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紫鸢楚卞惊纨绔将军戏嫡妻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在线

《纨绔将军戏嫡妻》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5章 楚卞惊上门拜访

好几个丫鬟跪在地上,甚至是还几个丫鬟都看着刚进来的齐紫鸢,然后欲言又止。

这件事和齐紫鸢有啥关系?

齐文瀚这个时候才把眼神移在齐紫鸢的身上,这是他的侯门嫡女,娴熟端庄,温婉可人,是道德礼仪的标准典范女子,在京城还是享有一定名声的。

之前齐文瀚还是很看重齐紫鸢的,但是现在不一样,齐文瀚有一个三岁的儿子了,还是白薇薇给他生的儿子,有了儿子之后,齐紫鸢自然地位不行了。

而且几天前还因为在花轿上眩晕,给齐文瀚也带来了不少的影响,别人时不时的会问问两家联姻情况。

所以齐文瀚看着齐紫鸢原本就有点不顺眼鸢儿,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齐紫鸢一愣,稍微一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文清芳稍微停止了咳嗽就立马对齐文瀚道:侯爷,这和我们的鸢儿有啥关系?白妹妹生病不关鸢儿的事啊。

齐紫鸢看见齐文瀚脸色微微一变,立马跪在地上对齐文瀚道:是鸢儿的事,是鸢儿担心娘亲的身体害的白姨娘没有给娘亲喂药,所以白姨娘自责,觉得自己服侍娘亲不周,因而忧思不适。于是齐紫鸢把前天的事给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齐文瀚的脸色一变十分的难看,观察到齐文瀚的脸色难看,齐紫鸢的心里尽是一片悲鸣。

她知道她在齐文瀚的心里再也不是原来的地位了,自从白薇薇生了孩子之后,齐文瀚就逐渐的偏袒过去了,更何况嫁娶不成这件事的冲击。

你也是知书达理之辈,咋就教出来这样的闺女?齐文瀚最终把矛头放在了文清芳的身上。

文清芳一愣,不知道该说啥。

齐紫鸢急忙道娘亲一直都在教导鸢儿要知书达理,遵纪守法,做一个贤良淑德的女子,但是鸢儿让娘亲和爹爹担心了,这次是鸢儿不对,鸢儿愿意罚抄女戒一百遍。

齐紫鸢先认错。

其实白薇薇的手段还算是高明,只要装病就能让齐文瀚亲自责罚文清芳的和齐紫鸢,白薇薇连面都不用出,的确是高明的可以,不过齐紫鸢心里有底了,这不是输,这是以退为进。

如今齐紫鸢只能暂时以退为进,齐文瀚偏袒姨娘和庶子的态度很明显,若是硬碰上去肯定吃亏。

难怪凤无尘会叮嘱她后宅不干净,凤无尘都知道的事,齐紫鸢现在才明白,其实不是不干净,简直是腐朽。

第三天,齐紫鸢被告知楚卞惊来了。

小姐,要不要去看看?秋蝉的对齐紫鸢道。

但是齐紫鸢却看见秋蝉的眼神放光,好似能看见楚卞惊她比齐紫鸢更高兴似的。

秋蝉,你很高兴?齐紫鸢淡然的问道。

秋蝉一愣,随即有点不好意思道:自然是高兴的,这次过来是给大小姐请罪的,还闹的很多人都知晓,世子爷是心里有大小姐的。

齐紫鸢嘴角含着一抹笑意,起身道:那好,我收拾一下再出去。

今天穿着一身白色对襟半袖裙子,上面有一些银灰色的竹叶刺绣,文静娴淑女。

秋蝉立马道:大小姐这一身很好看,世子爷一定很喜欢,就这一身吧。

齐紫鸢原本底子很好,稍微修饰一下就是绝美的容貌,之前还不觉得大小姐多么美,就好似只有一个空壳,但是这次昏迷醒来空壳的美貌好似有了灵魂一般,鲜活了。

秋蝉是不想齐紫鸢打扮的,这番容颜若是好好打扮绝对能迷倒一众男子。

齐紫鸢看了一会自己,很好说话道:你说的对,那就这样去吧。

秋蝉又是一愣,以往大小姐但凡是能看见楚世子必然会把自己装饰的花枝招展,恨不得让楚世子立马看见她的容貌,现在倒好居然就妥协了。

其实齐紫鸢上一世是女儿悦己者容,这一世再遇到那样的渣滓,她连看都不想看,但是楚卞惊是她的仇人,上一世好事事情都还不清楚,她必须硬着头皮迎接上去,恨意荡漾,但是齐紫鸢提醒自己要稳重。

