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做我的小甜心》无删减阅读 沈安然乔孤诣小说免费试读

《乖乖做我的小甜心》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沈安然乔孤诣的小说叫《乖乖做我的小甜心》,是作者迷团团所编写的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十二年前,沈安然送给乔孤诣一块糖,问:甜吗?乔孤诣频频点头,嗯,特别甜。十二年后,沈安然又送给乔孤诣一块糖,问:甜吗?乔孤诣频频摇头,不,没你甜。…

《乖乖做我的小甜心》 土鳖 免费试读

门外站的是周晓奈。

沈安然连忙用双手抵住乔孤诣的胸膛,向外推了一把,拢了下头发,尴尬地招呼一声,“晓奈,你也在这里啊。”

乔孤诣向后退了一步,带着身边的椅子吱吱乱响,他稳了稳神,双手**裤兜里,脸上冷冰冰的,心里直责怪这人看不稳火候,又觉得这人是在哪里见过。

等沈安然叫出她的名字,乔孤诣想起来,这就是在主题公园见过的周晓奈,在二院财务科工作。

他蹙了下眉,朝周晓奈点点头,周晓奈觉出气氛不对,讪不搭地解释,“下班时候手机落在办公室了,我回来取,见这间亮着灯,就过来看看……没想到是你们俩在这儿……”说到最后,她语气稍有迟疑,眸子里闪着八卦的光。

沈安然太了解周晓奈的兴趣爱好,上大学那会儿,周晓奈就是出了名的消息灵通,人称龙门客栈老板娘,学校里的事,上至校长昨天因为什么跟媳妇儿吵架,下至宿管阿姨脚上长了几个鸡眼,都逃不过她的“法眼”。

瞧这架势,周晓奈仅凭进门时看到的那一幕,已经在心里酝酿了一场琼瑶大戏了。

她轻咳一声,将缠了纱布的手指递过去,“我不小心烫伤了,乔教授帮我处理一下。”

周晓奈哎哟一声,“这怎么烫的啊。”

“我学生住院,我帮他打热水……”

“你学生住院?怎么了,因为什么?”

“他,打架。”

“打架?和谁?伤得重吗?”

沈安然叹了口气,无奈地闭眼,按这思路下去,她俩一问一答,能聊一晚上。

她赶紧推了周晓奈一下,“别问了,我还赶着回家呢,明天还要上班。”

周晓奈哦了一声,想走,一抬头看到被晾到一旁的乔孤诣,又开始问上了,“乔教授,这点小伤您还亲自动手啊?怎么跑这儿来包扎了?”

沈安然头一跳一跳地疼,用手指偷偷捅了捅周晓奈的腰,给她一个快闭嘴的眼神。

周晓奈啥也没打听出来,脑补的一场大戏得不到证实,都快憋死了,见乔孤诣始终冷着脸,旁边的沈安然又一直催,只好拉着沈安然的手朝外走。

乔孤诣在旁边一直听那两姑娘的对话,深感周晓奈八卦得不一般,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拿起手机,拨开此前初晨发给他的那个微信——是财务部的周晓奈,说周末在主题公园遇到你时,你在吃辣条。

他确认完毕,放下手机招呼周晓奈,“周会计,这么巧碰一起了,不如合个影?”

周晓奈盯了乔孤诣三秒钟,又转头看了看张口结舌的沈安然,“乔教授说要跟我照相?”

沈安然知道周晓奈受宠若惊又犯花痴,伸手在她马尾辫上扯了下,扯得周晓奈的头一顿,嘴一咧,清醒过来。

沈安然拿手指头在周晓奈额头一点,“是呀,你没听错,乔教授邀请你一起照相呢。”

“哇,真的啊!”周晓奈一拍手,两步跳了回来,挨在乔孤诣左边,打开手机,就要**。

“安然一起过来。”乔孤诣下颌朝自己右边的肩头一点。

沈安然退后一步,摆了摆手,“不了,你们照,我就不凑热闹了。”

“过来。”乔孤诣继续坚持,身子松下来,脸始终斜着,让周晓奈抓不好镜头。

她急了,一手招呼着沈安然,不耐烦地嚷着,“安然,你快过来,磨叽个什么劲儿,你不知道乔教授有多大牌,能和他照张相有多幸运!”

沈安然:“……”

她磨磨蹭蹭地凑过去,才在乔孤诣身边站稳,他就一把揽住她,沈安然没站稳,想斥他一句,刚一偏头,只听喀嚓一声,周晓奈按了快门。

周晓奈查看照片,略有些不满,“哎,这张照得我好胖……不过乔教授好帅啊。”她抬起头,“乔教授,要不再照一张?”

乔孤诣低头看了下,“我觉得挺好的,你照得很漂亮。”

“是吗?”周晓奈又雀跃起来,伸手摸摸自己的脸蛋,嘟囔着,“我觉得还是有些胖,不过没关系,我可以修一下图……”

这两人已经完全将沈安然忽视,只言片语中沈安然根本没听出自己照得怎么样。她伸头去瞧,却被乔孤诣一把扯开,拉着她就往外走,“走吧,实验室不能呆太久。”

沈安然,“照片,我看看我照得怎么样啊?”

