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谢洛卿萧离落的小说 《宠妃女扮男装》 全文精彩阅读

《宠妃女扮男装》小说简介

男女主人公是谢洛卿萧离落的小说《宠妃女扮男装》近段时间正在热推中,这是作者相思意原创的一部故事情节非常经典的古代言情大作,目前正在火热的推广中,喜欢这类型小说的可以来了解下!她代替哥哥入朝为官,伴君在侧三年,却对他动了心。…

《宠妃女扮男装》 第020章 病重 免费试读

也许是这晚折腾得太厉害,又或许是因为太过忧心家人,第二日,谢洛卿便觉得头痛、浑身无力。

她一整日都躺在床上,三餐皆是由兰馨伺候着随便用了点。

玉露殿中的任何消息,自是第一时间传入了承光殿中。

萧离落一得知她生病,急得立马抛下奏折去瞧她。

可是走到半路,他又骤然清醒了过来。

他现在去看她,岂不是代表他服软了么?

他想要的答案,谢洛卿还没给他呢!

想到此,萧离落强令自己原地止步,命李茂全道:“你马上去太医院宣朕的口谕,让杜若速速带人去玉露殿,跟他说一定要将人治好。”

“是,奴才这就去。”

李茂全晓得轻重,于是便令小太监伺候着,自己飞快往太医院赶去。

又过了一个时辰,他匆匆来回禀道:“皇上,小主她不许杜大人看。”

萧离落闻言,急得将饱蘸了墨水的狼毫往岸上一拍,拧眉道:“谢洛卿她这是想干什么?!”

“回皇上,”李茂全小心翼翼地道:“奴才问了慧儿,说是小主她昨夜没有睡好,染了风寒,又……”

“又什么?”萧离落瞪他一眼。

“又似乎受了惊吓,今日一天都在房中说着一些胡话。”

萧离落一滞。

一口气瞬间堵在胸口既上不去、又下不来。

真是冤孽!

后宫比她貌美、比她和顺的女人那么多,他怎么偏偏就对她神魂颠倒了?

就像是中了蛊,完全身不由己。

他忍不住叹口气,道:“让杜若今夜别回府了,在宫中随时候命,等晚些她睡了,朕去瞧瞧她。”

“是,奴才晓得了。”

说是晚上去,然而一想到谢洛卿生着病,萧离落一整日便什么事都干不进去。

奏折匆匆翻了几页,就被他搁下了。

又去了承光殿的院中练了一会儿剑,练完沐浴之后本想去榻上睡个午觉,可是怎么都睡不着,翻来覆去都想着谢洛卿现下不知情况如何了,可好些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戌时,他早早地便去了玉露殿外殿徘徊。

等到亥时一至,里头刚传来谢洛卿已经入眠的消息,他便急急地悄声走了进去。

她的寝宫,在她不知情的时候,他早已不知来过多少回了,可从来没有如今夜这般急切过。

匆匆走到床前,掀开纱帐,只见谢洛卿穿着一袭淡青色的寝衣,闭目躺在锦被中,小脸苍白,明明个字不矮,然而在被褥的拥簇下看上去小小的一团,瞧着可怜极了!

萧离落一下子心抽了抽。

他不禁有些懊悔。

懊悔昨夜不知轻重,怕是伤着她了。

最初她入宫那夜,他之所以假扮刺客占有了她,一是想重温令他日思夜想的暖玉温香,二是也想借机罚罚她,让她也尝一下被人欺瞒的感觉。

本来想着就那一次,让她害怕几日也就是了。然而第二日在御书房,当她为了救谢欺程而不惜勾引讨好他的时候,不知为何,他再一次忍不住对她发了火。

他难过于自己在她心目中全然无地位,比不过谢欺程、比不过谢府,甚至,他不愿承认的是,也许他还比不过一个沈彬。

他不知道她对他有几分真心。

也许,如果他不是皇帝,没有手握谢欺程和谢府的筹码,她这辈子都不会看他一眼?

越是这般想,萧离落便越郁结。

他知道自己这样极幼稚,就像一个孩童一般。

可是,他没有法子。

二十三年来,他初次尝情之一味,便这般坎坷、艰难。

难到他开始怀疑自己。

这几日来虽说她每次去求见都被他派人拦了下来,可是,他又何曾好受?

只要她在殿外一刻,他就什么都干不下去。

昨夜,他终于又忍不住,想她想疯了,便再次假扮刺客来见她。

他宁愿她把他当作另外的人,也不愿看到她为了救兄长在他身下曲意承欢,那比杀了他还要令他难受。

因为不想蒙住她的眼睛,所以他易了容,又给她下了药,免得她太疼。

却没想到,她还是因此病倒了。

萧离落一边懊悔着,一边痴痴地瞧着她。

只见床上的人儿紧蹙着眉,完全不见往日的鲜活可人,似乎真的难受异常,他简直悔得肠子都青了。

“卿儿,”他低低的叹息,喃喃道:“朕输了,你快些好起来吧,只要你好了,朕马上下令放了谢欺程,也保证不再追究你女扮男装一事,好不好?”

