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行战王》陈天泽陈玉兰 《神行战王》小说结局

《神行战王》小说简介

神行战王》小说的主角是陈天泽陈玉兰,这本小说是作者北狗的最新热门佳作,小说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陈天泽陈玉兰小说讲述了:十八岁,他凭一腔热血入伍,十年戎马,归来已是荣耀巅峰。那一年,他领三十万铁骑,剑指北疆,威震敌国,横扫天下!那一年,他封侯拜将,骑马过龙门,百官相迎,见天子不跪!那一年,一纸书信,传来义父死讯,他只身重返都市,势要杀尽仇敌,斩尽邪魅!…,

《神行战王》 第12章 赵家寿诞 免费试读

“陈天泽,前来贺寿!”

伴随着外面通报声响起,陈天泽迈步走了进来。

飞燕跟在身后,柳凌风、黄少龙则是抬着一个用红布覆盖的大件。

赵家众人皆是面色一冷,不少人甚至露出了敌意。

现场的气氛,也由原来的喜庆热闹,转变成了凝重。

“我要宰了他!”

赵天明五官扭曲,表情狰狞,一双眼睛布满了杀意。

在看到陈天泽的刹那,他便感觉断臂处隐隐作疼,内心某根弦也随之崩断。

身为赵家大少,赵家未来的继承人,向来只有他藐视、欺压别人,什么时候被人欺压过?

然而,自己不仅被欺压了,还被废掉了一条胳膊!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他很清楚,这笔账不讨回,即便以后掌了赵家大权,这依旧会成为一生难以抹灭的污点!

甚至,在钱、孙、李三家面前,自己都会永远矮上一头!

“别冲动。”

赵建山见状,拉住了他。

赵天明咬牙切齿道:“爸!这家伙废了我一条胳膊,难道这笔账就这么算了?如果不讨回这笔账,那我不就成了笑料了,还怎么抬头做人?还怎么掌赵家大权?

今天,我要让他有来无回!

不对,老子要让他碎尸万段!”

赵建山皱眉道:“现在是你爷爷的寿诞,你难不成要让他老人家下不了台?”

“那我的仇呢?难道我的右臂就被他白废了!”

赵天明表情狰狞,一双眼睛宛如毒蛇一般,恨不得用眼神将陈天泽四人给千刀万剐!

“放心,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我都会让他用命来还你的断臂之仇!不过,今天宾客如云,甚至连王秘书也代表郡长来了,不能贸然动手,先让你爷爷来处理吧,你是他最痛爱的孙子,就算你不说,他也不会轻饶对方的。”

姜还是老的辣,赵建山一语道明了现场情况。

“好!那就再让他多活几分钟!”

赵天明从牙缝中挤出一句,深吸好几口气,才硬生生的压下心头怒火,但眼中杀意不减反增。

“什么情况?气氛怎么变了?”

“是啊,这个陈天泽不是来贺寿的么,赵家众人的脸色怎么都不太对。”

感受到现场微妙的气氛,不知情者纷纷露出不解之色。

“你们还不知道么?赵天明的右臂就是他让人废的!”

“没错,我当初在拍卖场也亲眼看到了,这家伙不仅公然挑衅赵天明,甚至还让那女子废了他的右臂。”

有几人正好之前参加了拍卖会,他们道出了真相。

“**,真的假的,他竟然废了赵天明的右臂?!”

“骗你干嘛,我亲眼所见的。”

“没错,我那天也在拍卖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也难以相信,竟然有人敢在汉中做出这种事。”

“我去,看来这家伙也是个狠角色啊。”

“狠个屁,我看他就是个蠢蛋!别说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就算也是世家子弟又怎么样,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汉中可是四大家族的地盘!他这样做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其他人得知真相,全都露出惊愕之色。

在汉中,谁敢招惹四大家族?

就好比今天,就连蜀郡郡长都派代表前来贺寿了,可见赵家的地位和排场了。

然而,还偏偏有人敢冒犯了。

不仅冒犯了,还废了赵天明的右臂!

“话说,这个时候他不应该尽快离开汉中么,怎么还主动跑来赵家了?”

“是啊,难道这家伙真的不怕死么?”

震惊过后,众人皆是感到疑惑。

废了赵天明,这等于是在公然打赵家的脸,这种时候,不赶紧跑路,还跑来赵家,这不是自投罗网?

有人猜测道:“或许,他是来赔礼道歉的吧,没看到他准备了一份大礼么?”

“有可能!估计当时这家伙也是冲动了,冷静下来后,估计后悔了,所以想要趁着赵厚德寿诞之际,前来赔礼道歉。”

“我也这么认为,看他带来的礼物这么大,应该是准备了一份厚礼。”

听到那人的猜测,不少人都表示赞同。

毕竟,赵家的威慑力摆在这里。

“不管他当时是不是冲动行事,赵天明的右臂已经废了,这对于赵家来说是奇耻大辱,赵家不可能轻易罢休的。”

“没错,赵家可不是其他家族,赵家的作风向来霸道强势,岂不见当初那些招惹赵家的人,哪一个有好下场的?”

“呵呵,不管当初他是不是冲动行事,他都已经得罪赵家了,现在又想来认错,可以说是蠢上加蠢!如果没猜错的话,他今天别想安然离开这里了。”

“哼,这种纨绔子弟我见多了,在自己的家族作威作福惯了,来到外面,还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最后都是自讨苦吃!”

还有部分人幸灾乐祸起来。

听到众人议论,赵厚德脸色闪过难看之色。

赵家作为四大家族之一,什么时候被人这么议论过?

一切,都因为眼前这个臭小子!

不过,他毕竟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在这种场合自然不会立马爆发,而是眯着一双冷眸,宛如老狐狸般阴冷的盯着陈天泽,冷声道:“陈天泽!你还敢来我赵家,还真是好气魄!”

陈天泽淡淡道:“赵家身为四大家族之一,如此盛会,我又岂能缺席?”

说完,不等赵厚德回话,他便朝着后方的飞燕三人轻轻挥了挥手。

柳凌风和黄少龙会意,将抬的东西放下。

砰的一声,溅起一层灰尘。

“这么个东西,到底是什么礼物?”

“应该很贵重,不然也拿不出手。”

“是啊,想要获得赵家的原谅,肯定是宝贝。”

众人议论纷纷,皆是露出好奇之色。

就连赵厚德也是皱起了眉头。

现在后悔了,想要赔礼认错,哼哼,就让我看看,你到底能送什么大礼!

陈天泽抬眸扫了一眼他,随即轻轻打了个响指。

飞燕会意,应了一声,随即抓住边角,一把扯开了红布。

看到礼物,现场众人皆是一愣,随即纷纷瞪大双眼,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

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