周晓奈麻利地收拾起桌上的东西,一一放到托盘里,献宝似地讨好乔孤诣,“乔教授,您忙的话就直接走,我关灯,顺便把这些东西送急诊。”说完她给了沈安然一个敷衍的眼神,“你长那么漂亮,照相肯定没问题,放心吧,一会儿发给你。”

乔孤诣冲周晓奈点了下头,“那就麻烦你了。”

他拖着沈安然朝门外走,身后又响起喀嚓一声,他狡黠地笑了笑。

沈安然踉跄着走,被他一直拖到停车场,才停下来缓口气,“乔孤诣!干吗这么急,还有你为什么非要跟周晓奈照相啊。”

乔孤诣打开侧边车门,将沈安然扔进去,自己坐到驾驶位发动车子,轰鸣声中,他的头发在夕阳的余晕下闪着柔和的光,侧颜美到让人心悸。

“怎么,吃醋?”

吃你妹的醋!

沈安然在心里骂了句,爽了不少。

“我吃哪门子醋,只是你不知道,周晓奈她……”说到这里,她突然噤声。

周晓奈虽然大嘴巴,时不时地满嘴跑高铁,可是沈安然不能说。

“她怎么了?”乔孤诣没急着走,打开空调和音响,左手架在方向盘上,偏了头问她。

沈安然心虚地眨眨眼,“没,没什么。”

乔孤诣看她那傻样儿,呵了一声,一脚油门,离开停车场。

他知道沈安然想说什么,也正因为他知道周晓奈有这传递消息的本事,他才非要拉她照一张照片。

他想着,明天初晨,会以什么方式,将这件事转达给他。

车子转了个弯,出了医院大门,却没朝沈大的方向走,沈安然转头看看,问,“这是去哪儿?”

“请我吃饭。”乔孤诣吹了个口哨,目视前方,“进学街那边有家新开的日式料理,就去那里吃。”

沈安然咽着口水。

她很喜欢吃日本料理,特别是烤鳗鱼寿司和牙片鱼刺身,想都没想,她重重点头,“好。”

乔孤诣舔了下唇角,微眯了眼,看来,奚朗给的消息无误。

进学街离得不近,二人再度陷入沉默,好久,到了一个红绿灯前,乔孤诣停车,关了空调打开车窗透气。外面各种嘈杂的声音蹿进来,他清了下嗓子,从车门旁摸出一块巧克力给沈安然递过去,“先吃点。”

沈安然接过来,剥开一颗,想放进嘴里,又觉得不妥,于是举着问,“你,吃不吃?”

乔孤诣将头凑过来,张开了嘴。

他要让她喂他。

沈安然看车子停在P档,他并非腾不出手来自己剥糖,可如果她硬要提出这个问题,显得她过于矫情,因他动作太过自然,自然到两人像兄弟一般……

于是她抿了下唇,也假装自然的,将巧克力塞到他嘴里去。

他唇上的热气流连在她指尖,她将手指蜷进手心,大脑皮层一次次回味那感觉时,车子猛然发动,只听乔孤诣打趣,“喂了我,你不吃?”

她才想到自己还傻呆呆地握着那两颗巧克力糖,嗯嗯两声,剥了一颗扔进嘴里。

他再没关窗,沈安然将手伸出去捞窗外的风,来缓解这一刻的尴尬,乔孤诣想到什么,问道,“今天家教课上得怎么样?”

沈安然歪头想了想,“还好。”可说完,忍不住噗嗤笑了。

“说说?”乔孤诣来了兴趣。

“我教的那孩子,叫秦嘉昊,小家伙长得可漂亮呢,看着也聪明。”

乔孤诣心想,嗯,这些我都知道。

“可这孩子特别爱搞怪,我现在严重怀疑,他从前那些家教老师,都是被他气走的。”

乔孤诣心想,嗯,这孩子该打了。

“今天去,我教他五行,金木水火土,为了让他记得牢点,就想着在后面加个小动物来记,于是我说金牛木马水蛇火鸟,结果……哈……”

沈安然咯咯笑起来,乔孤诣心里盘算着,嘉昊那小子一定是扯什么幺蛾子了,他嘴角含着笑,静待她笑完,愉悦地问,“土什么呢?”

“是啊是啊,这个土的确不大好组,我本想着土狗就得了,结果没等我说,那小子自己说了,土鳖!”

乔孤诣的刹车忽然一点,车子梗了下,两人同进爆出笑声。

“土鳖……”乔孤诣忍不住重复了一句。

心想这孩子,该使劲打了。

那个叫秦嘉昊的小朋友永远都想不到,他给表舅和老师带来笑声缓解了气氛后,他表舅是这么回报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