床上的女子依旧毫无反应。

萧离落凤眸黯了黯,半响,他终于下定决心,极为艰难地道:“你若是当真不喜欢朕,不喜欢宫里,那么,朕便答应你,放你离开。”

也许,他真的是错的。

喜欢一个人,就要让她开心、快活不是么?

他这般胁迫她家人,强留她在他身边,却始终得不到她的心,只是让她离他越来越远,这样于她于他,又有何意义呢?

片刻之后,床上熟睡的女子忽地微微动了一下。

萧离落一惊,慌乱之下忙闪身至她的床侧阴影里,屏住呼吸,生怕叫她发觉了。

但他却不知,谢洛卿方才根本就没睡着。

她清晰地听清了他的话。

一瞬间,一直缠绕在她心中的一团乱麻终于被理清了。

她睁开眼,看着头顶的软帐,眼眶有些酸涩。

“皇上,我懂了。”她轻声道。

她知道他就在房间中,知道他一定在听,所以,她继续说了下去。

“这两天我听了一些关于您小时候的故事……”

前阵子被处置的景王,并非本朝的第一例谋反。

在圣元元年,萧离落初登基的那一年,这深宫中,也曾爆发过一次谋反。

彼时,身为太后的王氏因为不满他打压娘家的舅舅,于一个深夜联合外戚,起兵造反,想要立自己的幼子恒王为帝。

幸而被萧离落察觉得早,提前安排了威武将军派兵暗中埋伏,在他们得手之前先将之抓了起来。

自此之后,太后及恒王被送至千里之外的府邸,终身不得回京。

关于这段隐秘,整个大离知晓的人并不多,谢洛卿也是偶然间自一个年长的宫女那里听说的。

之后,她又在藏书阁看了一些有关萧离落幼年的事。

这位大离的君主,人人称赞的明君,在他的幼年,其实过得并不幸福。

从小,他便被各位有子嗣的宫妃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欲诛之而后快,幸而他天性聪颖,又有太后精心护佑,这才平安活到了登基。

可谁知,在他登基之后,曾经疼爱他的母后却联合自己的亲弟弟一起背弃了他。

仅仅是为了他没有给她的兄长母家加官进爵,就想要废了他的皇位。

随着这些宫中隐秘被谢洛卿在暗夜中一字一句道出,霎时,整个房内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谢洛卿,你以为你是谁?”

最不欲人知的伤口骤然被揭开,鲜血淋漓,无从掩盖,萧离落气得声音都在轻颤。

他自床侧暗影里闪身出来,看着床上的人,有心想斥责,但动了动唇,到底还是舍不得。

最后,他漠声道:“你休息吧,朕回宫了。”

说完,便大踏步往外走。

“皇上!”

谢洛卿慌忙掀被起身,朝他追去。

她仅穿着单薄的寝衣,连鞋都没来得及穿。

一路追到玉露殿外,终于赶上了。

“皇上,”谢洛卿顾不得在场还有许多的宫人,紧紧地自身后抱着他的背,急道:“我懂了,我都懂了。我知道我之前做的事令你伤心了,可是,我不是有意的,我没想到你会原谅我假扮哥哥的欺君之罪。我跟太后不一样,我不会为了家人背弃你的,真的,我不会……”

她说着说着,心疼他的泪水也紧接而落。

她的童年是在父母兄长精心的爱护下长大的,所以,她无法想象仅仅在一墙之隔的深宫中,他过的是怎样的日子。

以前在朝为官时,看他每日端坐在龙椅上,杀伐果断,贤明持重,心中只是惧怕和敬畏。

却从未想过,他亦不过是二十三岁的年轻男子,若无千锤百炼,哪里能修得如今的沉稳和果决?

但这段时日,随着了解越多,她逐渐想明白了。

在情爱上,他跟她一样,都是普通人。

他也会不安,也会担忧,也会恐惧。

她担忧父母兄长的安全,而他担忧的是她不爱他,也会像他母后一样为了家人而舍弃他。

外人只道他拥万里江山,可是又有几人知晓他的孤寂与不易?

看着他挺直冷硬的后背,谢洛卿含泪继续道:“皇上,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我爱你,我想同你在一起,不管你放不放我哥哥,我都爱你,对不起,我知道我说这些已经晚了,你要怎样才会相信呢?”

