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赵香柚秦少安小说免费阅读 赵香柚秦少安做主角的小说

《农家崽崽是个小甜宝》小说简介

《农家崽崽是个小甜宝》是柴宝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香柚秦少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赵香柚上一秒还在末世打丧尸,下一秒就变成了古代农家体内藏了几十根儿绣花针的小奶娃。她花了三年时间耗尽异能清除掉了绣花针,又被人推下山坡差点见阎王!绝望中的赵香柚被一头小狼崽子给叼回了家。小狼崽子秦少安是村民们闻之色变的灾星,谁沾染谁倒霉。可赵香柚却发现,这灾星是她的十全大补丸!只要靠近狼崽子,她空间中的枯井就能冒出灵泉水!赵香柚不要脸地装萌卖乖,为了讨好金大腿,更是亲(用)力(心)亲(良)为(苦)地帮他挑选起了媳妇。某狼崽子成年后一爪子将她按住:再敢给老子塞女人,试试!赵香柚哭唧唧:不……不敢了!…

《农家崽崽是个小甜宝》 第5章 有坑 免费试读

第5章有坑

这下子,一大家子人就都被闹醒了。

老太太屋里的灯亮了起来,借着门口窗口透出来的微弱而昏黄的光,从各屋出来的人才瞧清楚赵老二身边杵着的哪里是鬼。

分明是赵老三!

老太太压低了声音怒斥:“大半夜的吵吵啥?”

陈氏去掐赵老二的人中把人给掐醒了,他下意识要叫,结果看到一家子人都杵在院儿里,已经飙到喉咙里的音儿又被他给咽下去。

“滚,都滚回屋睡去!”老太太发话,各屋的人连忙滚回黑漆漆的屋里,老赵家晚上除了老太太这屋,其他人屋里轻易不让点灯,怕耗费灯油。

赵老三没走,只盯着他娘瞧,把赵老太太盯得发毛。

老太太一把将他揪屋里,关上门才问:“干啥?”

“让你悄眯出去办点儿事儿,你给老娘弄这么大的动静出来,老娘要你有什么用?”老太太抬手就去拧他的耳朵,赵老三疼得捂着嘴叫唤,可是转头就见赵香柚趴在枕头上笑眯眯地看他,他立刻撒手,然后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来。

“娘……娘……柚儿醒了!”赵老三迭声道。

赵老太太这才放过他,狠狠地剜了一眼他之后就快步走到床边坐了,哄赵香柚睡觉。

赵香柚知道三叔有话跟阿奶说,就乖乖地闭上眼睛装睡,耳朵却支棱起听两人说话。

“娘,我从秦少安家回来的时候在咱家不远处捡到一个银镯子!”赵老三从怀里掏出银镯子递给赵老太太,赵老太太闻言蹭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劈手夺过银镯子就拿到油灯下细细地瞧。

“乖乖,这镯子得有一两重!”老太太笑得见牙不见眼。

“娘,这镯子也不知是谁掉的,这么金贵的玩意儿掉了镯子的人该着急了吧。”赵老三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老太太的脸色,轻声说。

老太太把镯子往怀里一塞,横着三角眼剜他:“管他谁掉的,让你捡着了就是老娘的了!你滚吧,这事儿谁也不许提说!”

老太太不由分说地把赵老三往外赶,门口一直猫着偷听的老二两口子连忙跑回了自己个儿的屋。

美滋滋啊!

事实证明,小狼崽子果然不会带累人,而且是真旺她家香柚!

若不是因着香柚她也不会起了让老三去试试的心思,这一试就试出了个一两重的银镯子!

老太太**一撅,钻床底下去了。

虚开眼正好瞧到的赵香柚:……

赵香柚睡了穿越而来的第一个踏实而安稳的觉。

第二天一大早赵香柚刚被院里嘈杂的声音吵醒,就见赵三丫端着一盆子热水进来给她洗脸。

见赵香柚迷迷糊糊地看着自己,赵三丫就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害人精!”

