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将军戏嫡妻》小说章节目录(主角齐紫鸢楚卞惊)

《纨绔将军戏嫡妻》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 噩梦一般

三伏天骄阳燥热,忂京城人人挥汗如雨。

名门望族的煊侯府邸后院,一个精神萎靡的年轻女子被人给按在地上动弹不得,神情是支离破碎的绝望。

女子盘着妇人的发髻,早就蓬乱不堪,看起来好多天都未打理。

女子的周围站着很多丫鬟,丫鬟们都冷眼旁观看着一个腌臜玩意似的,谁都不肯投递一个怜悯的神情给她。

倒是时不时的有丫鬟低声的交头接耳。

世子爷肯定不会接她回去的,毕竟出了这样的事。

大小姐是勾搭世子爷府邸的侍卫被发现了,所以才被送回来的,活该。

过了一会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妇人姗姗而来,浑身珠翠,笑靥如花,明晃晃的美晃花了众人的眼睛。

妇人走到跪拜在地上的齐紫鸢,装模作样的恭敬道:婢妾拜见大小姐。

齐紫鸢猛地抬头,疑惑的看着白薇薇,又忽然觉得不对劲,脑子好似开窍了一般,激动颤抖的问道:这件事和你有也有关系?

齐紫鸢问是侍卫之事,那个侍卫她曾经还未出嫁的之前,在府邸见过一次,原来这都是算计,齐紫鸢觉得自己眼瞎了,现在才知道姨娘的伪善。

白薇薇让多余的丫鬟都散去,留下两个贴身丫鬟和两个婆子把齐紫鸢给压在地上,不给悲伤的林抚雪丝毫挣脱的机会。

大小姐的遭遇是和婢妾有关系,但是婢妾还是厌恶你娘多一点。白薇薇轻声细语,但是残忍无比。

齐紫鸢一愣,猛地咳了好一会,心里好似被挤压一般难受:我嫁给楚卞惊这几个月,每天听到娘亲的身体日渐颓败,如今奄奄一息,是你动手的吧?

白薇薇笑而不语,算是默认。

齐紫鸢深深的呼吸一口气,缓解她现在恨不得撕碎白薇薇的心,若是能动,她一定要和白薇薇同归于尽。

半年前嫁给指腹为婚的世子爷楚卞惊,她只想做一个贤妻良母,跟那个谦谦君子的男子一起共度以后的岁月,处处以夫婿为天,可是成婚之后楚卞惊并未给她多少温柔,反而十分的疏远。

齐紫鸢如履薄冰,处处讨好楚卞惊好几个月,就在半个月之前,她因为借酒浇愁醉酒了,结果早上就被人看见侍卫和她在一起,她发誓是都没做,但是府邸的丫鬟开始传言她不守妇道,口口声声的冤枉她,让她崩溃不已。

紧接楚卞惊就把她给送回了煊侯府邸,说是让她回娘家好好调养心照顾母亲,等那边世子爷府邸的风波平息之后又接她过去。

可是她被送回来连母亲的面都见不到,日日在这院子被丫鬟婆子看守,半点自由都不给她,前两天她才想明白很多,世子爷根本不是让她养身心的,是不要她了,居然现在才明白这一切,何其可笑。

然而父亲那么好面子,又一直喜欢儿子.怎么可能会给她一条生路?

想到这里,齐紫鸢死死的盯着白薇薇,这不,一直很伪善的白薇薇成了父亲手中的屠刀,此时此刻挥来了。

正在此时一个丫鬟急匆匆的赶过来,白姨娘,夫人去世了。

齐紫鸢心里一堵,顿时一口鲜血喷薄而出,撒在地上和衣衫上,画面狰狞的就好似她最近的噩梦。

娘亲齐紫鸢撕心裂肺的吼叫着。

白薇薇避让着齐紫鸢的喷出来的血沫子,轻蔑无比道:正好,你娘是被你的不贞气死的,而你放心,婢妾会给你一个好名声,你是因为和侍卫勾搭心里过意不去上吊自杀的,你是幡然悔悟的的,众人会原谅你的。

