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的白月光就是我自己 左柔柔沈皓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大佬的白月光就是我》小说简介

由谁家十五倾心力著小说《大佬的白月光就是我》,主要围绕左柔柔沈皓的逆袭之路展开故事情节,文风和笔锋时刻在线,故事情节非常抓人眼球。左柔柔沈皓精彩节选:被渣男害死,左柔柔重生在十八线小明星身上。继承了原主混乱的家庭关系,也继承了和她纠缠不清的那个男人。好巧不巧,大佬喜欢原主,只是因为她长得像他的白月光,而那个白月光,就是死掉的左柔柔自己。哦豁,世界真奇妙。在奔着影后奋斗的路上,影帝大佬终于渐渐发现了眼前这个小女人的秘密。他揽着她的腰,贴着她的耳朵:演戏这种事我来教你。…

《大佬的白月光就是我》 第2章 你的白月光是谁? 免费试读

世纪豪园举办的宴会都挺不入流,反正左柔柔生前只在这地儿参加过两个小家族举办的宴会。

她拿着包娉娉婷婷地走入会场,一路收获不少人惊叹的目光。

左柔柔四下张望,寻找着彭宇的身影时,眼前忽地出现了一只戴着五六个金戒指的肥胖大手。

那肥头大耳的富豪轻浮地看着她,笑嘻嘻地开口:“美女,赏个脸,咱俩喝一杯呗?”

“滚开。”左柔柔眼神勾着冷意,红唇轻启,姣好的脸蛋上浮现出一抹不耐。

关注漂亮女人的人很多,富豪在她这里吃了个闭门羹,自然觉得脸面丢大发了。

他恼羞成怒:“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这可是——”

“方恬。”

突如其来的冷清男声打断了左柔柔在想怎么脱身的思绪。

她抬起眼,沈皓今天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愈发衬得他整个人矜贵倨傲。他神情冷淡,眉尾轻扬,阴冷的眸光在对上她时多了几分温柔,接着又皱起了眉。

左柔柔微顿。

能成为影帝,还被九亿少女天天惦记着要和他结婚的男人,确实很好看。

富豪一见到沈皓,顿时收声,一脸讨好地笑,“沈少,您来了……”

一旁的沈皓眉宇高皱,隐约看上去还有些生气。

他伸手拽过左柔柔的手腕,“走。”

男人大掌粗粝,力气又大,左柔柔手腕被他拽得生疼。

二楼就是休息室,沈皓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嘭地一声带上了门。

他手一松,左柔柔坐在大床上揉了揉手腕,一脸不爽地看着正在找东西的沈皓。

这人真的是,喜怒无常,一点都不绅士!

左柔柔在心里痛骂。

很快,沈皓找来了一次性的卸妆湿纸巾,他掰过左柔柔的身子,把她禁锢在床头。

湿纸巾已经拆开了,沈皓皱眉看着她脸上花里胡哨的妆容,伸手就要去擦。

左柔柔瞬间挣扎起来,“喂!你干什么啊!”

“给你卸妆。”男人语气很沉。

“我不!这是我最喜欢的妆,我才不卸!”左柔柔梗着脖子和他硬怼。

沈皓扬眉,眼神里有着不掩饰的厌恶与嫌弃:“太丑了,这么水性杨花的样子,别侮辱我的白月光。”

这话说得……

左柔柔气得不打一处来,她咬牙切齿,“这是我的脸,我也不是你的所有物,不要你多管闲事!”

她挥舞着两只小爪子想劝退沈皓,没想到沈皓一把擒住,刚要俯身过来,左柔柔双腿又不安分。

挣扎间,沈皓忽然动作一停,目光瞬间凝重起来。

他一下勾起左柔柔脖颈间红绳串着的玉石,厉声质问道:“这是哪来的?”

三个月前,沈皓随身佩戴了十年的玉不见了,他动了所有关系去查,什么也没查出来。

它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找不到任何痕迹。

现在,这块玉又出现在了左柔柔这里。

玉石背后有个熟悉的小缺痕,沈皓盯着看了很久,抬眸,见到左柔柔理直气壮的眼神。

她仰着头看沈皓,像只小奶猫似的:“怎么?你想要?”

“这本来就是我的。”沈皓眼神冷了下来,他阴鸷的眼盯着左柔柔,语气森冷,“说,怎么偷到手的?”

“我才没偷!谁稀罕你这个玉!”

左柔柔自己也想不起来这个玉是什么时候在方恬脖子上的,干脆不想了,“它就无缘无故出现的,谁知道是你的啊!”

见她不说,沈皓眸底的怒火更甚,他冷着一张脸,一手直接掐住了左柔柔的脖子,切齿的冷意:“说不说?”

“咳……咳咳……”呼吸不畅让左柔柔想起死亡那天的阴影,她用力挣扎着,面前男人深人雅致的眉眼和分明的轮廓有些模糊起来。

沈皓的怒意收了收,手上松了些,“还不说?”

“我又不知道我能说什么?”左柔柔眼圈泛红,里面映着闪烁的泪光,扁着嘴看上去委屈极了。

这样子问也问不出什么来,沈皓看向她的眼神犹如覆着一层寒冰,那压抑着暴戾的神情看得左柔柔心里一颤。

沈皓不愿多说,干脆松手,转而拉拽起绳子,手中用力,想扯断它。

结果扯了半天,绳子也没有任何松动的痕迹。

沈皓皱眉,眉眼已经略有些不耐烦。

他转过绳子开始拆打的结,却也依旧拆不开。

见状,左柔柔恢复过来,委委屈屈地看眼沈皓,转过绳子去拆结:“你要就还你。”

三下五除二,一下就给拆开了。

她还赌着气,毫不在意地递给沈皓,“拿去,赶紧的。”

沈皓没动,漆黑的眼深不见底,如同有吸引着人的漩涡一般。

片刻的寂静,那双眼正直直地盯着她,带着顾股警惕和冰冷:“你不是方恬,你是谁?”

这样的语气,这样的态度,从一开始她就不像是方恬。

沈皓的话让左柔柔一顿,下意识想回答“我是左柔柔”,却发现这句话如鲠在喉,只要一有想说清楚的念头,心口就传来一阵绞痛。

左柔柔憋屈,干脆不说了,摆摆手,“我就是方恬,方恬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空气陷入了一阵沉默。

沈皓想起来,左柔柔那孩子气的性格,也曾经这么吊儿郎当地说过这样的话。

转而,眸光落在面前的女人脸上,眉眼相似得很,但到底不是她。

见沈皓想走,左柔柔捂着胸口缓了半天,一下喊住他,“等下,我也有一个问题要问。”

沈皓回头看她。

“你那白月光是谁?”左柔柔气势高昂,仰着头大声质问。

这问题她已经憋在心里好半天了,她倒要看看是哪只野鸡,敢让沈皓让她卸妆,别侮辱他的白月光。

或许是刚才的既视感太强,沈皓想起故人,神情也缓和了几分,“左柔柔。你不认识。”

刚想开喷的左柔柔:“……”

行,我喷我自己。

转而一想,不愧是她,能让影帝在她死后都惦记这么久。

左柔柔心里正美滋滋,手机叮咚叮咚,经纪人发来几条短信,都是问她有没有找到金主,再找不到他们就要去街边要饭了。

从小衣来伸手的左柔柔立刻意识到了生存危机。

她急中生智,抬头无比认真地看着沈皓,“不,我认识她。左柔柔还没死,只要你帮我,我就让她跟你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