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窈窕甜妃:她靠医术上位 苏月莹晏依行精彩阅读大结局

《窈窕甜妃:她靠医术上位》小说简介

《窈窕甜妃:她靠医术上位》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月莹晏依行,作者是知名网络作家凡歌,该书主要描写了:苏月莹,新世纪中医学生,穿越到了十四岁的乡绅女孩儿身上。从被活埋乱葬岗,她势必要夺回家产,帮助养育自己的三叔一家改变生活水平。可凭借着自身的优势,苏月莹怎么都没能想到,有朝一日,她还能去皇宫里混混…

《窈窕甜妃:她靠医术上位》 第3章 董公子 免费试读

这一下村口众人也都吓蒙了,两个小厮都扑过来看公子是不是死了。

苏心玉只想破脸大闹一场,不料竟打晕了董公子,骤然惨白脸惊呆住。

月莹抖着手指向苏心玉:“你杀了董公子,你谋杀亲夫!”

“不是我,我没有,我没杀他。”

苏心玉骇然惊恐,甚至不敢去看看董宁轩是不是死了。

这时苏老大带着家仆匆匆赶来,月莹才见到这位大伯――苏文临。

五十左右的面相,一身赭色八宝纹长衫,面白长须,狭长眼睛里闪着精明。

“董公子,你这是怎么了?”

董宁轩气息微弱几乎试探不出来,把苏文临也吓个半死。

苏文临转头看了看慌成一团的苏心玉,而后恶狠狠盯住月莹:“好你个死丫头,你克死你爹居然还克死董公子,来人!把月莹绑上交给董大人处置。”

素兰将月莹拦在身后,惊惶摇头道:“月莹什么都没做,大家都看到了是心玉打董公子的。”

“对呀,对呀,我们都看到了是二小姐动手的。”

“苏老爷你这太冤枉人了,打人骂人的都是二小姐,怎么怪三小姐头上呢?”

苏文临脸色难看起来,苏心玉又急又怕也晕了过去。

苏家人急忙抬苏心玉回家,苏文临气急败坏指着月莹道:“就算是心玉动手也是你逼的,你无耻纠缠董公子,董公子就是被你气死的。”

月莹站在三婶身后,看到苏文临恼羞成怒的样子十分好笑,但月莹视线又看到那蓝绸轿子的轿帘略微倾斜,似乎里面的人正窥探村口这一幕。

同时月莹也看到轿帘后隐着一双云纹锦靴,很显然里面是个男人。

在瑄朝能用云纹的,只有王侯,和皇亲国戚。

月莹忽然好奇轿子里神秘人的身份,他为何来到这穷乡僻壤?

苏文临此刻只顾着把凶手罪名推给月莹,董宁轩的小厮也已经请来村医。

老村医当街诊断一回对苏文临道:“董公子没有死,但是他神昏不醒老朽也束手无策,还是赶紧送回董府吧!”

苏文临急的直搓手,若是董大人知道是苏心玉害董公子昏迷不醒的,亲事肯定结不成了。

月莹这时上前一步说道:“我有办法救活董公子。”

“你?”

苏文临和众人都惊讶看向月莹,素兰急忙阻拦她道:“别胡说,跟你不相干的,咱们快回家。”

月莹微笑着拍了拍素兰的手:“三婶儿,我心里有数。”

苏文临当然不相信月莹有救人的本领,但是他想要把罪名推给月莹,眼珠子转了转便问:“你当真能救活董公子?”

“我能!”月莹朗然回答。

苏文临奸笑:“好,我就相信你一次,但是董公子若是醒不过来,我就绑你去董府赔命。”

“不行,月莹不会救人的。”素兰惊惶阻拦。

“三婶儿,我能救活他,你放心吧!”

月莹安抚住素兰,对苏文临道:“你们把董公子抬回苏家,我自有法子救他。”

苏文临阴险一笑,命家仆抬起董公子回到苏家大宅。

董公子被安置在大院的竹榻上,苏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围在园外看月莹救人。

素兰不放心月莹,一同跟过来照应她。

大伯母冯玉锦扶着苏老太也走过来,月莹还是依照礼数给大伯母和老太太施礼。

素兰也蹲身施礼:“娘纳福,大嫂纳福。”

冯玉锦身穿缎织团花外裳,从头到脚珠宝闪耀,瞪着月莹的目光里都隐了刀钩。

苏老太太穿戴倒素净,但那身一斗珠皮褂子就值得百金之数,富态脸面,满皱纹的眼角淡淡扫了素兰一眼。

转头却对月莹道:“你命还挺大呀!听说你又去祸害你三叔家了?”

苏老太一张嘴就是噎死人的话。

月莹微笑道:“这还是托爷爷的福了,有苏家祖先庇护我当然命大。”

一句话也戳了苏老太的心,她最不愿提起当年事,可月莹偏偏扎她的心。

苏老太鼻子里冷哼:“果然随了野狐狸的种,现在就知道抢尖利嘴勾男人,将来也是个卖笑的货色。”

素兰急了:“娘,月莹才十四岁,咋能那么说娃呢?”

“娘说错了么?”

冯玉锦瞪着素兰:“一点点大就会抢男人,还不是随了那个骚种?苏家的脸都让她丢尽了。”

素兰还要争辩,被月莹拦住。

月莹仍笑对苏老太道:“奶奶说得对,现在董公子等着我救治,奶奶若是怕丢人可以看着他死的。”

“你!”

