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步霜歌重苏的小说 《成亲后侯爷他掉马了》 全文在线阅读

《成亲后侯爷他掉马了》小说简介

作者蜜雨轮笔下塑造的主人公是步霜歌重苏的小说,《成亲后侯爷他掉马了》堪称作者的经典之作,全文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是本值得一看的小说。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越后,步霜歌认命了。正所谓人生自古谁无死,别人都想让她死。城里的砒霜被对家敌人全包了,每日毒她,不分昼夜。侯爷觉得她宅斗速度太慢,影响感情进程,直接带刀砍了二姨娘,督促她直接踏上了权谋旅程事后多年,百姓对侯门爱情一事,终究是以讹传讹。有人说,侯爷夫人老觉得侯爷事业心不足,茶饭不思后终究是逼着侯爷举兵造反了…

《成亲后侯爷他掉马了》 第015章 二姨娘失踪 免费试读

跟在卫国公身后,步霜歌心底却是忐忑着。

今个儿出了这么多事情,原主的父亲到底会不会责罚她?若是她白日里再隐忍一分,或许便不会有晚上张都尉这件事情了吧?

张都尉再怎么说也是四品大员,背后怎么都会有个大人物撑腰的。卫国公纯臣之身,兵权似是已经交给了那未曾蒙面的嫡亲哥哥,而卫国公自己又不逢迎官场。

若是惹了谁,又该怎么办?

步霜歌微微叹气,终究是被听到了。

卫国公停下了步伐,侧眸看向步霜歌:“一直跟在我身边,终究不是个问题。今日之后,无人再敢欺你了,也莫要怕,回去罢。”

步霜歌摇头,伸手便握住了卫国公的手臂:“父亲,您的伤裂开了……”

月下,那严厉的眸似是流转了温润。

卫国公大笑:“跟在父亲身后,便是为了这个?”

步霜歌皱眉:“女儿不是因为害怕自个儿呆着,所以才跟着父亲的。要知道在府中,只要父亲在,便无人敢再欺负女儿。”

瞬息,卫国公那带笑的脸消散了:“父亲不在,他们也不会再欺负你。”

这句话,卫国公说的很是认真。

“女儿明白,父亲今日是杀鸡给猴看。”

“你竟说祖母是猴?”

卫国公一本严肃的容颜,却说着这般的话,步霜歌轻轻笑着:“父亲这是威慑四方,杀鸡给祖母看。”

紧绷的情绪,反而不再有了。步霜歌虽是神容宁和的模样,却乖乖跟在卫国公身后,眼底偷了笑:“女儿给父亲上了药便回木兰苑!”

入屋。

步霜歌在桌前寻着太医临走之前留下的药散,蹲侧在一旁给卫国公拆了血布,小心翼翼地擦拭着那裂开的伤口。

却不知,步霜歌颔首竟看到卫国公那诧异的模样:“你这上药的手法,很娴熟。”

步霜歌有些慌乱,轻声回道:“是太医的手法被女儿记住了。”

这蹩脚的回复,步霜歌只是希望卫国公能信她。她曾经活在那个世界时,只能依靠自己,到底是什么都会的。

卫国公似是信了,只是笑道:“竟还以为是你祖母经常打你,你才这般娴熟的上药……是父亲多想了。”

步霜歌握着药瓶的手微微一僵:“女儿会保护好自己,这句话不会食言。”

她垂目,声音却是低沉。

卫国公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只是温和地笑着:“自小窝里横,在祖母面前却胆小成那般模样。若是你跟渊儿一同学武,到底会不一样。”

步渊,是原主一母同胞的哥哥,倒是很少听人提起过。

步霜歌将药散放下,凤目中写满了笃定于认真:“女儿一定学。到时候出了卫国公府这个窝窝继续横,定然无人再欺负女儿,好不好?”

“行侠仗义,倒也可以。”

“女儿要以卫国公府的名义,抢砸邻里,恃强凌弱,岂不乐哉?”

这一刻,房间里陷入了寂静。

卫国公认真地看着步霜歌,本是慈爱的容颜变的严肃起来。

步霜歌自知不该这般玩笑,毕竟这是原主的父亲,并非是自己的。更何况,卫国公是因爱着原主的母亲,才待原主十分的好。到底是,多言了。

只是让步霜歌诧异的是——

卫国公思虑了甚久,却认真道:“以都尉府的名义吧,报了今日的仇。”

步霜歌:“……”

——

天未明。

柴房之外看守的人一个个倒下了,风吹雾散,那窈窕之人露出黑夜。

毒物烟桶被人收起,紧随着柴房的锁便落了地。

柴房中。

二姨娘瑟缩着身子,本是吓得后退,可看到来者,竟喜极而泣:“芊儿,便知道你会来救母亲!”

步云芊站在黑夜之中,清秀的容颜却带着些许的冷淡:“母亲,你为什么要骗芊儿!”

她一步步走近二姨娘,侧蹲在她身旁,手中灯盏被她素手轻拎着,刹那间照亮了二姨娘那满是脏污的脸。于此同时,也照亮了步云芊那水雾眸中所荡漾的嘲弄之色。

而二姨娘,那双眼睛中写满了忐忑,也写满了期待。

这一瞬,不禁让步云芊想起檀霜阁那般情景,更让她想起了太子那温润之眸变成了怎样的厌恶之色!

二姨娘猛然握住了步云芊的手:“母亲错了,母亲真的错了。你叫你外祖父来救母亲,你父亲定然不会不管的!”

似是厌弃,步云芊缩回了手:“外祖父已经来过了,又有什么用?你跟谁不好,你偏偏跟那刘管家!如今,甚是父亲都厌弃了芊儿,你让芊儿还如何在这卫国公府呆下去!”

她银牙轻咬,怒视着身前之人。银色步摇轻晃,比那月色更亮,而步云芊眼底的狠毒也更盛了些!

明明她该是嫡女,可她母亲却如此无能!步霜歌的母亲早便死了,可张氏竟连一个死人都比不过!如今更是连累她成了如今的地步!

二姨娘看着那被缩回的手,胆怯地看着身前那陌生的女儿,似是恳求着:“你要母亲如何做?才能原谅母亲?”

听到此话,步云芊微微一笑,以秀帕轻轻擦拭着二姨娘的脸:“母亲若是真的为了芊儿好,便去做那最后一搏。”

“你说,母亲定然做的到!哪怕是死,也绝对不会让步霜歌那个贱人得逞!你可是母亲唯一的女儿……”

如今,二姨娘看着步云芊便如同找到了救命稻草。

她女儿生来貌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虽是庶女之身,可在这大晋皇朝中却也是有名的才女。只要她女儿还在,她又岂能不会翻身?

她迟早有一天,要将步霜歌和她那死透的母亲踩在脚下!

步云芊看向窗口之外的月色长空,唇角悠悠勾起了弧度:“母亲可莫要食言了,女儿会等待母亲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