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温言师离渊小说 一品将军嫡女全文章节阅读

《一品将军嫡女》精彩章节阅读

夜飞舟冷不丁的听到这声传音还吓了一跳,但他毕竟有在炎华宫看到夜温言施术法的经历,想明白之后便也不觉得奇怪,只是对要不要进祠堂还是拿不定主意。

夜景盛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冷笑道:怎么着,看不上我们二房,如今还不愿意跟大房一起进去参拜祖宗了?那你打算跟着谁?还是说,你连夜家都看不上,一心想到仁王府去?

夜飞舟不愿与他废话,脚一抬,直接迈过了祠堂门槛。

燃香,参拜,插香,磕头,一套流程走下来,风平浪静。

夜飞舟松了口气,她知道定是夜温言做了手脚,他的香才能安然无恙。因为他有断香的经历,他知道这香自己上不起,祖宗不待见。

可夜景盛为何也上不起?是只有他二人上不起,还是二房所有人都上不起?

此刻夜景盛也迷茫,因为到目前为止,就只有他的香出了问题。但同时也松了口气,夜飞舟的香没事,至少就说明问题不是出在他是不是夜家人这地方。

应该就是祖宗单纯的不待见他吧!就跟老头子活着的时候一样,黑眼白眼的看不上他。

他心里念叨着这些事,就见萧书白在下人的搀扶下也走了进来。

在叙明堂去追六殿下时,被六殿下一脚踹了回来,这会儿嘴角还挂着血呢,人也伤得挺重。

下人们一边一个架着她,把人架到蒲团上跪着,然后由守祠堂的那个人替她燃香,再把燃好的香送到她的手上。

下人说:二夫人拜一拜,是那个意思就行,奴才帮你去插香。

结果就是简单的拜一拜,香还是断了,就在刚被萧书白接到手上时,直接就断了。

夜景盛心里又是一惊,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在这一瞬间,他想到了很多。

如果自己真不是夜家的孩子,那萧书白就也不是夜家的儿媳,夜家先祖自然不愿意他们来拜。

可为何夜飞舟成功了?那是不是说明夜飞舟他就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