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妻在上墨少别乱来)(霍雨眠墨封诀)免费阅读

《甜妻在上墨少别乱来》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不是我做的

霍雨眠以为他想赖账,直接怒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便宜占尽,就不想管了吗?这整个北城,难不成还有第二个墨封诀?

墨封诀觉得这话也有道理,只是这件事似乎有些蹊跷。

可看到眼前女孩儿红着眼眶的模样,他最终还是没说出口,直接喊来外面的凌越。

总裁,有何吩咐?

凌越低垂着眉眼,恭敬地询问。

墨封诀大致说明了一下情况,道:去查一下,一个小时后,我就要知道结果。

好的,我这就去。

凌越领命,迅速离去。

车内,再度剩下墨封诀和霍雨眠。

墨封诀看了她一眼,道:结果晚些时候才会后,你要留下来,还是走?

霍雨眠默默的开门下车。

墨封诀淡淡道:我让人送你。

不必了。

霍雨眠把西装外套还给他,然后强忍着身下火辣辣的痛,道:我只希望能尽早看到我弟弟回家,这就足够了。

说完,也不等墨封诀说话,迈着步伐,一步一步离开了停车场。

背影倔强又单薄!

一个小时后。

墨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凌越疾步从外面走来,道:总裁,您让我查的事情查到了。

怎么回事?墨封诀一边翻阅桌上的文件,一边询问。

凌越道:是云乔小姐用您的身份,暗中向警局那边施压。

墨封诀眼神一沉,舒云乔?

正是。

凌越点头。

舒、墨两家是多年世交,舒家大小姐舒云乔更是墨老爷子钦定的孙媳妇儿,两人目前是未婚夫妻关系,下个月就要迈入婚姻殿堂。

但墨封诀明显很厌恶这女人!

那霍雨辰得罪她了?

不是,原因是舒云萱小姐引起的!那霍雨辰是云萱小姐的大学同学,因为成绩优异,再加上长得帅,所以云萱小姐就很喜欢他,只是在表白的时候被霍雨辰拒绝了,所以

所以她就算计别人,还把人送去坐牢?墨封诀抬起眼睛,眼神更冷,小小年纪,心思倒是恶毒。

凌越问,那霍雨辰那边

墨封诀整了整袖扣,脑海掠过昨夜拿到纤瘦的身影。

女孩儿一脸愤怒的质问他,骂他最后缩在他怀里喘-息

眼底赫然染上深沉的墨色,他嗓音低沉道:去警局。

同时,翻出手机,给霍雨眠打了个电话,我现在去警局,你也过来。

医院里。

霍雨眠从停车场过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

因为失-身,也因为睡眠不足。

母亲倒是醒过来了,只是因为情绪波动太大,人显得很虚弱,医生建议她在医院多住两天。

霍雨眠原本也打算休息一下,不料接到墨封诀的电话,急忙匆匆赶去警局。

抵达后,墨封诀和助理,已经在审讯室等候多时。

旁边还站着警察局的局长,以及一名年轻警官,和一个年纪约莫看起来三十左右的女人。

女人保养得不错,看起来也就二十几的样子,打扮的很时尚,只是身上带着一股风尘味。

此时,她正被押在审讯室的椅子上,整个人瑟瑟发抖,像是刚经历过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脸色苍白。

霍雨眠一眼认出这女人,就是诬陷她弟弟强J的女人。

是‘光年酒吧’的老板!

墨封诀见她来了后,直截了当的开口道:这女人已经招了,你弟弟那晚的确没碰她,是有人收买她,诬陷你弟弟。

现在事情已经查明,你可以把你弟弟带回去了。

收买?霍雨眠看向墨封诀,这件事不是你让人做的?

自然不是,是有人冒用我的名义。

我还不至于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去针对一个孩子。

墨封诀甚是不悦地道,视线落向一旁的局长,把人放了!

