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胖茄子写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六年前,他被继母陷害,抛妻弃女,亡命天涯。六年后,他挟不世战功,裂土封王,权焰熏天。荣耀归来,却惊闻妻女流落街头,饱受欺凌…

《狼王在都市》 第2章 血脉天性 免费试读

迈巴赫下来了一男一女。

女的皇甫君骁认识,正是他的丈母娘柳艳红。

男的大约三十左右,西装革履,一派风流,下车就直奔苏安晴,作势抱了过去。

皇甫君骁的眸子里徒然闪过一丝暴戾。

关键时刻,苏安晴巧妙闪开了。

男子只能悻悻罢手,殊不知自己已经悄然去了趟鬼门关。

带着从黑色商务车下来的四名西装汉子走到皇甫君骁跟前,阴阳怪气道:“你就是叶君骁吧,自我介绍一下,鄙人邵子奇,安晴的未婚夫,请你以后不要再来骚扰她。”

皇甫君骁冷冷的看着他:“我给你个机会重新组织一下语言。”

邵子奇微微一怔。

柳艳红冲了过来劈头盖脸道:“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既然都走了这么多年,怎么不干脆死在外面算了?你害得我的女儿还不够惨吗?得亏邵公子人品敦厚,不计较安晴年少无知的过往,这眼看着好日子就要来了,你冷不丁的又跑出来干嘛?

苏安晴一跺脚:“妈,你胡说什么?”

“你别说话,我知道你脸皮儿抹不开,他既然还有脸回来,那咱们就跟他当面锣对面鼓的把话说明白,免得以后他三不五时的又出现在咱们面前,跟癞蛤蟆爬脚背似的,咬不死人恶心死人。”

皇甫君骁苦笑:“妈,我的事情以后会慢慢跟您解释的……”

“你什么都不用解释,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副穷酸样吧,跟人家邵公子比起来,你连给他提鞋都不配,我家安晴当初真是鬼迷了心窍,才上了你的当。”

一边的邵子奇挺直了腰杆:“阿姨,这种人不用跟他废话!”

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沓钞票,转向皇甫君骁趾高气扬道:“看你样子,就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又想回来骗吃骗喝对吧?哪,这里有一万块,为了让安晴和阿姨安心,我就当是喂狗了,不过,做狗就要有狗的样子,你只要趴在地上学狗叫三声,这钱就是你的了。”

那四名西装汉子哈哈大笑。

突然。

马达轰鸣,一辆本来停在不远处的跑车狠狠的撞向了停在路边的迈巴赫……

“啊——”

柳艳红和苏安晴吓得失声尖叫。

距离车子最近的邵子奇更是屁滚尿流,狼狈的趴在了地上,好半晌才爬起来,看着破烂不堪的爱车,一阵瞠目结舌,然后豁然扭头,双目直欲喷火的盯着那可恶的肇事者。

一个年轻人从驾驶座爬了起来,晃了晃那头醒目的白发,走到邵子奇跟前,咧嘴笑道:“你胡乱停车在先,我速度过快在后,大家都有过错,所幸人没事,是走保险还是到交警那里扯皮,你说说看?”

邵子奇脸都黑了,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咬牙切齿道:“你特么撞了我的车,还想恶人先告状吗?”

白发年轻人笑了笑:“瞧你意思,是要先动动手再动口咯,也好,正对我胃口!”

邵子奇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已经狠狠的砸了一个眼炮过来。

他身后的四个保镖都被这年轻人的行事风格给震惊了,然后纷纷怒吼着冲了过来,但是不到十秒钟,他们就一个个都飞了出去,伤筋动骨,相顾骇然。

白发年轻人也没继续搭理他们,揪着邵子奇就是一顿暴捶。

柳艳红看得心惊肉跳,在一边跳脚干着急:“小伙子,别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白发年轻人恍若未闻,拳头不要钱似的朝邵子奇身上落去。

“啊呀,这可如何是好……”柳艳红的目光落在一边的皇甫君骁身上,气不打一处来:“都是你这扫把星给害的,就会像个木头一样杵在这里,你有能耐就叫他们别打了啊!”

