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爱豆对家隐婚后txt下载 齐柚原明鹤全文免费阅读

《和爱豆对家隐婚后》小说简介

主角叫齐柚原明鹤的小说叫做《和爱豆对家隐婚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凤阿凤所编写的豪门总裁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夏日烦闷,蝉大声叫着。太阳火辣辣的烤在地上,沥青路被晒得冒白烟,刺眼的阳光顺着破洞的遮阳棚向下倾泻,暑气从各个角落渗透,热的人睁不开眼。广角影视城。这里被成为东方好莱坞,是无数演员梦想的起点。…

《和爱豆对家隐婚后》 第6章 礼物 免费试读

齐柚见到原明鹤,愣了下。

原明鹤没说话。

他懒散靠着墙,喊住齐柚不过是看齐柚表情有趣,等齐柚真的停下来,一脸慌张望向自己的时候,原明鹤便不觉得有趣了。

所以这到底是要去干嘛?

齐柚缓了好一会儿,堪堪回神。

她下意识将手上礼物往后背后放,回忆原明鹤问的话后,小声解释。

“没干嘛,我、散散步。”

原明鹤不明所以:“前面是节目总监的办公室。”

齐柚:“……我知道。”

“你散步去那里做什么?”

“哈哈那里风水好,我去沾沾喜气。”

她声音小,可能是一时放松,手腕有些发软,握在手里的盒子不小心落到了地上,发出磅的声响。

齐柚:“……”

原明鹤:“……”

这下想回避这个东西都难。

齐柚心如死灰,痛恨自己这双发软的手。低头看去,盒子上硕大的“五周年”三个字真是醒目的不行,简直就像是在宣告自己要给季机送礼物!

她快速蹲下身将礼盒捡起。

原明鹤瞥了眼,淡淡问:“这是什么?”

齐柚干笑两声硬着头皮解释:“五周年礼物。”

原明鹤感觉有些耳熟。

正想说什么,微微垂眸,在小盒子封面上瞧见一行字——“出道五周年快乐。从世界到单飞,你永远让人骄傲,永远是No.1。”

“……”

原明鹤神色微变。

“世界”是原明鹤最早那个糊团的团名,一个国产小团队,一共有三位成员,是公司从众多练习生中选**的最出色的三个少年,可爆红需要运气和时机,他们意气风发、不缺能力,却没能走太远。

反倒是解体以后,三人都靠着实力红了起来。

距离团队解体已经过去两年,大部分粉丝都是在他拍剧以后追过来的,“世界”作为男团的名字这件事,很久没有出现在原明鹤的脑内,现在乍一看到这种说法,令人感到怀念。

可也就怀念了一秒。

下一秒,原明鹤想到了一些事,脸色不太好看。

“你这是要送给——”原明鹤没说完,迅速被齐柚打断。

“没错!就是送给你的!”齐柚抢答,一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原明鹤睫毛颤了颤,总觉得哪里有些怪。

他看了会儿齐柚:“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出道的?”

齐柚忙说:“当然知道。”

原明鹤问:“之前你不是说,没怎么关注过我吗。”

齐柚:“……”

你记性也太好了吧。

“我临时上网查的。”齐柚抿唇强行露出笑容,“毕竟都结婚了,而且还要让奶奶开心,我当然会多查一些你的信息。”

原明鹤忽然沉默了。

怕原明鹤还要问什么石破天惊的话,齐柚连忙说:“我先回去了!”

原明鹤应了声,想到什么又说:“礼物。”

齐柚:“?”

原明鹤顿了下:“礼物不给我?”

齐柚:“……”好像是得给。

但是这礼物是买来送给季机的,直接给了肯定要被发现啊!

齐柚突然觉得自己傻,真的傻,怎么会找这么一个漏洞百出的借口,但原明鹤还在那边催,她只能硬着头皮……从口袋里掏出另一个小盒子递给原明鹤。

原明鹤扬眉:“这是什么?”

齐柚笑容僵硬:“给你的礼物。”

“这盒子好像小了很多。”

“……嗯。”

“我要另一个。”

齐柚崩溃的想哭,抬眼看原明鹤,原明鹤一脸“为什么不给我不会是这个礼物有什么问题吧”的探究表情,她为了继续掩盖自己身份,只好小心翼翼将礼物递过去,并且笑了两声解释:“我随便挑的,你要是不喜欢就丢掉吧。”

原明鹤一把接过。

齐柚又说:“很便宜,不喜欢一定要丢掉。”

原明鹤懒散应了声:“知道了。”

“……”齐柚说,“你回去再拆吧。”

原明鹤微微低着头看齐柚,眼底依旧是稀疏的困意,沉默两秒后,恍然,补充了句:“谢谢你。”

齐柚:“?”