齐紫鸢双手死死的抠在地上,十指渗血,看起来骇人不已。

白薇薇,你知道我是被冤枉的,你知道我的性子从一而终,绝不背叛,那个侍卫是你故意安排的,我想起了侍卫是你的人。齐紫鸢恨恨道。

那又如何现在知道太晚,只要你自杀身亡了,对于大家来说都好了,你也能获得好名声,对了,希望你死也是你父亲的意思。白薇薇冷冰冰道。

想半年前这个卑贱的姨娘也只是府邸的半个奴婢而已,每天做的事都是讨好主子的,然而有多么卑贱就有此时就有多么的嚣张。

大家都愣着干啥,准备好吧,我好去给侯爷交代。白薇薇吩咐道。

于是几个下人拖着齐紫鸢要去投缳,齐紫鸢怒吼挣扎,她不能死,她还有好多事要做,楚卞惊根本就不喜欢她,她现在才愿意承认这个现实,她要去问清楚去好好讨回屈辱,娘亲被姨娘迫害,她还未报仇。

可是她所日未曾好好进食,又根本不是这些粗人的对手,最后被挂在三尺白绫上,死不瞑目

死后意识残存,齐紫鸢听见丫鬟呼唤道:大小姐投缳身亡了。

然后没多久听到父亲煊侯获得大大义灭亲的赞誉,可笑的是还有无数的安慰煊侯节哀顺变,府邸一片安泰。

然后没过多久,璇玑郡主经常过去世子爷府邸,说是好友去世了她心里难受,要睹物思人,三个月之前她结交的一个好友就是璇玑郡主,可以说是亲密无间。

可是何其可笑,之前她醉酒是和璇玑郡主一起的,璇玑郡主劝她喝酒解愁,然后侍卫而所以不是睹物思人,是璇玑和楚卞惊看对眼,何其可笑,璇玑口口声声在在她面前赞许楚卞惊才华出众,原来是楚卞惊被她看上了。

然而世子爷楚卞惊据说终日闷闷不乐,说齐紫鸢的死是他造成的,他自责不已,从此被人怜悯,说他是情深义重的男子。

原来不懂,但是在死的这一刹那脑子精光炸裂,一起都了然于心间,她和娘亲都被算计的干干净净,娘亲的善良被后院的妾室培育野心,她却一心一意的嫁给指腹为婚的中山狼,死后还要被人唾骂廉耻不堪连尸体都不能进入祖坟

呵呵呵,何其可笑

第2章 重生

忂京街道宽阔无比,今天风和日丽的好景色,街道两边围着无数的百姓,大家都不愿意错过这次热闹。

不远处吹吹打打的吹索拉的声音响起,一辆红绸的八抬大轿的逐渐的映入眼帘。

煊侯府邸大小姐嫁给指腹为婚的楚世子了,果然是大家族成婚,好热闹。

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很热闹,但是对于煊侯府邸的大小姐齐紫鸢来说不是这样的。

齐紫鸢在轿子里苏醒的有半个时辰,这半个时候她已经接受了重生半年前的事实,可笑的是这一天她要嫁给楚卞惊,上一世参与害死她的那个渣滓。

齐紫鸢烧心的恨意扯的她心窝子隐隐作痛。

不,她不要嫁给楚卞惊!!

煊侯府邸和楚世子的府邸相差四公里左右的路程,一路上吹吹打打的过来很要花费一点时间,可倘若在路上发生一点事也不是不可能的。

齐紫鸢一路上都在想法子,直到经过一个药房钱,齐紫鸢忽然对花轿外面的喜婆道:这位大婶儿,我觉得我有点头昏,能不能去给我买这一味药丸?

齐紫鸢递给了一个条子,这是方才用鲜血写的血书。

喜婆一愣,惧怕道:这血书?

齐紫鸢直接递给一个金灿灿的簪子,满头珠翠价值不菲。

有黄金簪子在手,喜婆废话不多说,急忙去买了药丸。

握着满满一把药丸,齐紫鸢好笑道:楚卞惊,上一世我只想跟你夫唱妇随,嫁给你当贤妻良母,却落得那样的下场,这一世我必然不能饶恕你。

这治个药丸若是少量服用,能缓解睡眠障碍,若是大量服用,会晕厥或者死去。

齐紫鸢记得原来有一个丫鬟失眠喝此药,晕倒了三天三夜,还以为丫鬟死了,结果却无事。

还有娘亲是药罐子,之前和娘亲在一起齐紫鸢也懂的一点药性。

希望这个药丸能在去楚世子府邸之前发挥作用,依照她对楚卞惊的了解,楚卞惊是绝对不会让一具尸体进去府邸的。

而且今天楚卞惊正在装病不想迎亲,齐家的人也不在乎她,否则怎么会让她受此委屈。

齐紫鸢深深的闭了一下眼睛,道:这一世我和你不共戴天。

一捧药丸倒入口中,主宰这一世的命运。

时间过去了好一会,齐紫鸢感觉终于到了楚世子府邸门前。

仿若上一世一样,不见楚世子出门,迎接的是府邸的几个下人,而且府邸门前并不见多么热闹,没有精心布置,因为大家都知道楚卞惊是节俭的性子,当然是针对齐紫鸢的,楚卞惊对于自己和那些朋友是很舍得。

此时有不少百姓在这里观望。

咋就不见世子爷?

