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爱你如歌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 (穆雨司景宸) 大结局无弹窗

《曾爱你如歌》小说简介

熬夜必看小说《曾爱你如歌》是您的不二选择,该小说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穆雨司景宸小说讲述了:穆雨扶着椅背一时不知道是该坐好还是不坐好。她蠕了蠕唇,刚想说话,就听见司景宸道,穆雨,你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么?…

《曾爱你如歌》 第14章 陈欣琳的诡计 免费试读

司景宸站在门外,看着眼前娇俏妩媚的人儿,微微一怔。

结婚的时候,穆雨也曾穿过精致华贵的婚纱,那个时候她还是个干巴柴瘦发育不良少女,完全糟蹋了华服的美好。现在的穆雨就放完全绽放的海芋,清纯中杂着一股淡淡的妩媚。纯若仙子,妖若精灵。

她的脸上没有一丝脂粉气,皮肤自然白皙,眉不修而秀,鼻梁秀挺,一张极为精致。

司景宸的怔神让穆雨心底忍不住有些窃喜,到底,在他的心里,她并没有全然不堪。

然而下一秒司景宸彻底灭了她所有的欣喜:“穿成这样像什么样子?!”司景宸一把拽着她往房间里,捡起之老太太送的披肩扔她脸上,冷声道,“让你去敬酒,不是陪酒。”

穆雨抓着披肩的手指因用力而关节泛起白色,她用尽了力气才让自己不把委屈流露出来,才让自己的声音平稳地跟司景宸解释:“衣服是奶奶送的。”

司景宸冷笑:“大冬天的奶奶送什么就穿什么?你脑子是干什么用的。”

穆雨转过身,背对着他将披肩披好,遮住了露在吊带外精致**的肩头,不着痕迹地抹去了眼角已经溢出的泪,转身对他笑了笑:“这样可以么?”

不是她非要热脸贴他的热**,而是她真的只是想让司景宸看在自己还算听话的份上不要再让她难堪了。她怕到时候下楼连扯着嘴角假笑的力气都没有。

司景宸冷哼一声,微微屈起了胳膊,示意她挽着他的手臂。

穆雨这才上前挽住他一起下楼给奶奶敬酒。

“医生啊说我要少喝酒,但是孙媳妇敬的酒我是要喝的。”老太太满面春/光的招呼过佣人给自己倒了杯果酒,一饮而尽。拉着穆雨的手爽朗的笑着,“小雨啊,你赶紧给奶奶添个小曾孙吧,奶奶刚织了件小衣裳,都没法送了。”

穆雨侧眸看向司景宸,见他正偏头看向人群中的陈欣琳,忍着心底翻腾的酸涩,任由老太太握着自己手,垂眸做出羞涩的模样,低声道:“我和景宸会努力的。”

“奶奶,我和小雨招呼客人。”

司景宸温言和老太太打了招呼,牵着穆雨的手往下一桌走去。

小……雨……

穆雨有些恍惚,这是这些年来司景宸第一次这样称呼她。

她低头看着自己被司景宸握着的手,眼睛一阵泛酸,这是司景宸第一次这样牵着她的手。

亲密的称呼,甜蜜的牵手,都是第一次也将是最后一次。穆雨十分珍惜地配合着司景宸给客人敬酒。

敬完酒回到主桌的时候,老太太说乏了,要回屋歇着。穆雨虽然向每个人敬酒的时候都只是喝一口,但一轮下来也喝了两杯。

她便和佣人一起送老太太回房间,自己好趁机洗把脸清醒一下。

刚进客房的洗手间她就觉得不对劲了。

身体里好像生了股邪火,在体内来回窜动,燃烧着她身体的每一个敏感点,突然其来的空虚感一点点夺走她的神智,让她眼前一阵模糊。

酒量,越来越差了么?

穆雨掬着着扑着自己的脸,初时还有此管用,可是渐渐凉水也无法缓解体内的灼烧感。

“好……难受……”她扯掉了披肩,撑着墙壁摇摇晃晃地走出浴室,想在上床休息一下,等缓过劲再下楼去。

刚一出门,房间门就被推开了。

穆雨看着眼前模糊又熟悉的脸,抬手摸了过去,疑惑地问:“景宸,你怎么来了?”

手指刚一碰上那冰凉的面颊,温凉的触感令她忍不住发出一低满足的低吟:“好舒服。”

司晴朗清秀的脸顿时红了个透,侧过身扶住穆雨,柔声道:“嫂嫂,我是晴朗,你是不是喝多了?你坐一下,我去给你端碗醒酒汤。”

手刚碰到穆雨的胳膊就被惊到了:“怎么这么烫?你发烧了?”

