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黑夜中来》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秦笑笑沈念琛小说阅读

《他从黑夜中来》 小说介绍

主角叫秦笑笑沈念琛的书名叫《他从黑夜中来》,本小说的作者是不同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秦笑笑只想立刻离开江奇书身边,脚下的步伐下乱而快,低着头掩饰自己的满脸泪痕。然而,这个世界大概就是这么小,或者说,这游轮真的小。她在甲板拐角的地方,撞见沈念琛。呵,这么狼狈的时候,居然撞见了他。沈念琛…

《他从黑夜中来》 第2章 他的玫瑰 免费试读

秦笑笑只想立刻离开江奇书身边,脚下的步伐下乱而快,低着头掩饰自己的满脸泪痕。

然而,这个世界大概就是这么小,或者说,这游轮真的小。

她在甲板拐角的地方,撞见沈念琛。

呵,这么狼狈的时候,居然撞见了他。

沈念琛双手撑在栏杆上,微弯着腰,似乎在眺望远处的海景,手上夹着一根烫金的香烟,烟缱绻地盘旋着。

他听到了秦笑笑高跟鞋的脚步声,侧目看过来,声音平淡不起一丝波澜:“真抱歉,我什么都听见了。”

他刚才就在这,自然什么都听得清清楚楚。

——我凭什么给陌生人生孩子?

秦笑笑几乎被沈念琛的眼神震慑住,她读不懂那眼神里的意味,怜悯,嘲弄还是幸灾乐祸?她此时此刻只想有多远躲多远,在这个男人的眼里,她大概很轻贱吧,不然怎么会出卖自己的子宫呢?

他站在甲板的那一头,从穿着到长相就是一个完美的存在,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碾压着她的尊严。

而她,好狼狈,被自己的丈夫背叛,孤立无援,哭得停不下来。

沈念琛看不清逆光下秦笑笑的表情,却可以看到眼泪顺着下颚掉下来,蹙了蹙眉,走向秦笑笑:“别哭了!丑死了!”

秦笑笑觉得沈念琛每走近一步,她就不自觉地战栗,她害怕这个男人,她在这个陌生的男人身下,奉献了所有热情,也踩碎了自己的尊严。

她不知道,昨晚是他。

或者说,她只觉得自己昨晚,大概是做了场春梦吧。

反正,自己的丈夫不行,而她也从来不沾花惹草。

可是,她守了五年的身子,就这么奉献给一个陌生人?

没由来的。

秦笑笑转身就想跑,就是想狼狈地落荒而逃。

沈念琛眼疾手快地拽住秦笑笑的手臂,直接压制在一旁的船舱壁上,调侃的笑就上了唇角:“我还真没见过哪个女人,一看见我就跑掉的。”

秦笑笑在发抖,她气江奇书,也气这个男人——如果不是他出价,江奇书又怎么会卖。

他也是刽子手!

这个男人一接近她,她就觉得恶心:“你别碰我!”

说完,她自己都笑了,现在,她说这些话,又有什么用?

该碰的,不该碰的,他都碰了!

沈念琛收起了脸上的笑,松开了秦笑笑:“看来,还真是一个良家妇女。”

——这就让他很困扰了。

——他只是想要个孩子,又不是想欺负人。

秦笑笑抿唇不说话,戒备地盯着沈念琛。

她不明白,这个男人想要她生一个孩子,开什么玩笑!

他的长相看起来就是不缺女人的样子,想要孩子,振臂一呼,得有多少迷妹前仆后继,高举大旗——我要给你生一个猴子,不,一堆猴子!

沈念琛伸手抹掉秦笑笑的的眼泪,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既然你不愿意,那交易就取消吧。”

他可是不会勉强女人的,毕竟没什么意思。

他转身走掉,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像是路过一样。

风轻云淡。

明明睡了她,明明已经破坏了她的安稳生活。

这个男人,就一句”交易取消’,就轻飘飘地结束了吗?

秦笑笑死死地瞪着沈念琛的背影,江奇书的话在她耳边回荡——不乖的手术,不能再拖了!