她并不是想要什么道谢!

两人客套道别,齐柚保持淡定表情回到酒店。

一坐下,立刻崩溃的想哭——她花了好多零花钱才定制成功的!而且还在群里和姐妹们说了,自己要成为第一个送礼物的!为什么,为什么用心准备的礼物最后送给了原明鹤!

跳河算了呜呜呜。

而且齐柚隐约记得一个原明鹤的黑料。

这人坏的不行,拿到粉丝礼物以后都是乱丢的。

自己还特地强调了即便可以丢掉,原明鹤肯定会直接丢的!自己白送了!

齐柚叹了口气,心里不是滋味。

……

原明鹤拿着礼物回休息室。

习惯性躺进沙发,正准备把礼物放茶几上,想到是自己新婚妻子送的,虽然内心总有种怪异感,但还是将礼物拆了。

先拆的小盒子,依旧是团队礼物,一张比较有年代感的海报,上面还有团队几人以前的签名。

原明鹤瞧见自己很久以前签的名,眼不见为净的将海报重新卷起来放进去。

随后拆了大的那个。瞧见里面放着一枚橙色的胸针。

“……”

一旁小孙瞧见原明鹤脸色一秒变嫌弃,凑过来看。

“草!竟然是橙色的胸针,哥你哪买的,买错了?”小孙忍不住感叹,“这不是季机的应援色吗。”

原明鹤声音沙哑:“别人送的。”

“谁啊,怎么送这个颜色。”

原明鹤酝酿了下:“你嫂子。”

“……”小孙笑两声,“那肯定是嫂子不知道应援色这种东西,不过你俩关系还挺好,我还以为只是挂个结婚证。”

原明鹤自己也觉得意外。

之前那位联姻对象说的明明是当表面夫妻,可现在又送礼物,还是一个许多人忘记的团队出道纪念日礼物,似乎太过用心了。他心情有些浮动,胸腔内多了些热意。

小孙又说:“这胸针还怪用心的,里面竟然还雕了花,还有五周年的字样,哇,还画了你们团队的logo!是最开始的版本!都没多少人知道这个logo了!”

提到那个团队,原明鹤没什么好心情。

“嗯。”

“哥你不仔细看看吗。”

“不了。”

“好歹是嫂子一番心意啊!”

原明鹤模样有些冷:“我睡会儿。”想到这个胸针和海报是齐柚送的,两秒后补充了句,“帮我把东西放房间去,别弄丢了。”

小孙应答:“好嘞哥!”

……

《我演技真棒》节目组第二期节目快要开始。

齐柚练习了好几天,准备的差不多了。

她抽空看了眼微博。

大号粉丝涨了不少粉,纷纷是支持她的,相信花钱买道具的富婆不会骚操作。齐柚一脸茫然,自己什么时候成富婆了。

随手又切成小号刷爱豆消息。

打开爱豆超话,她顿时好开心!

崽崽出了好多新图!这是什么绝世美貌啊怎么会这么帅气。不光长得好看业务能力也好强,下周的新专辑封面好酷!麻麻一定存钱买买买!让你冲周销量第一。

齐柚激动好几秒。

戳开评论区想看看姐妹们一起彩虹屁,没想到评论区乌烟瘴气的,有个职黑正在骂季机。

黑子:之前原明鹤结婚的热搜是不是你们找人ps的!好心机啊,就算原明鹤倒台也轮不到季机上位!

齐柚看到有人骂自家爱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齐柚:能专注自家吗,滚远点。

黑子:哈哈你激动什么,维护季机对你有什么好处。

齐柚:我乐意。

黑子:我知道了你就是馋他身子,呵呵,可是你在网上再怎么卖力也不可能和他结婚,最后只能和个丑八怪结婚。

齐柚:你说原明鹤是丑八怪?

黑子:?

齐柚:你太会骂你蒸煮了,骂得好。

黑子:神经病!你疯了!

