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燃情韩少他如狼似虎小说 乔语韩墨章节阅读

《一夜燃情韩少他如狼似虎》精彩选段

韩墨手指轻轻敲在茶桌上:很简单。乔语才从国外回来,从前也不在乔家生活,周家阳跟乔诗接触得多,也许背着长辈好上了。

突然杀出一个乔语棒打鸳鸯,那两人怀恨在心,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情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邹松朝他竖起大拇指:三少分析得有道理。

你再去查一查他们订婚当天晚上,周家阳都去了哪里,最好把他踪迹影像拷贝回来。韩墨吩咐。

邹松故作为难地说:三少,我是材料研究所的员工,我的主要工作是科研。

滚!韩墨朝他低声吼道。

邹松一边出去一边腹诽:这种人明明在意得很,却依旧一副高冷模样,以后一定要让他吃大亏才好!

办公室里只剩下韩墨一个人,他没了杯子,将剩余的茶水倒掉,再清洗干净放回原位。

乔致良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三天,渡过了术后的危险期,虽然人还是昏迷着,但医生检查之后评估他身体状态还不错,转到普通病房里去。

林咏芳请了一个护工二十四小时看护,乔语摸清楚了她们的生活规律。

早上十点钟以前她们母女不会到医院,她可以去病房里给他擦擦脸,说说话。他听不见出无法回应,乔语却觉得这样有意义。

比起之前的剑拔帑张有意义。

这天她看完乔致良,去汽车修理店取贺铮铭的车。那天与韩墨追尾,车灯外壳撞裂了,车头也凹了几处,修理店说要三四天才能弄好。

这几天贺铮铭一直在打车上班,她过意不去,取了车子给他送过去,又请他吃午饭。

午餐就在植物研究所附近的一家饭店,他们坐在大厅偏僻的角落,此刻已过了用餐高峰期,稀稀拉拉只有两三桌。

点好菜,贺铮铭问她: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乔语摇头:暂时还没有更好的打算,乔致良还在医院里躺着,乔氏珠宝,我免不了要跟继母和妹妹争抢,所以现在没什么事情可做。

抢?贺铮铭一脸不可思议:按法律规定,你是有继承权的,她们敢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