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霸宠农门妃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夏悦娘杨安)

《王爷的霸宠农门妃》小说简介

夏悦娘杨安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王爷的霸宠农门妃》,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值得推荐观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吃货夏悦因为一块豆腐穿越啦!富家幼女沦落成了豆腐铺遗孤夏悦娘,守着臭名昭著的铺子,带着未满月的小奶娃。面对恶妇欺孤、贼人爬墙、地痞挑衅、富商觊觎、媒婆歹毒、人贩偷娃,还有暗恋原主的小衙役、将府疑似有百合倾向的平胸大小姐……大小姐?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混进去了……

《王爷的霸宠农门妃》 第7章 必须磕头道歉 免费试读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今儿,你们三个要是能当着众人的面给我阿娘磕三个头认错赔罪,这事儿就这样算了,要不然,休怪我不客气!”夏悦娘冷冷的说道。

随着她话音一落,人群中躲着的那个黑妇人再次往后缩了缩。

“悦娘说的对,我们人穷,手不能短,谁稀罕你们几个臭钱来着?”刘婆子听罢大声的附和道。

“嗯,还有刘家阿婆,方才你们怎么说的,也得道歉,不然……”夏悦娘手中的短门杠移开了些,正当黄肤妇人松口气的时候,她的手却高高的扬了起来。

众人一阵惊呼,这是要打人?

“悦娘!住手!”就在这时,人群纷纷往边上让,后面过来快步进来三个人,为首的中年人看到这情形,忙大声的喝道。

三人很快来到了夏悦娘身边,中年人皱着眉看着她,他左边的年轻人有些惊讶的打量了夏悦娘一眼,上前夺下了她手中的短门杠。

“扑头,救门啊,介野丫头疯呐!”暴牙妇人看到中年人,激动的喊了起来。

夏悦娘伸腿就一脚踢到那妇人的腿上,把人疼得嗷嗷直叫唤。

“悦娘!”中年人见状,不由眉头锁得更深,语带警告的喝止夏悦娘。

“连捕头,事情是这样的。”刘婆子生怕夏悦娘吃亏,忙过来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连清听,“悦娘这孩子是被逼的,她的性子,您也是知道的是不?她往日出来和我们打招呼都会脸红的一个姑娘家,今天这样还不是给逼出来的,你们大家说对不对?”

“说的也是。”围观的人纷纷附和。

“悦娘,你有什么委屈,只管来找我们就是了,动了手就是你的不对了。”连清叹气,先把夏悦娘说了一顿,才转头看着仍在地上趴着的两个妇人,“你们也真是,人家家里遭了灾,你们不说助济乡邻也就罢了,怎的还生出这样的心思?不觉得臊吗?还趴着干什么,起来说话。”

黄肤妇人忙挣扎着起来,只是,两人头发连着,试了几次都被对方给连累的重新摔了下去,狼狈的样子,让众人一阵又一阵的哄笑,知道了来龙去脉,他们也不再同情她们,只当作笑话来看了。

好不容易,两人配合着站了起来。

夏悦娘却突然动了,脚一抬,直接踹在了暴牙妇人的膝弯上,两个妇人尖叫着又倒了下去。

这一脚,顿时让众人一片寂静了下来,看向她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起来。

这姑娘怎么变得这样狠了?

对面烧饼铺的妇人见状,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比起这几位,她今早那个都算是轻的。

“悦娘!”连清再一次气极败坏的喝道。

“捕头大人,我耳朵好着呢,不用这么大声。”夏悦娘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此事,你想怎么了结?”连清见状,也只能先问她的意见了,要不然,她不依不饶的,这事儿只会越闹越大。

“我不想怎么样。”夏悦娘瞟了那两个狼狈的妇人,指着自己的铺子,冷冷的说道,“只要她们朝着这铺子,磕三个头赔礼道歉,并且,收回所有诬蔑我阿娘的话,我就揭过了这一段,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连清意外的看了看夏悦娘。

他以为她会趁机提出赔偿,毕竟,她如今一个小姑娘家没了依靠,也是急需要银钱支持的,却没想到她竟提的这个。

他身边跟着的两个捕快也很意外,那个年轻些的捕快已经频频看了她好几次了。

“我……我磕。”黄肤妇人的胆气也被磨得差不多了,这会儿见夏悦娘连捕头都不怕,心里更是怯了,慌忙喊道。

“阿连家的,你呢?”连清看了看她,点了点头,问着那个暴牙妇人,神情严肃,“按理说,你们平白上人家铺子里扰乱,还砸了东西,中伤人家清誉,单论这几条,是要把你们抓进牢里的,不过,既然悦娘不想追究,我也不愿多事,当着大家的面,给道个歉吧。”

“扑头,她把偶大轻介呀,她摸戏啊?”暴牙不服。

凭什么这野丫头把她打成这样就没事呢?

“阿连家的,如果不是你们挑事在先,她会动手吗?再说了,你还威胁说要把她卖到康流坊的院子里去,就这条,足够判你个逼良为娼的罪行,她若没反抗,你这罪是非成不可了。”连清半劝半威胁的说着。

“偶……”暴牙妇人还要说什么,突然她看到了人群里挤出来一个汉子,顿时哑了火,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连清回头瞧了瞧,喊道:“阿连,你来,一会儿把你家婆娘领回去,好好管教管教,别让她出来惹事了。”

汉子五短身材,瘦瘦的,留着两撇八字胡,听到连清的话,顿时涨红了脸上,低着头走了过来,眼白直刮着自家婆娘。

“悦娘啊,既然她们同意了你的要求,那就让她们先起来,把头给解开吧,这样多不方便啊。”连清又回过头来劝夏悦娘。

“随便。”夏悦娘板着脸硬梆梆的说道,见好就收。

于是,连清又找了围观的妇人过来给两人解发。

结着容易,这一番纠缠之后,解着却不容易了。

弄了好半天,解的解,扯的扯,总算把两人给分开了,黄肤妇人一得了自由,马上离那暴牙妇人远远的,生怕一个不周到惹到夏悦娘,她又得和人连在一起。

在众人的见证下,自家汉子的瞪视下,暴牙妇人再不情愿,也只好和黄肤妇人跪下,朝着铺子磕了三个头,说了一番不该如何如何的话。

“悦娘,如此可好?”连清问道,目光中不无警告。

夏悦娘随意的点点头,顺手从边上那年轻捕快手里夺回了她的短门杠转身进铺子去了,连个谢字都不给连清。

连清也不在意,转头看了看刘婆子,对阿连说道:“阿连,你家婆娘这张嘴也得好好训训了,什么话都敢往外蹦,方才,刘家阿婆好心劝了几句,她倒是把人喷一身的粪,你身为当家的,总得给人赔个不是吧?”

阿连忙对刘婆子赔笑。

刘婆子倒也好说话,她刚才受了委屈,回去后也没和家里人提,方才她出来说,她那两个儿子虽然气愤,却也被刘婆子给拦下去了,这会儿见阿连赔了礼,这事儿也就这样撂开了。

“走吧,那边还有位老叔,你也得赔个罪。”连清指了指刚刚那个推独轮车的老汉那边,领着阿连和两个妇人往那边走,一边回头吩咐两个捕快,“阿辉,去别处巡逻去,阿江,去帮悦娘收拾收拾。”

“好嘞。”两个捕快点了点头,驱散了围观的人,那个年纪大些的阿辉冲着阿江挤了挤眼,冲着豆腐铺里的夏悦娘呶了呶嘴,笑得意味深长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