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孙哲修小说已完结 《诡医探长》完整版阅读

《诡医探长》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莫名孙哲修的书名叫《诡医探长》,剧情张弛有度,扣人心弦,绝对是熬夜必看佳作,小说概述:一代诡医探长,手持雪花神针、幽冥蓝刀,身怀旷世紫金双瞳,一双慧眼识天下,体内双重人格,一人善良热情,医术天下无双,一人冷酷无情,武力超群,一人医阳一人医阴,769特案组背后一桩桩离奇诡案,身为特案组探长的他医天医地、医心、医身,专治各种不服,来看他如何破解密云背后的谜团。…

《诡医探长》 第13章 停尸房惊魂 免费试读

临时停尸房在河东靠近黄泥河边上的一座大货车修车库内,这修车库本就是两边通透敞开式瓦房建筑,里面堆积着很多陈旧的货车汽配件。

东面有一间70平米的机房,原本是发电机房,因为林场以前经常停电,为了不影响生产效益,所以就自己采购了柴油发电机组发电,不过电网改造以后很少再停电,发电机房便废弃了,现在作为769临时停尸房使用。

长方形的发电机房中间有一扇大门,侧面还有一个小门,现在里面堆满了各种现代化先进的仪器设备,靠近侧面小房的位置摆着一张铁床,铁床上覆盖着白布的就是刚刚解剖过的尸体,尸体旁边有一个高大破烂的木柜子。

此时,晚上10点,夜风凌冽,两扇门紧闭,黎凤正坐在另一头的桌子前用显微镜观察着从尸体里面提取的体液样品。

机房里面悬掉着一盏昏暗的灯光,灯罩在左右晃动,像这种晚上一个人解剖尸体的工作,黎凤不知道做过多少次,早已习以为常。

“呼”

忽然莫名的刮过来一阵风,灯光嗡嗡闪烁了几下,黎凤愣了一下抬头望了望头顶的灯泡,灯罩正在左右晃动,她皱着眉头谨慎的朝四周望了望喊道:“谁?”

寂静的四周并没有人回应她,她瞥了一眼前方,忽然发现前方的镜子里面有一个面目狰狞的人一闪而过,黎凤心一缩摸向腰间的手枪,猛的转身看向背后,却发现后面空无一人。

“难道是太累产生了幻觉”黎凤嘟哝了一句摇了摇头,又低头下去继续看显微镜。

让人吃惊的是显微镜下的血液样本是黑色的,如果没有显微镜的照射灯根本很难分辨,而模糊成团的血液中似乎有一些微小的生物在运动。

“奇怪了,尸体的血液怎么变成了黑色,已经完全没有血液的成分存在了,只能看到有一些不明微生物正在血液中游动,打开腹腔却没有发现心脏,那心脏到底是怎么消失的呢,难道是被那些微生物分解了不成,那其他内脏器官为何又是完整的,而且刚才化验并没有发现血液和脏腑中有心脏组织的成分啊”黎凤疑惑的嘀咕道。

“难道心脏是从嘴部或者**被取了出来,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解释了,可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想到这里,黎凤起身想再去查看下尸体核实一下自己的想法,刚站起身就听到尸体方向传来“乓啷”一声清脆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掉落在了地上。

“谁?”

黎凤这回着实被吓了一跳,张嘴大喊一声,难道是老鼠或者野猫,她小心翼翼的朝尸体方向走过去。

当她猛的拉过挡着尸体的布帘时,眼前的情形让她大吃一惊,因为尸体不见了,而尸体旁边的侧门是关闭的。

黎凤吞咽了一口口水,脑袋嗡嗡作响,她环顾四周,什么也没有,于是缓缓抬头朝上方望去……

忽然一只大手猛的把她一拉,紧接着她感觉眼前一黑,人就进到了旁边的木柜子里面,她惊吓得刚要掏枪大声呼救,嘴巴就忽然被捂住了,她全身丝毫不能动弹,只感觉躺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嘭!”破木柜子门轻声关上。

“嘘!”

