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紫鸢楚卞惊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小说主角名叫齐紫鸢楚卞惊

《纨绔将军戏嫡妻》 小说介绍

主角叫齐紫鸢楚卞惊的小说是《纨绔将军戏嫡妻》,是作者语花馨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文清芳一愣,七齐紫鸢有点不太一样了,若是以前肯定会哭的更加厉害,但是现在说不害怕了,总觉得哪里有点说不清道明的变化,可是又给文清芳一种十分安定的感觉。“你真的不害怕?”文清芳惊奇的问道。齐紫鸢把文清芳…

《纨绔将军戏嫡妻》 第13章 打碎药碗 免费试读

文清芳一愣,七齐紫鸢有点不太一样了,若是以前肯定会哭的更加厉害,但是现在说不害怕了,总觉得哪里有点说不清道明的变化,可是又给文清芳一种十分安定的感觉。

“你真的不害怕?”文清芳惊奇的问道。

齐紫鸢把文清芳的手握在手掌心:“女儿不害怕,鸢儿不害怕,以后也不会随便哭了。”

“那就好。”说完了三个字,文清芳就开始咳嗽,此时白薇薇带着一众丫鬟婆子过来了。

几乎一下子蹿到文清芳面前。

“夫人姐姐,你没事吧?”白薇薇关切道,根本看不出来一丝虚假之意。

文清芳咳了好久,这才缓过气看着白薇薇,笑着道:“我没事,让你担心了。”

“不不不,在这个世界上夫人姐姐是贱妾最亲的人,这边我给夫人姐姐准备了川贝水,夫人姐姐赶紧服用了吧。”上一次喂药失败,被齐紫鸢给碰见了,这一次不管如何都要喂药成功。

药量只有这最后一次了,所以白白薇薇极为热情。

然后齐紫鸢看着白薇薇亲手扶着文清芳的后背,甚至是给文清芳把背后垫着枕头,即便是丫鬟也不会做的如此细心,但是白薇薇可以。

“来吧,夫人姐姐,把这一碗药喝完就好了。”白薇薇亲自腾出手要喂文清芳。

上一次齐紫鸢从昏沉之中醒来听到丫鬟的对话,这一次白薇薇亲自过来了。

文清芳不由分说的准备喝药,但是齐紫鸢立马上前道:“白姨娘,我来喂药吧。”

于是齐紫鸢往白薇薇的身边坐过去,作势就要把白薇薇的碗端过来。

白薇薇一愣,也对,最近齐紫鸢的表现和以前太不相似了,此番举动也好似在情理之中。

但是今天非要把药物给喂进去。

“不用了大小姐,这几年一直都是贱妾亲自给夫人姐姐喂药,贱妾已经习惯了,还是贱妾来吧。”白薇薇自然不愿意把药给齐紫鸢的。

齐紫鸢一想,顿时往白薇薇那边靠过去,然后装着站不稳的样子重重的砸在白薇薇的身上。

哐啷一声,药碗摔碎在地上碎裂成片,每一滴药物都飞溅在地上。

齐紫鸢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是为了配合事情的过程,她又从白薇薇的身上尖叫一声滚落在地,伸出手一巴掌拍在一个碎裂的瓦片上,顿时血流如注。

吓得一屋子人急忙去扶着齐紫鸢起来。

白薇薇神情一愣,随即眼里升腾出一抹寒光,随即又消弭无形,波澜不惊。

齐紫鸢被扶起来,文清芳吓得急忙要下床安抚,齐紫鸢立马道:“娘亲,我没事,方才是我不小心,害的你喝不了药物。”

随即齐紫鸢对白薇薇道:“白姨娘,是我的错,是我浪费了你的一番好意……”

白薇薇气的恨不得把齐紫鸢的一张脸抓烂,简直是一个碍事之人,要知道这药是最后一次剂量,但是被齐紫鸢如此作践。

现在还不能责罚齐紫鸢,因为她的手在渗血,简直是让人抓狂。

“没事,是大小姐不小心。”白薇薇几乎咬牙切齿。

不仅如此,还要马上让丫鬟带着齐紫鸢下去包扎伤口,原本这一碗药就能把文清芳给弄翻了,可是齐紫鸢忽然插了一脚,现在还受伤需要安抚,白薇薇觉得在齐家,今天是最窝囊的一天。

很快齐紫鸢被丫鬟扶着走出屋子,只是下阶梯的时候她的脚下一滑,差点一个趔趄倒在地上,不过她嘴角却带着笑意,给人一种高兴之感。

幸好丫鬟扶的快,否则齐紫鸢又要摔一跤了。

“大小姐,你没事吧?”一个丫鬟看着齐紫鸢的笑,好奇的问。

这些丫鬟婆子都是白薇薇的人,齐紫鸢自然不会露出破绽,她温声细语道:“没事,扶着我回去。”

上一世那一碗药是给文清芳喝了的,所以半年的时间文清芳基本在床上躺着的,根本下不了床,直接是病魔给拖死的。

但是这一世,文清芳没有喝那个毒药,一切都能改变,她终于成功了一步,所以心里高兴,表情是掩饰不住的笑容。

所以即便是手上血流如注,齐紫鸢也是高兴的,心里根本就抑制不住欢喜。

随后不让丫鬟搀扶了,自己一瘸一拐的往清芬院走进去,手上是鲜血,鲜血还滴在地上以及抹在衣衫上,看着秋蝉一头雾水十分疑惑。

齐紫鸢立马收敛情绪,她把情绪释放的太外露了,不好。

“我的手受伤了,帮我处理一下伤口。”齐紫鸢淡淡的吩咐,不动声色。

好生奇怪,秋蝉俯身给齐紫鸢处理伤口,若是以往齐紫鸢即便是被绣花针扎了一下会都很疼,还会哭。

但是今天不管如何摆弄手掌的伤口,齐紫鸢都是一副很淡然的样子,宛如处理的不是她的伤口,宛如她的手根本没有受伤。

所以给秋蝉造成了一种错觉,齐紫鸢究竟还是不是原来的齐紫鸢?

在脑子里问了无数次,明明觉得不是,但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反正现在的齐紫鸢给人一种压迫感。

“秋蝉,你没事吧?”齐紫鸢温和的问道。

此时秋蝉在发愣,看着齐紫鸢手掌上的伤口发呆。

“…….哦哦哦,奴婢没事,奴婢心疼大小姐的伤口。”秋蝉开始给齐紫鸢包扎。

心疼?

呵呵,是觉得她难以驾驭吧,还心疼,上一世把她往死里作,才不会心疼她。

伤口包扎好,齐紫鸢从秋蝉的脸上收回眼神,想着文清芳的身子,心里很难受啊。

但是不动声色问道:“你跟我身边的时间也比较长,这些年我把你当做亲姐妹,从未亏待过你对吧?”

秋蝉…….

疑惑不解的看着齐紫鸢。

齐紫鸢笑道:“别这样看着我,我紧张的很,我就是问问那个华国公夫人,她还好吗?”

秋蝉…….

齐紫鸢坐在圈椅上,看起来姿态娴静,娇花照水一般,说不出来的清丽,清丽婉约,就好似一首诗,若是之前看齐紫鸢,觉得她是一个好看的驱壳,那么现在的齐紫鸢就是有灵魂的,就好似外面有驱壳,里面也有灵魂似的。

以前每次觉得齐紫鸢配不上楚卞惊,但此时觉得…….另外一番感觉。

秋蝉觉得自己又慌神了。

小说《纨绔将军戏嫡妻》 第13章 打碎药碗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