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狂女婿苏阳江婉小说 最狂女婿苏阳大神夜秋

《最狂女婿苏阳》小说简介

主角叫做苏阳江婉的小说《最狂女婿苏阳》是大神夜秋大神独家原创,该书的故事情节深受读者的喜爱,主要描述了:难道……就在苏阳胡思乱想的时候,刘经理回头看向一脸阴沉的朱鸿业,说道:我突然想起来,有些事要和朱总聊聊,如果朱总有时间的话,不妨跟我一起走?…

《最狂女婿苏阳》 第1章 提前出狱 免费试读

第1章提前出狱

“出去以后洗心革面,好好做人。”

泉城第四监狱的大门缓缓打开,苏阳被狱警带了出来,站在高高的院墙外,他再也难掩激动的心情,双拳紧握,抬头望天,热泪在眼角回旋,却始终没有流下来。

终于,自由了!

两年的牢狱之灾,仿佛一场噩梦。

由于表现良好,苏阳提前三个月刑满释放,他没有告诉任何人,所以,没有人过来接他。

“八月十号,今天,好像是江家老太太的七十大寿,就算我说了,江家人也不会来接我这个刚从监狱里出来、浑身沾满晦气的强歼犯女婿吧。”

苏阳深吸口气,自嘲一笑,大步走向停在对面的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福苑小区。”

司机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给人的感觉怪怪的。

怪就怪在,一个司机,却打扮的像个职场白领。

苏阳愣了一下,没有多想,他掏出在监狱里存放了两年的手机,打开机,顿时,一张熟悉又陌生的照片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照片里一男一女,男人是苏阳,女人叫江婉。

“你老婆?”

司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扭过头,盯着手机屏幕看了两眼。

“跟你没关系。”

苏阳把手机一翻,避开了司机的视线。

老婆……

任何人看到那张照片,应该都会这么以为,毕竟,那是两年前苏阳和江婉的婚纱照,照片里的江婉笑颜如花,挽着苏阳的胳膊,动作亲密无间。

但是谁能想到,两个人的新婚之夜,本该洞房花烛,椿宵帐暖,得到所有人的祝福,偏偏,天意弄人,飞来横祸。

苏阳由于强歼罪被捕,江婉一夜之间守了活寡,而江家,也成了整个泉城的笑柄。

“这两年,她应该比我活的更苦、更委屈吧?”苏阳伸手,摸了摸照片中江婉的笑脸,一直忍到现在的热泪,突然夺眶而出。

苏阳是被人设计陷害的!

含冤入狱,苏阳哭过、恨过、挣扎过,却无济于事,所以他认了,认命。

可是江婉呢?

她是无辜的啊,背负着丈夫是个强歼犯的恶名,忍受着别人的冷眼和嘲讽,她一个柔柔弱弱的女人,这两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两年了,江婉从来没有探过监,苏阳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新婚之夜,苏阳被抓捕时,她被泪水打湿的、绝望的、痛苦的眼神。

“哥们儿,怎么还哭了?难道是老婆跟着别的男人跑了?”

苏阳没有注意到的是,司机一直在有意无意的观察他,见他伤心落泪,司机递来一张纸巾,安慰道:“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女人多的是,你也别灰心,现在的姑娘眼里只有钱,改天你发了家,有了钱,又是一条好汉。”

苏阳把脸扭向一边,没有理他。

“要不,我现在就带你去**店、洗头房,放松一下?”司机坏笑道。

“停车!”

已经到了福苑小区大门口,苏阳掏出身上仅有的十块钱随手丢给司机,然后头也不回的下了车。

司机盯着苏阳的背影,若有所思……

……

苏阳独自走进福苑小区,看着小区里熟悉的楼房,陌生的人群,心中感概万千。

短短两年,物是人非。

泉城的棚改工作进行的如火如荼,福苑小区年久破旧,也在棚改范围内,楼房外的墙壁上写着红色醒目的“拆”字,很多住户已经搬离。

要拆了吗?

