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是个演技派》于锦双楚景淮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太子妃是个演技派》 小说介绍

主角是于锦双楚景淮的小说叫《太子妃是个演技派》,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未末写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楚景淮略一思索,与她讲了些等会注意的事项,末了道:“依你所言,父皇现在正值盛年,很多事情不会要你做决定,他说什么,你只管附和就行了。若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就推脱身体不适,早日离开。记住了没有?”于锦双点…

《太子妃是个演技派》 第4章 烫伤了惠后 免费试读

楚景淮略一思索,与她讲了些等会注意的事项,末了道:“依你所言,父皇现在正值盛年,很多事情不会要你做决定,他说什么,你只管附和就行了。若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就推脱身体不适,早日离开。记住了没有?”

于锦双点头如捣蒜。事关身家性命,她怎么敢马虎?

到了宫门口,下了马车,由何公公领进去。何公公说今日皇上和皇后同在琉璃宫,他们可一处拜见了。说罢还多看了他们一眼,觉得这两人今日有些不对劲。平日里太子殿下向来冷淡,没什么表情,今日似乎有些紧张,反倒是太子妃昂首挺胸的,十分有巾帼风范。

到了琉璃宫,楚帝正和皇后在吃茶,见他们来了,立马慈祥地笑道:“朕与皇后正说着你们,你们便来了,倒是真的巧。”

于锦双赶紧跪下道:“参……参见皇……父皇,母后。”

楚景淮也依样行了礼。

有宫女奉上茶,于锦双端了,膝行至楚帝面前,低眉顺眼道:“父皇,请喝茶。”

楚帝笑着接过茶杯,道:“一眨眼,景淮都已娶妻生子了,岁月真是不饶人啊。”

于锦双镇定道:“父皇身强力壮,儿臣远不能及,唯愿父王龙体康健,万寿无疆,庇佑我朝子民安乐,盛世长存。”

这一席话说得楚帝眉开眼笑,对皇后道:“没想到景淮成婚之后性子都平和了,看来太子妃功不可没。”

楚景淮倒也没有想到于锦双会说出这么一堆的恭维话,而且说得理直气壮的,被楚帝一叫,回过神来,拜道:“父皇谬赞了,臣妾愧不敢当。”

楚帝道:“朕这个儿子,自小脾气便倔,软硬不吃,长大了更是如此。不过今日见他这般,朕倒是可以放心些了。”

皇后本就是元后的死对头,对于楚景淮做太子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本想着他要是一直那样不讨人喜欢,这太子的位置迟早是她儿子楚晟潮的,没想到成婚之后这性子倒是变软了,也不知是这狐媚子给他吹了什么耳边风。见到皇上今日这般开心,惠后的心里更是恼怒,存了心要拿于锦双出气。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奉茶的于锦双,惠后的眼里浮起一丝阴毒的笑,伸手抬起了于锦双的下巴,道:“倒真是个标致的人儿呢。瞅瞅这双眼睛,水灵灵的,可不叫人欢喜?”

楚景淮本就极度厌恶她,如今看她这般假惺惺的装好人,眼睛里的恶毒却是毫不遮掩地流露出来。他瞪了她一眼,道:“母后请喝茶。”

惠后被他瞪得一愣,心想:你这贱蹄子还敢瞪我?真以为嫁给太子你就飞黄腾达了?想的美!她带着护甲的手指狠狠掐住了楚景淮的下巴,几乎掐进他的肉里。

楚景淮皱眉,看到她在冷笑。他一狠心,别过了头,长长的指甲在他的脸颊划出一道伤痕。

惠后惊呼:“哎呀,太子妃怎可这么不小心?这脸是怎么伤的?”

楚帝望过来:“太子妃受伤了吗?”

脸颊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楚景淮冷冷道:“无妨,小伤罢了,多谢父皇关心。”

于锦双听他语气不善,心想自己以后要是还回去了还得活命呢,现在可千万不能惹到皇上,便赶紧打圆场道:“启禀父皇母后,此事是儿臣的错,今早与太子妃梳妆时挠了她的痒痒,她这才把脸划伤的。”

楚帝倒也没有再说什么。

楚景淮举着茶杯举得手都酸了,惠后才懒洋洋地接过茶杯。楚景淮料定她不会这么好心放过自己,果然,他的手指刚离开杯子,惠后便故意把杯子往他身上推。他下意识地挥开,只听一声惊呼,杯子摔碎在地上,惠后捂着脸道:“哎呀,好烫。”

楚帝急忙过来察看,见惠后柔嫩的脸颊上有块红红的印记,脸色也变了:“太子妃,怎可如此不小心?”

楚景淮就知道自己的父皇不论什么时候都会站在惠后这边,这么多年了他也没看透惠后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他早就对他失望了,此刻也不愿多说。

于锦双欲哭无泪,这太子迟早得把自己害死。她只好道:“许是太子妃昨夜太累了,今日才没有断稳茶杯,烫了母后,都怪儿臣。”

惠后依旧在添油加火:“皇上,太子妃从来这里便对臣妾没有一句好话,想来是臣妾哪里对不住她吧。”

楚帝摸摸胡子,道:“你是皇后,他们是晚辈,不懂事也是自然。朕下去会叫长平侯好好教导他的女儿的。”他又转向于锦双:“景淮啊,你们新婚燕尔,朕本不该多说什么。但你身为太子,不可过度沉溺于男女之事,还是要心怀社稷。”

于锦双叩首:“儿臣谨遵父皇教导。”

“行了,你们退下吧。”

出了琉璃宫,呼吸到新鲜空气的那一刹那,于锦双有种劫后余生的畅快感。但是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还不知道要过多久,她想想就头大。

楚景淮黑着脸走在她前面,还要她一路小跑才追得上。

“哎,太……你等等我。”于锦双紧跑几步赶到他前面,附近的小太监看到他们都有些诧异,他们还真的没见过太子殿下会去追一个女人的。

楚景淮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你想说什么?”

“我不想说什么,就是……”于锦双被他的目光吓得都不敢说出后面的话了。

楚景淮十分不耐烦地拉着她往前走:“在这里不方便那就回去说。”

坐在马车上,于锦双才道:“殿下,我觉得吧,为了我们两个以后都能活着,您是不是得改变下自己的……说话的方式?”

楚景淮嫌恶地看着她:“于锦双,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还轮不到你来教训孤!”

于锦双苦着脸:“我没有要教训殿下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好汉不吃眼前亏。如今殿下只不过是长平侯的嫡女,是斗不过皇后的。与其去招惹她,不如暂时服软,我知道殿下与她不和已久,但为了大局考虑,还是希望殿下能够委屈一下。”

小说《太子妃是个演技派》 第4章 烫伤了惠后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