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玉儿傅国伟重生八零小肥妻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在线

《重生八零小肥妻》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5章 哎哟未婚夫

两方都沉默了一会,乔玉儿说:我我回去叫我爸给你赔张床吧?

啥?

傅国伟吓得差点一口气没有倒腾上来:别,不不用玉儿,这件事情就当啥也没有发生,你回去吧!

可是乔玉儿心里过意不去:那我给你煮点姜汤?你咳嗽鼻塞流清涕。或伴恶寒,无汗,这是风寒感冒,一定是刚才冷不丁跳坝里救我落下的,喝一碗姜汤,我保你好妥。

傅国伟想说不用了,可他才说出一个字,那庞大的身躯就挤出了小门。

他呆在原地,没想到乔玉儿这个胖丫头还懂得些中医。

傅家的厨房就是在院子一角里顶了个小草棚顶,下面再打了眼灶儿,那就算是厨房了。

没一会果真听到外面有洗手的声音,傅国伟担心乔玉儿看不见也找不到家伙什,他打算把湿衣裤再度穿上出去,哪知道脱下容易穿上难,还连只腿裤都没有蹬进去就听到乔玉儿在外面叫:傅大哥,你稍等,我一会就好。

傅国伟吓得不轻,差点跌倒在地上那堆碎床板上,便也不敢再穿了,而是老老实实裹了被子。

好在现在村里人都下田去了,乔玉儿看得见也没有人知道,她好不容易才在角落的破菜蓝里翻到一小块姜,连忙烧火热水把那姜拍烂煮成汤。

送姜汤进屋里时看到傅国伟裹着被子坐在角落里一动不敢动,她忍住笑走过去:喝吧!

傅国伟一脸诧异: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是啊,屋子虽然不大,可也分四个角,她走进来后不偏不倚就朝着他走过来,很奇怪。

乔玉儿微怔,刚才进来得急,忘记了装眼瞎。

凭感觉。

她抿了抿唇:眼睛看不清楚,感觉就会比正常人敏感一些,再说,刚才你放床的那个角落你肯定不可能再呆,所以要感觉到你在哪个方向,不难。

傅国伟吃惊不小:原来是这样。

一碗姜汤喝下去,温热让周身舒服了许多,傅国伟伸出来端碗的手把碗放到地上后,又连忙把手臂缩回被子里:谢谢你啊玉儿,现在,你可以回去了吗?

可是这床?乔玉儿看着傅国伟一副警惕的样子就好笑,如果他知道被自己看了个精光,不知会有啥反应。

傅国伟连忙说:床的事情不用你管,我会修。

乔玉儿说:那就好!那傅大哥,我回去了。

傅国伟看着两眼发直的乔玉儿转身就朝着门口走去,他再次噎住,这不是说眼睛不好使吗?

乔玉儿扭着胖乎乎的身子往家赶,远远看到两个人朝着自己走来。

女的梳着两条辫子,用红头绳束了垂在两肩上,鹅蛋脸,眼睛虽然大但有点鼓的感觉,皮肤偏黄。男的瘦高型,穿着一身洗得褪色的蓝布衣裳,眉眼之间到有几分清俊样。

这两人原本一路有说有笑,可是当他们看到迎面走来的乔玉儿时,都本能地愣怔了一下。

玉儿,你这是去哪?

女孩突然开口问她,声音是那样的温柔,是个男人听着都觉得舒服。

乔玉儿听到对方的声音后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她!

因为原主眼睛看不清楚,原主也不知道自己的表姐现在长啥样,平时只有听声辨人,现在乔玉儿知道了,眼前这姑娘是她表姐陈丽丽。

陈丽丽是大姑乔菊的女儿,早些年大姑和村里的小伙陈耀光好上了,最后就嫁给了陈耀光,因为两家离得近,所以这个亲表姐其实常常回去老乔家窜门子。

平时乔玉儿和陈丽丽一点也不生,现在通过原主的记忆,乔玉儿分析出来这位表面看着很温柔的表姐,其实是一朵真正的白莲花。

要不,她身边的刘子海咋跟她表情暧昧呢?

