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风时来完整版全文阅读 苏落笙顾岐风小说 大结局

《有风时来》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苏落笙顾岐风的小说是《有风时来》,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莫离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场阴差阳错的魂穿,顶级黑客宋芙蕖变身IT傻白甜苏落笙,人生跌宕的同时意外落入姐夫顾岐风的甜蜜陷阱。一路携手走过风雨,苏落笙以为自己会和姐夫走向先婚厚爱的完美结局,一纸离婚协议摆在眼前,她才大梦方醒。本以为他是外边坚硬如铁,内心温柔宠溺的荔枝男主,却忘了荔枝吃到最后,方显黑硬内核。三年后,女主带娃回归,决意斩断前尘往事,却又难免重蹈覆辙。落落,荔枝核再切开一层,还是白的。…

《有风时来》 第5章 家庭聚会 免费试读

“我……”

苏落笙一时哽住,她总不能说是苏若篱送她去浑水摸鱼的吧?

现在顾岐风应该是笃定了她为了上位故意引起他的注意,虽然冤是冤了点,但也无所谓了。

她正想着,顾岐风手机忽然震动起来,落笙下意识瞥了一眼,苏若篱打来的。

顾岐风丝毫不避讳的打开免提,另一头温婉动人的女声传过来,

“岐风,中午别忘了来家里吃饭,爸爸还特意为你取出来珍藏多年的白马庄园……”

瞧瞧,他们一家邀请顾岐风吃饭都不带告诉苏落笙的,这家庭地位还不一目了然?

苏落笙听着听筒里的声音恶心的撇了撇嘴角,随后捏着鼻子恶心回去,

“轻点……人家不要了……嘤嘤嘤……”

另一头苏若篱听到这娇媚入骨的声音,顿时瞪大了眼睛,气的快把手机给捏碎了,这个苏落笙,之前装的清纯的很,现在竟然白日宣音,果然是扮猪吃老虎!

“没经验啊。”

顾岐风挂断手机后随口打趣了苏落笙一句,苏落笙接着呛了回去,

“苏若篱又听不出来,要那么像干嘛?”

顾岐风看着苏落笙这副不屑的样子,之前还不想跟他订婚,现在又这般模样,看来她对苏若篱的怨念还甚于对这次订婚的不满。

即使是这次聚餐没有通知苏落笙,她还是跟顾岐风一起去了,以她现在的身份,不能拿自己不当苏家人。

饭局上,苏落笙坐在顾岐风右侧,苏若篱坐在他左侧,一个不施粉黛,白衬衣牛仔裤,一个妆容精致,大红色吊带长裙,虽然两人是双胞胎,但也忒好辨认了些,苏若篱当初让苏落笙去代替她浑水摸鱼,纯属掩耳盗铃。

“落落,你怎么也不知道打扮一下自己,一会儿我去陪你买几件像样的衣服,免得出去失了岐风的颜面,来多吃点这个,美容养颜的。”

柳林慧装模作样的给苏落笙夹了一块蓝莓山药,寥寥数语将她配不上顾岐风的意思表达的淋漓尽致。

这一屋子人连保姆都听出这意思来了,可偏偏苏落笙充耳不闻,自顾自的夹着桌上的饭菜吃的津津有味,半点也没搭理柳林慧的话。

“落落?”

柳林慧又叫了一声,还是没被搭理,本来是想奚落苏落笙,这样一来,倒成了她不招人待见了。

顾岐风不动声色的扬了扬嘴角,抬手揉了揉苏落笙小巧的耳垂,手感软软嫩嫩,连个耳洞也没有。

“嗯?”

苏落笙装作才反应过来的样子,懵懂的抬头看着顾岐风。

这看的苏若篱气不打一处来,

“真没教养,跟你说话你聋了吗?”

苏落笙惶恐,

“姐姐你跟我说话了吗?哦,这是你帮我夹的吗?谢谢啊,可是我山药过敏,不好意思。”

柳林慧脸色一变,本来还打算装什么慈母,让人不动声色的就给揭穿了,这脸打的啪啪响。

“好了,以后吃饭专心一点,在家里倒无妨,可出了这个门,不能失了苏家的身份。”

苏正远开口,苏落笙规规矩矩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爸爸。”

对这个“爸爸”,苏落笙有些拿捏不准,自从她撬了苏若篱的未婚夫,苏正远就没跟她说过一句话,也没有因此而更加薄待或厚待她,心思实在让人琢磨不透。

不过就冲他刚刚那句话,应该是看到顾岐风对苏落笙不错,勉强认了她这个苏家人了。

不过到底他心里苏落笙能带来的联姻更重要还是苏若篱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女儿更重要,还得一试才知道。