局长连忙恭敬道:是,我这就去放。

话落,人迅速离去。

霍雨眠再也顾不上其他,急忙跟了出去。

很快,霍雨辰便被带了过来。

一见到她,便喊了一声姐

出口的声音,已经嘶哑得不像话。

霍雨眠心疼得不行,红着眼眶,急忙冲上去扶住弟弟,柔声安抚,乖,姐姐来带你回家,没事了。

见到人安然无恙放出来,墨封诀看了片刻后,便一句话也没说地转身离去。

霍雨眠眼角余光瞥到,只觉得心里空了一下。

怀孕了

此时,舒家。

舒云乔正坐在昂贵的真皮沙发上,翻看一本时尚杂志,面前的茶几上放着几样甜品糕点,一杯醇香咖啡,正冒着热气,看起来很是舒适惬意。

舒云萱从楼上飞奔下来,嚷嚷道:姐,我刚接到消息,霍雨辰被放出来了,似乎是姐夫那边从中干扰的,他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舒云乔闻言,微微一愣,有些诧异,封诀插手这件事了?

对,他会不会是因为发现,咱们用了他的身份,所以才

舒云萱有些微的慌张。

墨封诀可不是好惹的。

尽管她姐姐已经要嫁过去了,可依旧无法阻挡他的可怕。

舒云乔内心也有些发虚,很是懊恼地瞪着自家妹妹,这还不是因为你惹的!

舒云萱有些不爽,谁让那该死的霍雨辰敢拒绝我!不给他点教训,我咽不下那口气!

舒云乔训斥道:就算咽不下,现在也给我憋着,别再给我惹事,影响我结婚。

再有一个半月,我就是墨家少奶奶,到时候你想收拾谁,还不简单?

舒云萱内心还有不甘,不过还是点头道:行,那就再等一阵,我一定要让他付出足够的代价才行!

结果,刚说完这话,舒云乔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是墨封诀打来的。

舒云乔有片刻慌乱,勉强镇定接起,里面便传来男人那冷酷到不含一丝温度的声音,舒云乔,谁给你的胆子,去冒用我的名义,为所欲为的?

舒云乔心中一颤,连忙道:封诀,你在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别跟我装傻。

我告诉你,舒家最好把舒云萱管好,否则我一定亲手送她去非洲,一辈子都回不来。

话落,也不等舒云乔回应,便掐断了电话。

转眼,一个月过去。

自霍雨辰被放出来后,霍雨眠便再也没跟墨封诀有任何牵扯。

她原想着,这辈子就和墨封诀就此别过了,谁料到,意外发生了。

这天清早,她刚起床刷牙,便突然感到一阵恶心反胃,整个人趴在洗手台上,吐了个天昏地暗。

霍母很担心,催促着她来医院看看。

她一开始挂的是肠胃科,医生看完告诉她没什么大碍,便建议她去挂妇科,检查是否怀孕了。

结果出来后,宛如晴天霹雳一般。

B超上清晰显示,怀孕快一个月了!

她居然怀了墨封诀的孩子!!!

霍雨辰从医院出来,内心慌乱得不行,整个人完全不知所措。

脑子里乱糟糟的,想的全是‘未婚先孕’四个字!

她和墨封诀,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那一夜的疯狂,更像是一场等价交易。

她以为两人从此陌路,谁知,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她该怎么办?

就在霍雨眠思绪纷乱间,包里的手机响了。

她慢半拍才接起电话,霍母关切的声音,很快传进耳朵里面,眠眠,怎么样?检查完了吗?医生怎么说的?

霍雨辰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跟母亲说自己怀孕这件事,只能随便搪塞,没事,就是肠胃问题,吃点药就可以了。

那就好,你赶紧回来,晚点妈妈炖汤给你养养。

挂断电话后,霍雨眠没回家,而是漫无目的地在路上乱晃。

她思考着要不要去找墨封诀谈论这个事,毕竟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竟走了很远。

恰巧经过一家婚纱店。

店门口停着一辆全球限量的黑色顶级迈巴赫,流畅的车身线条,华贵中透着奢侈,看着有些眼熟。

霍雨眠倏然顿住脚步,想起这车似乎是墨封诀的。

那晚,在酒店地下停车场,她盯着这车至少有好几个小时,肯定不会认错。

似乎要印证她的想法,这时,她眼角瞥见旁边婚纱店内一道颀长的身影

男人侧对着她,一身高级定制的西装,勾勒出挺拔的身形,将他宽肩窄臀以及大长腿,衬托得淋漓尽致。

五官精致得无可挑剔,狭长的眼眸,如海般深邃,菲薄的唇,因为紧抿的弧度,透出一股冷意。

斜飞入鬓的眉,浮现出一股令人畏惧的气势。

正是墨封诀没错!

