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肥妻)(苏晚许亦云)免费阅读

《农门肥妻》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都想占便意

许老大深深的吸一口气,嗅着空气中的肉味儿好一会儿,才肯定的开口:是老三家的,老三家在煮肉。

天啊,他们家怎么会有肉吃?难道是老爷子走之前私藏了银子给他? 刘氏也不睡了,翻身起来穿上衣服。

行了,天都黑了你去闹什么?都已经分家了,他手上有银子咱们也管不着了。

许老大不想大晚上的去闹,最重要的是他不确定许亦云手头上是不是有私藏的银子。

要是没有,指不定会让外人看了笑话去。

许老大挺要脸的,那些没脸没皮的事情,都是由刘氏去闹,闹完之后占了便宜,两个人一起在家商量着如何再占其他人的便宜。

凭什么管不着啊?才分家两天,他手上突然间有银子了,还吃上肉了,这点不可疑吗?不行,我得去问问,怎么的不能让他们吃独食。

刘氏骂骂咧咧一阵子后,便出门了。

二房那边也闻到肉香味儿了,听到大房那边传过来的声音,周氏跟许老二想来想去,认为还是先静观其变。

这种没把握的事情,他们可以让刘氏去探探口风。

苏晚把肉汤做好后,就把那些野兔砍成小块。

身子是肥胖了点,但是砍肉的时候却相当的灵活。

许亦云把兔子皮整理好,扫了眼动作流利的苏晚,然后就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干锅兔肉苏晚在行。

用不了多久,就下锅翻炒起来。

等刘氏过来拍打院门的时候,苏晚正把肉捞出锅。

听那急促拍门声,苏晚大概猜测到是隔壁来人了。

苏晚不着急,慢悠悠的把那一大盆肉端上桌后,又用一个小盆打了点出来,拿去收起来留第二天吃,这才一边擦着手,一边拖着肥胖的身子朝院门而去。

屋内黑灯瞎火的,许亦云已经把油灯给点上,那个灯就摆在饭桌上,在微弱昏黄的灯光下,那盘干锅炒肉正散发着浓郁诱人的香味儿。

苏晚把院门打开后,刘氏瞪她一眼,然后直接往屋内冲,一边冲一边叫嚷着:许老三,你丫的王八羔子混账东西,背着我们两房藏私房钱,当时我们就说老爷子跟老婆子死后钱都去哪里了,原来都被你这个白眼狼给拿走了。

你把银子拿出来,拿出来! 苏晚看着那个骂骂咧咧的疯女人,眉头皱了又皱。

这个女人又抽哪门子疯? 许亦云正坐在饭桌前,刘氏一进去就看到油灯下面的那盆肉。

闻着那盘肉散发出来的香味儿,刘氏口水已经流出来了。

许老三,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把银子拿出来,否则老娘打断你的腿。

刘氏站在屋内,两手插着腰,那双刻薄的三角眼却粘在那盆肉上,怎么挪都挪不开。

许亦云的视线,瞬间冷沉下来。

苏晚心里窝火,拖着一身肥肉回到屋内的时候,走过去直接把刘氏撞到一边,刘氏一个趔趄,险些摔在地上。

大嫂这话是几个意思?我们家吃上肉就是藏了私房钱了? 苏晚把刘氏撞到一边后,就一屁股坐到饭桌前。

那漫不经心的样子,让刘氏更加冒火了:老三要是不藏私房钱,你们有钱吃肉?难道你这个肥婆能带嫁妆过来?许老三,我刘氏今日把话说明了,你要是不把老爷子给你的银子拿出来,明天我就让族里的长辈过来,把你赶出田头村。

刘氏一边骂,一边看着那盆肉。

香。

她已经大半年没吃上一块肉了。

别说是吃肉了,平时吃饭连一滴油水都舍不得放。

一日三餐,除了稀饭就是稀饭,白米饭都没舍得吃一顿。

许老三这个败家子分家两天就吃肉了,她恨啊,嫉妒啊。

大嫂果然是年纪大了,这眼神也是不好了。

这兔子肉是当家的上山砍柴时碰上的,顺手拿回来解馋而已。

也不知道大嫂从哪里看见我们藏私房钱了? 字里行间都带着轻视与嘲讽,差点没把刘氏气出心脏病。

不过,听到苏晚话中的意思时,她这才注意到那盆肉跟猪肉不太一样。

猪肉都是小块小块的切着,而且是没有骨头的。

那个盆里面的肉都是有骨头的,仔细看才知道不是猪肉。

意识到自己误会了,刘氏眼珠子一转,脸上的怒火一收,瞬间就变成和蔼可亲的模样,呵呵,是兔子肉呀?不是猪肉?这黑灯瞎火的嫂子看不太清楚,三弟,三弟妹别见怪。

正好嫂子也饿了嫂子跟你们一起尝尝这兔子肉的味道。

不好意思,嫂子要是想吃肉的话,就回去大米来换,一斤大米换一块肉。

刘氏的话没说完,苏晚就打断她的话了。

早上吃点她家的白粥,苏晚差点没被打死,晚上就想来吃她家的肉,没门。

苏晚也不是好欺负的,用那对被肥肉挤成一条线的眼睛瞪刘氏一眼,然后就开始吃起来。

吸溜吸溜 真是好吃。

苏晚一边吃着,一边发出巨大的声响。

许亦云没有说话,把一块兔子肉放进嘴巴里,嚼两下后,他那双淡漠到极致的瞳孔倒是轻微动了一下。

刘氏瞧着两个人吃肉的画面,刚刚端起来的笑容维持不住了。

死肥婆,好歹我也是你嫂子,老三就算是老爷子跟狐狸精生出来的孩子,那也是许家的种,既然是许家的种,你们凭什么吃独食?凭什么?

