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大佬:妈咪,你马甲掉了》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团宠大佬:妈咪,你马甲掉了》小说简介

主角叫江暮曦寒朝歌的小说叫做《团宠大佬:妈咪,你马甲掉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陌紫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洗手间很近,但她一着急都忘记了,洗手间门被自己上锁了。来不及多想,赶紧跑着去拿钥匙,幸好她藏得不算远,不然后面真的要喷出来了!…

《团宠大佬:妈咪,你马甲掉了》 第3章 都给小爷排好队 免费试读

宋厉足足愣了一分钟,还没从刚刚的震惊中反应归来。

寒少,寒少转性了?

可就算那女人长得好看,但也是个神经病啊!

难不成是寒少带着亲自去喂狗了!

嗯,肯定是,绝对是!

老爷子倒是觉得惊奇,这世上,竟然能有女人能让自己宝贝孙儿的情绪如此波动?

老爷子心情舒畅,对这个江暮曦充满了好奇。

是神经病又能怎么样,只要能治好宝贝孙子的疾症,一百个神经病他们寒家也会养得白白胖胖。

……

“朝朝,你要带我去哪里?”

“不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么,去找算命的,万一不是,撕碎你!”

一个小时以后。

帝都最具声望的周易命理店内。

白胡子的算命先生神神叨叨嘀咕半天,突然睁开眼睛,惊呼道喜:

“恭喜寒少,这位小姐虽然脑袋不灵光,但的确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极其罕见的八字命格,跟寒少您的八字绝配,实属天赐良缘啊!”

江暮曦内心:李哲这臭小子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竟敢说她脑子不灵光?

怕他是忘了上周刚被江暮曦罚了五十鞭子吧。

关键都说了脑子不灵光,还敢说和寒朝歌是天赐良缘?

真当寒朝歌是傻子么?

寒朝歌面无所动,直接从西装口袋掏出一张支票放在桌上:“这是酬金。”

话落,直接拉着江暮曦往外走。

“朝朝,你现在带我去哪里?”

冷冽的眸光盯着江暮曦,似乎要将面前的女人看穿,江暮曦被这双眼睛盯得浑身不自在。

她心惊,难不成露馅了?

“既然是天赐良缘,当然去领证了。”

领,领证?

唔,既然是领证,这男人是什么魔鬼表情,吓了她一跳。

又一个小时之后,两人手里各持一本小红本本出了民政局。

“朝朝,咱们现在去哪里?”江暮曦紧紧抓着寒朝歌的胳膊,撒娇问道。

“景园,我的私宅,万一敢虐待我儿子,宰了你!”

婚礼现场,江暮曦伏在寒朝歌耳畔说的那句悄悄话就是,“我见过你未婚妻虐待你儿子,我最喜欢孩子了,肯定不会虐待你儿子。”

寒朝歌的儿子今年五岁,名叫乐乐。

五年了。

江暮曦激动。

和自己的宝贝儿子分开已经整整五年了,她终于能见到宝贝儿子了。

虽然一路坎坷,但为了能见儿子,一切辛苦都值了。

儿子当年被人抢走,江暮曦再去找,怎么都找不到线索。

这一调查就是五年。

真的不是她寻找的力度不够,江暮曦每年都会派出几万精锐人马,就为了从各方各面寻找儿子下落。

但这些年一直一无所获。

后来真的是花费了很大很大的精力,才从寒家发现了儿子。

寒朝歌真的是将他保护的太周全神秘,往昔线索擦得太干净了!

自从三个月之前得知儿子的下落,江暮曦早就迫不及待见到自己的宝贝儿子了。

可关键时刻,她竟然被最信任的徒弟背叛,叛徒企图篡位夺权,给她的饭菜下了剧毒,并将她丢给了继妹江童。

江童趁着她负伤中毒之际,将她给掏心挖眼。

幸好江暮曦命不该绝,y国一留学生当初在m国留学,她查出骨癌晚期,生命垂危之际,留学生签署了器官捐赠协议。

机缘巧合,江暮曦接受了留学生的器官捐赠。

就这样,江暮曦熬过了难捱的排异期,带着留学生对这个世界的遗憾,为她们两个人,重新好好地,活在了这世界上。

当然,那个叛徒徒弟,早就被江暮曦丢进了太平洋里喂鲨鱼,被抢走了的暗夜,也重新回到江暮曦手中。

终于现在,她江暮曦回来了。

传闻,乐乐人如其名,他生性活泼开朗,乐观向上,阳光朝气,是个非常乖巧懂事而且有礼貌的好孩子。

景园。

富丽堂皇的私家宅院。

“你们都给小爷跪好排好队!不然等下爹地回来,小爷就告诉他你们欺负我!”

“驾驾,快一点,再爬快一点!”

“哈哈哈,太好玩了!”

客厅里,一四五岁的小男孩骑在一佣人背上,对着一众佣人发号施令。

佣人虽然不情愿,但还是都乖乖排好队,跪在地上听从这位小少爷的命令。

小男孩高兴地忘乎所以:“排着队过来,小爷要骑大马,每人一圈,谁走得慢等下要打**!”

佣人们齐刷刷爬向他,他非常娴熟地往佣人身上爬。

寒朝歌和江暮曦早就站在了门口,刚刚房间里发生的一切,他们两全都尽收眼底。

看着面前这个二世祖一般的小孩子,江暮曦心底五味杂陈,她怎么都不能跟传闻中那个乖巧懂事的好孩子联系在一起?

寒朝歌这个**,竟然把她好好的儿子养成了这副模样!

她万一再晚几年来,她的宝贝儿子就废了!

“乐乐!”寒朝歌厉声呵斥。

小男孩被吓一跳,赶紧起身,立正站好,立即换了一副讨好的嘴脸,“爹地你回来啦。”

“你干什么呢!”

乐乐一脸委屈,他脸不红心不跳:“爹地,我一个人在家好无聊,他们这不是非要陪我玩游戏,我说不想玩,他们说这样好玩,所以……”

“胡闹!”寒朝歌怒吼。

乐乐没觉得有什么,倒是跪在地上的佣人吓得浑身打颤。

“他一个孩子不懂事,你们还不懂事吗?任由他胡闹!”

管家臧青吓了一头冷汗,他赶紧跑上前来道歉:“寒少息怒,这些不懂事的佣人我会家法处置的。”

家法,一般是挨鞭子。

“你这个管家做腻了提前说!连个孩子都管不了,我要你做什么?”

“寒少息怒,我去领双倍的家法,一定引以为戒。”

臧青有苦难言,他倒是想管呀,但是寒家这位小少爷哪里是少爷,分明就是祖宗啊。

不听这位祖宗的吧,祖宗立马转头哭唧唧去找寒少告状,又是他被打了,又是他被虐待了。

每次祖宗一哭,寒少的心都在滴血,暴怒之下,受苦的肯定是他们这群佣人。

听这位祖宗的吧,譬如今天,祖宗犯了错,受罚的还是包括他臧青在内的这群佣人。

而这位祖宗呢,继续去哭唧唧求饶。

寒少立即心软,罚他去面壁思过五分钟。

没错,最多是五分钟!

还是罚完立即亲亲抱抱举高高那种。

没天理了!

就这样诡计多端又难缠还以整下人为乐趣的小祖宗,谁敢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