说起这刘子海就更好笑,早些年刘子海他爸和乔玉儿的爸爸乔忠是村里打小一块儿长大的铁哥们,等孩子出生后,刘爸爸死皮赖脸要跟乔忠订下娃娃亲。

乔忠看在哥两关系好的份上,自然而然也就答应了。

据说当年订娃娃亲的时候两家人还办得很隆重,虽然是青红不接的年月,可两家人还是请了大队上的领导,再请了几个老前辈,斩了一只鸡,立下了血誓。

两娃这辈子两小无猜,青梅竹马,长大后即成夫妻,一辈子同甘共苦。

哪知娃娃亲订了不到三年后,长得人见人爱的乔玉儿眼睛突然出现了毛病,而且随着年龄长大,也越来越看不清楚,只到最终在她落坝之前,早已经和瞎子没啥分别。

这个时候刘家尴尬了!

娃娃亲没脸退,一村人低头不见抬头见,提亲过门的事情也绝口不提,就想打着马虎眼儿把这件事情给糊弄过去。

乔忠是个实在人,他哪受得了女儿这么不被待见,于是这么多年来也绝口不提此事,渐渐和刘家的距离也越拉越远,只到互相永不来往。

然而近两年,事情又突然有了个大反转。

刘家刘子海背着乔玉儿这摊子事儿,悄悄和她表姐陈丽丽眉来眼去了。

这件事情乔忠心里有数,陈丽丽是自己的侄女,他心里有气,但也不好说啥,唯一能做的就是一直瞒着乔玉儿。

不过乔玉儿虽然又胖又瞎,但并不傻,原主其实已经隐隐感觉得出来。

只不过原主的性格因为自身原因而有些自卑,所以就充瞎子聋子装不知道。

现在她明眼能看得清楚,只见刘子海一脸嫌弃的样子,在周丽丽和她说话的时候,他几乎是半侧着身子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啧啧,还真当自己是个香饽饽呢!

乔玉儿暗暗翻了记白眼。

玉儿,你咋乱跑呢,眼睛不好使就应该在家好好呆着,快回家去。陈丽丽拿出一副当姐姐的样子,反正无论刘子海看到乔玉儿时有啥反应,她心里都是不舒服的。

只到有一天,刘子海啥反应都没有,这才说明他心里早已放下他和乔玉儿订过娃娃亲这件事情。

现在嘴上虽然说得好听,但心里窝着一团火。

表姐,我刚刚去了傅大哥家。乔玉儿两眼发直的样子看着前方。

啊?

第6章 白莲花表姐

陈丽丽和刘子海对视一眼:你去他家干啥?

我掉进了坝里,是傅大哥救的我,所以去感谢他。

可是你这眼睛,还能摸到傅国伟家?

那怕啥,村里哪家我都能摸到。

乔玉儿坦然一笑,露出一口整整齐齐洁白的贝齿牙,那缨红饱满的唇似乎以平时有些不同,要知道平时的乔玉儿跟人说话大多是低着头的,可现在她却微扬下巴,笑得一脸自信。

这让刘子海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还好这一眼没有被陈丽丽捕捉到,她故做担心的样子拍了拍乔玉儿的胖手:成,那你感谢也感谢了,快回家去,省得舅舅担心。

乔玉儿答应一声继续往前走,只见她两眼发直,胖腰轻扭,背好像比以前还要挺得直。

瞧那块实的样儿。

陈丽丽冷冷轻笑。

对了表姐。

走出去几步的乔玉儿突然停下脚步。

咋啦?

你最近几天有没有见着子海哥?

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问,陈丽丽顿时脸色大变,她看向刘子海一眼才问:见着了,你找他啥事儿?

