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易烟封止寒重生嫡女》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沈易烟封止寒小说全文

《沈易烟封止寒重生嫡女》小说简介

作者玄伶编写的《沈易烟封止寒重生嫡女》,沈易烟封止寒是这本小说的主角。全文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主要讲述的是:前世被沈夕颜陷害,沈家一族皆死,沈易烟从城楼一跃而下。重生后,她一路向前,前一世被夺走的,她要通通拿回来。…

《沈易烟封止寒重生嫡女》 第20章 商定 免费试读

景家人到了两日,将军府渐渐恢复了平静。

午后的空气中夹带着一股闷热之气,三夫人顶着一路毒辣的太阳,带着景夫人进入了慈安院。推门进入正房,里面早已坐了几个人。

老夫人斜倚在美人榻上,赵妈妈手拿蒲扇,正一下一下的扇风给老夫人解热。

除她们两人外,房中另有两名身材肥硕,长得很有富态的两名中年妇人。

“娘。”三夫人轻轻喊了一声,便见老夫人睁开眼,坐了起来。

见请的人已经到了,老夫人一个抬手,“坐。”

此时那两名妇人的其中一人向老夫人说道:“老夫人,人可都到齐了?”

得到老夫人的一声“是”之后,妇人不禁笑了笑,点头说道:“两家结亲男女的生辰八字可有带来?”

听到这话,景夫人立刻取出一张保存完好的纸张,双手交给妇人。

老夫人同样也是一张纸条递过去。

妇人接了纸条,拿到另一位妇人旁边,两人凑在一起看了片刻,不约而同的点起头来,“好,这公子与小姐的生辰八字倒是十分合适。”

一句话话出,一直悬着心的三夫人跟景夫人立刻松了口气。

来的路上景夫人便一直提心吊胆的,这下听到结果,总算可以放心了。

她几乎有些急切的向老夫人说道:“老夫人,珏儿现在虽无官爵在身,但来日必定会高中。若能娶得宁珠为妇,来日一定会用心对她。”

言语中两个肯定,一是肯定景珏科举会高中,二是景珏娶了沈宁珠之后会对她好。

老夫人没有露出多余的表情,而是先看了三夫人一眼,问道:“三媳妇儿,你觉得如何?”

景家人来将军府两日,三夫人叫人偷偷去观察过景珏,下人来回禀时也说没有看到景珏有任何异样。

这两日中的数次想见,景珏待人也十分温柔有礼,言行举止更是谦虚体贴。

所在种种,全都符合三夫人对未来女婿的要求。

这时老夫人一问,她迟疑片刻后看看老夫人又看看景夫人,笑道:“听说景珏已中了举人?”

不相干的一句话问得景夫人一愣,不过还是如实回答道:“珏儿自幼喜欢读书,后来入学时也在书文上多有造诣。中举后也没有丝毫懈怠,预备着等金科科考一开,便入京来求取功名。”

天下学子寒窗苦读十年,为的就是科考时能一举夺魁。

若皇榜上有名,将来也捞得到一官半职。

少倾,三夫人颔首道:“我瞧着景珏为人很不错,前途亦不可**。我也不求他将来大富大贵,只盼他娶了宁珠后能真心待她。”

景夫人大喜,“幺妹,你放一百个心!若是珏儿待宁珠不好,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得了承诺,三夫人也不在迟疑,主动向老夫人说道:“娘,不然就今天定下景珏跟宁珠的婚事?”

老夫人点了头,屋中的两名妇人见事情成了,忙起身向三夫人跟景夫人祝福道:“恭喜恭喜!公子与小姐必然是佳婿配良缘!”

这两名妇人都是京城中有名的媒婆。

见雇主家同意了婚事,立刻便说道:“按照礼仪,两家人需得先订亲,再谈嫁娶。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选出一个良辰吉日!”

说着,媒婆拿出一本日历,放到老夫人手边。

这门亲事两家人提前便有准备,景夫人说道:“这次来便是为了珏儿的婚事,我跟珏儿他父亲觉得趁着我们在这的时候便先订亲,老夫人跟幺妹觉得如何?”

如果不是为了订亲,景夫人跟景父也不必从南边奔赴到京城。

沈宁珠今年已经十五,前几月刚及笄,女子在及笄后才订亲已经算晚了。

这事三夫人已经提前跟老夫人商量过,便做主说道:“姐姐跟姐夫远道而来,趁着两家长辈都在,自然是先将亲事定下才好。”

而后拿过日历,跟景夫人一同翻阅起来。

六月已经过半,三夫人手指往下划,终于在月末瞧见了一个吉利日子。

到订亲当日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准备,算来这七八日的时间也是紧凑得很。

这个时间已经是最近的吉日,商议之后,几人最终还是定下了这个日子。

订亲前男方不方便再居住于女方家,景夫人便说道:“待会儿我便让珏儿他父亲去外面暂找一个住处,咱们俩家离得远,但也不可落下话头让旁人看笑话。”

沈家在京城中也算是权贵,景家世代书香更是好面子。

“好,好。”三夫人应道。

是夜。

沈宁珠从三夫人口中听到这个消息,不由有些失神。

景家人傍晚时就急匆匆的搬走了,这下饭桌上便只剩她们原本四人。

老夫人自病重醒来后愈加严谨了些,她全程未开口,沈宁珠跟景珏的婚事便都由三夫人这个亲娘传达。

三夫人用反过筷子轻轻敲了敲沈宁珠的头,严肃道:“之前娘问你满不满意景珏,你既然答应了,这婚事便好好的完成。”

“订亲之日定在八日后,他们一家暂时住在外边,待订了亲事便要回南边去了。”三夫人叮嘱道:“这日期有些紧,你这几天找个日子去宝华寺上上香,保佑你亲事平安。”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提到宝华寺了,沈易烟拿着筷子的手一僵。

三夫人的交代声不停,见沈宁珠还愣着,出声说道:“你发什么神呢!”

待嘱咐够了,三夫人才开始安心吃饭。

饭桌上几人心思各异,沈易烟正思绪混乱时,突然听到老夫人的询问声,“老三近些日子还是在外面鬼混?他亲女儿的亲事,无论如何也需要他回来。”

三叔父正值壮年,但一年在家的日子用手指头都数的过来。

前些年三夫人发现他在外面有了家室,大闹了一场,之后夫妻俩便形同陌路。

三叔父跟这个家也几乎没有了关联。

再提到三叔父,气氛顿时一静。

三夫人嘴唇哆嗦了半天,苦涩道:“娘,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个什么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