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柳夏顾桉云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齐柳夏顾桉云做主角的小说

《娇妻当家:顾大总裁,抱一抱》小说简介

知名作者宁小染的小说《娇妻当家:顾大总裁,抱一抱》一经上线,已经收获了许多网友的追捧,小说以齐柳夏顾桉云作为男女主角,作者以精湛的笔力,为我们讲述了一个丰富多彩的故事,书中精彩段落节选:齐柳夏屏住呼吸看着祁阳,在心里默默祈祷他千万不要同意,不然自己就小命不保。让人遗憾的是,祁阳显然没有听到她的祈祷。…

《娇妻当家:顾大总裁,抱一抱》 第2章 你是我的女人 免费试读

“祁记者……”齐柳夏犹豫的将名片递回去,有些心痛。

这是她第一次跟祁阳一起工作,却偏偏是她最不能采访的人。

“这个人,我恐怕没办法采访……”

祁阳竖起一根手指:“齐,不要用任何理由拒绝,如果你不去,就收拾东西走人,进我这一组的第一天我就说过,想要做好新闻,不要找任何理由或是借口,我让你做什么就乖乖去做。”

“不是的。”齐柳夏还想解释。

坐在祁阳身上的女人嗤笑了一声,“祁记者,如果她不想去,就让我去吧,顾桉云……我也很想采访呢。”

祁阳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意有所指的说道:“恐怕,你想要的不只是采访吧?”

齐柳夏只能闭嘴退出房间,她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真是时运不济。

好在齐柳夏资格不够,就算是出外场也只能现在后面拎包。

她将自己隐藏在摄像机后面,带着一次性口罩,一级戒备的打扮总算让她觉得安全了一些。

当顾桉云进来,她紧张的出了一头的大汗。

偏偏这个时候祁阳招手让她到咖啡。

“齐……”祁阳显然忘记了她的名字,含糊了过去,“去给顾总倒杯咖啡。”

齐柳夏浑身僵硬的迎上了顾桉云的目光,顾总对一个到咖啡的实习生并不感兴趣,只是略扫一眼,点头答应。

她一路小跑,冲进了休息室到咖啡,离开了那间屋子总算是可以自由呼吸了。

一想到对面的男人昨天还将自己压在床上,用手碰她难以启齿的地方,今天却正襟危坐的在哪里接受采访,齐柳夏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听说了么!祁记者今天采访的是顾桉云!就是那个顾氏的大总裁!”

“你兴奋什么,人家已经结婚了。”

“结了婚又怎么样,我好像听说顾桉云不喜欢他的新婚妻子,婚礼上让一只狗参加他的婚礼,哈哈哈哈,哪个女人这么倒霉,可笑死了。”

齐柳夏听着两个经过休息室的女职员的对话,苦笑了一下,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恐怕她们不知道,那个跟狗结婚的顾太太就在屋子里倒咖啡吧?

慢腾腾的端上两杯咖啡,齐柳夏眼睛都不抬一下,她能听到祁阳一串流利的问话。

搁在平日,她恐怕要拿个本子记录下来,这精彩的一幕。此时却全然没有了心思,只担心自己会被顾桉云识破。

采访进行了半个小时,祁阳最后一个问题结束,顾桉云的秘书起身送客。

看来顾大总裁不是一般的忙,想到结婚都没有时间亲自来这事,齐柳夏勾起了一个嘲讽的微笑。

她随意的看过去,紧绷的神经已经放松,认为自己不会被发现。却没想到一眼撞进了顾桉云的眼眸中,那双眼睛浓郁似墨,黑的发亮,一下子将齐柳夏套牢。

“等等,祁记者,向你借个人。”顾桉云开口。

齐柳夏背上的寒毛都立了起来,被发现了?不会吧,她刚刚什么都没有做啊!

祁阳顺着顾桉云的视线看过去,微微皱起了眉头,“借人?顾总,不是我不愿意,我的实习生笨手笨脚,我怕将她留下笨手笨脚得罪了您。”

“所以,祁记者不想借?”

气氛变得紧张起来,屋子里没有人敢在这两个男人面前开口。

齐柳夏屏住呼吸看着祁阳,在心里默默祈祷他千万不要同意,不然自己就小命不保。

让人遗憾的是,祁阳显然没有听到她的祈祷。

“顾总想借人,我哪里有不同意的道理,小齐你就留下来吧。”

祁阳一脸轻松的说道,仿佛刚刚不愉快的一幕没有发生。

只是在他走到门口拉开门的瞬间,他锋利的补了一句:“我只是怕顾总刚刚新婚,这个时候突然跟一个女人独处一室,难免不会让人多想。你要知道,我是个记者,记者最大的缺点就是管不住自己这双手。”

齐柳夏的眼睛亮了起来,连忙跟在了祁阳的身后,表明自己的意志。

顾桉云眯起了眼睛,突然笑了起来,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们离开办公室。

齐柳夏走出顾氏才松了一口气,她脱下了口罩,一脸感激的看着祁阳:“祁记者,今天谢谢你。”

祁阳冷漠的看着她:“我不管你跟顾氏什么关系,今天这样的事情,以后再发生,我是不会保你的,我们组里不收一身麻烦的人。”

说完,他看也不看齐柳夏一眼,上了公司的面包车离开。

齐柳夏一脸吃惊的看着绝尘而去的面包车,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追了两步:“喂,我还没上车呢!”

新婚后的第一次上班,也以祁大记者的警告结束。齐柳夏简直觉得自己被厄运缠身,应该上山算一卦。

下班回家,推开门看到门口的男士皮鞋,她的心沉了下去。

顾桉云怎么在家?

齐柳夏心虚的走进大厅,看到顾桉云坐在沙发上看文件,听到她进门的声音,他回过头,眸光冰冷。

“你去哪了?”

“我……”齐柳夏心虚的提高了语调,“我去哪里用不着你管!”

顾桉云冷哼一声:“用不着我管?你嫁给我,就是顾家的儿媳,出去就是我们顾家的脸面。”

“脸面?”齐柳夏突然被激怒,像是炸毛了的猫,“如果你真的不想让我给顾家丢脸,就不会让一只狗跟我结婚,这才会让别人在外面说三道四!”

“砰!”

话音刚落,她被顾桉云一手按在墙壁上,两人紧紧相贴,她能感受到来自男人炽热的体温。

“你是在向我挑衅么?”顾桉云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齐柳夏抗拒的别过头:“放开我,顾大少爷,我没有心情跟你在这里纠结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呵,小事?什么是大事?做实习记者?”

齐柳夏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你!调查我?”

顾桉云松开了桎梏住她的手:“我只是想知道,顾家的少奶奶不听自己丈夫的话,也要跟其他的男人厮混在一起,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是我的工作!”齐柳夏高声回道。

能激怒她,似乎让顾桉云感到惬意,他愉快的整理好衣袖,漫不经心的开口:“那么我正式通知你,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去上班了,你,没有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