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路梁平小说已完结 《无敌从必抽SSR开始》新书在线阅读

《无敌从必抽SSR开始》小说简介

主角叫沈路梁平的书名叫《无敌从必抽SSR开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独行小道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科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全民抽卡的异界大陆,携必抽SSR的卡牌系统强势降临。功法宝器成堆抽,神职灵体全觉醒。在下虽是小小城主一名,却不介意与诸界神皇斗上一斗。…

《无敌从必抽SSR开始》 第十章 入住峰顶 免费试读

“先把事情说清楚,直接惩罚难以服众。”

沈路没想到宗主会出现,一看侧脸也被吓到了。

这不是我新收的徒弟吗?她居然是百里宗的宗主?

不过这些暂时不重要,目前还是要处理好吕彦飞这件事。

沈路知道依依是向着自己的,否则也不会出面阻止了。只要找个台阶下,她就能利用宗主身份来妥善处理。

于是沈路一脸愤愤不平的站出来,对那监考官道:“你说我用暗器?我为什么要用暗器,有什么动机吗?”

“当然是你敌不过对方,所以铤而走险!”考官理所当然的说道,这也是很多人的想法。

“呵,你觉得我敌不过他?那就简单了。”

沈路轻蔑一笑,将体内的法力爆发,倾泻向四面八方。明晦境八重的法力波动,瞬间震撼到了每一个人。最震惊的是方岚,她刚准备给沈路说几句好话,现在却被吓到了,以至于忘了行动。

收起法力后,沈路看向监考官说:“怎么样?我需要利用暗器才能打败他吗?”

依依立刻接着沈路的话道:“这是不争的事实,既然实力占优,为何用暗器?更何况是这种擂台赛,一眼就会被人看出来。”

那监考官顿时语塞,实在是想不到什么话来反驳。他们的阴谋是建立在沈路较弱,所以才会利用暗器的基础上。如今颠倒过来,逻辑已经站不住脚。

“此事并不寻常,我稍后会安排人彻查。沈路有使用暗器的嫌疑,暂时不能成为入室弟子。不过念在他天资不差,就留在中院打打杂,视他今后表现再做定夺。本座如此安排,谁还有疑问?”

依依说着,眼神扫过在场每一个人,在确定没有异议之后,这才带着两个徒弟离开。

……

沈路回去取了一些行李,再度回到山顶。住哪儿其实没所谓,只要能少见几次曹铭那张老脸就好。

刚来到山顶,就有一个弟子引领他前往酿酒室,介绍了一些杂物的位置之后,还收拾出来一个干净房间,让沈路住在酿酒室旁,不用问都知道这是依依的安排。

沈路没有立刻去干活,而是在房里等了会。果然没过多久,依依和做贼一样的溜进了沈路的房间,极快的关上房门,一副心虚的样子。

“弟子参见宗主大人。”沈路忍着笑上前,作势就要鞠躬行礼。

“师父您别这样,依依并非刻意隐瞒身份,请师父责罚!”依依急忙扶着沈路,有些慌乱的解释。

沈路笑道:“我开玩笑的,你别见我和见了鬼一样怕。今天要不是你帮忙,我可能真的下不来台了。”

“我还怕您生气呢。其实师父擂台上的表现早已超越所有人,只是依依实在不敢收您为徒。”

“这点我当然明白,你不用为此介怀。”

略作沉思之后,沈路很郑重的说道:“不过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人之间隐瞒身份并不是什么聪明的做法,甚至有可能引起误会,所以我决定告诉你一些事。”

接着,沈路简略的说明了自己是城主之子的身份,而且接下来的首要目标就是为了重夺漫雪城。

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依依提醒道:“师父,其实你可以借助神职公会的力量来帮你。只要你答应他们一些条件,总部应该会派人来帮你夺回城市。”

“这点我想过,但我不想和神职公会有太多的牵连,这种庞大的组织一旦陷的太深,可能就很难脱离了。况且……”沈路说着,目光遥望雪漫城的方向,“这种事不亲手做到,那还有什么意义。”

依依还想说什么,忽然咳了一下,然后换了种语气道:“你的嫌疑暂时还洗不清,本座不能因你天资聪颖就刻意袒护,不过本座会尽快查出真相,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沈路反应很快,立刻应道:“希望宗主大人能早日还弟子一个清白。”

“嗯。岚儿,进来吧。”依依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对着外面说道。

果然方岚满脸尴尬的推门而入,对依依吐了吐舌头道:“师父,我不是故意要偷听的,我只是不想打扰到您。”

依依横了她一眼,然后转身离去。来到房门外,突然感觉不太对劲,心想:“方岚该不会对师父有意思吧?要是这两人有点什么事,那我岂不是要叫我徒弟作师母?”

想到尴尬处,依依顿觉一阵恶寒,不敢继续想下去,急忙开溜。

方岚从窗户缝偷摸摸的往外瞧,一直到依依走远之后才松了口气,小手轻轻拍着胸口。

“你好像很怕你师父嘛,但她看上去没那么凶啊。”沈路倒了杯茶给方岚,调笑说道。

“师父平时确实很温柔,可在处理宗门相关事务上会变得非常严肃,这种时候她就会变得很吓人。”方岚语气中仍有余悸,看来真的见识过依依发火的样子。

沈路啧啧两声,说道:“希望我以后不要碰到她发脾气,我对依……咳,对宗主大人还挺有好感的。”

方岚没继续这个话题,她先盯着沈路看了一会,盯到沈路浑身不自在的时候,才开口问:“到底是不是你偷袭的吕彦飞?”