乔玉儿侧脸淡淡地微笑:哦,没事,就问问。

话完她又继续往前走去,留下一个看似让人捉摸不透的背影。

等她走远后,陈丽丽立刻嘟了嘴扭头就往前走,村里人都在生产大队田里干得热火朝天,她好不容易才和小队长请了假回来上厕所,就着这空档和刘子海见见面,哪知会遇到这一出。

丽丽,你别多想。

见她这反应,刘子海急得连忙追上去:丽丽,你咋啦?

你说我咋了?

一扭头,陈丽丽的眼眶已经变红,其实她打小就喜欢刘子海,只是也打小就从村里人的话里头听到乔玉儿和李子海的娃娃亲关系。

现在虽然刘子海对她也动了心,可两人之间总有那么一点暗渡阵沧的意思,所以她眼里一粒沙子都容不下,至少得装做像那么一回事。

刘子海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他急得脸色发白:你听我说,我真不知道乔玉儿找我啥事,你难道没有感觉她今天有点怪吗?以前她可是连话都没有两句,今天到好,还主动去找傅国伟道谢,不像她乔玉儿会做的事。

陈丽丽现在哪有心思去深想那些,反正她是明明白白听到乔玉儿叫他一声子海哥。

这声哥叫得多亲昵,现在她心里别扭极了。

刘子海还想再哄她两句,远处走来生产队里的人,怕遭人说闲话,两人连忙分开来走。

不过到了田里后陈丽丽一整天没有理刘子海,刘子海见自己受到冷落,自然把这笔账算到乔玉儿头上,要不是她莫名其妙问他在不在,他和陈丽丽就不会闹不愉快。

中间他还看到陈丽丽和几个男知青聊得热火朝天,心里更是窝火,收工回家后就去找他父亲刘贵:爸,给个准话,你啥时候到乔家了事?

刘贵也刚从田里回来,一身疲惫没反应过来:了啥事?

刘子海扭着头:就我和乔玉儿订娃娃亲那件事情,你得去说个清楚,我和她乔玉儿没有半点关系。

刘贵没想到儿子突然提到这茬子事儿,他眯了眯眼睛寻思着:你希望我去咋了?哦,直接去告诉乔忠,咱们刘家和他家再没有任何瓜葛?还是告诉他,当年你爸我拍着胸脯子发下的誓言不作数?

那你还想咋的,你想叫我娶乔玉儿那个胖子加瞎子?你也知道这件事情如果没个说法,我将来咋娶XF,人家一定嫌弃我订过娃娃亲,谁还进咱家门?

刘贵瞪了瞪眼睛,儿子长大了,知道怪他当年做事情不稳当,可他又咋会知道乔家那么漂亮的女儿居然会变成这样。

以此同时,回到家里的乔玉儿在自家屋里认真地照着镜子。

果然胖,脸蛋儿像个胖乎乎的大白包子,可明明是个瞎子,双眸却很清灵,有种深深泉中源的感觉,鼻子也翘挺好看,嘴巴饱满,唇色嫣红,最巧妙的就是这皮肤,白白嫩嫩的一点也不像是农村丫头。

都说任何一个胖子都是潜力股,乔玉儿知道只要减下肥去,这副样子绝对是一等一的美人儿。

从南屋吃好饭回来的刘兰和乔忠都急着下田,苦公分的日子不好过,苦多苦看都只有那点口头食,肚子只镇了个半饱。

乔忠看到女儿安静地坐在小凳上,称着刘兰不注意,悄悄地把吃饭时候藏起来的半个红薯递给她:快吃,爸知道你没吃饱。

爸,不用,我吃饱了。乔玉儿连忙要推回去,可是肚子却不争气地咕噜一声巨响。

你看你,跟爸还客气个啥,拿着。乔忠把红薯塞她手里后又交待了几句就忙着下田去,屋里只剩下乔玉儿心酸酸地拿着那半截红薯。

她也知道乔忠一定没有吃饱,而自己的那个红薯给了傅国伟,今儿中午,她相当于啥都没有吃。

眼下确实饿得慌,乔玉儿只能把红薯往嘴里塞,同时这也让她深深明白,在这个年代,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能填饱肚子。