“晴,晴朗。”穆雨奋力睁开双眼,透过朦胧的视线,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往司晴朗的身上靠去。

“我,我现在很难受,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找医生。”穆雨觉得自己快要炸了,她拼尽全力才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不往司晴朗的身上靠。

“好,你先扶你过去。”

“不,不要碰我。”

司晴朗刚碰到穆雨的手就被她甩开了,穆雨终于忍受着难堪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我可能,可能被下药了,你,不要碰我。请,帮我找医生。求你。”

她不是不谙人事的少女,体内那种空寂的空虚感,那种迫切地想要被填满的感觉蚕食着她的意识,快要把她逼疯了。

“好。”司晴朗立刻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忙松开她的手往外跑去。

然而司晴朗刚走没多久,房门再次被推开了。

一个体形肥胖的男人走了进来,见到房间里有不退反进,步步向她迫近。

穆雨警惕地往后退去:“你是谁?你走错房间了,请你出去。”

本该严厉的斥责却因为药用的作用变成软绵地低吟。

肥胖丑陋的男人赤果果地扫视着她暴露在空气中**嫩的肌肤,咽了咽口水,肥粗的手指挑起她精致的下巴:“身材比照片好多了,这样看可是个大美人。”

因为离的近,男人身上的腥臭味薰地她作呕。穆雨一把拍开男人的手,冷喝道:“拿开你的脏手,给我滚。”

她身上力气渐湿,一巴掌拍在男人身上不但没有痛感反倒像X前抚慰,撩拨着男人最原始的神经。

“滚?”男人恬不知耻地摸上了她精致的锁骨,冲动地靠了过去,在她耳边沉沉喘气,“那也得和你一起滚……啊!”

穆雨突然张嘴死死地咬住了男人的脖子,男人痛得一把甩开她,杀猪般地嚎了起来。

穆雨趁机往外跑去,大叫着救命。

可是药物让她失去了气力,腿心的敏感更**着她,让她几乎无法迈步。

“臭娘们还挺硬气。”男人几步抢到她面前,将门撞上,直接将她扑倒在地,“你叫,尽管叫,等人都来了,让人看看司家少奶奶是怎么被我上的。”

“放开我,放开我。”

穆雨用尽全身的力气,抓进身边的凳子狠狠地砸在胖子的脑袋上,自己趁机连滚带爬地逃进了洗手间。

她刚要关门,门就被踹开了。

胖子满脸是血地钻了进来,将她逼到盥洗台边,银笑着:“跑啊,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穆雨一把摸过盥洗台上的玻璃杯狠狠地向他砸了过去,趁男人抬手挡住脸的时候,她拿起另一只玻璃杯退到浴室一角,贴着墙站着。

玻璃杯重重地砸在墙上,碎片落了一地。穆雨抓着手里剩余的碎片抵在自己的脖子上,眼前渐渐模糊,她撑着最后的力气,滑坐在地上,虚弱地喘着气:“你要是敢过来,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到时候司家一家不会放过你。”

“我就不信你真敢死。”

男人冷笑着往前一步。

锋利的玻璃刀片毫不犹豫地插入了脖子,鲜血似穿破石壁的水汩汩地往外涌。

身体的力气渐渐流失,视线渐渐模糊,可是玻璃片却被她紧紧地攥在手心。穆雨靠在墙上,张了张干燥苍白的唇,轻声道:“我,一点都不怕死。你要不怕,同归与尽好了。”

“我C,我可不想陪你死。这钱我不赚了。”男人晦气地呸了一声,转身就往外走。

鲜血从她白皙的脖颈,苍白的指缝里涌出,仿佛一尊洁白无暇的白玉娃娃突然之间崩出艳丽的鲜血,诡谲瑰丽。

饶是司景宸心冷如铁,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也被震惊了。

司晴朗只告诉他穆雨在客房被人下了药,却没想到看到的竟是这样一副景象。

他几步来到穆雨身前蹲下,还没有碰到她。穆雨拿着玻璃碎片的手就下意识用力往脖子下压去。

她的声音已经虚弱到残破:“不要,过来。”

分明已经神智不清,分明连说话声的力气都没有,可是她握着玻璃片的手那样紧,那样用力。

司景宸清了清有些发紧的喉咙,低声道:“我是司景宸。”

“这世上,这个时候,只有他不会来。”穆雨努力地睁开了眼睛,可是视线已经模糊,她看不清楚。她无助地垂下头,自嘲地笑笑,“不要骗我了,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有陈欣琳的地方,司景宸永远都不会缺席。她知道的。

“我是司景宸。”司景宸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你做的蛋包饭很难吃。”

蛋包饭……

她这辈子只为司景宸一个人做过蛋包饭,这话,也只有司景宸一个人对她说过。

所以……

真的是司景宸啊……

穆雨精神一泄。抵在脖劲边的手重重垂落在地上,染满鲜血的玻璃碎片在瓷砖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穆雨,穆雨……”司景宸连忙抱着她往外冲去,“来人,来人……”

此时,陈欣琳正陪着几名贵妇往三楼客厅这边而来。她边走边道:“刚刚佣人说三楼也有洗手间,应该在这附近。”

“是不是那啊。”一名贵妇指着走廊尽头一间看着敞开门的房门问。

陈欣琳眼底闪过一抹喜色:“应该是,我们去看看。”

一会大家就会看到穆雨偷人的场景,到时候哪怕司老太太再喜欢穆雨也容不下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