吃完饭,苏正远和顾岐风在书房谈话,柳林慧领苏落笙进了另一间房中,朝阳的大房间,明亮的落地窗旁安放了雕镂精美的博古架,连梳妆台和衣柜都是带了浮雕的。

苏落笙往大床上一躺,甭提多舒服了,看来傍上顾岐风,她算是鸡犬升天了。

“谢谢阿姨。”

“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

柳林慧淡淡一笑,显得十分慈爱亲切,不过之前她可没把苏落笙当一家人过。

“看得出来岐风对你不错,不过落落,你得知道,是有苏家你才能有今天,而且顾夫人的位置还没实打实的坐上去,你还是要谨言慎行。”

“阿姨说的是。”

苏落笙笑着点了点头,这就是提醒她别一朝得道就太嚣张罢了。

躺了一会儿后,她从原来的小房间拿了一些用得到的东西进来,刚过楼梯转角,就看到顾岐风和苏若篱两个人拉拉扯扯的进了房间。

没几分钟,顾岐风就来敲苏落笙的房门,说事情谈完了,他要离开了,苏落笙一眼瞄到他领口的红唇印,不过这么短的时间,俩人应该也不会发生什么实质性关系。

“要走就走呗,跟我有什么好说的。”

顾岐风一笑,抬手摩挲了一下苏落笙的脸蛋儿,

“小狐狸吃醋了吗?”

“呸。”

苏落笙鄙夷的翻了个白眼,顾岐风离开后,地板上留下了一只长耳环。

她没有犹豫,趁着苏正远柳林慧都在家,直接去推开了苏若篱的房门。

此时苏若篱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吊带睡裙,耳垂的确空了一只。

“你怎么进来了,谁让你进……啊!”

苏落笙抬手在苏若篱**的脸上落下一个清脆的耳光。

“你敢打我!”

“我有什么不敢?”

苏若篱难以置信的捂着红肿的脸颊,扑过来就跟苏落笙扭打起来,不过此时的苏落笙早就脱胎换骨,就苏若篱这个分量,她一个打俩没问题。

“怎么回事!”

苏正远和柳林慧闻声赶过来,扭打的二人这才分开,接着苏若篱就跑到苏正远身边哭的梨花带雨,

“爸爸,我刚刚才要洗澡,落落她不分青红皂白,进来就打我,你看她把我打的……”

“落落,平白无故的,为什么打你姐姐?”

苏落笙也委屈,

“爸爸明察,是她勾。引岐风在先,这就是证据。”

苏落笙伸开手掌,掌心躺着得正是苏若篱的耳环,不给苏若篱开口狡辩得时间,苏落笙正色道,

“爸爸,不管之前怎么样,我现在已经是岐风的未婚妻了,姐姐这么做,分明是在丢我们苏家的脸,如果我视而不见,那么势必会被岐风看轻的,以后在联姻中,我们苏家也必然会处于弱势,这样恐怕于我们不利。”

苏正远眉心一紧,他以前倒是没发现这个女儿竟如此刚硬又伶牙俐齿,而另一旁苏若篱也不甘示弱,

“你还好意思说,本来要嫁给岐风的就是我,是你不要脸!”

“姐姐,现在我是他名副其实的未婚妻,再说那晚为什么会发生那样的事,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如果不是你威胁我让我代替你去跟岐风……”

“你胡说八道!”

话语被苏若篱匆忙打断,苏若篱不敢让苏正远知道的真相,她偏偏就要说出来。

“别吵了!”

苏正远沉声一喝,

“落落你说,那晚到底怎么回事?”

“我……”

苏落笙咬了咬唇,低头装作难为情的样子,但还是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我也没想到岐风他根本没那么好糊弄,第二天他一眼就认出了我……这桩婚事,我半点主动权也没有,所以姐姐说我抢,真是冤枉。”

“爸爸我没有,她血口喷……啊!”

“你糊涂!”

苏正远听苏落笙说完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反手就给了正欲狡辩的苏若篱一个耳光,力度大的直接让她摔在了地上,看的苏落笙都忍不住颤了颤,这老头,下手够狠的。

这下苏落笙彻底确定了,在苏正远心里,对女儿的宠爱远抵不上对联姻的重视,那以后就好办多了。

“落落,你跟我来。”