此时乔家老老小小都下田苦公分去了,乔玉儿因为眼瞎的原因,原主根本就苦不到啥公分,相当于她和正在上小学的弟弟乔小志都是由爸妈养育着。

就在这时候,破烂的屋门突然被人推开走了进来。

是一个九岁左右的小男孩,长相清秀,可是太瘦了,干瘦的身体上穿着一件打补丁的浅色衬衣,瞧那衣服针脚像是成年人衣服改出来的,因为太宽了些,反而晃晃当当地显得他更加消瘦。

只见他进屋后一句话不说就开始在墙角那黑乎乎的步桌上乱翻一通,可桌面上就是些杂物,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顿时一脸要哭的样子。

谁在哪儿呀?乔玉儿装做看不见,她以为是村里哪家的小孩。

我。

对方气呼呼地答应一声后她才知道,原来是弟弟乔小志。

乔小志的学校离家得有五公里左右,为了省来回走的力气,早晨去学校时就带了昨天爸爸给准备好的一个红薯,原本他应该下午五点半才放学,可怎么现在就回来?

第7章 跟着姐有吃的

乔玉儿通过观察看出点门道,小家伙这是肚子给饿的,所以偷偷跑回来了。

在这个年代,路况和人心都没那么复杂,所有的小孩子上学都是靠自己走路过去,谁家也不接不送,下午教室里少了个孩子老师甚至都不会察觉,更不会关心到家里问。

因为太饿,老师自己也走不动道。

小志,你回来了?终于有人陪陪自己,乔玉儿很高兴:来,到姐姐这里来。

小志表情愣怔一下。

他见姐姐朝着自己微笑招手,心里还有些嘀咕,莫名其妙嘛,姐姐平时说话不抬头,就连跟他说话也是低着头,更别说笑了。

在他的印象里,姐姐整天就只知道找吃的,虽然有时候也会对他好,可在吃上可不让着他。

乔玉儿这边从原主的记忆里知道,原主因为太过自卑,而且有时候太过偏执,又因为老是吃独食,所以这个弟弟和她的感情其实并不好。

甚至大多数时候,弟弟还会恨她,同时她瞧不惯她一副肥乎乎的样子。

乔玉儿前世就很想有一个弟弟,这世算是老天爷成全了她,她当然要对这弟弟好。

见乔小志一副不想过来的样子,乔玉儿说:小志,你是不是肚子饿?

果然是小孩子容易上当,乔小志点头:是啊,怎么着你有法子?

有,只要你听姐姐的话。

乔小志才不相信她呢,她一个瞎子能找到啥吃食,就站在原地倔强地不往前走。

他不过来,乔玉儿就站起身,怕吓到乔小志,所以她装瞎子的样子要装得更像,于是一副摸索着往前走的样子,一边走一边说:要找吃食在家里肯定找不到,可是我知道个地方,我们上那找去。

主意她先就拿定了,只是这件事情对她一个瞎子来说有一定的难度,如果她突然去做了这件事,保准把乔小志给吓晕过去。

乔小志虽然不想跟她多说话,但还是好奇地跟出屋:去哪?