来到前院,白薇薇和齐文瀚已经在客客气气的招待楚卞惊了,今天楚卞惊一身湖蓝色云锦袍子,袍子的衣领和袖口处有精致的刺绣,看起来十分熨帖,男子面色如玉石,五官端庄,眼神温和,笑容恬淡,一言一行都让人想到一个词,那就是谦谦君子。

好一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齐紫鸢的心里道。

感受到一抹凌厉,楚卞惊顿时转头迎接齐紫鸢的目光,齐紫鸢立马垂眸收敛情绪,坦坦荡荡的上前对楚卞惊道:楚世子。

不卑不亢,好一副淡然的模样。

楚卞惊一惊,酝酿在唇齿之间的话一个字都说不出开口。

齐文瀚严肃对齐紫鸢道:楚世子这次过来是因为上次成亲之事特意来道歉的,还要看看你的身子恢复的如何,也好商议拜堂之事。

齐文瀚和楚卞惊是同僚关系,楚卞惊的谋略正好能帮助齐文瀚,若不是她和楚卞惊指腹为婚不得不嫁娶,若丝齐家还有其他适婚的女子,肯定也轮不到她和楚卞惊在一起的。

齐紫鸢默默的站在一边,安静的像是一棵树,反倒是秋蝉害羞脸红,不断的看着楚卞惊,被白薇薇瞪了两眼才消停。

白薇薇站起来走到齐紫鸢面前,伸出手拉着齐紫鸢,毕恭毕敬道:大小姐坐下说话吧。

齐紫鸢很恶心白薇薇的一双手,上一世这双手没少拉她上绝路,所以她装作不经意的把手回收了一下,挣脱开来,然后坐在白薇薇的左边。

白薇薇尴尬了,她一个妾室不能坐在齐紫鸢的右边,没礼数,可若是坐在齐紫鸢的左边又十分不甘,唯有站在齐文瀚的身后不能坐。

齐紫鸢装作不知道。

楚卞惊嘴角含着笑意,对齐紫鸢道:鸢儿

齐紫鸢立马客客气气道:楚世子,我们虽然订婚,但是还未拜堂就不算成婚,楚世子若是要叫我还是叫齐家大小姐比较合适。

楚卞惊一愣。

齐文瀚倒是觉得齐紫鸢说的有道理:鸢儿,你身体如何了?

齐紫鸢点点头道:还不错。转头又对楚卞惊问道:不知道世子爷身子如何?

第6章 改变

楚卞惊想了一会,道:也好的差不多了,所以特意过来给大小姐道歉的,那天是我的错,黄道吉日之时我身子不好,要不然也绝对不会让大小姐受那样的委屈。

齐紫鸢低着头收敛厌恶的情绪,道:不委屈。

齐文瀚立马道:既然你们身子都好了,那就择日成婚吧。

楚卞惊立马道:今天过我还有一件事想说给岳父大人和大小姐听,哎,这件事也很遗憾,我找遍了京城四处寺庙,江湖术士却都说今年不再有黄道吉日,若是要成婚拜堂得等到明年再说。

齐文瀚半晌说不出来一句话,有点抱怨齐紫鸢好好的成婚那天却要晕厥,真是不争气,所以看着齐紫鸢的时候眼神多了一定责备的意思。

白薇薇立马道:反正楚世子和大小姐都是指腹为婚的,今年不成就只能明年呗。

齐紫鸢反倒是松了一口气,楚卞惊不喜欢她,根本不想娶她,上次成婚是装病,这次又说没好之日子太好了。

大家看着齐紫鸢,楚卞惊有点不敢看,他知道齐紫鸢对他的热情,热情的他受不了。

但是等了半晌齐紫鸢只说了一句话:一切听从安排。

然后其他的人傻眼:.齐紫鸢居然不闹,不哭泣不委屈。

不知道为何楚卞惊觉得怪怪的,齐紫鸢的这般作态让他好似有点没面子,反倒是他巴望着要娶齐紫鸢似的。

这个女子究竟是疲惫于追求他了,还是说欲擒故纵,故意要引起他的注意?