虎视眈眈的盯着

刘氏又开始骂了。

不仅骂了,她还怕乡里乡亲听不到一样,声音越来越大声了。

做三弟的有肉吃了,也不给他哥哥嫂子分一口,作孽啊。

想当初为了给他这个丑八怪说亲事,我东奔西跑没句好话也算了,现在刚刚分家,就开始吃独食了。

哎哟啊,我们许家究竟是造了什么孽,才会摊上这么一家子啊,公公啊,婆婆啊,你们在天上好好看看这两个白眼狼啊,白眼狼啊 啪! 刘氏在那边干嚎个不停,这边苏晚厚重的手掌往桌子上狠狠一拍,桌面上的几个碗差点碎了。

巨大的声响,不仅让刘氏止住了哭声,也让对面的许亦云放下了手上的筷子。

想吃肉是吗? 苏晚站了起来,两步走到刘氏跟前,巨大的身板往刘氏那边一撞,刘氏被迫往后退好几步。

死肥婆,你想干嘛?你要干嘛? 苏晚往前走一步,刘氏就被迫往后退两步。

一边退,一边惊恐的盯着苏晚。

眼前的死肥婆怎么跟她认识的那个死肥婆不一样? 盯着苏晚那双眯起来的眼睛,刘氏内心莫名的有些慌。

干什么?你说我要干什么?今天坑了我们三斤大米,现在又想来吃肉。

想吃肉?来,过来吃啊,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命吃。

苏晚步步紧逼着,刘氏不得不往后退着。

后面的许亦云见此,淡漠的视线停留在苏晚肥壮的背影上,眼底带着探究。

苏晚哪里会管许亦云对她的看法,饿了一天了,好不容易吃上一口东西,又被刘氏搅合了,她心里没气? 冷冽的气势彻底释放出来,苏晚那一身气势可不是闹着玩的。

苏晚,你想干嘛?你想干嘛?你个死肥婆,你要是敢动我一下,信不信我打死你。

刘氏看到边上有一根棍子,连忙伸手抓了过来。

瞧着那根指到自己眼皮子底下的棍子,苏晚一把抓住,再凭借自己这一身肥膘拥有的重量,轻易的就把刘氏手上的棍子给枪过来。

刘氏心里恐慌的很,嘴巴上依旧骂骂咧咧的,贱蹄子,死肥婆,丑八怪一连串侮辱人的词语骂出来后,她人也不停的往后退。

滚,再不滚老娘抽死你。

苏晚眯着眼睛盯着两腿颤抖的女人,心里嗤了一声孬种。

刘氏被苏晚气势所压,又放了一句狠话之后,便跑了。

苏晚把院门上了锁,然后返回屋内吃晚饭。

许亦云此刻正优雅万分的吃着红薯粥,看到苏晚进来的时候,不过是微微扫苏晚一眼而已。

苏晚倒是不怕许亦云,他脸上的烧伤看一两眼会怕,看习惯了也就那样。

这具身体的食量确实很大。

苏晚吃了一碗红薯粥后,又吃了好几块肉,依旧是空的。

苏晚还想多吃一些的,想了想,她还是放弃了。

她不想拖着这身肥肉过日子了,行动不便不说,主要是太难看了。

所以,从今日开始她打算减肥了。

收碗筷时,对面的许亦云又看了苏晚一眼。

苏晚有些莫名其妙,不愿意跟她说话就算了,她也不是非要跟他说话才能够活下去。

她是胖了点,丑了点,吃得多了点。

但是,许亦云要是嫌弃她丑,她肯定会十倍嫌弃回去。

苏晚收拾了刘氏一通,憋在心里接近一整天的怒气终于发泄出去了。

清洗好身上后,苏晚就躺到那张有些脆弱的床上去了。

今天有些累,苏晚没精力管许亦云会不会进来睡,便直接进入了梦乡。

人心叵测

苏晚睡过去没多久,许亦云就进来了。

他那双冷漠的眼睛落在苏晚肥胖的身上好一会儿,然后坐到床边。

眼神轻微闪烁了一下,把被子往边上掀开,然后和衣躺到苏晚身侧。

墙壁上那条裂开的巨大口子,依旧不停的往屋内灌着冷风,边上的苏晚在沉睡中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