乔玉儿说:找一只桶或盆,跟我走。

乔小志实在饿得慌,就照她说的办,去厨房里找到一只木桶,姐弟两出了门,

杏花村田坝里的村民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收稻子苦公分,大家都饿,路边偶尔会有的野果子也早就被摘得干干净净,田地沟里都几乎被翻过一遍。

可是有个地方,大家都没有想到。

杏花村坐落在四面环山的地放,目前来说水源不缺,于是大家都忽略了西山脚下的一个天然小坝塘,那个坝塘不大,坝边上不远处有几块田地,因为在山脚太远,后来村里规划的时候这地就荒废着,久而久之那几块田里汪全了脏水,上面还漂着一层薄薄的浮萍。

虽然走了很远的路,可乔小志到底是孩子,他居然没有发现这一路上姐姐虽然两眼发直,但走得很利落,有些他以为她过不去的沟沟坎坎她也能走过去。

然而不走过去能咋滴,这臭小子根本就是想看她的笑话,连扶都不上前扶一把。

如果她乔玉儿还是眼瞎,那真被这臭小子给害死了,乔玉儿暗暗翻了记白眼,看她以后如何教育乔小志。

到达那几块废田,只见田边上就长着好几米高的大树,树稍把这一片的阳光给挡住,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而且因为离村远,往高处看下去一个突出的山包把田坝给挡住了,竟是一点也看不到田里劳作的人。

四周寂静无声,乔小志胆怯地环顾着,往山上看,黑压压的森林里好像随时有狼仔子会窜出来。

乔玉儿说:别怕,有姐呢,就算狼出来也会先挑肥的吃,就你那小排骨还不够它塞牙缝。

乔小志微微地愣一下。

好像知道他在干啥似的。

咳,小志,姐姐给你做个示范。乔玉儿脱掉布鞋挽起裤角下田,前世她是考古学家,在她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怕脏这两字,此时下田也很自然。

乔小志一脸鄙夷,自己都瞎成那样了,还教他?

再说,这到底是要干啥?

田里水不深,最多也就没脚摞,深的是泥,一脚下去齐小腿肚。

乔玉儿顺着边上轻轻地捞起一大捧乌泥,放在田梗上一拨拉,只见里面立刻翻出一条手指头那么粗的黄肚底泥鳅来。

快,小志,拿桶子。

乔小志快步把桶子递过去,见乔玉儿将泥鳅抓进桶子里,高兴得差点跳起来,农村的孩子谁不会捉泥鳅,只是这田间地头都被人给翻了个底朝天,他根本就没想到这里还会有。

其实村里人大多想不到,一来是忘记这里还有几块废田,二来下了田坝一个个又累,填肚子的不多,根本就不可以走到离村这么远的山脚下找食物。

要不怎么说,胖乎乎的人天生自带福气,乔玉儿笑得两眼眯眯,幸好第一把就捞到泥鳅,不然小志该瞧不起她了。

乔小志连忙把鞋子脱掉也下了田。

姐弟两合作无间,越捉越高兴,短短时间扒拉了半块田,居然捉了满满一桶子。

小志,桶子还是太小。虽然看上去少说也得有四五公斤,可乔玉儿担心这块宝地暴露之后,他们还想再捉就捉不到了。

泥鳅这活物可以养很长一段时间,不愁吃不完。

乔小志小脸上糊着些泥,他看着桶里的泥鳅重重地吞了口口水:姐,你咋知道桶满了?而且你看不见还能捉到泥鳅,很怪。

乔玉儿呵呵一笑:你这孩子,我看不到还不能去感觉吗?感觉明白吗,我捞起泥就能感觉得到有没有泥鳅。

他很少叫自己姐,乔玉儿听着心里高兴。

乔小志看着姐姐的样子,自己也忍不住抿嘴笑。

以前的姐姐像个胖乎乎的饿鬼,很少说话,整天低着头只知道吃,要不是身躯肥大,在他乔小志的眼里存在感不高。

行了,桶子装不下,咱也不贪心,先回家去,记住了,这件事情不能告诉任何人。

唔,我明白。

姐弟两到小坝边洗干净脚,用干草皮蹭了蹭水渍把鞋穿上,乔玉儿突然看到往上走大概两三步的地方有一大片爬藤植物。

《重生八零小肥妻》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