束缚自己的人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她不要出声,黎凤惊恐的抬头一看,当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庞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老大孙哲修。

黎凤刚要问孙哲修为何要把她抓进柜子,孙哲修指了指机房侧门的方向,侧门外面是一处长300米,宽8米,高出河道6米紧贴山边的河沿,河沿上搭建了四五个猪栏,还有一些菜园,比较荒芜,也无人居住,更没有任何灯光,所以晚上是没人会去那边的,漆黑一片。

“嘎吱~呜~”

侧门忽然缓缓的发出一声悠长开门声响,这个声音在寂静的夜空里显得格外的诡异,紧接着门缓缓推开,外面漆黑一片,一股冷风吹了进来,掀动机房内的布帘左右晃动。

“哇呜!”

忽然一声低沉嘶哑的声音怪叫从侧门外传进来,犹如野兽的嘶吼,黎凤杏眼圆睁,不用孙哲修捂住她的嘴巴,她慌忙用手捂上了自己的嘴巴。

“咔嚓咔嚓”

犹如僵硬的骨关节被强行弯曲移动一般,发出古怪的嘎吱声响,门外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向机房里面移动进来。

透过木柜上方破烂的空洞向外望去,只见昏暗的光线映照出地上的一个黑影。

“啪”

忽然,一只浮肿而苍白的手出现在门框上,紧接着一个全身**的人形物体突兀的出现在视线中,他腹部上解剖后缝补的痕迹清晰可见,苍白的肉身满嘴鲜血看上去触目惊心。

是他,那具尸体,这怎…怎么可能,难道诈尸了!黎凤瞬间感到无比惊讶,她在769所任法医多年,曾经遇到过各种各样尸体出现的怪异情况,但是那些都是可以通过科学解释的,可现在谁能告诉她眼前这是怎么回事。

尸体缓慢的移动着蹒跚的步伐向机房里面走进来,他的脑袋是歪斜着的,嘴里发出怪异的声音,眼睛似乎根本不看路,两只死鱼眼代表着他的确是已经脑死亡了。

孙哲修和黎凤一动不动的呆在木柜子里望着外面,这时尸体已经一瘸一拐越过铁床向木柜子这边移动过来,他每走一步,黎凤心脏就跳动一下,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当尸体离木柜还有50公分的时候,他忽然停住了,黎凤屏住呼吸一动不敢动,死死的盯着那具尸体,一股腐烂的腥臭味扑鼻而来,让人作呕。

僵持了30秒后,尸体忽然转身向机房里面走去,很快消失在木柜破烂的孔洞视线中,过了一会机房中间的大门嘎吱响了一声,接着尸体发出的声音消失在机房里面,似乎尸体已经从中间大门出去了。

黎凤终于松了一口气,她足足憋了60秒钟,现在像泄了气的皮球,汗水已经打湿了她的衣衫,她正准备从木柜出去看看情况,却发现孙哲修并没有放开束缚她身体的手,黎凤不由脸一红,正要扭头提醒孙哲修,忽然孙哲修抬起腿对着木柜门就是狠狠的一脚。

“嘭”

“哇呜!”

只见一具白色的尸体随着踢飞的木柜门飞了出去,黎凤大吃一惊,她这才明白那具尸体根本从来都没有出去过,他就一直隐藏在木柜的旁边,黎凤不知道,却瞒不了孙哲修。

孙哲修跳出木柜,从兜里掏出一节粗大的麻绳朝尸体扑过去,只见那尸体嘶吼挣扎着,看上去异常暴躁,他浮肿的大手一挥,旁边桌面上的一台100多斤重的打印机瞬间被拍飞,简直力大无穷。

孙哲修闪身避过,手里的麻绳一甩,精准的捆住尸体的脖颈,跟着跨步上前两只大脚板踩在尸体的小腿上,尸体挥舞着双手要抓孙哲修,孙哲修拎着麻绳,三下五除二把尸体捆绑了起来,瞬间把尸体困得像个粽子一般,黎凤手里握着手枪惊恐的望着眼前的一幕。

这尸体虽然力大无穷,但是不够灵活,否则孙哲修另外一重人格不出来,现在的孙哲修根本对付不了它。

“出来吧,我看见你了”

孙哲修话音刚落,黎凤傻愣愣的还没反应过来。

“呼”

只听得一声风响,只见一个巨大的黑影凌空踢腿朝孙哲修袭来,孙哲修转身架起双臂招架。

“嘭”

