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成了大佬的小祖宗苏流歌陆雾川未删减版全集在线阅读

《重生后成了大佬的小祖宗》小说简介

强烈推荐好文《重生后成了大佬的小祖宗》,作者是一麻袋,该书情节流畅,文笔细腻,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苏流歌陆雾川小说的精彩内容是:23世纪异能天才流歌,惨死重生到古代一个又胖又丑的废物女人身上。亲妹妹辱她,她反手就是一拳!亲爹嫌她,她用自己的实力让他自我打脸,笑脸相迎!小侯爷笑她又胖又丑,没关系,她当众拒婚太子爷,让小侯爷知道什么叫做高不可攀。什么?!谁说姐姐是没灵骨的废物,姐姐立马修一副高级灵骨给你们这群蝼蚁瞧瞧!你胆敢当众拒绝本太子,不做太子妃?不好意思,小女貌若无盐,又丑又胖,我怕太子被天下人耻笑。不碍……

《重生后成了大佬的小祖宗》 第7章 假意关心 免费试读

求偶吗?

对着这个丑陋至极的胖女人?

请问这只孔雀是眼瞎了吗?

男人有些无语。

随着一阵刺眼的光芒闪开,孔雀回拢了翅膀。

然后慵懒的打了个哈欠,丝毫没有敌意的睡了过去。

更神奇的是它身上的光芒渐渐消散,最后,连一丝半点的光也不存在了!

操控毒虫们的指令者休眠,毒虫们也悄无声息地退回地下。

男人诧异的点地而起,跳到她面前,惊讶又犹疑道:“凤凰之力呢?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你没有被烧成灰烬?”

流歌挑眉道:“这只孔雀一直在孵化这凤凰之力,现在变成一枚孔雀蛋,所以,这个蛋里面就是凤凰之力!”

至于为什么她没有被烧成灰烬,她本生就处于火属性最高等级。

她和凤凰之力可以产生共鸣,所以就抵消了靠近时的烈火焚烧。

说着苏流歌拿起一枚晶莹剔透的蛋给他看。

男人盯着那枚像是水晶一样的蛋,里面金光闪闪偶尔还能看见运动的能量和凤凰裂纹。

看着男人墨色如黑夜般的剪瞳。

他深深的看着这个蛋,苏流歌调侃:“我猜你之前是因为接近不了凤凰之力,所以才假装给我报酬把这个消息告诉我,没想到我真的拿到了,所以你现在是不是要考虑杀人夺宝?”

“本王并非无耻之人。”男人不屑的说道。

凤凰神力,是至高无上的的力量。

有些人穷其一生渴望得到凤凰之力想独霸天下。

有些濒死的修行者想要得到这股力量涅槃重生。

因为凤凰之力而引发的战争也数不胜数,如今却被这么一个没有灵骨的女人得到。

这难道就是天意?

苏流歌故意道:“可是我对这个所谓的灵骨也没有需求,我之前都说过了,我喜欢当一个废物,所以这个凤凰之力给我岂不是浪费么?”

男人轻屑,“你不必试探我,我说了不会要就是不会要,既然,这凤凰之力你已经得到了,至于怎么用,那是你的事情,我要走了。”

或许,这种能颠覆天下的力量,留在这么一个没有灵骨之人的身上,会好一些。

否则,迟早会被心怀不轨的人夺走,到时一定会生灵涂炭的。

“你知道出去的路?”

“自然。”

从深渊爬上来,流歌看了一眼英俊的男人,忍不住说道:“虽然你看起来凶凶的,但是人挺好的,好了,从此分道扬镳吧,我会把看见你光着身体的这件事情,拦在肚子里面,不用考虑杀人灭口。”

想想也真是可笑,偶然遇见的男人对着至高无上的力量不感兴趣,说了不会抢就是不会抢,一副谦谦有礼的模样,可是在23世纪,自己朝夕相处五指相扣的男人却能狠下杀手。

或许,这真的就是命运的抉择吧。

男人看着女人潇洒的离去,夕阳下她肥胖的身影。

他颇有兴趣的挑了挑眉,她性格灵动,聪慧,浑身散发着灵气。

此女若有一副姣好容貌,定然是红颜祸水。

不过上天是公平的,她没有灵骨却灵敏异常,虽没有容颜却冰雪聪明。

如果,她要是有灵骨,必定大成。

夜晚,苏府。

苏家人齐聚一堂用晚膳。

丞相苏盐城夹了一块肉到苏流云的碗里。

关切的问道:“马上武道会要开始了,出色的女子会作为太子妃候选人,爹对你可是抱有了极大的信心,你四段到五段瓶颈度过了吗?”

对于这次武道会,苏盐城极其重视。

不管在朝廷之中的地位有多么高,但凡没有一个能在皇上身边吹耳边风的人,那么,就越有可能登高跌重,要知道,他现在的丞相之位使得朝堂之上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

天堑国有个不成文的规定,立完太子以后,就会择一良日,举办武道会。

这武道会其一是为了给皇宫招贤纳才,其二是选出优秀的女子会给刚立的太子作太子妃。

而且武道会不仅仅面向所有的官宦子女,也面向整个天堑,乃至整个瀚洋大陆。

参赛必须拥有灵骨,且修为女三段以上,男五段以上,才拥有参赛资格。

男子组优胜者可以获得皇上赏识,不管家人是否在朝中为官,都会御赐职位“护龙者”,此官爵只听命于皇上,无上荣耀,威风无比。

女子组自然是不必说,不过第一未必是太子妃,会根据综合指标来判定是否可以成为太子妃。

如今后宫之中妃嫔充足是没可能了,现在只有指望二女儿苏流歌在武道会上赢得太子妃之位,他这丞相才能坐的安稳。

“爹,你也知道,整个天堑会水属性的人就那么几个,何况还是女子,虽然我不敢说我能得到第一,但是我能说,进个女子组前三是没问题的吧?”

苏盐城皱了皱眉,声音严肃道:“即便如此你也不能放松警惕,我给你找了许多书籍,你看看,能不能突破四段到五段,对了。”

说到这里,苏盐城顿了顿。

“说起来天气慢慢变得凉了起来,一会儿让管家给流歌拿个被子去。”

似想起了什么,“刚刚我去柴房没看见她,她去哪儿了?流云,你看见她了么?”

流云支支吾吾道:“谁……谁知道她去哪儿了,她跟个野人似的,没事就乱跑。”

“我下午还看见她的,晚上怎么就不见了?而且我看管家送的吃的也是原封没动?”

听着苏盐城的质疑,赵美人出来打圆场,“老爷,您又不是不知道,流歌这孩子桀骜不驯,下午我说了她几句,她肯定使气藏起来了。”

“她确实比较倔强,本性也善良,你们有些时候也不要训斥的太过。”

“当然,老爷的意思我懂。”赵美人贴心的点了点头。

对于苏盐城的想法,赵美人深谙此道。

她知道苏盐城对苏流歌是从心底里不喜欢的,但是也没明着说出来。

他怕外人说他苛待女儿,所以在某些方面还是要假意关心一下苏流歌的。

如果是真的关心的话,怎么还让流歌在柴房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