苏阳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他从小在这里长大,这里承载了他太多美好的回忆,半年前,父母车祸去逝,他身在监狱,作为儿子,却没能送父母最后一程,这是他心里永远的痛。

而小区里的房子,是他的家,也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念想。

“爸,妈,儿子不孝!”

来到自家门前,苏阳刚止住的热泪又打湿了双颊,掏出随身的钥匙,打开房门,轻轻一推,门开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摆在对面桌子上的、父母的遗像。

熟悉的面孔,和蔼的微笑,往事一幕幕回荡在苏阳的脑海里,苏阳泪如雨下,两条腿仿佛灌了铅,沉重无比。

一步步走到父母的遗像前,扑腾一声,苏阳双膝跪地,朝着父母的遗像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趴在冰凉的地板上,呜呜呜,哭的像个小孩子。

突然!

“唔……还来?你不累啊?”

一个女人的嗔笑声从隔壁卧室传来,冷不丁的,吓了苏阳一跳。

家里居然有人?

而且这个女人的声音苏阳非常熟悉。

江玲!

江婉的妹妹,也就是苏阳的小姨子,两年前,苏阳和江婉的新婚之夜,就是她诬陷苏阳强歼,才有了后面发生的一切!

苏阳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提前出狱,刻意避开江家的人,先回自己家祭奠父母,却会在这里碰到江玲。

两室一厅的房子,对面那个传出声音的卧室,是主卧,也是当初苏阳和江婉的洞房!

听动静,卧室里显然不止江玲一个人。

江玲似乎正在卧室里和某个男人寻欢作乐,完全没有意识到苏阳的存在。

苏阳腾的一下站起身,一瞬间,怒火中烧,泪眼朦胧的眸子里寒芒毕射:作为妹妹,害惨了我和江婉,却在我和江婉的婚房里,大白天和别的男人恣意妄为?

简直该死!

没有任何犹豫,苏阳握紧了拳头,三步并作两步,咬牙切齿的走到卧室门口,抬起腿,一脚,狠狠的踢开了卧室的门……

砰!

伴随着刺耳的大响,房门应声而开,紧接着卧室里就传出江玲惊慌失措的尖叫声。

苏阳脸色阴沉的站在卧室门口,朝里面扫视几眼,只见宽敞的床铺上,江玲和一个男人纠缠在一起,旁边散乱的丢弃着两个人的衣物。

“苏阳?!你,你不是……”

看到苏阳,江玲瞪大眼睛,彻底惊呆了。

而苏阳冰冷的目光盯着那个男人,当他看到那个男人的脸时,同样脸色剧变,眉宇间闪过一抹难以掩饰的震惊和愤怒。

竟然,是陈子昂!

殊不知,两年前的新婚之夜,苏阳喝醉了酒,听到江玲喊救命,冲进房间以后,看到的那一幕,和眼前的场面几乎一模一样。

正是陈子昂这个王八蛋,强歼了江玲!

作为姐夫,苏阳当时没有多想,借着酒劲把陈子昂暴打了一顿,救下了江玲。

然而,陈子昂跳窗逃跑,江家的人和亲朋好友赶到,江玲瑟瑟发抖的蜷缩在墙角,哭的像个泪人儿,面对江家人的质问,她伸手指着苏阳,声称是苏阳强歼了她!

苏阳百口莫辩,做了陈子昂的替死鬼!

两年的牢狱之灾,苏阳忍了,也认了!可是谁又能想到,他提前出狱的第一天,似曾相似的这一幕居然又一次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而且这一次,江玲明摆着是自愿的!

“呦,我当是谁,原来是当初英雄救美的苏阳啊。”陈子昂也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不轻,但是看清楚来人以后,他笑了。

笑的很猖狂。

当着苏阳的面,陈子昂甚至连衣服都懒得穿,随手捡起內裤套在身上,然后冲着苏阳笑道:“你小子行啊,居然能提前出狱,亲眼看到这样,感觉怎么样?”

苏阳紧握的拳头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