苏老太怒皱双眉:“你个小贱妇就是邪性,苏家养你反养成了白眼狼,你救董公子也是你报我养你的恩德,还不快救人!”

苏文临也发怒,但他还要给自己留些颜面,不好当众辱骂月莹。

月莹不着急救人,反而冷笑:“奶奶说起苏家养育之恩,我倒是想起爹临死前说过有遗产给我,今天若是要算清恩仇就从头算吧。”

冯玉锦和苏老太惊讶对望一眼,冯玉锦对月莹喝道:“你胡说八道什么?你爹哪有什么遗产?”

苏老太也急了:“你那短命爹死了还是我出钱送葬,你一辈子卖身钱都不够还的,哪来的遗产?”

素兰没想到月莹居然提起遗产的事情,也惊慌不已。

冯玉锦怪笑着对素兰道:“怪不得你留贱丫头回家,原来是惦记从我们家抢钱粮,你们家穷疯了吗?”

素兰急忙辨白:“不是的大嫂,我没有。”

苏老太拄着拐杖敲地悲号:“天呐!你这是要绝我的老命吗?我前世做了什么孽要被这小贱妇冤枉。”

月莹虽是十几岁的外貌却有二十岁的心智,看着苏老太装样悲哭心里不由冷笑。

但脸上却委屈道:“奶奶,我爹也是苏家血脉,奶奶若是认我这个孙女,我也愿意替苏家救活董公子。”

苏老太怒视月莹:“你救人是救人,但你爹没有遗产留下。”

“奶奶既信报应,你敢对苏家先祖和族长发毒誓我爹没有遗产么?”

月莹语气沉冷,围在外面的家仆丫鬟们彼此咋舌相顾,都觉得莹小姐被活埋后好似变了个人。

苏老太果然脸色一寒,冯玉锦想要说什么也被她拦住。

“看来我老太婆小瞧你了,人不大心眼子倒挺多,好,你救活董公子我就给你看你爹的遗书。”

月莹淡笑:“我看遗书不着急,只怕董公子的命着急。”

苏老太等人被逼得没有办法,只好让人将苏文轩的遗书取出来。

月莹终于看到爹的遗书,上面写了遗产家资都存入银号留给月莹,但要月莹拿着银号票据才能取出遗产。

“银号票据呢?”月莹问。

冯玉锦冷笑:“我们可没人见过票据,你要是不信就随便翻。”

月莹知道冯玉锦一定早藏起了票据,自己绝对翻不到。

苏文临怒视月莹:“遗书你看到了,可以救人了么?若救不活人我扒了你的皮。”

月莹将遗书揣进怀里,转身走到董公子身边翻翻他的眼皮,又捏一捏他的手腕。

转身对大伯笑道:“董公子福大命大,不用人救自己就活了。”

话音刚落,果然董公子喉咙里轻咳一声醒过来了。

月莹算定命门穴被袭后一个时辰就能自醒,所以她言词凌厉逼苏老太交出遗书,正好董公子也醒过来了。

苏文临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董公子,月莹则拉着素兰回家去了。

晚间苏文福两口子好一顿说月莹,怪她莽撞去苏家要遗书。

苏文福叹气道:“娃儿,三叔养得起这个家,你爹遗产的事儿别在提了。”

“三叔,我爹的遗产是给我的,岂能平白让他们抢走呢?”

素兰劝道:“月莹,听你三叔话,你大伯绝不会把攥手里的东西放出来,你斗不过他们的。”

月莹知道三叔和三婶厚道怕事,也就敷衍着答应,不在找提遗产的事儿了。

暗地里却还在筹划找到银号的票据,只是一时间没有办法。

安静过了几天,阿青身上的伤总算痊愈了。

阿青懂事儿,帮着三婶儿给人家浆洗衣服,月莹也到处寻舌麻草给三婶儿和阿青敷手上疮口。

三叔家后面就是山坡,月莹熟悉了山路便越走越远。

冬天药草不好找也能卖得上价钱,她打算多采一些药草贴补家用。

这一天,月莹运气好在山窝里发现一片雀花藤,这可是养气血的好东西,药铺里也不多见。

月莹将整片雀花藤都挖出来,才发觉天色暗了,急忙下山回家。

就快走到山脚时,忽然旁边石壁上扑下一个人影,月莹一惊,还没看清是谁便被那人扑倒在地。

月莹吓得魂飞魄散,那人一身蒙面黑衣,反手捂住月莹的嘴低喝道:“别出声。”

是男人声音,男人不等月莹反抗就将她拖入山石后面。

山石后有一个暗洞,正好容纳男人和月莹。

月莹怕遇上采花贼,正要奋力挣扎,猛然发现男人双手都是鲜血,墨色袖口也被鲜血浸透。

就在这时,忽然不知从哪里出现很多脚步声,男人按下月莹脑袋躲在暗洞里,那些脚步声逐渐走进。

“我刚才明明看他过来了,怎么不见人影?”

“定是上山了,你们从那边包围,我从这里追上去。”

几个粗声瓮气的男人说完分路离开了,月莹便要起来,但男子仍按住她脖颈不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