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何锦绣殷启言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小说简介

何锦绣殷启言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这是一本别具一格古代言情小说,是作者碎纯的倾心之作,主要讲述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作为现代的一名内科医生,过劳而死之后,竟然魂穿古代,成了一个农女???成为农女也就算了,未婚夫还总想着退亲,这原主是多么不招人待见啊。何锦绣无奈只能接受现实。殷启言谨记一点,上辈子娶了何锦绣,后宅就没安宁过,这辈子一定要退婚!何锦绣也记住了一点,要在逆境中学会生存!发财致富,利用自身优势,发光发热!殷启言:女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兴趣。何锦绣:???…

《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 第10章 殷启言相救 免费试读

何锦绣见着那火光越来越近,狼群看到火光之后都四处散开了。

何锦绣松了一口气。

待看清来人后,何锦绣问着:“怎么会是你?”

来人也指着何锦绣道:“怎么会是你?”

殷启言回去之后就从殷母口中得知了何家的事情,殷母先前还觉得殷启言赔了三倍的定礼太多了些。

得知了何锦绣这样的情况,殷母就觉得这殷启言太明知了,否则何家如今这样的状况少不得要殷启言帮忙了。

殷启言不是为了何老爹摔伤的事情才退亲的,前世的时候何老爹的确也是摔伤了腿,不过上辈子的时候何老爹是自己摔伤的。

这也没有黄二和老黄牛什么事情。

何家出现了这么大的事情,何锦绣不好好在家里往山里面跑干什么?

“你来这里干什么?”

“你来这里干什么?”

殷启言和何锦绣两人又不约而同地一道出声问着。

何锦绣看着殷启言说着:“我来这里是为了给我爹采药,你来这里干什么?”

殷启言冷哼:“你?采药?你连五谷都分不清。”

何锦绣见到他如此冷淡,便说着:“我虽然分不清五谷,但是草药我还是认识的,你在就好了,帮我多挖点三七。”

“三七?”殷启言一愣,久病成良医,殷母重病这殷启言也看过不少的医书,都没有见过三七这味药。

“不人参补气第一,三七补血第一。三七可是治跌打损伤,止血止痛的神药。”

何锦绣回答着。

殷启言透着火把的光芒望着何锦绣,她好像和他记忆之中改变了很多,上辈子的她别说拔药草了,就是他给娘熬药,这何锦绣都会觉得药味太浓重熏着她了。

而现在何锦绣不仅仅是拔着药草,她的脸上也都沾染了泥灰,她一点都没往日里的矫情。

殷启言也不知道我和,自己就听了何锦绣的话开始挖起了三七。

“你刚才用了什么办法把那些野狼给赶跑了?”

何锦绣想她日后应该会经常上山来找药草的。

这野狼群的确是一个麻烦。

殷启言说道:“那些狼怕火。”

何锦绣看着殷启言插在地上的火把,这火把的火烧的很旺,“光是靠火就能驱赶狼群了吗?”

殷启言将一株三七拔起来之后放在了何锦绣的背篓之中,“狼群怕猎人,猎人一般身上会有铁片碰撞的声音。你除了用火把之外还可以发出铁器敲打的声音,这狼以为是猎人来了,便会主动逃走了。”

何锦绣冲着眼前的少年一笑,“多谢。”

殷启言在灯笼的光之中望着何锦绣的笑容,他却依旧是冷着脸起身道:“挖这么多也差不多了,再多点,你也背不动了。”

何锦绣看看也觉得的是,“那我先走了,今日多谢你,不只是你帮我赶走了狼群还有在医馆里你为我解围……”

“在医馆里只是看在婉婉一个小孩子的份上,我们已经退婚了,医馆里我说的那些话也是权宜之计而已,你可别觉得当真了!”

“我知道了,你我已经退婚了,本姑娘也不会纠缠着你。”何锦绣原本还存着感激之情的,因为殷启言这番拒接的话她也没有什么好气了。

她是怎么惹着了这位少年,让他对自己像是洪水猛兽一般。

何锦绣背上背篓下了山,她还不忘说着,“这人参喜长在石头下边,最好带个红绳来,万一遇到小人参也能先用红绳把它给绑住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人参的?”殷启言问着何锦绣。

何锦绣一笑也没有回答殷启言,这少年昨天刚来采过药,今天他买人参的时候应该也想到了她的人参是从山上挖出来的,少年需要人参,少不得也会自己来山上找。

殷启言望着何锦绣穿着碎花齐腰襦裙的背影,他总觉得何锦绣变了许多,也变得越发古怪,上辈子他因为何锦绣吃了不少的亏,这辈子他总是要多提防着点何锦绣才对。

何锦绣尽快的下了山,回到家里的时候,婉婉在嚎啕大哭。

这郑翠容全身都是湿漉漉的。

“嫂子,你这是怎么了?”

“锦绣啊,你可算是回来了,这个毒妇太没良心了,熬了一锅肉骨头汤她竟然敢自己偷偷地喝!”

何老太气得脸上的皱纹越发地深了。

“这大志还没有回来呢,她这个毒妇还能吃的进去东西,还敢偷喝骨头汤,奸懒馋滑说得就是你郑翠容!”

郑翠容脸色尽是委屈地说着:“娘,我就是尝尝味道而已,这小妹说不能放太多的盐,我怕盐会不会放少了,这才尝了一口而已啊。”

何老太可不听郑翠容的辩解,“还敢嘴硬!”

郑翠容简直就是欲哭无泪。

何锦绣有心想要缓和嫂子和老娘之间的关系,可没想到她这去挖三七的功夫因为这小事又闹了起来。

“娘,我相信嫂子也不是故意吃的,大哥还没有回来您就别和嫂子吵了。”

何老太到底还是听女儿说的话,“好,娘听你的,不与这个奸懒馋滑的一般计较。”

郑翠容黑着脸十分得委屈。

何锦绣将三七根和叶子磨成了药粉,取了少量药粉加上些甘草等药材熬药,还有的粉末她用来做外敷的膏药上在了何老爹的腿上。

何锦绣想着她幸好白日里在大街上边买了棉布。

正好可用来绑伤口。

这里没有石膏她只能尽量将木板用布条缠绕得紧一点。

何老太见着女儿流利的动作,心中得意的很,外人都说她女儿好吃懒做,这哪里是好吃懒做了?

瞧她女儿多有本事。

“锦绣,你这样真的行吗?”何老爹虽然也疼爱自己这个老来女,但是毕竟这女儿以前都没有给人医过,他有点发怵。

何锦绣问着何老爹道:“爹,你现在是不是感觉不疼了?”

何老爹想了想,“呵,我还真不疼了。”

何老太听到何老爹说他不疼了,便就越发地得意了起来,“我就说我闺女儿有福气,聪明,这么快就医好你爹爹!”

何锦绣不由地扶额,“娘,哪里有这么快能医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