男人侧着脑袋看苏晚一眼,迟疑了一会儿,伸手替苏晚把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拉。

夜色渐深,气温骤降。

单薄破旧的被子,抵不住夜的寒冷,苏晚睡得并不安稳。

第二天醒来腰酸背痛不说,整个人也憔悴得不行。

另一边,周氏一大早就去拍大房的门。

昨晚她和许银宝听了半天墙角,发现老大家的也没占到便宜,就没敢上老三家的门,但又惦记着那股肉香,心里又是嫉妒又是不甘,忍不住跑来找刘氏问问情况。

刘氏跟许金宝以及他们的孩子狗蛋正在吃早饭,听到敲门的声音,她连忙招呼许金宝把桌子上汤汤稀稀的看不到几颗米的稀饭,以及一小碟咸菜给收起来。

狗蛋肚子还饿着,手上的碗筷突然间被收走,瞬间哭了出来。

刘氏在他耳边悄声说:等外人走了娘再拿给你吃,不然别人把咱们家的东西全部吃完了,你就得饿肚子。

才四岁的狗蛋立刻不哭了。

刘氏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脑袋,说了声乖,然后就去开院门。

周氏在屋外等了许久,院门才打开,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过还是露出和和气气的笑容来:大嫂,这么晚来开门,是不是在吃早饭啊? 一边说着,她一边快速的往里面走去。

刘氏在心里暗骂了声贱蹄子,然后笑眯眯道:哎哟弟妹啊,瞧你这话说的,这都快冬天了,地里没有收成啊,哪里有早饭吃啊,咱们分得多少谷子,你也看到啦,再不节省一点这个冬天就没法过啦。

周氏心里不屑,刚刚在院子外面她都闻到稀饭飘出来的香味儿了,不是在吃早饭,鬼才相信。

刘氏拿了根条凳放院坝上给周氏,没有让她进屋的意思。

周氏眉眼动了动,然后假笑道:大嫂,昨天晚上老三家飘来的肉香,是怎么回事?咱们三房才刚分家呀,他三房去哪里拿银子买肉吃?会不会是老爷子生前私底下给他的? 提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刘氏就来气。

如今周氏过来问,刘氏突然间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昨天晚上的苏晚,貌似不太好对付,她不如趁机让周氏出头去对付苏晚,然后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心里有了计较,刘氏脸上再次露出和蔼的笑容来。

哎哟喂,弟妹你是不知道啊,老三家的日子过得可好了,昨天我过去拍门了,老三家的婆娘来开门,我清楚的看到他们家的桌子上面有一大盆肉。

真的是肉啊,可香了,不过那不是猪肉,是兔子肉,山上打回来的。

昨天晚上我就吃上几口了,那味道真的是绝了,我想着昨天晚上他们肯定没有吃完,肯定还留有,你最好现在过去看看,说不定还能够拿一些回来给你们家狗剩吃呢。

狗剩就是周氏的儿子,三岁左右。

周氏宝贝狗剩得紧,平时有啥好吃的好喝的,都留给自己的这个儿子。

如今听到刘氏说苏晚那边有一大盆肉,她立刻就坐不住了。

老三家的真的有那么多肉?你还吃上啦? 周氏有些怀疑。

周氏抠门,但是有脑子。

看刘氏说得这么好,还有些怂恿她的意思,当下心里就警惕起来。

她笑了笑,然后从条凳上面站起来:嫂子这话说的,我不过是好奇过来问问,老三家能够吃上肉,是他们的福气,这都分家了还跑去那边占便宜,倒是有些小心眼了。

好了,就不打扰嫂子了,我得回去做饭了。

刘氏巴不得周氏快点走,皮笑肉不笑的送周氏出院门,这才呸一声,然后快速的回家去了。

周氏回去之后,把苏晚那边的情况跟许银宝给说了。

许银宝听了之后,也认为刘氏这是把他们当炮灰使呢,思来想去,许银宝认为不能直接去问苏晚要。

当家的,要不你也上山去打野兔吧,你打到野兔了,咱们就有肉吃了。

周氏想吃肉啊。

特别是闻到老三家那边飘过来的肉香后,她就馋得紧。

不行不行,山上太危险了,咱们又不会拉弓射箭,上山指不定会被饿狼吃了去。

老三那边有肉,咱们直接去拿一点回来就行了,哪用得着这么麻烦。

许银宝立刻拒绝了。

周氏听了觉得很有道理,山上太危险了。

最重要的是,打了野兔回来她也舍不得拿来吃,一只野兔能换不少钱呢。

苏晚并不知道他们家的兔肉被二房给盯上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苏晚觉得自己又饿了。

家里除了昨天晚上剩下的那些兔子肉之外,就只有三个土豆了。

好饿。

她好怀念上辈子吃香喝辣的日子。

许亦云正在院坝上磨刀,苏晚看到他的时候,磨刀的男人也转过脸来。

依旧是那张满是疙瘩的脸,依旧有些吓人。

苏晚下意识的吞咽一口唾液,然后开口:那个,咱们今天吃什么? 许亦云: 一开口就问吃的,上辈子是饿死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