听说世子爷这几天偶感风寒,在府邸修养呢。

齐紫鸢隐隐约约的听到这些对话,想起来可笑的很啊,上一世她不责备楚卞惊为何不去迎亲,一心一意的体恤那个男子。

可是楚卞惊根本就不想看见她,非要娶她无非是履行当初双方母亲指腹为婚的的誓言罢了。

然后楚卞惊的亲生母亲已经死了多年了。

齐紫鸢觉得奇怪,想不到把药丸服用下去居然还有意识,就是动弹不得睁不开眼。

很快听到请轿的声音,丫鬟和喜婆伸出手要扶齐紫鸢出来,但是等了好一会不见人,打开帘子看见躺在地上的齐紫鸢

世子妃不行了世子妃晕倒.不知道生死。

然后一通手忙脚乱,齐紫鸢感受到没多久楚卞惊出现了。

还听到一众人询问:世子爷,世子妃这是那个了,还是晕厥了?那个了就是死了。

一个恍若隔世的声音悲怆的响起:赶紧把鸢儿抬进去府邸吧。

但是有府邸的下人建议道:世子爷,万万不能,世子妃虽然是要和您成亲的,但是还未拜堂,再家上世子爷的身子不好,所以小的还是建议把世子妃给送回去,择日再拜?

齐紫鸢只觉可笑之极,把她送回去,也对啊,忽然人事不省,抬进去府邸又怕齐紫鸢死,只能送回去,要死也死在齐家。

不成,这是本世子的世子妃,咳咳咳.伴随着一阵咳嗽。

世子爷,小的们求求世子爷了,请世子爷爱惜身子。

正在此时有人惊叫一声:世子爷也眩晕了。

赶紧把世子妃送回去,对众人解释择日再拜堂成亲。

只是回去的时候换了花轿,安排了其他的轿子,还派一众丫鬟和侍卫,毕竟是煊侯府邸的大小姐,一定要妥善一点。

楚卞惊也被扶进去了世子爷府邸,看都没有看齐紫鸢一眼,当然这个细节被忽略了,因为他眩晕了。

周围有不少百姓唏嘘道:真是可怜啊,楚世子府邸最近好像风水不顺啊。

第3章 回府邸

可不是么,上半年世子爷生父去世,早些年生母去世,现如今娶妻还不顺。

外面的交流生传入到齐紫鸢的耳膜之中,谁也没有看见此时齐紫鸢微微的勾着嘴角,是一抹讽刺,这次她胜利了。

她在轿子里不知原因的眩晕,若是楚卞惊真的在意她,肯定会给她请大夫的。

可是楚卞惊却找了一些下人一起来上演一出他很病娇,很无奈,但是很在意她的戏码。

上一世齐紫鸢没有在意这一切所以直接夺取了她的性命,但是这一世不会了,她重生回来了,这一世她的生命逐渐的变得鲜活。

不过当轿子停留在煊侯府邸的那一刻,引起了了巨大的震惊。

此时煊侯夫人文清芳整日在院子养病,连出来府邸久站都困难,煊侯府邸的中馈大权就在白薇薇的手上掌握着。

齐紫鸢能听到白薇薇震惊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大小姐世子妃咋回来了,还晕倒了?

哎哟,白姨娘这个你就不要怪小的了,小的也是没法子,世子爷感染风寒也眩晕了,没法拜堂,只能先送回来择日重新选日子再成婚。楚世子府邸的随从能言善道。

白薇薇呵斥道:哪里有这样的道理,简直是胡闹,都已经出嫁的女子咋就能返送回来,不行,得把世子妃送过去。

白姨娘,小的也没辙,小的把话带来了,白姨娘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吧,这可是齐家大小姐。

