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亲后侯爷他掉马了步霜歌重苏全部章节目录

《成亲后侯爷他掉马了》小说简介

新书《标签:小说名》作者蜜雨轮,小说主角是步霜歌重苏,该小说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哦!小说情节简述:穿越后,步霜歌认命了。正所谓人生自古谁无死,别人都想让她死。城里的砒霜被对家敌人全包了,每日毒她,不分昼夜。侯爷觉得她宅斗速度太慢,影响感情进程,直接带刀砍了二姨娘,督促她直接踏上了权谋旅程事后多年,百姓对侯门爱情一事,终究是以讹传讹。有人说,侯爷夫人老觉得侯爷事业心不足,茶饭不思后终究是逼着侯爷举兵造反了…

《成亲后侯爷他掉马了》 第009章 卫国公受伤回来 免费试读

一日后,入夜。

卫国公府一寸天地被凄月染黑。府内静悄无疑,与之相对应的却是上京城外跌宕驰聘的马车。

东宫诸卫率马当先,亮出腰牌一刹,朱红城门大开,马车更是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卫国公府后门而去。

马车中。

长箭纵穿了卫国公的手臂,汩汩血水浸染了他赤红官袍。

即便如此,他握紧流血之处,剑眉不敛:“太子不必跟微臣入府,必先入朝禀明皇上赈灾一事!”

马车缓至,一众东宫诸卫排开一列,沉声:“太子,卫国公,到了。”

“待本宫确认你伤势无碍便回朝。国公这番救命之恩,东宫没齿难忘。”

那人浅笑,直接扬起帘帐,便下了马车。

“太子仁义。”

回朝之日本便不是今日,可赈灾途中,刺客直冲太子而去。卫国公扬手便挡箭,刺客当场自尽,已无调查之处。

箭毒未除,他只能强行封了穴道,待回府入医。

此时,卫国公竟也不知太子所思,沉静思虑片刻便缄默止口,被人搀扶下了马车。

……

马蹄声渐落,百人队伍于马车后停住之刻,皆朝着后门凝去。

少女自门后而来,衣诀飘扬,青丝如瀑垂落至身前。那一双凤眸自看到卫国公臂伤时,神情自震惊至繁乱。

“父亲,你的伤……”

穿越至现在,步霜歌第一次心中有些微乱。

她依信而来,只是有些好奇地等待在这里,却未曾想过百人骑马,浩浩荡荡出现在这卫国公府的后门。这些人身着不凡,皆手握佩刀。

卫国公与记忆中相同,年过四十却依旧丰神俊朗,看上去颇为严肃。

此时的卫国公正被人搀扶于马车之前,半袖皆血色,却无任何虚弱的模样。

卫国公凝至步霜歌,道:“霜歌,还不见过太子?”

他身前的公子,濯约而立,月色轻落那身玉白阙龙长衣,长风席卷墨发半分,难以遮挡那温润清透的瞳眸。那眸似是打量着步霜歌,可也只是一瞬。

步霜歌扭头看向那人,沉声便道:“见过太子。”

虽声音恳切,步霜歌却有些后怕。

对于她而言,无论是卫国公或是这太子,皆是大晋皇朝中的贵人,而她却是一个附身而生的一缕幽魂罢了。

无论得罪谁,下场都不会太好。

步霜歌愁楚,却见太子眸光柔和:“李太医马上便到,你这伤可不能耽搁。”

他掠过一种诸卫,在步霜歌搀扶卫国公的刹那,一同搀扶而去。

步霜歌一怔,侧眸轻凝,却四目相对。

那双瞳孔如星光璀璨,也如温润流水,映入心间。她避之不及,垂眸瞧着前方的路,入府至卧房的那一刻,皆沉默寡言着。

李太医自宫中而来,不过一前一后的功夫。

卫国公箭伤被清理,似无大碍。

步霜歌在李太医身旁等待着,与此同时轻掠着身后之人——大晋皇朝人人称赞的东宫之主,君墨承。

原主记忆中,先太子于大晋三十年逝世,继而这二殿下被朝臣推举为东宫之主,如今不过两年功夫。虽无战功,却是爱民之人,这赈灾的苦差事,也事无巨细地去做。

大概是个好人。

李太医俯身于君墨承身前,道:“太子身上可有伤?”

他一身长袍,宽袖白衣,微染血迹,于烛光微闪之下更是温润。似是瞧见前方掠来的打量眸光,君墨承便温和道:“手背微有擦伤,不过皮肉,无碍。”

说罢,他对着步霜歌轻缓一笑。

步霜歌垂目,眉梢抿着,已是尴尬,很是后悔去偷窥。

身后。

卫国公沉声:“此次遇险怕是敌国刺客,秘密回京只怕惊动更多的刺客,所以臣并没有通知府中人来接应,愿太子莫要责怪。”

君墨承道:“贵女亲自来迎便够了。更何况老夫人此般年纪,怕是知道国公受伤,也经受不住。见国公无碍,本宫便心落了。”

说完,君墨承微抚袖下手背。

此动作,令那李太医一震,赶忙说:“太子万金之躯,微臣这便给太子瞧探伤势!”

“国公伤势未愈,本宫不过擦伤,无碍。”

“可太子带伤入朝……让皇上看到,便是要微臣的命。”

李太医手足无措地看向卫国公。

卫国公神色凝重,却不知君墨承到底想要做什么,沉了声:“霜歌,带太子去偏房查探伤势。”

岭南一行,本便是他一人之事,而行走前一日,东宫却请旨随同一起。他与东宫从未过密接触,一路更是小心翼翼。

只是今日,太子入了他这卫国公府,难免会惹人非议。

自古结党营私,皆是大过。

卧房之外,一阵小跑声迅速传来,未带任何疑虑,直接推门而跪:“芊儿叩见太子,父亲!”

一身红粉,金枝缀满发梢。

是她的好庶妹,步云芊。

步云芊盛装而来,与这清净的卧房并不映衬。

自父亲入府的那一刻,步霜歌便更改了自个儿的计划,趁嫌隙之空让木兰苑新入的丫鬟去叫醒了那早已入睡的庶妹步云芊。

步云芊既想攀高枝,那便给她一个机会。

君墨承垂眸瞧着那一身红粉之人之人,依旧那副温文尔雅的模样,还未张口便听到那声浅薄之语——

“女儿待嫁之身,难免惹人非议,便让芊儿妹妹带太子去檀霜阁查探伤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