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妃难弃:皇上追妻很酸爽》无弹窗阅读 端语凝夜玄麒小说结局

《冷妃难弃:皇上追妻很酸爽》小说简介

冷妃难弃:皇上追妻很酸爽》是最近热门的古代言情小说,该小说主角是端语凝夜玄麒,这本小说是作者弄清影的最新热门佳作,在这里可以看端语凝夜玄麒小说阅读。《冷妃难弃:皇上追妻很酸爽》这本小说讲述了:一段孽缘的开始源自她的魂穿,现代女刑警穿越到古代,开启不一样的人生传闻,玄凝帝深爱的女子名字中有一个凝字,登基那日国号改为玄凝元年传闻,端丞相之女容貌倾国倾城,善医术,性格冷漠,名字中恰好有个凝字传闻,玄凝帝一夜间斩首百人,宫中血流成河,却只为一个女人她助他登基为帝,他却亲手将她推入深渊,当前世今生的记忆全部被抹去,她却仍是情不自禁的再次爱上他他从未想过自己冰冷的心会因为一个冷漠的女人所融化,他爱她有多深,伤她就有多重当一切已是物是人非,记忆重现,她是否还能陪君醉笑三千,离殇永不诉?…

《冷妃难弃:皇上追妻很酸爽》 010 这个锅我可不背 免费试读

端语凝看都没看一眼凝视着自己的夜临城,笔直的走到端程昱的身前,微微俯身,“爹爹。”

端语凝的漠视让夜临城心里非常的不悦,他贵为太子,无论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的,可她竟然如此无视他的存在,这是她引起他注意的伎俩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成功了。

端程昱见太子不悦的脸色,连忙道:“语凝,还不见过太子殿下。”

她的目光瞥向一旁的夜临城,不是很情愿的俯了俯身子,“见过太子。”

她只是微微行礼,并不像其她的女人一样见到自己一副娇羞的样子,这更是让他心中大为不快,难道她是因为仗着自己长得好看,就故意对自己这么傲气,他清了清嗓子,非常严肃的道:“你就是端语凝,本太子刚刚听说是你将端梓欣推下池塘中。”

她的目光瞥了一眼端梓欣,才看向夜临城,“太子是只凭听说就来兴师问罪的吗?”

端程昱连忙道:“语凝,不得对太子无礼。”

“爹爹,语凝并不是想无礼,而是不能随意被人冤枉。”

“你是说本太子冤枉你了。”

“难道太子有证据可以证明是我做的吗?”

他一时语塞,“你……你大胆。”

院中所有人在听到夜临城的喝斥声后连忙跪在地上,唯独端语凝笔直的站着,端程昱连忙的道:“太子息怒,语凝她从小失去娘亲,是臣没有好好管教她,才会如此无礼,太子要怪罪就怪罪老臣吧。”

端语凝微皱着眉头,走到他的身前,伸手要扶起他,“爹爹,你的年岁已大不要动不动就跪,身体重要。”

端程昱没想到她竟然会当着太子面这样说,心里捏了一把冷汗,“语凝,还不快跪下,不可再无理。”

“爹爹,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语凝的双膝除了跪天地,就只跪父母,怕是其他人受不起语凝的跪拜。”

夜临城的脸色从来就没有这样难看过,扬起高傲的头看着眼前的女人,“本太子是储君,是未来的皇上,是你的衣食父母,本太子当然受得起你的跪拜。”

二夫人见夜临城已经在气头上,自己终于找到了机会,“太子,语凝就是这样的脾气,太子可千万不要动怒,欣儿,还不帮你妹妹求求太子不要生气。”

端语凝侧目看着二夫人,她这明明就是在火上浇油。

“我的事情不劳二夫人费心。”她冷声的道。

二夫人顿时觉得下不来台,但也觉得她越是这样嚣张,越是会让太子生气,倒时坐收渔翁之利的就是她的女儿,当年皇上承诺让太子娶端府的小姐为太子妃,可是并没有说是哪位小姐,现在看来她的女儿很有可能会坐上太子妃之位,那她这些年也不算是白熬。

“那就等你当上皇上再说吧。”

夜临城的脸色难看极致,“大胆端语凝,你先害端梓欣掉入池塘,现在又对本太子如此不敬,如果本太子不严惩你,与理不容。”

端程昱连忙道,“太子息怒,臣教女无方,要惩罚就惩罚臣吧。”

她紧皱着眉头,叹了口气,“太子想要严惩我是因为我将端梓欣推下池塘,可是证据那?在太子的心里就已经认定是我将端梓欣推下池塘,却不曾想问我事情的经过是如何,难道太子是有心想要帮着端梓欣来陷害我吗?”

“本太子为何要陷害你,端梓欣掉入池塘里是本太子亲眼所见,本太子想不出来在端府中还有谁能胆敢将她推下池塘,如果不是你做的你拿出证据,本太子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恶人。”

端梓欣一听连忙跪在太子的面前,可怜兮兮的样子惹人怜惜,“太子,你说过要为欣儿做主的,真的是端语凝将欣儿推下池塘的,欣儿的丫鬟现在还在昏迷中,只要她醒了就能为欣儿作证,欣儿真的没有冤枉妹妹,不过欣儿毕竟和语凝是亲姐妹,欣儿也相信妹妹也并非有意要推我落水,欣儿也不想太子严惩妹妹,此事不如就让妹妹跟我道个歉就算了。”

算她端梓欣是个聪明人,知道为他找台阶下,如果此事真的查下去,可能真的另有原因,他满意的点了点头,“既然端小姐这样说了,这件事怎么说也是你端府府内之事,本太子……”

“这个锅我可不背。”

夜临城顿时气结,“端语凝,端梓欣已经既往不咎了,你还想怎样?难道真的想要本太子将你交给官府吗?”

端程昱道:“语凝,既然欣儿都这么说了,你道个歉就算是过去了,不要让太子费心了。”

“爹爹,这是原则问题,语凝没有做过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能冤枉我。”

她走向端梓欣,“既然你的丫鬟是唯一的证人,那就让她说说我是如何将你推下池塘里的。”

端梓欣看着她的目光心里害怕起来,表面上故作镇定,“欢儿现在还昏迷不醒那,要如

何说?”

“我有办法让她开口,但是我丑话要说到前头,如果你是冤枉我,我要你磕头道歉,你敢吗?”

不等端梓欣开口,夜临城就替她道:“好,如果是你推她下水,本太子也要你磕头道歉。”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嚣张,也太不将他放在眼里,他今天必须要挫挫她的气焰。

端语凝嘴角微微扬起,却是让夜临城再次看得失神。

此时慌慌张张的奴婢来报欢儿醒来,二夫人一听连忙命人将欢儿带来。

欢儿是被几个人架到秋莹苑,她连忙跪在地上,“奴婢见过太子,老爷,二夫人。”

“本太子现在问你的话你要如实回答,你家小姐是被谁推入池塘的,你可要想好再说,如果有一句谎话,本太子马上就杀了你。”

欢儿吓得不轻,浑身发抖的偷偷看着端梓欣,“是,奴婢不敢说一句谎话,是……”

端语凝走过来站在她的面前,“欢儿,抬起头来看着我。”

欢儿缓缓抬起头看向她,只是一瞬间她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一般,怔怔的看着她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