白姨娘头大如斗,是啊,这可是齐紫鸢,好不容易把齐紫鸢给送出去了,以后她就可以在后院为所欲为了,这忽然人又回来了。

正在犹豫之际,齐紫鸢听到一个孱弱至极的声音:把我的闺女抬进来,赶紧去请大夫过来,赶紧去。然后就是一阵剧烈的喘息声。

齐紫鸢的眼角顿时滑落出来了泪痕,这是母亲文清芳的声音,是母亲煊侯夫人出来了。

上一世她被送回府邸一直没见过文清芳,在被上吊之前还听说文清芳已死,此时再次听闻文清芳的话,心里除了温暖还有酸涩。

很快他被人抬进府邸,直接去了文清芳的院子,大夫检查之后对文清芳道:夫人,大小姐没有大碍,至于什么原因引起的晕厥,我也不知道,但只要休息几天就可。

文清芳总算是放心了,齐紫鸢在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交流。

不一会一只温暖的手放在齐紫鸢的脸颊上:我的好闺女哦,你真的要吓死娘亲了,娘亲不希望你嫁给楚世子,你非要去嫁,不过幸好你被送回来了。

说罢就是无奈的哭泣。

齐紫鸢心里懊恼的很,上一世文清芳也说过这样的说话,说从楚卞惊的眼神里看不到对她的爱,楚卞惊不在乎她,可是她非要嫁给楚卞惊,说她喜欢那个男子,如今想起来还真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原本齐紫鸢觉得这几天能好好休息一下,可是晚上听到两个丫鬟在外面的交流。

这是白姨娘准备的药,想法子给夫人喝下去,以后就只能躺在床上不能下来了。

我知道了,你让白姨娘放心。

放心,你乖乖服侍夫人,白姨娘会记得你的好。

齐紫鸢彻底的心慌了,不行,她要赶紧醒来,赶紧阻止娘亲身边的丫鬟。

可是浑身不能动弹,这该如何是好,齐紫鸢惦记着文清芳心里一片蚀骨的心慌,这种绝望好在上一世被上吊之前那样的心情。

夜晚越来越深沉了,齐紫鸢刚开始一点睡意都没有,可是后半夜脑子开始混混沌沌的。

就在此时感觉一股寒风从窗户渗透,然后敏锐的觉得有人进来,身上带着一股铁锈的味道,这种味道很熟悉

不多时那个味道越来越浓郁,齐紫鸢感受到自己的胳膊被人抬起,还给她把脉,然后掀开她的眼皮,房间光线十分昏暗,齐紫鸢刹那间看见一个威武驻华的人影,这是上一世提醒她小心后宅的男子,和骄阳一样让人睁不开眼睛,又像是冰雪一样让人不敢近身。

齐紫鸢,你好样的啊。男子冷声冷气却又无可奈何。

齐紫鸢无法睁开眼睛,没有任何回应的神态。

齐紫鸢,你自己小心一点。气势非凡的男子即便是看不见五官,也能形成巨大的逼压之感。

齐紫鸢心里激动,的确如此,跟她说话的男子就是骠骑大将军凤无尘,战功赫赫,权势熏天,杀人不扎眼,亦正亦邪,让人不敢亲近。

上一世凤无尘好几次透露出要接近她的意思,可是这样人她哪里敢之沾染,只能避之不及保全自己,想不到此时他会卸下冰冷展露出一丝柔情。

心里大叫惊愕,后面不知道凤无尘喂给她一粒什么东西她呼呼而睡。

第三天中午齐紫鸢总算是醒来了,一醒来就要下床去找文清芳,只是腿刚粘地便一瘸,差点倒在地上。

大小姐,你身子虚弱,昏迷了三天滴水未进,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能下床。一个清秀的丫鬟道。

齐紫鸢一抬眼,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俏丽丫鬟。

秋蝉?齐紫鸢道。

秋蝉一愕,随即道:大小姐,正是奴婢。

齐紫鸢立马想伸出手一巴掌掌掴过去,前天晚上就是秋蝉和一个丫鬟说要给文清芳喝药,上一世被上吊其中有一个正是这个丫鬟。

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文清芳对她也极好,可是想不到她如此蛇蝎。

但是举手无力,齐紫鸢只能恶狠狠的看着秋蝉,秋蝉一愣,随即惊慌问道:大小姐这是要打奴婢吗?

齐紫鸢缓缓的松了一口气,文清芳太依赖秋蝉了,现在也不是收拾秋蝉的时候。

没,我是方才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你背叛了我。

噗通一声秋蝉跪在地上,声情并茂的哭诉道:大小姐,奴婢不敢背叛,奴婢这一辈子都不会背叛大小姐,若是奴婢起了那样的心思,就让奴婢不得好死。

《纨绔将军戏嫡妻》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