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霸宠农门妃》大结局在线阅读 《王爷的霸宠农门妃》最新章节列表

《王爷的霸宠农门妃》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夏悦娘杨安的小说叫《王爷的霸宠农门妃》,本小说的作者是月二娘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吃货夏悦因为一块豆腐穿越啦!富家幼女沦落成了豆腐铺遗孤夏悦娘,守着臭名昭著的铺子,带着未满月的小奶娃。面对恶妇欺孤、贼人爬墙、地痞挑衅、富商觊觎、媒婆歹毒、人贩偷娃,还有暗恋原主的小衙役、将府疑似有百合倾向的平胸大小姐……大小姐?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混进去了……

《王爷的霸宠农门妃》 第10章 让我看看你的诚意 免费试读

“不用不用,我们自己的大厨会做豆腐。”

“对不住,我们有专门的铺子送了。”

“出去出去,我们就算不买豆腐的菜,也不要你家的豆腐。”

“……”

连续走了几家酒楼饭馆,夏悦娘刚刚说明来意,就被驱赶了出来,理由有客气的,也有那毫不留情的。

盛夏的中午,暑气腾腾,可夏悦娘的心里,却泛着寒意。

直到此时,她才算真真正正的体会到,夏书华的名声臭到了何等地步,她都没说自己叫什么,这些人看到她,再听到她说豆腐,便猜到了她的身份。

坐在铺子里没生意,存着脸皮推销又推销不出去,这不是绝她和小奶娃的路么?

难道,她真要卖了这儿的铺子,带着小奶娃去别的没人认识她的地方闯?

潜意识里,她实在懒得挪地方,这几天带小奶娃就够累的了,再到别的不熟悉的地方,她真心有些不太情愿。

不行!

她得再试试!

“你是豆腐西施家的女儿夏姑娘么?”就在这时,左前方斜窜出一个小厮,打量了她一眼,客客气气的问。

“我是。”夏悦娘有些奇怪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身后的高楼。

在东凌县里,三层楼都算是最高的了。

他身后的楼,便是三屋高八间铺面的酒楼,雕花飞檐,朱漆大门,高高悬着的门匾上写着龙飞凤舞的仙扶楼三字。

“请问,你有事么?”夏悦娘收回目光,客气的问。

仙扶楼是东凌县里最大的酒楼,她出来前,也曾动心思,现在要是能拿下,对目前的她来说,可以解决很多事情了。

“我们掌柜的问,你家的豆腐何时能恢复供应?”小厮笑着问道。

“哈?”夏悦娘顿时愣住了。

夏书华和这仙扶楼有生意往来么?

“夏姑娘,你这豆腐不是送我们家的?”小厮看到了她挑着的担子,惊讶的问。

“对不起,我走过头了。”夏悦娘立即回神,顺着他的话应道。

既然有这么一层关系,她当然不会往外面推了。

“请。”小厮打量她一番,点了点头,侧到一边请她进门。

这态度、这待遇,与之前那几家比,简直是天上地下。

夏悦娘心里对这仙扶楼顿时好感满满,冲着小厮客气的道了谢,挑着担子走了进去。

此时,已经过了午饭的点,大堂里并没有多少客人。

小厮领着她绕到后面一间小厅里,解释道:“我们掌柜的正在招待杨大小姐,让你在这儿等着,他说,一会儿就过来验货。”

“好。”夏悦娘没多想。

这么大的酒楼,管理肯定会很严,更何况,现在做豆腐的人换成了她,而不是夏书华,人家依然能给这个机会让她送豆腐,就已经很给面子了,验货自然是理所应当的。

小厮扫了她一眼,顺势带上门退了出去。

夏悦娘放下担子,捏着袖口扇风,一边打量着小厅。

这似乎是个待客的厅,厅里没有摆放桌子,倒是设了几张藤椅和茶几,墙上挂着花鸟图,布置雅致。

这仙扶楼还真是讲究,送个豆腐还有这优待,看来,人家做到这样的规模也是有道理的。

“你就是悦娘?”没一会儿,门再次被推开,进来一个中年人,穿着藏青色的长袍,留着两撇小胡子,短眉细目,打量着她的目光流露着一丝精明。

他一进来,便有人从后面把门重新关上。

“我是。”夏悦娘忙转身,客气的微躬了躬身。

要拿下这家的生意,她也得拿出必要的态度来。

“咔~”可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细微的声音。

听着似乎落锁的声音?

夏悦娘微微一愣,目光越过了中年人,看向了后面的门。

“果然是豆腐西施家的女儿,和你阿娘长得很像。”中年人笑眯眯的走了过来,伸手撩开了担子上面盖着的布,瞧了瞧,问道,“怎么都切成这样了?”

“……”夏悦娘想了想,说道,“阿娘并未交待怎么送货。”

她哪里知道这些生意,不过,她说的也是实话,她没有原主的记忆,更加不知道夏书华的生意了。

“那你可知,你阿娘和我们仙扶楼的约定么?”中年人点了点头,托起了一方豆腐,端详一番,抬手掰了一块放到嘴里尝了尝,咂着嘴没说话。

他这手法,倒像是正儿八经的验货。

夏悦娘刚刚听到那一声动静升起的疑惑,又淡了些。

“味道与以前不同了。”中年人又掰了一块,品了好一会儿,淡淡的说道,“没有豆腐的味儿。”

“!”夏悦娘瞬间哑然。

她这豆腐还没豆腐的味儿?!

这说法,她拒绝。

“请问,您怎么称呼?”夏悦娘想了想,有礼貌的开口问道。

“我姓廖,这儿的二掌柜,以前和你阿娘的生意,都是我在谈。”廖二掌柜将手中的豆腐放了回去,舌头在口中裹了一圈,才淡淡的看着她问,“订你家的豆腐,是因为你阿娘做出来的味道,很独特,有客人特意点的,如今,你这味道不同了,我怎么向客人交待?”

“廖掌柜,您还没试,如何知道那客人不喜?”夏悦娘听到这儿,忙说道,“今天的豆腐,您可以先付一半的钱,若是客人真不喜欢,我可以改,您看可以么?”

“这喜不喜的,我难道不比你清楚?”廖二掌柜微眯着眼睛,意味不明的打量着她,“不过,你说的倒也对,你阿娘和我们也是老主顾了,如今她不在了,帮衬帮衬你也是我们应该做的。”

“廖掌柜若能帮衬一二,我定铭廖掌柜的恩情。”夏悦娘顺着话,认真的说道。

只要破开了这最初的难关,拿到第一笔钱,她才能更好的改善铺子的生意。

“哦?”廖二掌柜听到这一句,踱了几步,走到她身后,斜眼打量着她的身材,低低的问,“你准备如何报答我?”

夏悦娘心里一突,退开了些许:“他日,必当重谢。”

“何必他日。”廖二掌柜低笑,手伸向了她的脸,“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如何。”

话说到这个地步,又是这样的举动,夏悦娘哪里还不明白,这个人根本不是真心帮她的!

她顿时冷了脸,错步避开他的手,迅速的挑起了担门口走去:“这豆腐,我不卖了!”

“进来了,你说不卖就能不卖么?”廖二掌柜却不拦她,而是站在原地冷笑着看着她。

夏悦娘懒得离他,伸手去拉门,可是,门却纹丝不动。

刚刚那落锁的声音,是真的!

“呵呵~悦娘啊,你到底嫩了些。”廖二掌柜得意的笑了起来,一步一步朝着她走来,“我苦求了她那么久,她一次都不从我,今日你来替她报这个恩吧。”

说着,张开双臂就搂向了夏悦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