虽说沈路用诡辩的方法暂时逃过了这件事上的惩罚,但擂台上当时就两个人,吕彦飞受伤这么重,不可能和沈路没关系。诡辩应付外人还可以,在方岚这里绝对行不通。

沈路还是拿方岚当朋友的,于是很坦白的说道:“我没偷袭,只是用他的暗器反击了而已。当然我也有错,下手好像有点重。”

方岚似乎挺满意这个回答的,摇摇头说:“不不,既然是反击,就没什么重不重的。其实我那个角度看到你掌心当时捏着暗器,我……我很怕你会骗我。”

沈路失笑一声:“哈,你纠结半天就想说这个?我确实有可能会骗你,但绝不会在这种小事上。”

“那你的身份呢?会骗我吗?”

沈路毫不犹豫的说:“我真名叫沈路,漫雪城失踪的城主沈轩辕是我父亲,我现在唯一的目标是重夺漫雪城,成为城主。这些够了吗?”

方岚慌张的摇着手:“够了够了,我没想要逼你说这么多。你愿意告诉我这些事,我很开心。”

沈路暗叹了口气,心说妹儿啊,你要是知道我来自异世界,体内有系统,而且是拥有六星酿酒师能力的五星酿酒师,同时还是你师父的师父,是不是得把你吓死呢。

在确定沈路没有对自己撒谎后,方岚从腰间拿出了一个金闪闪的腰牌递给沈路:“这块腰牌送给你,以后你在雪漫城的任何商铺都可以用它来免单。一些小帮会可能也会卖一些人情给你。可能没法帮到你太多,但我真的希望你能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嘿,也算是我送给未来城主大人的见面礼了。”

一块腰牌就能全城免单?这方岚也不是普通人啊。看来自己太久没关注过漫雪城都有哪些名门大户了,急需恶补一番。

沈路倒也没推辞,收下了腰牌,心里也打定主意要为方岚酿一瓶有助于她修炼的好酒。

两人又聊了会,直到天色变晚方岚才离开。

吃过晚饭后,沈路就来到酿酒室,准备熟悉熟悉环境,同时为方岚酿一瓶酒。

沈路先找了十来坛很普通的米酒,进行了二次酿制和蒸馏。

处理完前期步骤后,沈路从物品栏里取出了十天坛和十年坛,有点纠结该用哪个。以朋友的角度来说,肯定应该用十年坛来为方岚酿酒,但这样似乎太过暴露自己酿酒能力。不过转念一想,方岚年纪这么小,极有可能都没喝过酒,更别说让她去品出酒的品质了,于是果断用了十年坛。

刚封好酒坛,一阵争论声就由远而近传来。

首先推门进来的是独孤依依,她很粗暴的推门而入,然后极为不满道:“此事终究未查清楚,让我现在就收吕彦飞为徒,实属不妥。”

跟在她后面进入酿酒室的是之前擂台上的考官,名叫蒋舟。他还是苦口婆心的劝说:“彦飞这孩子平日里的言行举止大家都看在眼里,绝不会做出暗箭伤人之事。哪怕以后查出是他做的,再将他逐出师门就好。宗主大人万万不能因为一件悬而未决的小事,就耽搁了年轻人的大好前程啊!”

两人都后知后觉,此时才发现酿酒室里的沈路。

沈路有点尴尬的指了指门口:“要不我走,你们继续聊?”

“不用了。”蒋舟冷冷对沈路说道:“既然人在这里,就把话说清楚。我亲眼看到你用透骨钉暗算吕彦飞,你认还是不认?”

沈路反问道:“那你有没有看见吕彦飞把透骨钉塞入我怀里想要嫁祸我?”

蒋舟神色闪过一丝不自然,不过立刻恢复正常,说道:“你这种可笑的谎话,没人会相信。”

“我这里恰好还剩下一根透骨钉,只需去神职公会找锻造师鉴定一下,就可以判断是从哪里买的,这样就可以证明我的清白了。”沈路说着,探手往怀里摸去。

蒋舟听完沈路的话,讥笑道:“三枚都被你打出去了,你哪还有剩余?再说了,就算检测……”

蒋舟说着说着,声音逐渐变小,顿时发现自己说错话了。

沈路哪里会放过他,立刻质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只有三枚?如果是我自带的暗器,你不该如此有底气的确定我拥有暗器的数量。你如此笃定的唯一理由,就是你亲眼看着吕彦飞往我怀里塞了三枚,又看到我打出去三枚!”

“这是狡辩,狡辩!”蒋舟有点慌了,扭头对独孤依依说:“宗主,切莫听信这些胡言乱语。”

独孤依依皱眉道:“够了。蒋师兄忙了一天应该也累了,早点歇着吧。此事以后就不需要你插手了。”

“这件事不说清楚,难以服众啊!”

听蒋舟还在纠缠不清,独孤依依的火气终于被逼了上来。她凝聚浑厚法力,锁定到蒋舟身上。

两人实力天差地别,蒋舟身上像是压了一座山似的难受,顿时两腿发软,跪倒在地。别说站立了,此时的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痛苦地仿佛随时要暴毙一般。

独孤依依扭头看了他一眼,漠然道:“蒋师兄何必行如此大礼。你我既然是同辈,有些许争吵倒也无妨,你也不必因顶撞宗主就如此害怕。想来是累了,起身去好好休息吧。”

说完,独孤依依放开了所有压力,蒋舟仿佛溺水多时终于得以呼吸一样,不断的喘着粗气。

“属下……属下告退。”

蒋舟几乎是半爬半跑的离开酿酒室,跌跌撞撞离开老远之后,才一**瘫坐在地上。

摸了一把裤裆上有些湿透的地方,蒋舟顿时愤恨交加,怒视着酿酒室方向:“臭女人,臭小子,你们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