楚卞惊总觉得心里的感觉怪怪的,但是他向来把自己的情绪伪装的很好,不曾流露。

很快,楚卞惊要告辞。

齐文瀚的意思是让齐紫鸢送楚卞惊出门。

齐紫鸢心里一片讽刺,但是点头应允,一路上楚卞惊在前,齐紫鸢在后。

走了一会楚卞惊觉奇怪,以前每次来,齐紫鸢都巴不得跟在他身后,楚家哥哥楚家哥哥的,话很多,很粘人,让他无比的反感。

但是今日齐紫鸢一直和他保持距离,丝毫不愿意上前。

直到走出门口,楚卞惊还未说话,齐紫鸢便道:恭送楚世子回去。然后转身离开背影潇洒。

上一世她嫁给楚卞惊为妻的之后,楚卞惊也是如此,永远都是冷淡的对她,现在她可以报复,心里很爽很爽。

没有想到报复人的感觉,这么爽。

可是她报复的太少了。

齐紫鸢看见不远处一个洒扫的丫鬟,立马对丫鬟挥挥手道:你过来一下。

丫鬟急匆匆的过来。

齐紫鸢解下身上的香囊对丫鬟道把这个东西送给楚世子,快去吧。

丫鬟拔腿就去,齐紫鸢最佳挂着一抹淡笑。

话说楚卞惊心里疑惑着,正打算回去,忽然一个丫鬟给他一个香囊,并且道:这是我们大小姐给您的。

楚卞惊嘴角勾出一抹厌恶,果然那个女人是欲擒故纵,根本还是廉价的,纯粹是要和她闹着玩的。

于是打开香囊,顿时吓唬的大惊失色,居然是一只壁虎。

楚卞惊最害怕壁虎,齐紫鸢知道,所以用这个法子恶心恶心楚卞惊,很爽。

楚卞惊都要被吓死了,那个女人简直是太可恶。

清芬院,是白薇薇都嫉妒的院子。

齐紫鸢在看池水之中的锦鲤,几个洒扫的丫鬟在不远处忙活,秋蝉端着茶水过来叮嘱道:大小姐,这是花茶,大小姐喝下去润润嗓子。

齐紫鸢一看,琉璃盏里面装着好看的小花朵,温热的水,看起来十分可口。

我不渴。齐紫鸢忽然道。

秋蝉一愣:这个茉莉花蜂蜜茶是大小姐最喜欢的,每天都要喝上好几杯的。

每天,好几杯?

齐紫鸢问道:我喝了多少年了?

秋蝉道:才两年不到。

都两年了,难怪这两年身子越来越不好,齐紫鸢和文清芳一样,都有一种病态美,原本还觉得身子原本就很弱,想不到这一切都是被人给做成的。

哦,不知不觉我都喝了两年了,好吧,把花茶放下,我一会儿再喝。齐紫鸢道。

秋蝉在这件事上格外的执着大小姐还是趁热喝了吧,现在温度正好。

齐紫鸢笑看着秋蝉反问道:若是我不喝呢?

秋蝉急忙道:不是奴婢逼迫大小姐喝的,实在是茉莉花能清热解毒,温和养胃,提神醒脑,大小姐喜欢看书写字需要精神,奴婢才由此一举。

滴水不漏的丫鬟和姨娘,很好。

嗯,我知道了,可是我现在不渴不要继续说服我喝,若是我不喝,你能逼着我?齐紫鸢的语气骤然一变,有点冷气骤升之感。

秋蝉急忙放下茉莉花茶急忙告辞。

后脚就去了的福运院,福运院是白薇薇所住的小院子,不是很大,但是甚为精致,不管是植物还是房间里面的摆设都是价值百金的东西。

秋蝉急忙把齐紫鸢的事告诉了正好溜猫的白薇薇,白薇薇把一只黑猫放在地上我,用手扶了一下鬓角,俏生生问道:她是不是看出端倪了?