是的,她是一个母亲,为了孩子什么都可以,区区尊严算什么?

她一把将脸上的眼泪全部抹掉,既然她的男人靠不住,那她就靠自己:“等下!谁说可以取消?我们之间已经睡了,不是吗?”

沈念琛的脚步顿住,饶有兴趣地回头,有着痞气:“那你想要怎么办?让我算一次高级服务费给你?”

秦笑笑顿时觉得血气上涌,他这是把她当成什么人了!

看来,她有必要跟沈念琛说个清楚,交易就交易,反正也干脆利落,她又不是第一次卖自己了,再卖一次又如何,反正经验丰富!

她的眼神,缓缓坚定,走向沈念琛,余光瞥见江奇书,在不远处的拐角。

呵呵,她的老公。

他还站在原地,就这样安静地看着她。

秦笑笑突然恶劣地笑了,那就让江奇书看着吧,看着她怎么给他戴绿帽。

她走到沈念琛的面前,伸手圈住那人的脖子,主动贴了上去,蹭着他的胸膛,在他的耳边呵气如兰:“不,交易继续。”

江奇书说得对,她秦笑笑又不是第一次跟人做交易了。

出租子宫算什么?

她还曾经把自己的感情都卖了!

沈念琛唇角勾起一丝笑,伸手去摩挲着秦笑笑的腿,甚至毫不在意这光天化日的,就这么向上攀爬:“这是邀请吗?”

秦笑笑任由沈念琛的手作乱,他每上一分,秦笑笑的心就凉一分。

因为,江奇书始终不说话,就真的安静地看着她跟另一个男人调情。

秦笑笑突然觉得恶心,她推开沈念琛,不行,她做不到:“今晚我去找你谈。”

沈念琛也看到了角落里的沈江奇书,到底还是松开了她:“啧啧啧,在他面前,有羞耻感吗?可是,你我都清楚,明明是他卖了你。”

秦笑笑不断捏紧拳心,咬紧牙关提醒自己不准哭,已经这么狼狈了,脸上总要漂漂亮亮的:“沈念琛,你给江奇书多少钱?”

她真的很想知道,自己值多少钱!

沈念琛叼着烟,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挥了挥,不紧不慢地进了船舱里:“一百万,我已经给了那小子十万定金。”。

呵呵,江奇书还真是把她卖出了一个好价钱!

秦笑笑再看角落里的时候,江奇书已经不在甲板上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落荒而逃了。

空旷的甲板,只剩她一个人,突然间,所有的力量都被抽离。

她顺着船壁,滑落到地上,蜷缩成一团,捂着自己的脸,眼泪一颗一颗地掉下来。

她大概应了顾牧野的诅咒——秦笑笑,我祝你卖掉你的一切,最后只剩下行尸走肉!

顾牧野。

即使过了那么久,这个名字,还是一想起来就痛!

她像是枯木一样待在甲板上,海风呼啸而过,她几乎从白天站到晚上,完全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该干什么。

游轮上活动众多,热闹非凡,这些鲜活的热闹,似乎都跟她没关系。

自从被上了沈念琛的床,她的灵魂都已经崩溃了,如今勉强运转的,不过都是行尸走肉而已。

她就这么吹着海风发呆,直到暮色降临,游轮开起来盛大的晚宴。

她一个人坐在跳水板上,冷眼看着船舱里的繁华,她透过船舱那圆形窗户,看到宴会中心的沈念琛。

那个人似乎正好看向她这边,目光深幽,犹如最深的海底,看不到光。而他的身边围了一群女人,环肥燕瘦,花姿招展。

那些娇娇娆娆的姑娘不知道跟沈念琛说了些什么,沈念琛就不再看向她这个方向。而是淡定自若地继续逗着那些姑娘们,手上一个翻转,修长又漂亮的五指不知怎的,就变出了一株玫瑰花,带着一丝痞笑献给了旁边的女士。

秦笑笑突然不得动弹,那个魔术!在记忆中,也曾经有男人给她变过。

小说《他从黑夜中来》 第2章 他的玫瑰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