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小说何锦绣殷启言无删减阅读

《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何锦绣殷启言的书名叫《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它的作者是碎纯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作为现代的一名内科医生,过劳而死之后,竟然魂穿古代,成了一个农女???成为农女也就算了,未婚夫还总想着退亲,这原主是多么不招人待见啊。何锦绣无奈只能接受现实。殷启言谨记一点,上辈子娶了何锦绣,后宅就没安宁过,这辈子一定要退婚!何锦绣也记住了一点,要在逆境中学会生存!发财致富,利用自身优势,发光发热!殷启言:女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兴趣。何锦绣:???…

《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 第16章 坐马车回村 免费试读

何锦绣前世遇到更加难缠的病人家属都有,好些人的地位还不比这个时代的县太爷低呢。

县太爷被何锦绣哄着还是挺舒服的,便允许了何锦绣给老夫人刮痧。

房中的人都出去后。

里边就留下了何锦绣还有县太爷夫人与几个丫鬟。

何锦绣只能用手刮痧,这刮痧是很费力气的一活计。

这副身体的原主以前肯定是不爱动的。

刮完痧之后,何锦绣已经是气喘吁吁。

何锦绣就想着她要好好练练自己的体力了。

身体是本钱,她可不想再像前世那样,因为没有顾好身子猝死来到这里。

老夫人刮完痧之后,感觉轻松了不少,体内要呕吐的感觉也都没了,“这姑娘年纪虽小,但医术挺好的。”

老夫人已经难受了一夜,这会儿恢复往常之后觉得是捡回来一条命。

“儿媳啊,你可要好好谢谢这位小大夫。”

对于老夫人而言,她是捡回了一条命,对何锦绣是感激不已的。

县太爷夫人便道:“娘,放心,我一定会好好酬谢这位小大夫的。”

“夫人,老夫人的余毒已经都清出来了,这之后两日里最好还是让老夫人多喝绿豆汤,以后万万不可再吃生冷的东西了。”

何锦绣拔出内关穴上的银针嘱咐着县太爷夫人。

县太爷夫人满是感激道:“多谢小大夫。”

何锦绣垂头说着:“夫人若是真要谢我,能不能借我一百两银子!”

“一百两?”县太爷夫人大惊,这百两银子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呢,“你小小年纪为何要这么多银子。”

何锦绣便粗略地将她爹爹受伤,黄二要她赔偿黄牛之事告诉了县太爷夫人。

“荒唐,这福临县之内竟有如此地痞,他的黄牛发疯伤人不赔银子也就罢了,竟然还来让你们赔钱,你们就白白地受了他的欺负?”

何锦绣平淡地说着:“夫人,他黄二在村子里嚣张惯了,身边又有壮汉,我们普通农户哪敢招惹他。

村民愚昧,一听报官恐惹上官司到时候在村子里也说不清被人编排,只得认亏。”

何锦绣也是无奈的。

这青瑶村之中并不是有她说了算的。

县太爷夫人听闻何锦绣这么说,便道:“你放心,此事我会与县太爷说的,这一百两银子不会让你赔偿的。”

“夫人,我们在的青瑶村已经是福临县的郊外,县太爷大人虽然能管得了一时,但那黄二想必还是不肯善罢甘休的。

加之我爹爹的腿日后不能干重活了,买下他的那头牛也能让家中多个干活的。”

何锦绣说着。

黄二不给关押起来,到时候在村子之中只会对他们变本加厉。

或许这也是郑翠容和何老太都不让何锦绣报官的原因。

寻常人家遇到地痞都是不想和他杠上的。

老夫人说着:“你救了我一条命,赏你一百两也不多,小红,你从我的私房之中拿出一百两银子给这位小大夫。”

“娘,您不用动您的银子,这银子该我来出。”

县太爷夫人也听明白了何锦绣的话,“等会你先回村,我让捕快给你送银子过去,让你村子里的人知道你救了县衙老夫人,那个黄二日后才不会来找你的麻烦。”

听到县太爷夫人这么说,何锦绣觉得这样最好不过了。

只是,这一百两的治病银子会不会太多了?

县太爷进来见到老娘亲已经痊愈,对何锦绣是感激得很,“多谢小大夫救了我娘,方才本官误会了小大夫多有得罪。”

何锦绣轻笑着,“不敢不敢。”

这位县太爷倒是个知错就改的,如此品性在他这样的中年男子中实在是难得好品性。

殷启言随着县太爷进来的时候,看何锦绣眼中更是多了审视。

何锦绣是越来越出乎他的意料了,上辈子从未听说过何锦绣还会医术的,她连药味都会嫌弃的一个女子,怎可能会从医?

何锦绣对着县太爷和夫人说着:“夫人,这一百两银子实在是太多了,我收其中的十两银子,还有剩下的当是我借的吧!”

这何锦绣拿一百两银子心中也过意不去。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过度贪财可就不好了。

县太爷一笑道:“这是本官第二回见嫌弃银子的,你们青崖村里的人看来都不爱银子。”

殷启言在帮县太爷剿匪成功之后,也推却了县太爷的赏银,只求县太爷给他一个机会。

县太爷便是越发得看重殷启言。

何锦绣笑笑,“我是爱银子的,但是只爱该得银子。”

“说得好。”县太爷赞赏着何锦绣,“我便相信你,那这之后的银两本官就等着你慢慢还了。”

何锦绣其实不仅仅是过意不去,也想过如果她拿了一百两银子的话,日后和县衙的生意可就是一锤子买卖了。

她毕竟不是仅仅靠着这一次治病赚钱就好了的,她更是想要开医馆赚银子的。

到时候能得到县太爷的赏识,她的医馆生意会越发的好。

回去时,外边还在下雨,县太爷便是让何锦绣乘坐着县衙的马车回去的村子里。

村子里很少有马车过来,加上县太爷家的马车是何等的豪华。

一进村子里边惹来村口人家的注意。

何锦绣在马车被晃悠的不行,差点呕吐出来,这马车比船还要晃,坐惯了现代汽车的何锦绣哪里受到了这马车的晃晃荡荡。

她连连按着自己止吐的穴道才没有呕吐出来。

村子里有牛车的人家有,有马车的人家只有村长和何三叔家。

何三叔家里的马车也不是何三叔的,而是医馆之中用来做生意的,何三叔身为掌柜的公器私用。

见着镖头大马村民就已经是稀奇不已了,那驾马车的人更是穿着捕快的服装。

一身捕快服,足以让村民敬畏了。

“捕快来了?不会是咱们村子里有人家里出事了吧?”

“这下雨天的,就这两个捕快也不像是来抓人的。”

“走,跟上去看看。”

下雨天村民也干不了活,在家中闲着也闲着,纷纷跟着上前去看。

何莲儿与她娘听说了有一辆比她爹爹还要好的马车,也出去看了热闹。

何锦绣下马车的时候,还没等她撑开伞,就乌央乌央地有人围拢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