秋蝉皱皱眉头:奴婢也纳闷的很,奴婢就觉得大小姐有点变化,原来生怕奴婢不高兴,不管我所说什么她都听,我给她端什么水都喝,但是这些天不一样了,想必姨娘也发现了一点端倪。

白薇薇道:的确如此,我知道了,不过这有何关心,要收拾一个人的法子千千万万,既然对手性子转变了,我们法子也转变就是,记住,要对付的人只要有层出不穷的手段就可以。

秋蝉受教,所以白薇薇是姨娘,她只是丫鬟,她还要对白薇薇心服口服,就是因为白薇薇的手段惊人。

齐紫鸢要开始收买心腹了,没有自己的人就说明在这个宅院等于是瞎子和聋子,比如别人要对她做什么,计划是什么她都不知道。

文清芳是她的软肋,现在也是最危险的存在。

齐紫鸢觉得只是要赫然从外面买人进来肯定是不行的,齐紫鸢打算从府邸找。

所以这几天齐紫鸢打算好好去后院转转,这转了转着就看见好几个丫鬟婆子带着一个孩子。

一个三岁多的男孩子的,齐紫鸢认识,叫做齐树彬是她的庶弟弟,也是齐文瀚唯一的儿子。

第7章 收买丫鬟

不过此时场景有点好笑,齐树彬指着几个丫鬟道:我要看狗狗打架,你们给我当狗狗,我要看。

几个丫鬟神色为难,这当狗的谁乐意啊。

但是照顾齐树彬的一个嬷嬷道:小公子让你们当狗狗,你们就得当,只要让小公子高兴,白姨娘自然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几个丫鬟相视一番,最终还是拉下脸给齐树彬当狗,七八个丫鬟趴在地上学狗叫。

齐树彬高兴的跳脚道:这个好玩,这个好玩,咬,咬她。

于是又怂恿着丫鬟相互来咬,自然要这个活动肯定就有胜利和失败的。

结果有两个丫鬟被其他的丫鬟咬了无数次,早就哭天呛地,不断的对齐树彬求饶的才得以解脱。

齐树彬被白薇薇太宠了,几乎是有求必应,白薇薇的童年的遭遇比较心酸,加上这唯一的儿子能傍身,白薇薇必然会给儿子最好的一切。

只是想不到.齐紫鸢摇摇头,这样的孩子长大得废物,不是陷害别人就是承受不住痛苦。

众人褪去,两个被咬伤的丫鬟相互扶持。

很好,在这府邸还有相互扶持的丫鬟。齐紫鸢赫然出现惊扰了丫鬟们。

您是大小姐?看见一个凤尾裙的女子赫然出现,不是她们见过好多次的齐紫鸢又是谁。

只是齐紫鸢一直都是端庄贤淑态度,鲜少和这些三等以外的丫鬟打交道,自然会让丫鬟们吃惊的。

对,齐紫鸢。齐紫鸢自我介绍道。

你们是小少爷身边的丫鬟?齐紫鸢问道。

两个丫鬟一听顿时惭愧道:奴婢是小公子身边的粗使丫鬟。

也对,两个丫鬟穿戴及其朴素,而且长相一般,气质也不太好有点弯腰驼背,但是齐紫鸢很喜欢的是她们的扶持。你们经常被小公子变着法子玩弄吗?

齐紫鸢问道。

没没有,没有。一个圆脸的丫鬟道。

齐紫鸢眼神闪烁,嘴角含笑,端庄得体,温柔大度,尤其是沉静下来给人一种吸人的亲和力:你们叫什么名字?

