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乱流年小说 婚乱流年李泽丁洁

《婚乱流年》小说简介

主角叫李泽丁洁的小说是《婚乱流年》,它的作者是小九所编写的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结婚纪念日,妻子晚归,李泽发现了妻子身上的异常,种种证据表明,妻子可能已经…

《婚乱流年》 第3章 镀金扑克 免费试读

“好一点了,”丁洁道,“没有之前那么疼了。”

听到妻子这解释,李泽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知道怎么的,李泽总觉得他妻子在撒谎。

假如他妻子因为试穿衣服不适而在办公室卫生间里擦身子的话,那他妻子怎么可能会把其中一款直接穿回来?他妻子一直很爱干净,自己的衣服从来都是只穿一天,第二天和第一天绝对不会穿同一套衣服的,所以不可能会把还没有过水过的衣服而且还是贴身穿的衣服穿回来的。

正常情况下,他妻子应该是直接放在包里带回来才对。

但就算李泽将自己的疑惑说出来,他妻子也会敷衍了事。

毕竟,这种事并不能作为他妻子背叛自己的证据。

反正李泽待会儿必须给孙晓斌打个电话,搞清楚孙晓斌看到的人到底是不是他妻子。假如真的是,那他妻子刚刚所说的话就都是谎言,并可以推断出他妻子已然背叛自己。也就是下午提早离开公司和男人去买贴身衣服出去幽会。他曾经想和妻子一起去挑选妻子的贴身衣服,但他妻子都婉拒了他。而要是愿意让另一个男人陪着她去挑选的话,那只能说明那个男人在他妻子心里的地位更来得高!

其实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妻子到底有没有背叛自己!

反正只要他妻子背叛了!

那他绝对选择离婚!

“老公,你是准备就这样和我抱一个晚上吗?”

回过神后,李泽道:“你去把汤热一下。”

听到丈夫这话,丁洁皱了下眉头。

在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她丈夫热汤,她负责换衣服才对。但见丈夫脸色不太好,知道丈夫还在怀疑她有外遇后,她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在嗯完以后,她便打开衣橱。

看着妻子那绝美的背影,李泽喉咙动了下。

穿好后,丁洁拿着床上的衣服走了出去。

在走出主卧室后,皱了下眉头的丁洁又折返。

从包里拿出手机,打开酷狗播放《今天你要嫁给我》以后,她微笑道:“待会儿是烛光晚餐,所以我觉得单曲循环这首歌挺好的。”

没等丈夫开口,丁洁已经走了出去。

在李泽看来,他妻子是担心被他拿到手机。

假如一个女人已经有了外遇,那手机里或多或少会有和背叛有关的痕迹。比如保留着和奸夫的聊天记录,聊天记录一般会非常暧昧甚至是露骨。而且,在聊天记录里很有可能含有一些尺度极大的照片甚至是视频。

所以意识到妻子可能是要删除证据后,李泽立马往外走去。

“手机给我一下,”李泽道,“我想给咱妈打个电话。”

“我手机在放歌,你用你自己的吧。”

“我手机话筒有些问题,所以得用你的。”

“好吧。”

将手机递给丈夫后,丁洁便往卫生间走去。

拿着手机走进主卧室后,李泽开始查看着妻子手机的通话记录、微信聊天记录等。

查看完以后,李泽并没有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不过因为刚刚他妻子有拿到手机,或许把有关的痕迹已经被清除了。

将还在播放《今天你要嫁给我》的手机放在床上后,坐下去的李泽便打开妻子的包包。包包里应该不会有什么线索,但李泽还是本能地翻找着。除了平时那些东西以外,李泽还从包里找出了一张镀金扑克牌。

盯着手里这张J数秒后,李泽便看着背面。

背面印着李泽完全看不懂的文字。

他虽然是老师,但这样的文字他真的是从来没有见过。

不知怎么回事,李泽总觉得有在哪里见过一张类似的扑克牌,尤其是背面的文字。

因一时想不起来,李泽的眉头皱得非常紧,他特别讨厌这种模糊的记忆。

李泽回忆之际,他妻子已经将衣服过了一遍水。

看了眼纸篓,丁洁是真的很想直接将这衣服扔进纸篓里。

但为了不引起丈夫的怀疑,丁洁还是只能将之挂到外阳台去晾。

随后,穿着睡裙的她将餐桌上的那碗汤端进了厨房。

走到液化气灶前,丁洁是准备直接将鲍鱼排骨汤倒进锅里热一下。但因为这样直接热会破坏了汤的鲜美度,所以丁洁便将鲍鱼排骨汤倒进炖汤用的陶瓷砂锅里,以小火热着。

看着这个前年专门买来给丈夫调理身体用的陶瓷砂锅,丁洁不免叹了一口气。

幸好刚刚顺利蒙混过关,要不然事情就闹大了。

盯着那像妖精般跳动着的火苗,陷入沉思的丁洁的眼神变得越来越空洞。

想起下午所经历的事后,丁洁神色有些紧张,就好像遇到了极为难堪的事情一样。

意识到是身在家中后,丁洁才松了一口气,紧皱的眉头才慢慢舒展开来。

热好烫后,戴上手套的丁洁将汤倒进了碗里,并端了出去。

将汤放在餐桌中间,摘下手套的丁洁将每一道菜都尝了一遍,以确定哪道菜需要加热。其实她丈夫的手艺很一般,但因为顾着丈夫的面子,之前吃牛肉的时候丁洁才会说味道很好。在丁洁看来,夫妻之间需要必要的鼓励,更何况今天还是结婚纪念日。所以要是她之前说牛肉炒得太老的话,那势必会影响到她丈夫的心情。

确定都不需要加热后,丁洁道:“老公,可以吃晚饭了,记得把我手机拿出来哦。”

将扑克牌放进妻子包里后,李泽拿起了手机。

手机是压在她妻子白天穿过的外套,结果他连同外套一起抓了起来。

盯着外套看了片刻,李泽并没有在外套上面发现褶皱的痕迹。

这才将外套扔在床上,并往外走去。

可还没有走出主卧室,想起一件事的李泽眼睛顿时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