赵三丫低声骂道,但给赵香柚洗脸还是十分轻柔的。

她当然不是心甘情愿,而是怕挨老太太的打。

热乎乎的帕子一上脸,赵香柚的迷糊劲儿就没了,她冲赵三丫笑,赵三丫再度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三丫姐姐。”见赵香柚被她瞪了反而又冲她笑了,赵三丫看了更来气,她低声骂道:“没脸没皮的害人精!”

骂完之后她才回过神儿来,六丫会说话了!

完犊子了!

会说话等于会告状!

赵三丫寻思过味儿来之后小脸儿瞬间就煞白了起来。

赵香柚瞧着小丫头这样就心疼,造孽唷,把人小姑娘吓唬成这样了!她扑过去抱着赵三丫,仰着脸儿冲她笑:“柚儿喜欢姐姐,姐姐对柚儿可好了!姐姐带柚儿玩儿!”

赵三丫下意识地想甩开她,但没那个胆儿。

对于赵三丫来说赵香柚是害她天天挨骂,三天两头挨打的害人精!所以不管赵香柚咋对她撒娇,她都不喜欢她!

“姐姐带柚儿玩儿,柚儿给姐姐吃糖糖。”赵香柚垫着脚伸手往赵三丫的嘴里塞了一颗麦芽糖,这糖是老太太寻摸来给她喝了药之后甜嘴儿用的。

甜蜜的味道瞬间在赵三嘴里蔓延开来,她想吐,但是又舍不得,于是便撇开脸不看赵香柚。

小表情别扭极了。

“出去吃饭吧!”半响之后,赵三丫端着盆子扭身出门,不再搭理赵香柚。

赵香柚哪儿会瞧不出来三丫的态度,她心中叹了一口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她想缓解跟三丫的关系可不是一两颗糖的事儿。

算了,顺其自然吧,就是银子也不是人人都爱的。

吃完香喷喷的鸡汤粥,赵香柚就对老太太说想吃白面馍馍,不想吃鸡汤粥了。

她吃饭的时候几个孩子都盯着她猛吞口水,赵香柚于心不忍。

于是她便提了要求,她不吃鸡汤粥了,老太太必定会将剩下的鸡汤粥都给分了。

赵香柚的算盘打得响亮,可惜老太太比她更精明,老太太一面答应下来晌午做白面馍馍,一面让孙氏把剩下的鸡汤粥盛进瓦罐儿里,她一手提溜瓦罐儿,一手牵起赵香柚:“走,阿奶带你去跟小狼……呸!去跟秦少安道谢!”

喔豁!

赵香柚瞧着极度失望的哥哥姐姐们,她已经尽力了。

“娘,我回来了!”祖孙俩刚要出门,门外就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接着,一个穿着文士衫,头戴四方平定巾,相貌十分英俊的高大男人就走了进来。

这就是原主的秀才爹,整个村子里唯一的秀才赵铭庭。

人模狗样!

这是赵香柚给他的评价。

老太太瞧见人前一瞬扬起了唇角,后一瞬就把脸耷拉了下来,她阴阳怪气地道:“真是稀客呀,秀才老爷也知晓回来瞧瞧,咋滴,是来瞧你这老娘是不是该入土了?”

赵铭庭上去搂着老太太的肩膀,把她往屋里带:“娘,您这就冤枉我了,我可是时时刻刻都想着娘!”

“娘,我这趟回来还有件事儿,你也知道香柚这身体不好,这会子又受了伤,曲氏回来跟我一说,可把我心疼得不成,我就想着趁着这次去赶考就顺带将香柚带去府城寻一个好大夫好好给她瞧瞧!”

赵香柚听到这里心一下子就提起来了,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她这个便宜爹从来都没正眼瞧过她,一直把她当空气,他能好心带她去府城瞧病?

绝对有啥大坑等着她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