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霸宠农门妃》夏悦娘杨安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王爷的霸宠农门妃》小说简介

《王爷的霸宠农门妃》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小说,该文讲述了夏悦娘杨安之间一波三折的故事,为您精心推荐。《王爷的霸宠农门妃》该小说讲述了:吃货夏悦因为一块豆腐穿越啦!富家幼女沦落成了豆腐铺遗孤夏悦娘,守着臭名昭著的铺子,带着未满月的小奶娃。面对恶妇欺孤、贼人爬墙、地痞挑衅、富商觊觎、媒婆歹毒、人贩偷娃,还有暗恋原主的小衙役、将府疑似有百合倾向的平胸大小姐……大小姐?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混进去了……

《王爷的霸宠农门妃》 第3章 好心的刘婆子 免费试读

“悦娘啊,你阿娘的后事也都处理完了,你以后是个什么打算?”刘婆子拉着夏悦娘回到铺子里,怜惜的看着她开口问道。

“我还没想好。”夏悦娘含蓄的应道。

刘婆子问的问题,也正是她这几天翻来覆去想的,可至今为止,除了重开铺子,她想不到第二条路。

陌生的世界,还拖着一个小奶娃,她能去哪?

她傻了才会扔了可以遮风遮雨的“家”去外面闯荡江湖、孤身犯险。

但这些,还不足让她在这个邻家阿婆面前说出来。

毕竟,言多必失,她对原主一家的事一无所知,一不小心露出什么破绽让人疑心就不好了。

夏悦娘却不知道,夏书华对女儿的保护密不透风,平常无事都不会让女儿随意出现在众人面前,便是常来常往的刘婆子也不怎么熟悉她。

她的这份担心根本是多余的。

“你这丫头,唉。”刘婆子突然叹了口气,说道,“你阿娘真是把你护得太好了,现在一下子撒手走了,还留下……你可怎么办哦,我老婆子看着都替你揪心。”

“谢谢阿婆关心,我会照顾好弟弟的。”夏悦娘笑了笑。

她现在是没想到好的出路,可是,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悦娘啊,你别怪老婆子我多事,我呢,和你阿娘也挺说得来的,平时她也没少帮我缝缝补补的,现在她不在了,老婆子也不能不管你们。”刘婆子见状,眼睛微红,说道,“悦娘啊,老婆子我,也替你想过了,你看这样可好?”

“阿婆,您说。”夏悦娘谦逊的点了点头。

听听人家的意见也好,好歹人家是土著,比她更熟悉这儿的行情。

“你阿娘做豆腐的手艺,你学会了没?”刘婆子的眼神倒是坦然,并没有什么复杂的情绪。

夏悦娘犹豫的点头。

她的亲外婆可是做吃的高手,而她又爱追美食,各种能入眼的美食,她都会钻进去研究,研究做法,研究美食背后的故事。

这次参加豆腐宴,她更是把豆腐宴的各种资料了解了个详详细细。

只是,这些都是纸上谈兵,说到做,她今天还是头一天做豆腐,也不知合不合这里人的口味。

正要解释,刘婆子已经自动为她找到了理由:“也是,你阿娘一直不让你沾染这些,你就是会也不会很精,你要是继续自己开铺子,怕是有些难,而且,我看你这丫头的性子,唉……也不是很合适做这些。”

夏悦娘不置可否的点头。

她确实没有做过生意,可是她家里有不少生意人,她从小耳濡目染的,真要做生意,应该也不难吧?

刘婆子见她点头,又道:“以我看,你不如把铺子租出去吧,也好有个进项。”

“租出去?”夏悦娘愣了愣。

她压根就没想过跟不认识的人同住一个后院,又不是套房,房东和房客能各不相扰。

“那,阿婆给你找个婆家吧?”刘婆子继续劝道,“悦娘啊,你阿娘的眼界儿太高,她的想法确实是没有错,谁不想自家女儿好呢?可是,现在她不在了,你一个人带着还没满月的弟弟,加上你阿娘那名声……唉,要我老婆子说,你也别太犟了,差不多的好后生,找一个一起过日子就行了,至少,能把你阿娘留的铺子给撑起来,还能把你弟弟养大,是不?”

自己开铺子、把铺子租出去与人同住、找个婆家把自己给推销了……

“阿婆,谢谢您,我还是想试试自己做吧。”夏悦娘不好意思的垂了眸,自然而然的带出了原主的习惯,腼腆,“阿娘虽然不让我出来帮忙,可她做豆腐的时候,我都搭过手的,我可以试试。”

刘婆子分析虽然在理,可是,她没想委屈自己。

自己开铺子虽然累些,也有可能会亏,可是,总比把自己倚托给不认识的人强吧?

她才二十……不,才她十八,十八的姑娘一朵花,她可不想这么早把自己这朵鲜花给胡乱插出去。

“既然这样,那也好。”刘婆子见她这样说,只好点了点头,站了起来,“有什么要帮忙的,你只管来喊我,你阿娘在的时候,对我们都好,我们记着呢,还有,婆家的事,也不能耽搁了,你十八岁了,我二媳妇也十八,两个娃了呢,这事儿,阿婆替你留意着。”

“谢谢阿婆。”夏悦娘除了道谢,也只能道谢,送走了刘婆子,她站在门口看了看。

对面的烧饼铺里已经没有那妇人的身影,土根跟着他爹在忙,正在偷望着她这边,看到她看过去,飞快的别开了头。

夏悦娘撇了撇嘴,关上了门,去后院搬了今早做的豆腐和一大碗豆花出来。

豆花是今早她做豆腐时特意盛出来的,算是她的早餐。

“哇啊~哇啊~~”就在她坐下准备喝的时候,后院的房间里响起了响亮的奶娃哭声。

她只好又匆匆的放下,跑回后院,推开了最中间的屋子。

屋里,除了床,只有一个衣柜、一张桌子和一张破旧的梳妆台。梳妆台上摆的并不是什么首饰花粉,而是一叠尿布。

地上搁着一个木桶子,里面扔着几块湿了的布。

门边上,摆着一个小炉,上面热着一个陶罐子。

“哇啊~哇啊~~~”床上的婴儿还在不停歇的哭着,似乎是受了什么委屈般,哭得肝肠寸断。

“小祖宗,别哭了,一晚上哭个四五回,这大清早的又哭,再哭姐就再撞豆腐死不理你了哈。”夏悦娘无奈的叹着气,伸手将里面的婴儿抱了出来,略生疏的解开了系得歪歪扭扭的襁褓,先检查起尿布。

比起刘婆子担心的生计问题,她更头疼这小祖宗要怎么弄。

想她夏悦,二十二年来,连男盆友也没半个,现在就让她直接带娃,这几天,折腾得她都快要再撞豆腐一次了。

自己都还是个宝宝,怎么带宝宝?

夏悦娘再次长长一叹,加快了速度。

襁褓打开,尿布果然已经湿透了,里面还黄澄澄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