霍雨眠没料到会在这遇见他,诧异之余,内心突然生出一股冲动。

择日不如撞日,干脆现在就告诉他自己怀孕这件事

只能打掉了

可就在下一刻,她看到一名肤白貌美的女人,走到墨封诀身边,用甜腻的嗓音说道:封诀,上次那套婚纱我不是很喜欢,你待会儿帮我重新选一套好不好?毕竟是结婚,一生只有一次,我不想有什么遗憾。

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事?

墨封诀语气很淡,似听不出任何喜怒,可漆黑的眸中却隐隐有些不耐。

舒云乔没察觉,一脸甜蜜地笑道:嗯,你是新郎,自然你来帮我挑。

墨封诀眸色微沉,很是不悦,一套婚纱,你来回挑了三四次,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在这耗,要实在不行,就别结婚了。

话落,也不等舒云乔反应,他转身抬腿就走。

门外的霍雨眠见状,急忙躲到旁边的柱子后面,眼神尽是恍惚。

原来,他都要结婚了!

既然这样,那怀孕这事告诉不告诉他,已经无关紧要。

这孩子不能留。

只能打掉了!

脑海中刚掠过这个想法,下一秒,一道低沉磁性的嗓音,便突兀地在她耳畔响起,果然是你!

刚才转身出门的一瞬,他眼角似乎看到一道躲开的身影。

虽然已隔一个月,可那晚,女人的每个表情,几乎印进了他眼底。

他疾步跟过来,没想到,还真把人给逮着了。

霍雨眠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没站稳,差点向后跌去。

墨封诀眼明手快拽住她,也不等她站稳,便搂着她,直接上了路边的迈巴赫。

车子迅速启动,很快离开婚纱店。

舒云乔这时才追了出来,远远瞧见墨封诀在路边拉了个女人上车,脸色都变了。

车上。

霍雨眠直到开出一段距离,才猛地回过神,怒道:你拉我上来干什么?

墨封诀一边开车,一边抽空瞥了霍雨眠一眼。

也是神奇。

他刚才还因为舒云乔那个女人,正感到满心烦躁,在看到这个女人后,竟奇迹般的平复下来了。

他薄唇微抿,语气淡淡道:你不是来找我的?

霍雨眠面色一滞,僵硬道:我只是恰巧路过!

世上还有这么巧的事?上次在酒店,也是偶遇?

墨封诀似勾动了一下唇角,弧度带着点讥讽的味道。

霍雨眠有些恼羞成怒。

她也没想到会在这遇见他!

要知道,或许就不会从这路过了。

一想到自己肚子里还有个小生命,都是拜他所赐,霍雨眠心情更糟糕了。

停车!

她目视前方,语气冷冽。

墨封诀像是没听到,油门反而踩的更欢快。

车子嗖地一下蹿出去,吓得霍雨眠惊叫,急忙拽住车门,怒瞪墨封诀,你不要命了?

墨封诀眸色冷凝,没什么反应,依旧保持现有的速度。

霍雨眠觉得这人有病,喜怒无常。

为了自己小命的安全,接下来一段路很是乖巧的坐着。

半个小时后,车子逐渐远离市区,霍雨眠才着急道:你要带我去哪?

飚车!

墨封诀气势十足地道。

霍雨眠以为出现了幻听。

他们现在所处的这片区域,属于北城西郊,这里有个正规的大型赛车场,是许多富二代消磨时间的最佳场所。

墨封诀开着车抵达后,便带着霍雨眠直接进入。

很快有工作人员迎过来迎接,态度毕恭毕敬。

墨封诀熟门熟路地带着霍雨眠去换衣服,霍雨眠在后面拼命挣扎,墨封诀,你放开我!我要回去,你聋了吗?

墨封诀瞥了她一眼,声音低沉冷冽,如冰川一般,暗藏警告,再连名带姓喊我一句,信不信我再把你弟弟弄进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