齐柚:呵呵。

不过再也没收到这位黑子的回复,看来是被骂跑了。

齐柚没想到自己还能用这个身份为崽子做点贡献,她自动感动两秒,立刻有些害怕。

毕竟最近大家都在扒原明鹤的结婚对象,虽然自己只是在超话里回复,但是要是被截图发散怎么办!那自己不就掉马了吗!

齐柚后知后觉连忙想去删除那段话。

可就这么几秒功夫,突然冒出许多评论。

“呜呜呜姐太强了竟然把这个常驻黑给赶跑了!”

“厉害!极限一换一!”

“为了撕逼竟然不惜委身说自己和原明鹤结婚……辛苦柚子了……换我我可做不到。”

“这个气人的方法好绝!学到了!”

齐柚:……不,你们误会了。

然而没人能懂她。

赞美声连连,不断有人称赞齐柚的气人本事,感谢齐柚为气跑黑子做出的贡献。

在这片角落里,齐柚成了一道光。

这群人还不知道,这道光,是他们爱豆对家的老婆。

……

齐柚每次想到自己身份都会有点惆怅,可除了继续保持距离之外,没什么其他办法。

在她觉得目前状况尚且能接受的时候,老太太打了电话过来。

老太太声音脆弱又沙哑,似乎是在直播时候看到了莫小渔粘着原明鹤,再度气病了,打电话来非要齐柚在台上和原明鹤秀恩爱,让那姑娘知难而退。

齐柚听到老太太又生病,心头一紧。“奶奶你看医生没!需不需要我回来?”

“不用,你只要狠狠的气死那个莫小渔就好!”

齐柚:“……”

“让她知道她现在是在破坏人家夫妻感情!”

齐柚:“哈哈……”

老太太说:“小明也真是不争气!哎,医生来了,我先挂电话了啊。”

齐柚忙说:“奶奶照顾好自己。”

保持距离的计划泡汤,而且现在还多了个任务,需要在台上秀恩爱。

这事齐柚没法自己努力,她去找原明鹤商量。

来的时间不凑巧,节目正在做赛前准备,几位导师被工作人员分别拉着科普今天的各种布置。

周围人员行动匆匆,各种声音嘈杂。

地上竖着不让通行的牌子,还有满地电线,齐柚不敢乱走。

等了会儿,路过一名看着还算清闲的员工。

她询问那人:“你好,请问能带我去找一下原明鹤吗?”

那名工作人员看了齐柚一眼:“你干嘛?”

“我是他学生,找他有点事。”

“现在不行,都快开始比赛了!”

齐柚还想说什么。

旁边莫小渔拿着一个保温杯走了过来,她瞧见齐柚站在旁边,嘴角露出一个嘲笑。

“你也想找原老师?”

齐柚被提问,没法不回答:“是啊。”

“怎么没过去?”

“过不去。”

“哦~”莫小渔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可能这就是提醒你,做人要规矩,别总想着投机取巧。”

齐柚:“?”

这话你对你自己说吧。

莫小渔成功打压齐柚,这会儿心情不错,笑意满面的和旁边员工打招呼,说自己想去找原明鹤。

那位员工知道莫小渔身份,不敢得罪,连忙刻恭敬的带着莫小渔去了原明鹤座位。

差别之大,让齐柚有点沮丧。

“原老师,这里有人找你。”员工嘿嘿笑。

原明鹤正在看下部戏的台词,被打断后无精打采抬了抬眼,瞧见一个没见过的女生,又垂下眸子。

“什么事?”他低声问。

员工退开一步。

莫小渔便上前半步。

她笑着说:“没什么,就是想和老师打声招呼。”她递来一个水壶,“顺便给老师送杯茶,可以润润嗓子。”

原明鹤沉默。

莫小渔以为原明鹤没听清,又说了遍。

两秒后,原明鹤和那位员工说:“下次别让人随便过来送礼。”

员工人员愣了愣:“啊?随便,等等这不是老师你的……”他凑过去小声问,“不是老师你的妻子吗?”

原明鹤脸色不好看,满脸嫌弃:“开什么玩笑?我妻子是——”

话没说完,一声憋着气又有些僵硬的声音响起。

“原老师!”

原明鹤被猝不及防打断,侧头去看,瞧见是齐柚。

他脸色依旧不怎么好,但耐心了许多。

两人对视片刻。

原明鹤靠在椅子里,架着腿,声音寡淡询问:“你怎么也来了,什么事?”

不光句子比之前长,就连态度也和先前形成了鲜明对比。

旁边那位员工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