水梨,百合。两个丫鬟同时道。

齐紫鸢看着两个丫鬟,微微叹息道:命运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尤其是你们当丫鬟的,今天做的是让主子高兴了,你们就会得到认可,如果下次没让主子高兴也许就是草席子裹尸体的下场。

齐紫鸢晃若说着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可是偏偏让两位丫鬟毛骨悚然,的确如此,前不久一个丫鬟不会学狗子爬树,却硬被逼着爬,结果从树上摔下来死了,当晚就被裹尸抛出

如今恶寒还在,水梨和百合双腿一软跪坐在地上对齐紫鸢道:恳请大小姐指明道路。

齐紫鸢蹲在地上取下一对耳环还有一根簪子,一个丫鬟一样塞入手里:道路就是我。

齐紫鸢想不到刚要收买丫鬟就得到了水梨和百合,简直是太符合齐紫鸢的心意了,这样她也就有算有自己的丫鬟了,她不担心两个丫鬟会出卖她,给了她的耳环和簪子,如果丫鬟敢出卖她,那么手饰品将会是她们自寻死路的催化剂,

齐紫鸢收买丫鬟的第二天晚上,水梨就赶到清芬院告诉了齐紫鸢秋蝉和白微微走的很近。

齐紫鸢自然是知道的。

以后你们不要一起来,有啥事单个晚上来,若是你们来我的院子被人看见了可不太妙。齐紫鸢叮嘱道。

两个丫鬟应允告辞,齐紫鸢站起来走到蜡烛面前,看着跳跃的烛火,齐紫鸢的眼神幽暗,一切都开始了。

第二天白薇薇亲自来到齐紫鸢的清芬院,礼仪架势做足,态度恭顺的无可挑剔,不管是言行举止还是对齐紫鸢的恭敬态度都体现的淋漓尽致。

大小姐如今要变化季节,婢妾要给大小姐量身定做一些换衣衣衫,不知道大小姐喜欢什么样式的?白薇薇问道。

齐紫鸢看着娇俏可人的白薇薇,恍若神仙妃子,长的的确是好,天生的骨相和金尊玉贵的涵养早就了她现在举手投足都是风情的样子,齐紫鸢一个女子都觉得白薇薇的长相是极好的。

只可惜这么好看的女子却养出那么一个儿子。

那么姨娘觉得我穿什么服装好看呢?齐紫鸢记得前一世也会询问白薇薇。

白薇薇的穿戴原本就是标榜级别的,很多夫人小姐都会询问。

白薇薇不假思索道:大小姐端庄贤淑,知书达理,原本应该穿一些素净的裙子更能端庄,但是太过端庄了反而失去了些许活力,婢妾觉得大小姐还是应该穿一些鲜艳样式的衣衫,对襟齐胸的比较好。

呵呵,这口气简直是一模一样和上一世,上一世她听从了白薇薇的话,穿着一些鲜艳的裙子,其实鲜艳原本没事,但是花花绿绿一件衣服总有赤橙黄绿青蓝紫各种颜色的搭配。

即便是侯门府邸的千金大小姐又如何,还不是一个没啥品味的,这是京城其他女子对她的评价。

然而这一切都是白薇薇所赐,还是那么熟悉的套路,齐紫鸢含笑道:其实我还是觉得素色的比较好。

白薇薇一愣,随即含笑道:其实大小姐才十几岁,不能太素净。

齐紫鸢想了一会,道:那也行,我出街看见过其他的小姐们穿的裙子是很鲜艳,但是颜色都比较纯,我也希望穿那样的。

白薇薇自然知道齐紫鸢是几个意思,想不到这个大小姐居然产生了品味,不听她的。

好,既然大小姐要,那么婢妾就让人给大小姐量体裁衣了。白薇薇想着其他的对策。

好,如此就多谢姨娘了。齐紫鸢起身的感谢白薇薇。

白薇薇嘴角一抽,总觉得齐紫鸢变化太多,可又找不到齐紫鸢为何会变化,这种根源无迹可寻。

究竟是她想多了,还是齐紫鸢看出破绽开窍了?

白薇薇怀着这个疑惑回去了院子。

不出三天时间,白薇薇让人定制的衣衫全部好了,一共七八身,每一身都是上等的丝绸云锦,同时每一件都十分的绚丽。

大小姐可喜欢这些衣衫?秋蝉在一边艳羡不已。

《纨绔将军戏嫡妻》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