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深度蜜爱:战少宠妻无底线》孟繁星战薄川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深度蜜爱:战少宠妻无底线》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孟繁星战薄川的书名叫《深度蜜爱:战少宠妻无底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溪云起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呜呜,你混蛋!放手!老婆这么迫不及待,实在是让我受宠若惊。战薄川的手越发不规矩了,气的孟繁星想揍他。…

《深度蜜爱:战少宠妻无底线》 第2章 我可没求你 免费试读

楼下,孟微月还处在对战薄川别墅奢华的震惊里,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激动的抓着杜近芳的胳膊,“妈,这里是战少的别墅,说不定以后我们要住这里的,好气派。”

“对对对,我女儿命真好。”饶是孟家条件不错,可到底也只是不错,比不得战家的一根毫毛,杜近芳同样羡慕极了。

“妈,你快看看,我这么穿行吗?战少会不会觉得太老了,不喜欢?”孟微月在杜近芳面前转圈圈,一脸期待。

“我女儿这么漂亮,穿什么都好看。放心吧,生米都煮成熟饭了,战少找咱们来,指定是要商量婚事的。”杜近芳一脸自豪和得意,捏捏孟微月娇嫩嫩的笑脸。

“真的吗?你说战少真的是……啊!孟繁星?!”孟微月看见从楼上下来的眼前的身影时,惊恐的尖叫着,迅速躲在杜近芳身后。

杜近芳也看见了孟繁星,吓得连连后退了好几步,脸色惨白。

不可能啊,她昨晚明明看着她被下药,被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拖进房间了,怎么会出现在战少的别墅?她不是交代了那人,顺便把她做了吗?

“你……你……”

“是不是好奇我还活着?”孟繁星眼底泛着凉薄,一步步走下楼,冷笑道,“可惜命不该绝,连老天爷都帮我!”

“你胡说什么!”杜近芳咽了咽口水,又下意识看了看房间,没有看见其他人的身影,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绝对不能让战少知道他们买凶杀孟繁星的事情,不能让他对孟微月有任何不好的印象。

缓了口气,她拿出端庄的姿态,“这里是你未来妹夫的家,你在这里干什么?”

未来妹夫?

孟繁星凉凉一笑:“我都不知道小妹什么时候结婚了,这次……又是倒贴?”

“孟繁星,闭上你的乌鸦嘴!看我回去不告诉你爸!”替丈夫养前妻的孩子,她已经够怄气了,现在小**还想抢她女儿的意中人,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不会让她如愿。

“我爸啊?你现在就可以打电话告诉他,你是怎么买凶杀我,意图霸占孟家财产的?”提到父亲,孟繁星眼底闪过一抹冷冽,但也只是瞬间,很快又笑道,“到时候看看我爸是听你的鬼话连篇还是相信我这个亲生女儿。”

孟繁星嚣张的样子气的杜近芳咬牙:“小**,枉费我供你吃供你穿,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孟繁星噗嗤就笑了,眼角的余光瞥见了楼梯口那抹高大的身影,瞬间明白他所说的“送给她的大礼”是什么意思了。

“供我吃,供我穿?那我倒是好奇了,我妈留给我的那些遗产哪去了?”

妈妈去世的时候她还小,可不代表她不记事,妈妈留给她的珠宝首饰,存款股份可是多得很,然而,她已经二十二岁了,可没见着那些东西。

听到孟繁星提这个,杜近芳明显心虚,说话声音都忍不住拔高了,“你这个没良心的白眼狼,你妈妈才给你留下多少东西?这些年你不吃不喝不上学吗?就那点钱够干什么的?我真是瞎了眼,当初就不该收留你!”

“妈,你别生气,跟这种小**有什么好气的?待会儿战少回来了,我就让战少把她轰走。”孟微月眼看着孟繁星是活生生的人,这会儿也不怕了,嫉妒的盯着她娇媚的小脸,傲慢的说。

孟繁星懒得理孟微月这种低智商的生物,呵呵一笑,“收留我?小妈怕不是忘了,你们现在住的房子还在我名下,要说收留也是我收留你们。”

当年,杜近芳作为妈妈的闺蜜,早早就跟她父亲暗度陈仓了,可为了得到她妈妈的财产,愣是装成一朵白莲花,让妈妈信任到把留给她的财产交给杜近芳代为打理。

然而,她妈妈刚死,她就拿着妈妈的财产,带着孟微月火速嫁给了父亲。

这女人的心机,可不是一般深。

“你这个小**,乱说什么呢?我告诉你,孟家的房子在我杜近芳名下,是我们母女,你想要,痴人说梦!”杜近芳眯紧了眼睛,心里盘算着,还好她趁着孟繁星年幼无知的时候早早买通关系改了房产证的名字,要不然还真被这个小**给拿住了。

孟繁星怎么会不知道杜近芳的所作所为,冷笑一声,“你真以为改了名字,那房子就是你的?只要我想要,随时拿得回来。”

“孟繁星,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迟早我会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报我该报的仇。”孟繁星丝毫不掩饰自己这次回国的目的。

杜近芳被她突然强悍的气势吓一跳,不过很快回过神来,马上气急败坏的伸手就往孟繁星脸上招呼,“看我不打死你这个小**!”

啊——

她的手还没有落到孟繁星脸上,反倒是手腕传来一阵钝痛,像是要被捏碎了似的。

“谁?不想活了?”她破口大骂。

战薄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楼上下来了,冷冽的俊颜,包含怒意的声音,“不想滚,就给我老实点。”

那气场,生生让客厅降了几度,冷的让人打颤。

孟繁星心里咯噔一下,猛然想起他说的赌注,这男人该不会是认真的吧?

果然,战薄川的视线这时候看了过来,挑挑眉,意思很明显:一次了。

我去,她又没求着他帮忙,这可不算。

孟繁星别过眼,拒绝承认。

战薄川也不着急,慵懒的往沙发上一坐,淡淡的扫过眼前的几个人。

孟繁星下意识低下头,躲开这男人如狼似虎的眼神,那感觉像是恨不能马上扑过来要把她吞入腹中一般。

这边暧昧无限,而孟微月那边完全没有察觉,在看见战薄川时候,花痴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紧紧抓着杜近芳的胳膊,一副激动的要哭的样子。

可杜近芳注意到孟繁星和战薄川之间的不寻常,生怕孟繁星说了她们母子坏话,先声夺人道,“战少,快把她抓起来,她为了冒充是跟战少上床的女人,想要害死我们家微月。”

说话的时候,她把孟微月往前一推,“战少,昨晚跟您在一起的人……”

“跟我在一起?”战薄川挑眉,一张透着野性般妖孽的面容这才恋恋不舍的从孟繁星身上移开,轻蔑的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