一声闷响,劲风肆虐。

“呯”

孙哲修居然被一脚踢飞,只见一个全身穿着黑色夜行服,板斧一般的脑袋上罩着黑色头套的人出现在眼前,他的体型巨大。

更让人吃惊的是那个黑衣人的双手就像干枯的树枝,两只眼睛就像黑洞。

“瑶域古魂飞刀,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孙哲修望了望墙上的匕首从地上爬起来冷冷的问道。

黑衣人并没有回答,而是一只手提起那具还在挣扎的尸体,向侧门外面走去。

“想走”

孙哲修的话音还没落,身体已经像离弦之箭一般爆射出去。

黑衣人似乎并不在乎,而是忽然转身挥起拳头硬刚孙哲修,拳势呼啸,势大力沉,孙哲修没有硬碰硬,而是收回拳劲360度转身飞起一脚。

“嘭”

一声巨响,侧门居然被孙哲修一脚踢碎,木屑纷飞砸到到黑衣人身上,擦破了黑衣人的脸庞,黑衣人缓缓放下手中的尸体,转身死死的盯着孙哲修,就像盯着死人一般的阴翳,他紧握的双手缓缓张开,那是一双锋利干枯的爪子,就像野兽利爪一般,让人看上去不寒而栗。

孙哲修心猛的一揪,他知道自己绝对不是这个黑衣人的对手,心跳开始慢慢加速…..

此时,黑衣人的眼睛瞳孔一翻,只见黑洞般的眼镜刹那间变成了野兽一般的瞳孔,让人触目惊心。

孙哲修眼睛一花忽然觉得眼前的情景发生了改变,自己似乎深处万丈深渊一般……

“瑶域巫术,这是一种催眠术,不好,不要看他的眼睛”孙哲修身形一震大呼一声,眼前瞬间恢复了清明,当他看清眼前的情景时,不由大吃一惊,因为黑夜人已经出现在他的眼前,近在咫尺,两只干枯的利爪正向他的脖颈袭来,这么短的距离根本避无可避。

忽然,黑夜人的利爪猛的回缩,身体像触电一般急速向后弹射退到侧门处紧靠墙壁,他古怪的眼睛一动不动盯着眼前的孙哲修,这是一种面临极度危机的全身防御状态。

“老…老大”黎凤兴奋的大叫一声。

只见孙哲修瞬间变成了一个身穿黑色西服裤,带着老板帽的人,他低着头一言不发。

“不要乱叫,我不是你们老大”那人嘴里传来冰冷的声音。

这正是孙哲修的另外一重性格,孙哲修叫他老暴,为了让自己人方便辨识区分哪个是自己本体,他找魔术大师学了一招瞬间更换服饰的魔术,此时看到穿着另一套服饰的孙哲修出现,黎凤知道是老暴出来了。

“啪”

孙哲修点着一根香烟。

“你是哪个?”

三角脑袋终于说话了,他说的是本地话,声音生硬而沙哑,但却无法掩饰他内心的恐惧,眼前这个人居然让他感到害怕。

孙哲修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地面上还在挣扎的尸体。

“巫术生化病毒,丧尸,想不到你们瑶域还有这种古老的技术,说出你们的目的,我饶你不死”杀人对于现在的孙哲修来说仿佛就像在讲述一件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情。

“什么,生化病毒!”黎凤惊呼道,她忽然想起显微镜里面看到的微生物,瞬间明白了孙哲修说的是什么意思,有人在利用古老的巫术培养生化丧尸,这可是高科技。

黑夜人愣了一下并没回答。

“呼”

忽然一只拳头二话不说带着呼啸声轰杀过来,这一拳相比之前的孙哲修不知道狠厉多少倍。

“让我看看你们受过瑶域巫术药物浸泡的身体到底有多坚硬”

一道声音伴随拳爆声扑面而来,黑衣人脸色大变,急忙抬起双手招架。

“轰”

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黑衣人的胸膛居然凹陷下去,庞大的身躯向侧门方向飞去。

“嘭”

黑夜人的身躯把1米宽的侧门直接撞破,变成了差不多两米宽的断壁,受到重击的黑夜人二话不说爬起来就跑,转眼消失在黑暗中,孙哲修身形一闪也消失在机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