她抽抽噎噎地说着,丝毫不顾谢氏千金的形象,清涕和眼泪交加,都沾染到他雪白的龙袍上。

而萧离落,却自始至终纹丝不动,似乎完全没有听见她的话一般。

他没有推开她,却也没有给予她任何回应。

“皇上……”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夜风吹得两人的衣袍呼啦作响,就在谢洛卿双脚冻得麻木,在神色黯然地考虑要不要松手之际,面前的萧离落忽地身形一动,紧接着他转过身来,定定地看着她,淡淡道:“谢洛卿,朕看在你还病着的份上,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留在皇宫,做朕的女人,今后,我们生死与共,一起携手站在最高处看大离万里河山,不论发生什么,你都一生一世不许离开朕的身边。二、明日一早回谢府,继续当你的谢氏小姐……”

“皇上,我选一!”他话未说完,便被她快速而坚决地打断。

一直以来想要的响应终于得到了,这一刻,萧离落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他神色复杂地看着她,低低地道:“你可想好了?答应了,便再也不许更改了。”

“不改,一辈子都不改。”谢洛卿说着,顾不得羞涩,直接踮起脚尖,将他的脖子勾下来,热情地吻上他的唇。

这一刻,两人的心中皆是一样的狂喜与满足。

吻着吻着,萧离落蓦地将她一把抱起,往内殿走去。

还是方才的房间,可是仅仅过了半刻钟,房内的气氛简直天差地别。

翌日,谢洛卿悠悠睁开眼的时候,萧离落已经不见踪影了。

她唤来兰馨问道:“皇上呢?”

“回小姐,皇上一早便回承光殿更衣了,此刻应当还在早朝。他走前特意吩咐了,说您昨夜累着了,让我们不必唤您,等您自然醒来。”

闻言,谢洛卿双颊染上一抹羞红,她不自在地点头道:“知道了。”

她竟然忘了,他是每日要上朝的。

扶着酸痛的腰在兰馨的伺候下用了早膳,不多时,李茂全的徒弟小福子前来回禀道:“奴才参见小主,皇上说上午的折子比较多,不能来陪小主了,请您略歇一歇,等他忙完了中午再来玉露殿陪您用膳。”

谢洛卿浅笑道:“多谢公公了。”

“小主,”小福子忙躬身道:“您还是唤奴才小福子吧。”

这位主子现在在皇上的心中是何地位,整个宫中早已经人尽皆知了。

特别是昨夜殿外的那一抱,已经在阖宫上下传得沸沸扬扬。

一时许多宫人都暗暗懊恼,没有早些来巴结。

小福子不禁庆幸,幸好这些日子以来他都听师父的,待谢洛卿恭谨有礼,不曾有任何不敬之处。

谢洛卿是个聪明人,自是看出了这小太监的刻意讨好,于是也不再多说,只让兰馨给了赏钱。

没多久,内务府总管又来了,运来了一堆珠宝、摆件、绫罗绸缎等赏赐,满满的五大箱,谢洛卿规规矩矩地谢了恩,又和兰馨盘点了一遍。

等到这些都忙完,又过了半个时辰,萧离落便来了。

“民女谢洛卿参见皇上,皇上万岁。”谢洛卿扶着犹自酸痛的腰行礼,刚刚跪下,便被萧离落一把扶了起来。

“快起来,卿儿,以后没有外人的时候,这些繁文缛节都免了。”

“谢皇上。”谢洛卿盈盈一笑。

他愿意给她荣宠,那她就心安理得的接着。

萧离落拉着她到锦榻上坐下,也不许她坐另一边,只紧紧把她抱在怀里,一边吻她的唇,一边呢喃道:“卿儿,朕可想死你了。”

谢洛卿看一眼殿内伺候的太监宫女,脸红红地推他,“皇上,还有人在呢。”

萧离落抬眼扫一眼,他自小生在宫中,一举一动,皆是被人拥簇着,是早已习惯的,倒并未觉得如何,然而见谢洛卿害羞,他便微微一笑,道:“都下去吧。”

“是,皇上。”

等到众人都退了下去,萧离落环着谢洛卿的腰,含笑问道:“朕上午让人送来的东西,你可喜欢?”

谢洛卿想到那五大箱子里的各类珍品,笑道:“我很喜欢,谢皇上。”

萧离落最喜欢她这般乖乖巧巧的模样,忍不住捏捏她的秀鼻,道:“跟朕还客气什么!”

话落,又接着道:“今日一早,朕已经让东厂放谢欺程回去了,你放心,他这些日子未曾受一丁点儿苦。朕派人去拿他,只是听说你要嫁给沈彬,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阿落,我知道。”

她既然知晓了他的心,便也就相信他绝不会做出任何伤害她的事来。

更何况,谢欺程与景王之间原本就无勾结,此事一查便知,他是明君,不会真的因私废公的。

“你明白便好。”萧离落又忍不住轻轻地啄吻她。

美人在怀,明眸皓齿,幽香醉人,他吻着吻着,便忍不住心旌摇曳起来。

今天则是不同,他能感觉到谢洛卿的用心。

她是真心想让他舒服的。

一时给两人清理完毕,他拥着谢洛卿重新在榻上坐下,柔声道:“准备一下,明日你先回谢府,然后等着朕的册后诏书。”

之所以让她住进玉露殿,但又没有给予任何封号,便是为了给她最高的。

能有资格和他并肩携手,站在云巅之上的,唯有中宫皇后。

萧离落本以为这话说完,谢洛卿会诧异、会展颜、会惊吓。

却万万没想到,方才还柔顺地躺在怀中的人儿忽地一僵,片刻后,她方抬眸与他道:“皇上,您不能封我为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