皇甫君骁沉声道:“别打了!”

“好咧!”

白发年轻人果断住了手,退到一边去。

“???”

柳艳红一脸懵逼。

来不及分析其中的原因,连忙过去把鼻青脸肿的邵子奇扶了起来:“哎呀,邵公子,你没事吧!”

邵子奇哪曾受过这种侮辱,尤其是当着苏安晴母女的面,更是让他无法下台,指着白发年轻人气咻咻道:“你给我等着……”

白发年轻人挑衅般扬了扬下巴。

邵子奇一边叫嚣,一边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拨打电话,看样子是打算搬兵。

苏安晴除了初始受到的惊吓之外,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就好像这一切都跟她没有什么关系似的。

这些年母亲没少给她物色男人,好比这个邵子奇,总共也就见过那么几次,就敢以她的未婚夫自居,简直是恶心。

趁着没人注意自己,苏安晴悄悄的朝另一边走了。

皇甫君骁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走了足足二十分钟,最终走到了一间名为“七巧板”的幼儿园,看着对方停下了脚步翘首以待的样子,皇甫君骁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间也罕见的激动了起来。

时至五点,大门外挤满了准备接孩子的家长,一群小朋友奶声奶气的跟老师说完再见之后,从大门鱼贯而出,皇甫君骁情不自禁的伸长了脖子。

突然听到一声呼喊:“妈妈!”

“哎!”

苏安晴甜甜的答应一声,一个穿着碎花小粉裙的小女孩一头扎进了她怀里。

皇甫君骁虎躯一颤,星目凝光,死死的盯着那粉裙小女孩的脸庞。

他用了极大毅力,才忍住立马过去相认的冲动。

粉裙小女孩浑然未觉,拉着妈妈的手一边走一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比如谁谁谁不肯吃午饭,谁谁谁又尿床了,虽然都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皇甫君骁依然竖起耳朵听得津津有味。

说着说着,小女孩突然停了下来,扭头看了他一眼。

皇甫君骁吓了一跳,又不禁满脸期待的看着对方。

但是很快,小女孩又转过身去。走了没几步,轻轻的扯了一下自己妈妈。

“怎么了?”苏安晴不解的问道。

“妈妈,我们后面有个奇怪的人!”

苏安晴苦笑道:“有多奇怪啊?”

小女孩歪着脑袋想了想,道:“他看起来好像很可怜!”

“这样啊!”

“嗯!”

小女孩用力点头,然后好像作出了某个重大决定,突然挣脱了苏安晴的手,往回跑去。

“哎——”

苏安晴一个没喊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朝皇甫君骁跑了过去,默然叹息,这难道就是血脉天性?

皇甫君骁瞬间激动得热泪盈眶,蹲了下来伸出双手……

熟料小女孩却在他跟前迅速刹停了脚步,小手一翻:“叔叔,给!”

“啊?”

皇甫君骁的表情僵在了脸上,好半晌,才小心翼翼的接过那个棒棒糖,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给我这个?”

“因为你看起来好像几天没吃饭了!没关系,妈妈经常跟我说,所有的苦难都是为了迎接美好,叔叔,加油!”

小女孩用力的挥舞了一下小拳头,然后也不等皇甫君骁回应,又匆匆的回头跑去。

皇甫君骁顿时嘀笑皆非,但是看到手中的那个小小的棒棒糖,却比收到一颗同等比例的钻石还要开心,一时间居然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么珍贵的礼物。

于是把自己袋子里的一个盒子拿了出来,打开,掏出一枚雕刻孤狼啸月并且镶坎着五颗闪耀星星的牌子,再把棒棒糖放进去盖起,这才欣慰的笑了起来。

抬起头来,看着远处的母女背影,脚步轻快的远远的缀着。

但是走了没多远,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脚步重逾千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