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 何锦绣殷启言小说阅读

《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是碎纯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何锦绣殷启言,内容主要讲述: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作为现代的一名内科医生,过劳而死之后,竟然魂穿古代,成了一个农女???成为农女也就算了,未婚夫还总想着退亲,这原主是多么不招人待见啊。何锦绣无奈只能接受现实。殷启言谨记一点,上辈子娶了何锦绣,后宅就没安宁过,这辈子一定要退婚!何锦绣也记住了一点,要在逆境中学会生存!发财致富,利用自身优势,发光发热!殷启言:女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兴趣。何锦绣:???…

《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 第20章 郑翠容娘家 免费试读

何婉婉孩子乖巧,见到他的时候总是甜甜地喊小姑父,让她死于河中太过于可惜。

“婉婉。”殷启言以为蹲在何婉婉跟前的人是别人,谁知是走近了一看竟然是何锦绣。

许是刚刚想起了前程往事,这殷启言看着何锦绣的目光之中有着浓浓的恨意。

何锦绣看出了他眼中的恨意,殷启言真是个怪胎,昨日还在提醒着她不要报官呢,今日就这么恨她了?

何婉婉见到殷启言可不给什么好脸色,还护着自己的粥碗。

“你不是个好人,欺负小姑姑!小姑姑差点为了你而死了!”何婉婉年纪虽小,可人聪明着呢。

大人说的话她也是都听在心里的。

殷启言想要告诉何婉婉,你小姑姑可不是什么好人,但这句话在何锦绣跟前是开不了口的。

何婉婉对着何锦绣说着:“姑姑,你做的粥又香又漂亮。”

“婉婉快尝尝,也很好吃呢。”

何婉婉喝了一勺,小眼弯弯地说着:“的确是好好吃呢!”

“这粥是你做的?”殷启言听闻何婉婉的话,惊觉这今日的太阳该是从西边出来了吧!

青瑶村的何锦绣竟然会下厨了?

前世里可是他去科考前几日还要伺候她这个姑奶奶的吃食。

何锦绣觉得这殷启言未免也太压抑了吧,她会做粥这事好像是成一件稀奇事,“对啊,对了,你昨天为什么要拦着我报官。”

殷启言说道:“黄二的背景不简单,县太爷即将升任知府,这福临县的地头蛇是刘员外,黄二和村长都是刘员外的一条好狗,县太爷能帮你一时却护不住你一世,即便是后边来的县太爷还是一个好官,短短日子里也不好轻易动刘员外。”

“刘员外,那个我三叔做掌柜的良心医馆也是刘员外的产业吧?”

殷启言点头,“福临县之中的米铺当铺有不少都是刘员外的产业。”

何锦绣对着殷启言说着:“谢谢你把这些事告诉我。”

殷启言明明方才对着何锦绣还是有恨的,但是看到现在的何锦绣是无论如何都恨不起来。

何婉婉为了见娘,吃的很快。

大嫂家在邻村,说远也不远,但近也不近,走路得要半个时辰才行。

到了郑家,老远就听到一个尖细的女声在说话。

“别人家嫁出去的女儿都往娘家大包小包地搬,有些人倒是好,回来了娘家屁都不带一个就回来,还恬不廉耻地要住在娘家。”

何锦绣牵着何婉婉的手走近郑家的时候便看到郑翠容在一旁的洗衣服,她沉默地一言不发。

旁边有个满头花白的老妪小声道着:“老二家的,你消停点吧,我家翠容也是个命苦的孩子啊,摊上了这样的婆家。”

郑二嫂白了一眼郑翠容道:“小姑子,我家统共就这么点地方,你和你侄女住一日还可以,住得久了可不行,家中统共这么点田,可再也养活不起一个混吃混喝的了。”

郑翠容依旧是不发一言。

一旁的郑母在郑二嫂离开后,叹气道:“我命苦的孩儿啊。”

郑翠容也流了眼泪,“娘,我给您添麻烦了。”

在郑翠容出门来晾衣服时,何锦绣带着何婉婉上前喊道:“嫂子。”

“娘。”

郑翠容见着何婉婉和何锦绣一惊,“你们怎么来了?”

“我来找嫂子您回去的,嫂子你和我谈了谈吧,那儿有片空地。”何锦绣指着一片田垄说着。

郑翠容拧着眉头随着何锦绣一道过去。

何锦绣坐下后对着郑翠容道:“嫂子,我娘昨儿个说的你别放在心上,这家中的债务你也别愁,县太爷本是要赏我百两银子的,只是我为了以后能和县太爷再打交道还有不吓跑别人才没有拿这么多医金。”

何锦绣怕她拿了一百两银子,以后就没人愿意找她看病了。

毕竟不是人人都能拿的出这么巨额的银子来的。

郑翠容听了何锦绣的话后,也并没有短视得觉得小姑还是选择拿一百两银子的好。

“这您要分家也是不妥的,毕竟爹娘就哥哥一个儿子,如今家中的债务我们一家人齐心努力定能还清的。

到时候我摆摊治病卖药,哥哥做农活做工,银子总会有的。”

郑翠容还是没有松动的迹象。

毕竟家中还有一个恶婆婆在。

何锦绣说着:“嫂子的顾虑我都明白,嫂子怕把巨债背负在身上到时候自己得不到一丝东西。

不如嫂子给我一年的时间,若一年之后嫂子还是觉得巨债难偿就再分家,到时候我也站在嫂子您这一端,不让债务牵连到你和婉婉。”

何锦绣能说出这么懂事的话来,的确是超乎了郑翠容的想象的。

郑翠容揪着衣角道:“小妹,你真的懂事了很多,嫂子其实也不是想要盯着家产你的嫁妆,只是那毕竟不是九两银子而是九十两。

这九十两银子就是你嫂子和你大哥拼命干,最少也要十年才能还清,这十年光阴到时候我们一点都没有,这你换身处地得为嫂子想想。”

何锦绣点头道:“嫂子,我明白的,所以我想要开个医馆,开医馆总要比干其他的事情能赚得多了。”

“嫂子就暂缓一年,我也知道嫂子和兄长夫妻恩爱,您也不想看着兄长为难,对吧?”何锦绣劝着嫂子。

郑翠容当时也是村子里的美人儿,何老太的名声青瑶村里根本不用打听,她愿意嫁给何大志为的就还是何大志这个人。

“婉婉也离不开嫂子您啊。”

郑翠容也没有这么狠心能够抛下自己的女儿,她说着:“好,那就一年的时间,等一年之后再说。”

何锦绣牵着郑翠容的手腕一探查,便道:

“嫂子,我说句不孝顺的话,您啊别太惯着我娘了,我娘就是个欺软怕硬,您这次回去不用再对她逆来顺受,这样对您也能尽快地再有一个孩子。”

郑翠容没想到何锦绣竟然会和她说这样的话。

何锦绣的印象之中郑翠容生完婉婉后就流掉过一个孩子,那个孩子是个男孩。

这之后郑翠容就不会再生了。

从郑翠容的脉象上来看她其实身子是健康的,就是压力太大平日里活多导致了有孕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